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篮暖雾

第52章 特制面包

第52章 特制面包

`p`*wxc`p``p`*wxc`p`

随着秋之国体的圆满结束,冬季杯即将到来。这是高中篮球界三大赛事中的最后一项,同时也是决定一年最强队伍的全国性大赛。

冬季杯赛期越来越近,长谷川志穗的眼睛下面又开始浮起浓重的黑眼圈,吓得队长降旗还以为她生病了:“志穗,你这是怎么了?看你最近有点精神不济——要多保重身体!”

长谷川志穗游魂般地用梦呓似的飘渺语气回答:“谢谢,我没事,就稍微熬了几晚……”

降旗不清楚长谷川志穗熬夜的原因,所以自然而然地顺着她的回答问道:“熬夜?这几天没有需要熬夜的事情吧?”

即使临近期末考试,以长谷川志穗的学霸做派,她也不需要拼得如此艰苦。今年诚凛是全国大赛的季军,可以直接进入冬季杯的淘汰赛,不用再像去年那样辛辛苦苦地参加预选赛。由于诚凛篮球部的冬季杯征程尚未正式开启,降旗觉得长谷川志穗现在不太可能是为了研究比赛而熬夜。

降旗的话引来长谷川志穗略带怨念的一瞥:“有啊,怎么会没有要熬夜的事情?在秋之国体开赛前的集训时,我就看出来了,其他学校的球员进步很快,如果不好好研究他们的弱点,恐怕我们诚凛今年又要与冠军失之交臂。我听丽子学姐说,当初各位学长发过誓,如果不能取得日本第一的成绩就全.裸.告白,难道降旗学长想试试?”

降旗的脸一红到底:“并、并不……”

“并不什么?”

小金井凑了过来。

长谷川志穗仰头看他:“小金井学长的训练都完成了吗?”

“完成啦,完成啦!”小金井一边笑,一边仗着身高优势把自己的胳膊斜搭在降旗肩上,“你们聊得很开心嘛!降旗,你并不什么?”

作为每天都要喝两瓶纯牛奶的人,小金井的身高有了显著提升,从夏天至今,他已成功拔高将近五厘米,这是一个长足的进步。反观同样每天喝奶不辍的黑子,三个多月过去了,正处于生长发育黄金期的他居然只长了一厘米,让大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全都暗暗为浪费掉的牛奶感到惋惜。

“没、没什么……就、就……”降旗不明原因地结巴起来,而且脸红得更厉害了。

小金井故意戏弄降旗:“队长,一张口就结巴,这样可不行哦!你……”

“小金井学长。”长谷川志穗干脆利索地下达指令,“与其有时间在这里偷懒,不如随机增加三组投篮练习吧——请不要用聊天为借口逃避任务。”

“啊?哦!好哒!”

正愁不来投篮练习的小金井笑嘻嘻地跑开了。

长谷川志穗声音不小,竖着耳朵听动静的其他球员不敢再分神,连忙认真地投入练习,继续挥洒汗水。

尽管长谷川志穗把小金井打发走的目的不是为了给降旗解围,降旗依然觉得很满足。他叮嘱了长谷川志穗几句,内容无外乎就是劝她少熬夜、多注意身体,随后便控制不住嘴角上扬的幅度,精神抖擞地开始绕场跑圈运球。

见他如此“得意忘形”,有人小声嘀咕:“队长他……像不像刚被主人摸头夸奖了的忠犬?”

“咳!”

“噗!”

喷笑不已的小金井顺势转头研究了正摇着尾巴讨好黑子的哲也二号,然后摸着下巴说道:“真的有点像诶!”

受到前辈的鼓舞(?),该君又煞有介事地推理道:“我们诚凛也许专出队长和教练的组合。瞧,之前不是有丽子教练和日向学长吗?接着说不定就是我们的志穗学妹和降旗队长了。这么想想,还挺有爱的,搭档配对之类……”

黑子的视线扫了过来。

不幸被他扫中的小金井默默掩面,内心呐喊:孩纸!你太没眼色了!这怎么能行?黑子君马上黑化给你看啦!求别作死啊!

结果不等黑子黑化给他们看,表情黑暗的长谷川志穗就冒出来了:“敢在训练期间开小差!小金井学长、宫城学长,原有菜单全部翻倍!即日起执行!”

事关重大,小金井正色道:“我抗议!”

如今的长谷川志穗决不姑息任何偷懒行径:“抗议无效。”

黑子悄悄靠近:“小金井学长,请认命吧,多说无益,当心志穗继续增加训练量。”

小金井闻言泪双垂:“原来是这样的吗?”

宫城心酸哽咽:“原来是这样的啊!”

眼看着训练翻倍势在必行,被罚的两人只能任命地吞下自己种的苦果——没办法,谁让他们有错在先,又被最近表情越来越严肃的教练大人抓住了把柄呢?

很快,随着队长降旗也因为一组防守动作的不够标准而领了“重做一遍”的惩罚,又有人忍不住想八卦一番了:“我说……教练是那个了吧?”

“嗯?哪个‘那个’?”

“哎呀,就是那个啊!那个!”

“……到底是哪个?”

“笨蛋!‘那个’就是失恋了呗!”

“哦,有道理……”

“等等!教练恋过?”

“当然没有!”降旗的反应有些过头了,“才不是!你们别瞎猜!”

队长发言,吓倒一片。在旁边训练的部员顿时作埋头苦练状,都怕降旗行使队长的权利、再增加大家的负担。但是他们心里却很不以为然:就算长谷川教练一直以相田教练为榜样,向来喜欢用各种稀奇古怪的方式折磨篮球部的劳苦大众,可她最近明显变本加厉,大家稍有不慎就中招,如果不是因为失恋受了刺激,好好的怎么会这样?

一群部员既不敢怒又不敢言,只盼望教练大人的心情快些多云转晴,别再阴沉下去了。

“被失恋”的长谷川志穗当然不清楚部员们在想些什么。她心情不好的原因倒不是失恋,而是自家二哥的离开。

在得知二哥即将出国的时候,长谷川志穗不是没有考虑过前往京都寻找二哥暗恋的女生,可是她冥思苦想了半天之后,又觉得这么做很无聊,还容易徒增二哥烦恼,所以她收起找人的念头,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训练部员上,害得大家几乎累翻。

除此之外,长谷川悠纪动身前往加拿大时,长谷川志穗大出长谷川莲一所料地没落半滴眼泪,甚至连挽留的话都没说,只面色平静地祝福他一路顺风、学业有成,让早就准备把可能会泪淹机场的妹妹扣押回家的长谷川莲一不禁怀疑自家妹妹是不是再也不爱她二哥了。

不过长谷川莲一很快便发现妹妹近期熬夜的次数增多,睡眠缺乏导致她精神不济,脾气也比以往差了一些,经常默不作声地在家里走动。

——看来她这次气得不轻。

长谷川莲一大概猜得到妹妹熬夜是为了等已经在加拿大那边稳定下来的长谷川悠纪上线。谁知这次长谷川志穗铁了心要给二哥一点颜色瞧瞧,哪怕长谷川悠纪主动联系,她也权当没看见。虽然长谷川志穗不搭理对方,却又每晚守候在电脑旁,绝不漏掉任何一条来自加拿大的消息,倔得让长谷川悠纪都只有苦笑告饶的份。

每天熬夜,一边分析其他学校的球员情报,一边心焦又怨怒地等着远在异国他乡的哥哥发邮件或留言,长谷川志穗的心情绝对好不到哪里去。尽管平时大家看不出来,私底下还戏言她可能患上了“冬季杯综合症”,但是这一切逃不过擅长观察人类的黑子的眼睛。

黑子早就发现长谷川志穗的异样了,心思相对细腻的降旗也有所觉察。

降旗思来想去,觉得没有什么好办法能让长谷川志穗开开怀,于是他打算给教练学妹买一个特制面包。

所谓的“特制面包”,就是诚凛高校的小卖部每个月定期出售的限量版面包,内含伊比利猪排三明治和鱼子酱、鹅肝、松露,美味无比,据说吃了之后就能使人感受到幸福的召唤。

降旗的想法好是好,可他从没挤进去过,等他终于能够抵达小卖部的柜台时,面包已然售罄,这绝对是一部求而不得的血泪史。今次,为了情绪低落、精神欠佳的学妹,降旗准备放手一搏,和相扑队、举重队和橄榄球部的那群壮汉拼个你死我活。

——以降旗那小身板而言,这不啻是痴人说梦。

直到最后,寡不敌众的降旗都没能挤过人潮、成功购得一只特制面包。

不过这并不会让降旗沮丧很久。真正令他倍受打击的事情是当他带着普通面包来到天台时,却看见长谷川志穗手里正拿着特制面包。

“你……我……”降旗结巴了三秒,“志穗,你是怎么买到这个的?”

时隔多日,长谷川志穗的脸上总算露出了名为喜悦的笑容:“降旗学长说的是面包吗?黑子学长帮我买的,果然很好吃!以前只听说过,从来没机会买到呢!谢谢黑子学长!”

黑子说:“志穗客气了。”

——你们这其乐融融的情况是要闹哪样?!

被挤到“衣衫褴褛”的降旗整个人都斯巴达了:如此见缝插针的好技能,我比不上黑子君,从现在开始可以学得起来吗?天赋很重要的吧?一定学不到手了吧?!

降旗迎风流泪。

挤出三天晚上的空闲时间,终于码出一章暖雾……真心给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