黑篮暖雾

第45章 力不从心

第45章 力不从心

实际上,虹村只用不到半天的时间就完全适应了训练节奏,并迅速掌握了队员们的打球风格。正因如此,中谷教练和原泽教练对虹村的评价不低,认为他确实是个难得一见的人才。

被两位教练赞赏有加的虹村很快便看出队伍里存在的问题不像他想象中那么简单。

第二天上午,按照教练的要求,十几个球员分成了两组,进行合宿期间的最后一场比赛。

比赛刚开始进行得还挺顺利,双方球员都能配合防守或进攻,看起来没有什么很大的麻烦——毕竟这些球员都是从东京地区的篮球强校中精选出来的拔尖人物,经常在各大比赛的赛场上碰面,赛前不知要研究多少遍对手的王牌球员有何绝技,因此大家十分熟悉彼此的打法。

当他们组成一支队伍的时候,本该和队友适应度极高才对,然而……

在火神又一次灌篮成功后,青峰看似平稳的心态被打回原形:“哲!你干嘛呢?!火神那家伙是对手,对手!”

黑子的视线愣愣地跟着落地后弹了几下的篮球一起跑:“……抱歉,我又忘记了。”

青峰怒:“给我长长记性啊!看清自己人究竟是谁!”

绿间扶扶镜框:“青峰,冷静。”

一个不小心就习惯了的黑子更加不小心地把篮球顺风顺水地传给已经搭档将近两年的队友火神,结果火神这次是对方阵营里的强将,所以黑子等于传了个乌龙球,白送对方两分。

桃井五月抱着记录本,在黑子的名字后面划了一条横杠,低声说道:“哲君第二次失误。”

长谷川志穗倒没什么太大反应:“教练从未把黑子学长和火神学长拆分到两个小组里进行训练比赛,黑子学长一时大意也很正常。不过无所谓,正式比赛的时候,黑子学长只能和火神学长同队,目前暂时可以接受这种程度上的失误。”

桃井五月咬着笔杆想了半天,忽然觉得黑子的失误确实比较合理。

不一会儿,抱怨黑子不长记性的青峰也摆起了乌龙。

桐皇的樱井良从他身边经过,用假动作骗了他,回头就把他手上的篮球拍开了。饶是青峰这种篮球天才也没做出任何护球举措,竟然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樱井跑到他面前、又眼睁睁地看着樱井抄了他的球,甚至还有些诧异队友怎么从“自己人”手上抢断:“喂,你干嘛抢我的球……”

樱井一边语调凄惨地大喊着“对不起、对不起”,一边干净利落地投了个三分球。

自认射篮技术绝对不比樱井差的绿间终于不想沉默了。他推推眼镜,一脸嫌弃:“青峰,你是故意的吧?就算你想报复黑子,也别这么幼稚行不行?”

青峰来回指着自己和樱井:“可是我……他……”

黑子表情淡淡地堵了他一句:“青峰君不是刚提醒过我吗?为什么还犯同样的低级错误?”

报应来得如此之快,不禁令青峰有点傻眼。

饶是全场头脑最清醒的虹村此刻也忍不住眼皮一跳。为立即阻止青峰继续犯傻,尽管虹村额角堆满了暴怒的青筋,脸上却仍旧保持微笑:“青、峰!把对手的名字给我报十遍!”

青峰的脸一下子就憔悴了。

绿间鼻子哼气:“别说十遍,我估计一百遍也不足以拯救他那颗生锈的脑袋。”

正准备回防的高尾闻言笑着拍拍绿间的肩膀:“小真别这么严肃嘛!只是一场小小的练习,何必把比分看得如此重要?”

“那你直接下场,换个人上来试试?”绿间秒怒,“离我远点,我现在不想和对手说话!”

高尾笑嘻嘻:“小真别这么无情啊,我们又不可能是永远的对手嘛。”

眼看场上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言语倾轧,桃井五月无奈极了:“唉——这群不省心的家伙们,连虹村学长也降服不了他们吗?”

以虹村为首的白队阵营里有青峰、黑子、鸣海和绿间;高尾带领的黑队则包括津川、火神、若松和樱井。据桃井五月观察,这两天的竞争氛围有所缓和,总算不像之前那么针锋相对了。可是一旦上场比赛,情况就跟着急转直下,所有隐藏的问题全都暴露了出来。

青峰还在那边嚷嚷着“哲为什么要和那家伙配合啊好想去破坏”之类的抱怨,桃井五月气得想冲过去使劲扇他后脑勺——可惜她身高不够。

于是桃井五月嘀嘀咕咕:“笨蛋阿大!什么心态!”

中场休息的时候,鸣海凑到长谷川志穗身边献殷勤,又讨水又要毛巾,似乎没了长谷川志穗,他就不能生活自理了似的。

“志穗学妹,我们今天应该可以回去了?不会再增加训练时间了吧?对了,你有男朋友没?”

长谷川志穗板着脸,一律用“嗯”“不”“没”回答他。在把水壶和毛巾递给鸣海之后,她就越过鸣海,将另一块毛巾递给了黑子。

鸣海展现出他惊人的黏功,围着长谷川志穗打转转:“志穗学妹明明长得很可爱,为什么就是不肯笑一笑呢?”

长谷川志穗想起这位老兄曾经在合宿第一天的训练前当着青峰的面夸桃井五月漂亮,结果被青峰一个黑脸瞪视给吓得从此不敢靠近桃井五月。

——让一个爱看内涵小书的家伙不关注女生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从没指望鸣海能改邪归正的长谷川志穗把脸板得紧绷绷,对他所说的话恍若未闻。

黑子接过长谷川志穗递来的毛巾,然后对绕在她身边的鸣海说:“鸣海君,先擦擦汗吧,都快滴到地上了,小心滑倒。”

鸣海连忙用毛巾胡乱抹了把脸。等他移开毛巾时,长谷川志穗已经不见了。

虹村有趣地看着他们的互动,耳边是花宫略显不满的念叨:“下半场该换人了吧?坐冷板凳这种事情可不在我的计划中。”

“啊?”虹村假装自己没听见花宫在念叨什么,爽朗一笑,“计划?放心,计划什么的绝对不在话下啦!”他一边这么说着,一边喝了一大口水,然后开始招呼对面的高尾,吩咐他注意让津川的防守水平发挥出来,徒留花宫一人干瞪眼。

——这家伙到底是天然黑还是怎样?!

虹村那爽朗的笑容令花宫回忆起一个他十分不想回忆的人:木吉铁平。

离开合宿基地前进行的最后一场比赛并没有分出胜负,然而这并不影响教练们做出判断。考虑到距秋之国体开赛日期只剩半个月的时间,每位队员还有各自的学业需要完成,继续合宿根本不现实。因此教练决定下个周末再说训练的事情,中间这几天则要求队员尽量自觉按训练菜单组织练习。

在被黑子找到之前,长谷川志穗一直待在虹村这边讨论代表队队员的事情,而且她还问了一个看似无聊的问题:“修造哥哥觉得他们怎么样?”

虹村说:“一群个性十足的家伙,敌对心理很强,大概很难摆脱彼此竞争的意识了吧。”

“包括黑子学长?”

“包括黑子。”

长谷川志穗有些怀疑:“是吗?”

虹村苦笑:其实黑子才是敌对心理最强的那个人,只不过他不针对任何人,除了……

被黑子敌对了一天半的虹村深深地明白自己一定会继续被幻之第六人记在心中,当然这种惦念可不是什么好事,那位扮猪吃老虎的学弟现在大约正筹备着如何打倒“情敌君”呢!再想想手底下那一张张不服气的脸,虹村刚和缓了没多久的心情又变得郁闷起来。

——这年头的后辈都如此难摆平,真是令人惆怅万千。

虹村四十五度角仰望天花板,一股难以言喻的伤感涌上心头。

——话说这位健忘的队长大人完全忘记是他自己先挑衅黑子的了。

虹村“伤感”正浓,导致他心情低落的罪魁祸首就敲响了他的宿舍门:“虹村学长,我是黑子。请问志穗在您这里吗?”

长谷川志穗回答:“我在。”

虹村收拾收拾情绪,嗓音稍微提高了一些:“黑子,门没关,请进。”

门外的黑子显然沉默了片刻。隔着一层门板,他的声音变得有些含糊不清:“谢谢学长,不过不必了。志穗,我和火神君他们正准备坐车回去,你和我们一起,还是跟虹村学长一起?”

长谷川志穗立即起身:“等等我,马上就走。”

说完,她便匆忙向虹村告别,离开了他的房间。

在回程的路上,黑子默默研究了长谷川志穗的表情良久,最终确定她心情不错的原因果然来自于她和虹村聊天的内容。所以黑子发动了他最擅长的“无意间挑起话题”的技能。

“志穗。”

“黑子学长?”

“教练的意思是下周末要换个训练方式?”

“嗯,理论上是这样没错,但具体该怎么执行还没决定。两位教练让我和桃井学姐回去之后也帮忙想想。不过我觉得修造哥哥说的有道理,如今最棘手的问题是大家无法齐心协力,总有各种各样的理由找茬挑刺……”

长谷川志穗的回答不出黑子预料地牵扯出了虹村。

“志穗和虹村学长似乎很熟的样子。”

——问出来了!他终于问出来了!

支着耳朵悄悄接收信号的降旗和小金井不约而同地提起一口气,生怕错过长谷川志穗的答案。诚凛之魂正熊熊燃烧的小金井这般八卦只因为他似乎有点明白黑子的某些想法,而降旗关注此事则是因为他比黑子还好奇长谷川志穗与虹村修造之间有无产生异样情愫。

分明已从虹村口中得知两人缘何熟识,黑子却偏爱明知故问,铁了心打算从长谷川志穗这边挖出她对虹村的看法。

面对黑子仿佛不经意间的提问,长谷川志穗没有多想:“是很熟。其实修造哥哥还没进高中的时候就被我大哥发现是棵好苗子了。后来我大哥借修造哥哥高一那年参加冬季杯并获得最佳球员的机会把他引荐进了国青队。有一段时间我大哥很忙,既要为国家队奔波,又要兼顾国青队的训练,虽然不至于丢三落四,但碰到的意外状况比较多,他经常让我帮他把放在家里的资料送到国青队,所以就渐渐和已经升任副队长的修造哥哥熟悉起来了。”

黑子点头表示明白:“……这样啊。”

——听上去好像没有问题。

这次,小金井和降旗又不约而同地呼出一口气。

谁知接下来的对话再次使后面的偷听气氛变得紧张。

“志穗刚才和虹村学长聊得挺开心,我找你找了半天才想到应该去他那里看看。”直球之一。

“……哈哈,时间蛮久的吗?”

“是的,很久。那么到底在聊些什么呢?”直球之二。

“这……”

长谷川志穗不好回答自己正和虹村商量着怎样拾掇不团结一致的代表队队员——毕竟这其中就包括黑子在内。因此她斟酌了一下,选出他们聊到的一个无关紧要的话题:“就说了说升学考试。修造哥哥似乎想考东大……”

黑子只思考了三秒就迅速提问:“志穗想考哪里?”

这个问题不知触动了长谷川志穗的哪根神经,总之她的回答坚定无比、铿锵有力:“我决不去东大或京都大学!”

这回换黑子和降旗悄悄松一口气了。

相比这两个“各怀鬼胎”的男生,小金井反而更快地抓住了重点:好大学多得是,学霸妹纸该不会要……

只听长谷川志穗下一句话更加掷地有声:“我要去庆应!”

——不幸被小金井一语成谶了。

咚!

黑子顿觉一颗巨大的陨石从天而降、精准异常地砸在了他的脑袋上,前所未有的力不从心之感霎时袭上心头。

降旗在后面小声哀叹道:“庆应?我的成绩完全不行啊怎么办唉……哭……”

嗯,确实考不上。所以自己还是不要不自量力地去尝试了吧。

革命的好队友黑子哲也君对难兄难弟降旗光树君致以深刻的同情及慰问,并决定从此再也不向长谷川志穗咨询任何与升学相关的事情了。

抱歉,本来前天晚上就打算更新,结果jj一直抽啊抽啊抽……想想全是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