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篮暖雾

第55章 接吻狂魔

第55章 接吻狂魔

“所以,开幕式现在都快开始了,火神学长竟然还没挤上车?”

站在人潮涌动的东京体育馆外,长谷川志穗惊讶地睁圆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刚刚挂断电话的黑子,似乎无法理解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

黑子倒是显得很平静:“嗯,火神君是这么说的没错。”

眼看情绪不对的长谷川志穗即将进入黑化阶段,专业暖场一百年的小金井迅速救场:“嘛,火神连去年的开幕式也没来得及参加,今年莫非又要错过了吗?也是够倒霉的哈哈!”

黑子闻言,不禁在心中默默长叹:小金井学长究竟是在救人还是在害人?

果然,听完了这番话的长谷川志穗更生气了:“年年迟到?火神学长太过分了!他有没有把比赛放在心上?!要不这样,反正我们今天没有比赛任务,待会儿就让他一路跑回学校。”

因一直联系不到火神而同样怒火高涨的结城美琴:“哼哼,好主意啊!我举双手支持!”

来自教练和经理的双重怒火烧得实在太旺盛,导致诚凛没人敢再为火神求情。

这种小心翼翼的气氛一直持续到冬季杯开幕式结束后。

走出体育馆的桃井五月远远地朝诚凛这边的队员们打了声招呼,看样子是很想跑过来叙叙旧。无奈她很快就被黑着脸的青峰抓走了。临走的时候,桃井五月还奋力挥手,向负责带队的长谷川志穗和降旗示意,似乎在传达他们桐皇一定会赢的精神。

“唉。”长谷川志穗老气横秋地叹了口气,“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有活力啊,真好啊!”

常年担任吐槽伇的小金井忍了又忍,终究没忍住:“……我说,桐皇的桃井学妹可比教练你还高一个年级呢!”所以对着我们这些学长感慨“年轻真好啊”的你到底源于什么心态?是打算开启群嘲模式,嘲笑我们这一群老男人没人要吗?

平时不跟长谷川志穗抬抬小杠就难受的结城美琴也适时插言了:“别动不动就用老太婆的语气说话行不行?听着别扭!人家其他女生都忙着装嫩,就你赶着装老,有意思?”

长谷川志穗眨眨眼:“我是教练。”教练要竖立威严嘛!

结城美琴翻翻眼:“没人规定教练的心理年龄越大越好。”你究竟把教练当成什么了!

不知何时走到她们身边的黑子说:“嗯,结城同学说的没错。”

于是,传说中堪比幽灵的幻之第六人君又一次顺利达成“吓死人不偿命”技能满点效果,附带来自近旁的几位队友的惊叫若干:

“黑子?!”

“什么时候!”

“不要随便冒出来啊你!”

福田惊魂未定:“难怪我总觉得除了火神君好像还少了个人似的……”原来是少了黑子!

黑子眼神无辜:“可是我一直都有跟在大家背后的说。”

被吓得原地跳开的几个人均全身哆嗦了一下:何、何等吓人的白日见鬼!

队长降旗感觉自己背后的激灵直接打到了脑门上。他悄悄擦汗,转移话题:“那个,咱们今天下午没有比赛,谁想留在这里看其他学校的比赛?”

所有诚凛正选都默默举手了。

降旗征求意见地看向两位女生。

结城美琴回答得很干脆:“抱歉,别看我。我今天下午必须回学校——学生会那边有事,副会长昨晚警告我了,说如果我再找借口不去学生会,篮球部下个学期的社团经费就减半。”

降旗队长表示社团经费减半真心压力山大,因此他想也不想地就点头同意了。只是——

“经理走了,谁来负责做记录?”

长谷川志穗和结城美琴的声音同时响起:

“我。”

“已经找好人了,一年级的林原。”

异口却不同声的两人彼此瞄了对方一眼之后,长谷川志穗率先开口:“还是我来吧。我们稍后可能会碰到今天下午胜出的队伍,我需要研究他们的各项比赛数据。”

结城美琴并不赞同:“教练和经理记录的侧重点不一样。你记你的,林原记林原的。”

“也好。那么我……”

不等长谷川志穗再说点什么,那边黄濑就带着海常的队员杀了过来:“小黑子!小长谷川!”

被当众点名的长谷川志穗和黑子瞬间摆出一模一样的表情:没表情。

这就是冬季杯。大家每年都能在冬季杯上碰到熟悉的面孔——或者应该说是熟悉的学校。不过有时候也会出现小意外:每年总有一些新面孔加入,比如去年的诚凛。但是,对于今年的冬季杯而言,诚凛高校已然不属于新面孔了,所以诚凛的队员一不小心遇见几个熟人也算正常,特别是当这个熟人是大家熟得不能再熟的海常王牌之黄濑凉太。

只见黄濑脸上洋溢着堪比冬日阳光的灿烂笑容奔向黑子。他腿长步子大,转眼间就站到了黑子面前,开开心心地说道:“小黑子还是老样子没变呢!——啊啦啦?”他面带困惑地伸出手比划了一下自己和黑子的身高差,“小黑子你……是不是长高了一点呀?”

黑子微微低头、额发垂眼:“黄濑君,日安。许久不见,黄濑君还是一如既往地有活力呢,我很欣慰。”

黄濑上扬的嘴角略僵:这话听起来有些怪怪的?

不过就算黑子的话再怎么有深意,也不妨碍黄濑下战书:“嘛,不管怎样啦,总而言之,如果我们今年又碰头了,那海常一定会打败诚凛!”说完,他环顾四周,“……小火神呢?”

黑子:“火神君还没到。”

黄濑扁扁嘴:“居然没来!亏我还想对他说我今年绝对会打爆他呢!”

“喂喂,黄濑!你这么大放‘觉’词真的可以吗?!”

随着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诚凛王牌之火神大我隆重登场。

黑子赶在所有人都发愣的时候插话:“火神君,开幕式已经结束了。迟到是很不好的习惯,大家等你很久了。以及,是‘大放厥词’,不是‘大放觉词’。火神君到现在还容易用错成语,让我这个帮你补习了国语的人感到无地自容。”

一炮打响、正准备接下黄濑的战书的火神哑了半天火才找回自己的舌头:“……什、什么词不词的,哪、哪个都可以啦!”

黄濑早抱着肚子笑得滚地了。

送走战意满满的黄濑等人,长谷川志穗表情严肃地对火神说:“请火神学长把水壶顶在头上,围体育馆跑一圈,边跑边喊‘我再也不敢迟到了’。”

火神:“……求放过!”

最后长谷川志穗还是放过了火神,跑圈叫喊什么的毕竟只是说说气话,她不可能真让自家队员当着所有参赛队伍出丑。不过该有的惩罚还是不能少,目测火神回去之后的加倍训练是躲不过了。

如果说和海常的相遇纯属是黄濑主动找上门来的话,那么同阳泉的偶遇则是巧合中的巧合,而与秀德的遭遇,就只能算是命中注定、造化弄人(什么鬼!)了。彼此相熟的队员们在友好地打过招呼之后,便毫无例外地自动进入撂狠话阶段,谁也不肯示弱。

总而言之,冬季杯就这样在各方的摩拳擦掌中拉开了帷幕。

诚凛即将在冬季杯的第二个比赛日迎面碰上曾经的手下败将雾崎第一。为了这场比赛,连日向、木吉、伊月等三年级生都跑来助阵了。

降旗很感动:“没想到各位前辈放弃了宝贵的复习时间过来看我们比赛。十分感谢!我们一定会好好努力的!”

日向一拳捶歪他的脑袋:“在说什么呢,大笨蛋!”

伊月笑着接话:“虽然忙着应付升学考试,但来看一场比赛还是没问题的。”说着,他又给诚凛队伍里硕果仅存的三年级鼓劲:“小金可别忘了拿出学长的派头啊!加油!”

小金井乐了:“ok!放心交给我吧!”

一边是前任正选与现任正选之间的交流,另一边则是前任教练与现任教练之间的会晤。但见相田丽子和长谷川志穗凑在一起嘀嘀咕咕了半天,随即两人同时露出在外人看来显得十分邪恶的笑容。

“那个……”身高拔尖的木吉抓抓后脑勺,“丽子和小志穗在说什么呢?”

黑子好心提醒他:“木吉学长,有些事情还是不要知道得太清楚了吧。”

木吉心领神悟:“也是哈。——不过火神呢?怎么没看见他?”

被问到了的结城美琴一脸不愿回忆过往黑历史的表情:“据火神君说,他师父今天凌晨下飞机,马上过来看我们的比赛。现在应该快到了。”

“咦?那位女士也要来吗?这还真不错。”

结城美琴一头黑线:“是啊,真不错。”那个接吻狂魔!

相田丽子也被迫想起了某些不好的事情:“去年我和美琴都中招了,不知道今年会不会是……”

她和结城美琴同时看向长谷川志穗。

长谷川志穗:“……嗯?”

不明白学姐们在说些什么的长谷川志穗根本没想到自己很快就亲身体验了“阿列克斯之吻”。

就在长谷川志穗有礼地向和火神一同抵达体育馆的外国女子打着招呼的时候,那位看似理智与美貌并存的女性已然两眼放光地扑了过去,一把逮住完全没有防备的长谷川志穗,兴高采烈地连亲了好几下,亲完了还不够,又使劲将比她矮了不少的小姑娘揉进怀里磨蹭。

诚凛众人集体石化。

黑子当场阴暗化。

唯有火神还保持了相当程度上的清醒:“喂!阿列克斯!快放手!”

阿列克斯双颊酡红,仿佛十分喜爱长谷川志穗这样的软妹子:“啊咧?莫非也是初吻?”

初吻遗落在阿列克斯身上的相田丽子背后开始酝酿风暴:“哦呵呵呵呵……”

孰料,终于反应过来的长谷川志穗竟然笑眯眯地踮起脚尖亲了阿列克斯一下。这令好不容易把下巴捡回来的观众们又跌落了满地的眼珠。结城美琴和相田丽子皆是一副“天啊我猜中了开头却没猜中结尾”的样子。

黑子的表情龟裂得厉害。

金发的眼镜美人却因此而欣喜无比,她故技重施,再度对长谷川志穗使出终极胸埋技能。

某些男生们的内心活动如下:不明原因突然就有点羡慕,可恶啊……

相田丽子一边捂嘴偷笑一边佯装惊讶:“哎呀怎么可以这样嘛!阿列克斯小姐,你这样会吓坏小志穗的啦!”

阿列克斯笑:“哈哈,原来小家伙叫小志穗?好可爱的名字!”

——哪里可爱?!

已经被长谷川教练摧残过无数次的诚凛队员们纷纷失意体前屈了。

结城美琴颤抖着手,“长谷川!你不觉得你刚才的举动很有问题吗?!”

“诶,有吗?”当事人歪了歪脑袋,“我以前跟我大哥去美国的时候,修造哥哥也……”

——也什么?!他也亲过你吗?!你也回亲他了吗?!

脑洞太大的人们感觉不好了,尤其是脸色漆黑的黑子。

“……被男生亲过很多次。”

被长谷川志穗的大喘气逼得像是坐了一趟过山车似的众人:教练!拜托你偶尔也为我们饱受折磨的小心脏考虑一下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