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篮暖雾

第54章 散心

第54章 散心

托补习的福,篮球部在学力测试中彻底消灭了不及格现象——尤其是部里的几大主力。随着考试风波的平息,诚凛在本年度冬季杯上首场比赛的日期渐渐临近了。

因比赛的缘故,篮球部内性格大变的人越来越多,除了队长降旗之外,最该保持平常心的教练长谷川志穗竟然也暴躁了起来。

如果是一般部员躁动不安,还能凭队长的威严压制着他们通过严苛的训练或深刻的反省清醒清醒脑子,可是当这个人变成教练,相顾无言的小可怜们只得认命地捶捶胳膊捶捶腿脚,继续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练习中去了。

篮球部迎来又一*危机。

某天的魔鬼训练结束后,有人猜教练是不是失恋了,所以才这么折磨大家。黑子想了想,给出一个最接近答案的回答:“也许只是思念家人吧。”

——何等凶残的思念方式!

瘫倒在地的部员们霎时累觉不爱了。

至于事情的真相?只有长谷川志穗自己一个人清楚。

就在冬季杯开幕式的前一天,情绪持续低落了很久的长谷川志穗接到了来自黑子的电话,说是经理要为篮球部添置一些必需品,所以想喊着教练一起参详参详。

长谷川志穗瞬问:“活动经费够吗?”

毕竟都到年底了,前两个学期过去,再加上夏天的全国大赛,估计账本已经开始出现赤字了,她的疑问自有道理。

黑子秒答:“目前最重要是冬季杯,经理说准备一场比赛的经费还是有的。”

长谷川志穗在心里默算了一下篮球部的收支,“……我对此表示怀疑。”

抱着手机的黑子看向结城美琴。

全程旁听的结城美琴劈手夺过黑子的手机,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也不管对方能不能看见:“亲爱的教练,有,很有,十分有!所以说,只要我们能拿到前四名,去吃一顿烤肉的钱都有。”

因为诚凛是新学校,校董们对一切能提高学校知名度的事情都特别热衷,但凡能在全国性的比赛中取得好名次的社团,皆可在来年的社团经费预算会议中傲视群雄。何况——

“就算没有钱了,该买的也要买!急救箱、记分簿、马克笔、模拟白板……”

一口气报出若干物品的结城美琴停顿了一下,又把地点告诉了长谷川志穗,然后以一种不容置疑的口吻对电话另一边的女生命令道:“听黑子君和火神君说这里距你家不远,所以,我亲爱的长谷川教练,限你半小时之内抵达哦!”

不等长谷川志穗回答,结城美琴就挂断了电话,心情愉悦地将手机还给黑子。

黑子:“结城同学,这是我的手机。”你这样随便切断通话真的好吗?

结城美琴很有吐出一口恶气的感觉:“是啊,我知道这是你的手机。不然我就不给你了。”

黑子:“……我该说多谢使用吗?”

结城美琴看似大方地挥手:“小事一桩,不必感谢。”

对于结城美琴来说,像这样和曾经喜欢过的男生交谈,多少还是有点别扭的。即使她早已决定放弃这段无望的初恋,心里的芥蒂一时间也没办法完全放下。但结城美琴同样不想让自己变成一个矫情的人。

因此她试着用平常心面对黑子:“其实你该谢我费尽心思帮你把长谷川喊出来。虽然大概能猜到你这么做的用意,我却算不上是喜欢多管闲事的人。只不过我们的教练确实不能再消沉下去了。女孩子嘛,心情不好的时候逛逛街还挺管用的呢!”

“是吗?”从刚才开始就被黑子和结城美琴联手镇压的火神此刻终于忍不住了,“长谷川那家伙心情好不好,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现在的心情十分不好!”

大清早的正窝在暖和柔软的被子里补眠时,手机铃声催命似的响个不停,原本以为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件,结果接起电话才得知,用这种伤天害理的手段把人弄醒只是为了帮经理提东西,任谁都不会开心。

火神表示,他就是上述故事(也许是“事故”?)的主角。他不快乐自有他的道理。

“火神君。”黑子面色凝重。

“……干、干嘛?”早就了解黑子其人本质的火神稍稍后退半步。

——啧,这突然降临的不祥预感是要闹哪样?

罔顾好搭档火神君的如临大敌,黑子淡定如常:“一起购物的时候,为女孩子拎东西是男生应该做的事情。难道火神君不这么认为吗?”

火神一愣:“听起来是没错啦……”可是为什么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笨蛋神实在太卖蠢,结城美琴都不忍心看他了。

迟钝的火神苦苦思索了半天才猛然反应过来:“等等,我当然不认为!黑子!你这家伙在故意误导我吧?!”他本来就没有购物计划,是黑子把他喊来给经理拎东西的。于是问题就来了,喊篮球部任何一个部员都能做到的事情,为什么非把急需补眠的自己硬拉出来?

“我和你有什么仇什么怨……”

火神一脸备受折磨的绝望表情:友尽行不行?

——咦,这边已经上演“论有黑子哲也做搭档简直太心塞的一百个例子”了吗?

结城美琴囧囧有神地围观了一会儿诚凛黄金搭档的斗嘴,然后才开始教育火神:“火神君,别这么没眼色,懂不?等会儿我一对你使眼色,你就赶紧找借口开溜。”

茫然的火神大我:“……为啥?”

无语的结城美琴:“……没啥。”

“咳咳,”一根筋火神似懂非懂的脸让结城美琴也觉得心塞塞了,“总而言之,如果你不想被长谷川额外增加训练的话——反正听我的准没错,否则你一定会后悔。”

火神全身一激灵,背后窜上一股凉意:“明白!”

二十分钟后,长谷川志穗加入购物小分队,结城美琴已经和另外两名队员敲定购物清单了。

在结城美琴领头杀进体育用品专卖店、并以雷厉风行之势迅速席卷走购物单上的物品后,她就特别强势地把东西全塞进火神手里:“走吧,结账去。”

结完账,大包小包依然由火神提着。四人走出专卖店,黑子却站在门口不动了。

“抱歉,我忽然想起我需要买一个护腕。”

结城美琴正要开口,火神就抢先发话:“诶正好嘛!我也想再买……”

“正好!”结城美琴不费吹灰之力就逮住了火神,“你正好要帮我把东西送回学校!”

火神难得机灵一回:“店家能送货上门!”

黑子不动声色地给了火神一肘,没有防备的火神当即疼得弯了腰:“黑子!你!”

结城美琴果断插话:“什么送货上门?服务费你掏?”

额角青筋直冒的火神忍痛叫道:“喂!不是免费的吗?”

“从现在开始不免费,我说了算。”霸气的经理大人扯住诚凛王牌火神,“走!”

“等等!黑子不是想……”

“他有长谷川,用不着你!”

“可是我也有想……”

“你明天再买也不迟!”

“你怎么……不讲理……”

“你才……笨蛋一个……”

两人之间你来我往的对话越来越远,到最后只能飘来零星的几个词语,而他们走过红绿灯又转个弯,背影也消失在了街对面。

“那么,”好像被结城美琴遗忘了的长谷川志穗收回望向前方的视线,看向身边的黑子,“黑子学长想买什么样的护腕呢?有特别喜欢的牌子吗?”

黑子摇头:“并没有,好用就可以了。”

尽管黑子表示自己并没有特别喜欢的牌子,也没有特别的要求,谁知连续逛了三家专卖店,他都没买到满意的护腕。虽说精益求精是件好事,不过若用在买东西的时候,那可真够要人命的了。

所幸长谷川志穗有充足的耐性,依然肯陪着黑子一家一家地找着能入他法眼的护腕。在此期间,她也入手了一对在她看来相当不错的护腕,打算送给偶尔手痒练球的大哥;后来甚至又买了两只保温水杯和其他几样小玩意——明明是陪别人买东西,她却买得起劲。

最后,黑子终于在一家店里买到了他想要的护腕。

“和学长之前用的护腕一模一样?”长谷川志穗发誓自己绝对没有要吐槽学长的意思。

“嗯,是一样的。”黑子拿着装有护腕的袋子,和长谷川志穗并肩走出专卖店,“因为用习惯了,所以就……”

长谷川志穗了悟:“原来学长是个恋旧的人。”

黑子说:“也不算恋旧吧。”

两人又走了一段路,在过红绿灯前,黑子忽然又开口了:“有没有感觉好一些?”

“……诶?”长谷川志穗被问得微微怔了一下。

黑子解释道:“我是指心情。”

“心情啊……”长谷川志穗看着对面的交通灯,眼神有些放空,“我觉得挺好啊。”

黑子不赞同地看了她一眼,“说谎是不可以的哦。如果我们总习惯用谎言掩饰自己,只会越来越累,心情也会越来越糟。”

“嗯……”长谷川志穗心不在焉。

“绿灯了。”

率先注意到交通灯变化的黑子牵起还在走神中的长谷川志穗。

穿过马路之后,黑子说:“特意请结城同学喊你出来购物,只是为了想让你散散心,而不是一直闷在家里自己憋着。”

“嗯。”长谷川志穗乖乖点头。

黑子接着又告诫她:“别太强迫自己。虽然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事情在困扰着你,但我相信志穗你一定能克服它。如果真的克服不了……还有我们能帮你,大家可以一起想办法。”

望着黑子那张能让人瞬间安宁下来的脸,长谷川志穗张了张嘴,然而最终也没能把这些天盘桓在心中的问题说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无法将自己可能会出国的事情坦诚地告诉黑子。

仿佛看出了长谷川志穗的为难,黑子静静地看着她,“没关系,我并没有要求志穗现在就全盘托出。”

长谷川志穗如释重负。

至于方才那股突然涌上脑海的倾诉冲动?

——算了,既然黑子学长都这么说了,那么以后再找他商量也是可以的吧?

长谷川志穗如此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