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篮暖雾

第53章 你自己考虑

第53章 你自己考虑

周一早八点四十五分,诚凛高校的例行早会开始。

每到此时,校长都要对全校进行一周的精神训话,虽然大家站得笔直,似乎听得十分认真,但究竟有多少人把校长的精神训话听进心里去了,这还真是个未解之谜。

福井转身悄悄地朝后面的降旗递了个眼神,示意他为自己望风,然后跟做贼似的把一张纸条迅速传给旁边的火神。

完全不在状态的火神满脸问号地接过纸条,打开一看,立即满脸黑线了:“……搞毛啊?!”

幸好众人正为刚刚训话完毕的校长鼓掌,热烈的掌声遮住了火神的大嗓门,否则他这惊天动地的一声吼肯定又要被训导主任抓个现行。

福井无奈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节哀。”

早会结束后,火神在走廊里拦住了长谷川志穗的去路:“喂!长谷川!补习是个什么鬼?”

长谷川志穗从容应答:“不是什么鬼。火神学长,下周又到学力测试了,按学校规定,不及格的学生不仅要去补习班补习功课,还不得继续参加任何社团活动。所以,火神学长觉得自己是在考前主动补习好呢,还是在考后被强制补习好呢?反正我个人是无所谓,不知火神学长意下如何?”

火神宽面条泪:“……我补,我补!”

长谷川志穗点头:“好的。那么,请火神学长每天下午训练结束后跟我一起回家,这次由我来亲自为学长补习。”

“唉,没想到我们篮球部已经有这样的传统了。”自告奋勇帮长谷川志穗抱训练资料的小金井在旁边感慨万分,“去教练家补习什么的……真是让人一言难尽啊。”

火神抹泪:“为什么中枪的总是我?”

没人搭理他。

当天下午,在听说有几个二年级的学长居然能去长谷川家补习之后,篮球部顿时炸开了锅。

有不怕死的一年级生咋咋呼呼:“我们也想去!求收留!求及格!求学霸大人普度众生!”

被排除在补习圈外的降旗心情莫名不爽:“安静!开始做准备活动!”

“诶?好过分!”

“就是就是!”

面对后辈们似真似假的声讨,降旗一击必杀:“再不整队,就每人罚一千个蛙跳。”

“哇!快快快!快整队!”

“哎哟!谁踩我啦?!”

“别挤啦,我的鞋带……”

一片混乱中,小金井良心提问:“小志穗,需要我助你一臂之力吗?火神君的功课实在太……而且还有福井他们吧?你一个人忙得过来吗?”

长谷川志穗笑了笑:“谢谢学长的好意,但是不能耽误学长的复习哦!其实丽子学姐昨晚已经给我打过电话了,她说只要她有空就会去帮我,这样我也能稍微轻松一点啦。”

全程收听所有对话的黑子表情淡然、眼神悠远:“真好啊,火神君能去志穗家补习呢。”

火神再次抹泪:“开什么玩笑!如果可以的话,我才不想去咧!”因为那是对身心的双重摧残啊!

黑子默默瞥他。

最后,篮球部还是纠集了一大队人马奔赴长谷川家进行补习大业。其中,除了火神、福井等处于不及格边缘的、急需补习的小可怜之外,又多出了专程赶来围观教练给学长补习并顺便试试能不能从教练手上挖取考试重点的一年级部员若干名,再加上友情客串的前教练相田丽子和纯粹喜欢凑热闹的小金井,居然也组成了一支将近十人的小分队。

由于长谷川悠纪出国,而长谷川莲一又经常早出晚归,所以

在新一轮补习大战的号角吹响前,长谷川志穗盯着某不该出现于此地的人:“……黑子学长怎么也来了?”

黑子从书包里掏出化学课本:“嗯,复习功课。有不会的地方可以直接问志穗,很方便。”

相田丽子顿觉他满身都是槽点,都不知该从何吐起了:“话说黑子你——”

黑子摆出一副“不好意思,我是认真的,请不要打扰我学习”的样子:“即使是我,也打算好好努力。”

相田丽子倍感无语,只得随他高兴了。

于是就这样连续补习了好几天,福井等人的复习进度还是相当不错的,可惜就是火神的国文依然不见成效,连长谷川志穗都有些发愁了。

在正式考试的前一天,长谷川志穗准备了一场相当于二年级水平的国文模拟考试。

结果火神考得一塌糊涂,古文更是一分没得。

“……没办法了。”翻看着这张错得离谱的试卷,长谷川志穗叹息,“事到如今,也只能再用那个了吧。”

“是啊。”相田丽子跟着无奈叹息,“也只好那样了。”说完,她便朝一直保持安静复习状态的黑子伸手,“拿来吧,那个——滚滚铅笔。”

黑子眨眨眼:“抱歉,没带。”

相田丽子:“……”

长谷川志穗起身拉开书桌的抽屉,从里面找出一根长得和绿间特制滚滚铅笔一模一样的铅笔,递给已然灵魂出窍的火神:“这是我做的,火神学长先试试看。”

众人纷纷双眼一亮,以期待的目光看向火神。

火神定了定神,拉回自己飘散在外的游魂,颇有信心地开始滚铅笔填答案。

半小时后,火神交卷。大家围了过来。

“哇哦……”

“这个嘛……”

“啊哈哈哈……”

“万万没想到……”

负责核对答案的相田丽子苦笑连连:“我该说其实我早就料到会出现这种结果了吗?”

“但是像这样的谜之神力,也实在有些……不可思议?”小金井一边为“长谷川牌滚滚铅笔”的巨大能量而赞叹不已,一边怜悯起火神这颗倒霉透顶的笨蛋,“总共三十道选择题,竟然全部没中,还能愉快地考试吗?这妥妥的是要考零蛋的节奏呀!”

火神又一次灵魂出窍了。

作为创作出这根神奇滚滚铅笔(虽然是反作用)的人,长谷川志穗表示:“要不然……滚出什么答案,就排除掉这个答案?”

黑子驳回她的建议:“不行。哪怕滚滚铅笔确实只能得出错误的答案,考试的时间也不够用。一道题滚三四次铅笔,火神君肯定做不完题了。何况,我并不认为火神君有这么好的耐心,能一直一直滚铅笔滚到最后。”

“所以还是用绿间的那支吧。”相田丽子一锤定音。

“我!不!要!”火神一跃而起,大声抗议,“我才不要用他的东西!我才不要欠他的情!”

长谷川志穗说:“反对无效。黑子学长,请明天把绿间学长特制的滚滚铅笔带给火神学长,否则他的国文成绩可危险了。”

黑子郑重点头:“我明白的。”

懒得管火神的哀嚎与那所谓的“男子汉的尊严”,相田丽子愉快地与长谷川志穗探讨起报考大学的事情了。

当相田丽子得知长谷川志穗并不想去东大或早稻田的时候,她若有所思地埋头沉吟了片刻,随即笑着说道:“听起来果然是小志穗的风格。”毕竟她的两位兄长都没有选择同一所大学,而她本人也无意再去东大或早稻田重创属于长谷川家孩子的辉煌,由此可见,他们一家都是不甘心被别人的光环笼罩的好胜者,长谷川志穗也不例外。

“那么丽子学姐打算考哪里呢?现在应该已经填好志愿书了吧?”长谷川志穗有些好奇。

相田丽子说:“我之前比较想去庆应,后来嘛……总之,走一步算一步。”

“我也想考庆应。”仿佛在安慰相田丽子似的,长谷川志穗附和着她,“庆应很好。”

相田丽子哈哈一笑:“哎呀,小志穗现在说这些还为时尚早哦!明年也才二年级吧?况且,以小志穗的成绩,考哪里都不成问题——出国也完全可行呢!”

出国?

长谷川志穗愣了愣。

见她不说话,相田丽子还以为她真有出国的念头:“难道?”她悄悄瞅了一眼黑子,“虽然出国是很好的啦,不过我倒是觉得你出国了就有点……有点……”

长谷川志穗鼓了鼓腮帮:“我不出国。”家里已经有一个可恶的家伙说出国就出国了,她才不要跟那个可恶的家伙一样呢!

相田丽子和黑子(?)均默默呼出一口气:万幸。

——然而庆应也很难考啊!

相田丽子略带同情地看向黑子:以这位学弟的成绩,考进庆应可是一项十分艰巨的任务。

送走补习大军,长谷川志穗从冰箱里拿出一杯牛奶,然后疲惫地坐进沙发,把自己蜷成一团,开始思索着万一火神不能顺利通过测试,诚凛的首发队员该怎样安排才能率先杀出一条血路、避免被众多强敌围剿。

因此,长谷川莲一刚进家门就看到自家妹妹皱着眉头冥思苦想的样子。

“怎么了?”他随口一问。

“唔……没有火神学长……如果换下黑子学长……”长谷川志穗捧着牛奶杯,嘴边一圈白色的牛奶印,“嗯……感觉有点麻烦了啊,主力跟不上什么的……”

长谷川莲一忍笑抽出一张面巾纸,走过去替妹妹擦了擦嘴巴:“只是喝个牛奶而已,都喝成花猫了。”

“啊?”长谷川志穗总算回神了,“哦哦,谢谢大哥。”

“说起来……”

长谷川莲一将面巾纸扔进垃圾桶,好像很不在意地问了句:“志穗要不要去加拿大留学呢?”

“……什么?”长谷川志穗被大哥的神来一笔弄傻了,“去哪里?”

“加拿大啊。”长谷川莲一轻松地坐在妹妹身边,以更加轻松的姿态开启谈心模式,“加拿大不好?我记得你不是挺喜欢加拿大的吗?正巧悠纪也去加拿大了,在那边也能照顾着你。”

“不好!不喜欢!”长谷川志穗赌气扭头不看大哥,“谁要和逃兵去同一个国家!哼!”

长谷川莲一失笑:“口是心非,小孩子脾气。你真不想你二哥?”

某口是心非的小姑娘语气很冲:“才不想他!”

长谷川莲一摸摸妹妹的头:“好,不想就不想吧。但是,去加拿大留学的事情,我希望你再仔细想想。不过,如果不是因为你,你觉得悠纪会选择加拿大?他原本更想去英国呢。”

长谷川志穗呆呆地望着大哥。

“嘛,就是这样。总而言之,你自己考虑吧。”

长谷川家的长子满脸悠哉地扔下一枚重磅炸弹,徒留妹妹坐在原地被炸得发呆再发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