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痞帝皇

第一百二十二章 戟屠马王帮(五)

面对楚孝风的喝问,莫无道原本通红的双眸瞬间黯淡下來,是呀,刚才自己确实沒有顾忌他的安危,而是一个人向后撤去,这就是背信弃义,口口声声说自己多么爱他,可是刚才在面对危险的时候呢,自己还不是选择一个人逃走,

不求同年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当初的誓言还历历在目,当初两人度过的快乐时光仿佛就在昨日,想到这里,莫无道的脸色由原來的愤怒,转变成了羞愧,对自己爱人的羞愧,为何生死关头,自己要选择独自逃走呢,

看到莫无道如此失神的样子,楚孝风心中一喜,他原本就要打破莫无道刚才那必死的绝决,只要他的内心产生了裂痕,那么想要取胜,又有何难,他看着万分颓然的莫无道,心中却是一片杀机,

“哎,人总是这样,你也不用难过,正所谓大难临头各自飞么,而且现在如果一个人逃走,以你的轻功,我是追不上你的,只是你的这位朋友,啧啧怕是要被暴尸荒野了。”

楚孝风上前几步,手中紧握着几枚银针,东皇戟也万分谨慎的挡在胸前横跨面门,他可不想在阴沟里翻船,刚才莫无道所展现出來的势力,已经远远超越了他所认知的水平,刚才那一柄飞刀,以及灭杀那十几个小喽啰所展现出來了的实力,楚孝风这才相信,为什么永乐教对二人如此重视,

放在战场上,这绝对是杀敌的利器,莫无道听了楚孝风的话,神情登时一暗,而后又愤怒起來,他嘶吼着抓着自己的头颅,撕扯这自己的头发,很快便把发簪扯碎,顿时满头花白的银发飘落下來,整个人看上去更加狰狞,

“逃走,哈哈哈”

莫无道突然仰天大笑起來,他几步來到陶思洋的头颅面前,小心翼翼的将他的头颅拿起來,而后温柔的抱在怀中,痴痴傻笑,他一边抚摸着头颅的发丝,一边为他擦拭血迹,如此令人作呕的动作,楚孝风却奇迹般的沒有任何异常的感觉,

“思洋说过,他喜欢大海,可是我们跟随永乐教大军,南征北战,只有一次看到过大海,而且还是匆匆的一瞥,本來,我们说好了,过阵子就和教主请辞,去海边,找个安静的地方,了此一生,也再无憾事。”

“什么国仇家恨,什么高官厚禄,对我和思洋來说,根本毫无意义,我们两个人想要的只是在一起,为何这么一个简单的想法,就不被世人所允许,我们受到了太多的排挤,受到了太多的冷嘲热讽。”

“若不是教主收留我们,怕是我们二人早就已经死了吧,说是为了殉情,也许你也会嘲笑我们,可是我们真的深爱着彼此,五年前,我被朝廷高手制住,而思洋却逃走了,谁知道第二天,他竟然自己跑來自首,而他提出的唯一条件,便是与我关在一起,与我一同被斩首。”

莫无道的双眸再也沒有了半分的血红,有的只是对过去的追忆和对两人一起生活的向往,他的眼中不知何时,已经溢满了泪水,正在悄无声息的滑落,滑落到陶思洋已经完全僵硬的面孔上,

“你说的对,是我忘恩负义,是我爱他不够深,在刚才我明明可以用身体挡下你的攻击,我却选择了后退,完全沒有顾忌他的死活,你是该死,但是我更加该死。”

莫无道说完,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刚才他的后退,并不是他不在乎陶思洋的生死,而是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楚孝风明明中了陶思洋的暗器,但是却如同沒事一样,这点任谁也沒有想到,所以在面对楚孝风突然的攻击时,莫无道只是本能的后退,错其实不在他,可是如今被他想來,错就是他造成的,

或者说,陶思洋是间接被他害死的,只是放在任何一个人身上,他都会毫不犹豫的这样做,因为那是人的本能反应,完全就不是意识可以控制的,即便如此,如今被楚孝风反复的强调,落在莫无道的耳中,也成了他的过错,

“呵呵你的身份很让我好奇,就算是一般的朝廷鹰犬也不可能对我如此熟悉,我如果猜的沒错,你一定是是吏部的人吧。”

莫无道将陶思洋的头颅包裹在一块布料中,而后放在身后背起,他抬起头,冷冷的注视着楚孝风,他如今已经了无牵挂,只要为陶思洋报完仇,他也必会自刎去陪他,黄泉路上,他不会让他心爱的思洋孤孤单单,

人们约定好了的,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楚孝风微微一笑,淡淡的说道:“你就别问了,我想你是沒机会知道了。”话音未落,纵身跃起,就要转身向后奔逃,莫无道建见状,;脸色一寒,两道精芒射出,衣袖中数把飞刀瞬间破空而去,

楚孝风早有准备,急忙转身,手中也是发出十几枚银针,将自己的头部以及下肢挡住,而这时,莫无道的第二波进攻已经展开,七八柄细小的飞剑顷刻间已经來到了楚孝风的面门处,而且他手中的长剑也不知何时已经飞射而來,

楚孝风心中大骇,他已经过高的估计过莫无道的实力了,沒想到等他发挥出來,还是如此的可怕,东皇戟急速回收,将面部的暗器以及飞剑挡下,却感觉大腿上一痛,就见三柄飞剑已经死死的插在了腿上,

鲜血顿时流了下來,而飞身在半空中的楚孝风也随之跌落在地上,莫无道见楚孝风已经被自己制住,飘然落下,只是脚刚刚落地,便感觉脚心处突然出來一阵阵酥麻的感觉,心中一惊,而坐在地上的楚孝风,却是心中一松,还好自己的计划成功了,

刚才楚孝风就一直在拖延时间,思考对策,他知道,凭借自己的手段,根本不可能将毒针打在莫无道的身上,先不说他那一身超凡的轻功,单单就是他对暗器的了解,也绝不会给自己任何机会,

但是楚孝风却观察到,莫无道从刚才就有意无意的和自己保持一丈远的距离,好像是刻意为之,于是他打算赌一把,悄悄的把十几枚毒针排放在地面上,引诱莫无道进入自己设置的陷阱之中,沒想到果然奏效了,而且自己亲眼看着毒针插入了他的脚心,

“哈哈这样也好,省的我自我了断,这就是思洋中的那种毒吧,能够死在同一种毒下,我更加沒有遗憾了,当年思洋为了我主动自首,要求同一日斩首,今天能够和他死在同一种毒下,也不枉我们的一片痴情。”

明知道中了毒针的莫无道,此刻却沒有丝毫的慌乱,相反,他的脸上还显出十分安静的神色,他看了看身受重伤的楚孝风,露出一丝冷笑,右手一甩,长剑瞬即回到他的手中,剑芒指向楚孝风,似是给他做最后的宣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