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篮暖雾

第46章 修行

第46章 修行

“怎样让代表队的队员们变得团结一致”成为长谷川志穗思考了好几天的问题。

最后,她决定用一个比较冒险的方法来解决这件事情。

顺应两位教练的指示,各校被选出的球员都十分认真地完成了训练任务——谁也不想在秋之国体的比赛中丢人,何况他们本身就以战胜其他代表队为宗旨,没道理不加倍努力。

五天很快就过去了,周末到来。十几位队员再次聚首,进行为期两天的合宿集训。

长谷川志穗在第一时间就把自己已经成型的想法告诉了桃井五月,并向她征求意见。桃井五月表情纠结地思考了半晌才勉强被长谷川志穗说服。

“不过小志穗你要想清楚哦!”桃井五月比较谨慎,“这个弄不好可是会出大事的啦!”

长谷川志穗说:“关于这点,我请教过我大哥,他似乎挺看好这个办法。虽然是有点冒险,但效果应该不错,而且也不会浪费很多时间……嗯,我去找教练商量一下。如果两位教练同意了,那么他们一定可以制定出更详细更合理的计划。”

结果中谷教练和原泽教练真的采纳了长谷川志穗的建议,并紧锣密鼓地连夜赶出执行方案,准备在比赛前的那次训练中进行野外生存活动。

当教练宣布下次的集训将有所改变时,队员们还没有什么太大反应。等过了一个星期,真正到最后一次集训的时候,大家才终于明白什么叫做“突然袭击”。

——教练让他们去山上修行。

小金井瞠目结舌:“修行特训是个啥?”

原泽教练做了进一步的解释与说明:“距我们的集训基地不远处有一座山,虽然山不高,但毕竟是经常展开野外生存活动的地方,对你们来说已经绰绰有余了。总之,不许带任何食物,可以带水。特训时间为两天一夜,由长谷川同学和桃井同学带队。先在这里预祝各位明天下午能顺利归来!”

“这是什么啊?”

“什么意思嘛!”

一时间,队员们别无他话,只能一边积了满肚子的“什么”,一边按教练的要求收拾行囊、为这所谓的“山上修行”做准备。

趁大家忙着收拾东西、没注意自己这边的时候,虹村低头,笑问站在他身后一直没怎么说话的长谷川志穗:“是你想出来的主意吧?我记得国青队之前也折腾过几次‘修行特训’,不过持续的时间可比这次长多了。”

长谷川志穗朝虹村比了比手里厚厚的一沓计划书:“我只负责提议,教练们的最终决定可不是我能左右的。何况这份完整的计划全都出自于中谷教练和原泽教练之手,我和桃井学姐勉强算是执行这项计划的打杂人员。到时候我们会严格监督大家——包括修造哥哥在内。”

虹村叹气:“我就知道一旦碰上这种‘好事’,绝对跑不掉我的份。”

——他又不像那群无法彻底融入代表队小团体的家伙们一样需要磨练敲打。

长谷川志穗抬头,表情认真地盯着虹村的眼睛:“作为队长,修造哥哥是必不可少的存在。”

“……理由很充分,所以我被迫中奖了?”虹村耸耸肩,“哈哈,这还真是你的风格。不过我很怀疑这个修行到底能不能达成你们希望得到的效果。另外,比赛下个星期就开始了,先不管成功与否,如果有队员因为在山上修行而受伤……”

长谷川志穗看看对面正怒吼着“都告诉你别再带写真集了啊笨蛋阿大”的桃井五月,然后悄声说道:“就要稍微有些危险才能让大家明白同心协力的重要性——这是教练的意思。”

虹村苦笑:“你们太疯狂了……”

长谷川志穗笑道:“你也知道,现在的情况不容我们不疯狂嘛。”

尽管教练再三强调不许随身携带食品,桃井五月依然从火神和小金井的背包里搜出了好几盒压缩饼干,尽显诚凛队员们的吃货本质。黑子原本打算动用自己得天独厚的神隐技能躲过此劫,不料长谷川牌“黑子探测仪”发挥稳定,赶在某人即将悄悄消失前逮住了他,并从他包里翻出火神偷偷藏进去的袋装点心。

黑子本就柔和的嗓音放得更软了:“志穗。”

长谷川志穗态度相当强硬:“没得商量,一律没收!”

黑子眼巴巴地瞅着她:“可是我们路上会饿。”

长谷川志穗迟疑:“唔……不能助纣为虐……”接着她猛然警觉,“总之不行就是不行!”

黑子默默地用他蓝汪汪的眼睛望着长谷川志穗。

长谷川志穗扭头不理黑子了。趁鸣海嘲笑三个诚凛人“吃心不改”时,长谷川志穗转身,一鼓作气地从鸣海的行囊中掏出两本内涵杂志。

终于有机会板起脸来的长谷川志穗既轻又快地甩出一个词:“没收!”

鸣海像被掐住喉咙的山鸡,笑声一下子就卡壳了。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爱耍小聪明的高尾虽然把巧克力藏得严严实实,却怎么也抵不过长谷川志穗的火眼金睛。桃井五月对青峰的背包进行了深度扫描,竟然又从夹缝里取出一本写真集,气得她手抖,而樱井则开启了不停道歉的复读模式,搅得长谷川志穗脑仁疼。

结果毫不意外,除了遵守纪律、一丝不苟的绿间,几乎所有队员的背包检查都不合格,甚至连虹村也不愿免俗,十分随大流地私藏了违禁物品——薯片。

长谷川志穗的脸一黑:“……虹、村、队、长。”

黑子淡淡补充:“队长要做表率。”

——被后辈教育了啊。

于是笑眯眯的虹村自觉上交了他的原味薯片。

检查过后,桃井五月说:“水壶、绳索、火柴、哨子、雨衣、手电筒、指南针、急救包……这些才是大家需要随身携带的东西。教练已经派人在指定地点设好了帐篷,里面有防潮垫和睡袋,还有充饥的食物,只要大家按时抵达就能吃饭休息了。”

随着教练一声哨响,十几位队员同时出发,长谷川志穗和桃井五月则与两名教练坐车在前面领路。

在经过起初的抗拒心理之后,男生们很快就对修行产生了莫大的兴趣。毕竟是一次可以同大自然接触的机会,并且教练没有布置额外的训练任务,只说在山上待足两天一夜就算过关,所以大多数队员感觉挺新奇。

长谷川志穗和桃井五月并非一直坐在车里,刚到山脚,她们就下车陪着男生们一起步行上山。

开始的时候,这群大男生还有心思举着手机四处拍照留念,简直像小学生的郊游踏青。但他们很快便发现山上信号极差,才走了不到十分钟的山路,手机上就显示“圈外”字样了。众人耐着性子继续向前,绕了快一个小时都没找着帐篷的影子。

“怎么回事?”青峰两手托着后脑勺,语气里满满的全是不耐烦,“还没到?五月,这颗歪脖子树我们至少见了三次,你迷路了吗?”

桃井五月没说话,长谷川志穗代她回答:“请青峰学长稍安勿躁。”

走着走着,来到一处岔口,桃井五月忽然说:“从这里开始,大家要学会看地图、用指南针,因为我和小志穗也不知道该怎么走后面的路,只能靠大家一起努力。”

“什么?”

“开玩笑呢?”

“别这么玩人啊!”

鸣海、津川和花宫等人明显无法接受。

长谷川志穗反手将教练给她的计划递向众人:“不相信就自己看好了。教练如此安排的目的无非是想考验各位学长的协作能力和应变能力,如果连这么一点区区小事都做不好的话……”她面无表情地环视着眼前这十几个大男生,眼底却实实在在地泛起了浓浓的不屑与轻意,“那你们直接回去吧。我和桃井学姐会跟教练解释清楚,因为各位学长‘十分’害怕自己没有足够的能力完成修行,所以本次修行只得半途而废、就此打住了。”

桃井五月笑着说道:“请大家安心,我们一定如实汇报,绝不掺假。”

她们一唱一和,说得每个男生眼底都燃起了火焰,谁也不想被女生嘲笑。

黑子微叹,继而同大家一样拿出事先发到他们每个人手上的简易地图,默默研究接下来该往哪个方向走。

曲曲折折的黑杠杠歪七扭八地连着一个蓝色三角和一个红色圆点,红色圆点的旁边潦草地着“帐篷”的字样,似乎正是大家要寻找的地方。但是——

没过多久,有人问:“谁看得懂这张地图?”

周围一片静默,能回答这个问题的只有一张张苦瓜脸。

最容易被人忽略的黑子突然开口:“那个……我好像可以看懂。”

津川嘻嘻哈哈地说道:“黑子?真亏你能看懂呢,这鬼画符一般的地图。”他哗啦啦地甩着印有地图的薄纸,“简笔画都比它强。”

黑子说:“其实地图已经画得很详细了。如果以我们现在所在的方位分析,这里就是前面的那个岔道,过了岔道,马上就要右转弯。对照两条小路的路况和地图上显示出来的信息……我认为我们应该往左边走。”说着,他伸出手指向其中一条小路,“就这条。”

顺着黑子的手看向他指出来的那条小路,前方不远处果然有个右转弯。

众人齐齐惊叹:“哇——”

“哇什么?才不是咧!”青峰挖挖耳朵,“我觉得我们该朝南走。”

火神举手:“我附议。”

——难得火神能和青峰站进同一阵营,所以他的附议引来了不少惊讶的侧目。

桃井五月当即由“哇”的状态迅速切换至“哼”的状态:“朝南走?阿大知道哪边是南吗?”

长谷川志穗也说:“如果非要让我从黑子学长和青峰学长中间选择一个的话,那我投黑子学长一票。青峰学长太不靠谱了——火神学长的方向感也不怎么样。”

绿间说:“虽然我不想支持黑子,但都到这个时候了……我勉为其难地赞成他一次。”

不被众人看好的青峰瞬怒:“你们!”

降旗弱弱插话:“其实……我倒赞同青峰君和火神君……”

高尾迅速与绿间划清界限:“嘛,朝南走没错,我支持朝南走。问题是谁带指南针了?今天阴天,没有太阳可找不到南啊。”

“不,走左边!”

“南面!”

不一会儿,十几个人就分成了两拨,为走哪条路而展开激烈的辩论。

长谷川志穗回头看看一直在她身后不超过三步远的黑子,然后又偏头问旁边的虹村:“反正一共只有两条路,非此即彼。修造哥哥认为该怎么走才对?”

“我吗?”

顶着黑子若有似无的杀气,虹村笑着揉了揉长谷川志穗的头发,然后在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声中展现出他的队长风采,力排众议地选择了青峰的方案。

“因为我相信野兽的直觉。”

——面对部分队员的疑问,虹村如是回答。

且不论青峰和火神是不是具有野兽的直觉,在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跋涉后,众人总算找到了属于他们的帐篷。

“呼,累死了……”

“呜,还以为会挂掉……”

“唉,头一次碰上这么难走的山路……”

男生们一边小声抱怨着,一边分批往不同的帐篷里钻。虹村丢下一句“我去找水源”,接着就大步朝丛林深处走去。

学校敢不敢不在晚上安排开会学习?!jj敢不敢不在晚上抽风?!我敢不敢早点完成更新任务?!

以及,今天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