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痞帝皇

第一百二十三章 剿匪行动(一)

面对來势凶猛的利刃,楚孝风双眸突地一缩,而后满头冷汗留下,难道此次要死在这里么,自己还有太多的事情沒有完成,他低估了莫无道的镇定,以及所报的必死之心,眉间的寒芒越來越大,仿佛一瞬间,整个世界只剩下利刃的呼啸,

莫无道脸上露出一丝解脱的笑意,终于不用再躲躲藏藏,终于不用再身不由己,终于不用再去理会世俗的眼光,能够和思洋在黄泉路上相会,而后携手來世,只希望上苍能够给他们一个公平的机会,一个可以相爱的公平机会,如此,永生无憾了,

楚孝风努力的去抓向掉落在远处的东皇戟,可惜东皇戟离他太远了,实在是有心无力,根本就抓不到自己手中,胸口已经传來一阵疼痛,下一刻,利剑便会如同切碎豆腐一般的将他的心脏洞穿,

“啪”的一声,一块小石子突然从莫无道的身后飞射而來,正好打在了利剑的剑柄处,飞剑立刻改变飞射的轨迹,朝着楚孝风的肩头穿去,“噗”的一声,穿透了楚孝风的左肩,一股鲜血喷涌而出,

同一时间,一柄利刃穿透了莫无道的胸膛,而莫无道也是油尽灯枯,眼中闪过不甘的神色,身体也慢慢倒了下去,楚孝风抬起头,就见菜头站在莫无道的身后,浑身颤抖着,哆嗦成一团,不远处,窝窝头还保持这投掷的姿势,而毒医则是微笑的看着他,

“还好你们赶到的及时,要不然我可真的玩完了。”

看着已经死掉的莫无道,楚孝风打趣道,看來以后自己的行动要更加谨慎一点才行,这次真是高手在民间呀,他叹了口气,将腿上的飞刀拔出,还好飞刀上并沒有毒,用银针封住穴道,看了一眼菜头和窝窝头,笑道:“怎么样,想开了。”

“我们”

菜头的身体还在发抖,毕竟是第一次杀人,刚才他们在走进马王帮的时候,已经被震撼了,再加上毒医在一旁开导,两人的心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两人决定,一定要成为强者,主宰自己的命运,最少也要能够保护自己的亲人,

菜头看了一眼身后的窝窝头,两人对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而后齐刷刷的跪在楚孝风面前,而楚孝风则是露出了淡淡的微笑,能够收的两名助力,这些伤还是值得的,菜头眼中透出坚毅的神色,郑重的说道:“先生,我们要变强,要成为强者,请收下我们吧。”

说完,二人对着楚孝风重重的磕了三个头,期期艾艾的望着楚孝风,楚孝风面容一肃,冷声说道:“强者,你们可知道成为强者,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么,多少人都想成为强者,而又有多少人死在了成为强者的路上。”

“我们不怕,我们可以接受先生给我们的考验。”

菜头和窝窝头眼中同时射出精芒,同样严肃的说道,声音坚定,掷地有声,楚孝风满意的点了点头,对着毒医说道:“你那边安排好了么。”

“嘿嘿师父放心,我已经让不易去办了,菜头和窝窝头那个两个兄弟,已经安排妥当。”毒医嘿嘿一笑,他们定计前,就已经开始准备了,为了让菜头和窝窝头沒有后顾之忧,他们必须先要安顿他么的兄弟,

“多谢两位先生。”

菜头和窝窝头听了楚孝风和毒医的对话,又急忙磕头谢道,楚孝风则是一脸平静的说道:“先不要忙着谢我,我会给你们半年时间的实验考核,这半年时间,你们兄弟的衣食住行,包括安全,我会全权负责,要是半年过后,你们通过了考核,你们兄弟的衣食住行包括安全,则由你们自己负责,可是若是你们沒有通过考核,那你们依旧和今天一样,会继续成为街边任人欺凌的乞丐。”

楚孝风说完,猛一用力,将插在肩头的利剑拔出,鲜血横流,他的脸色也瞬间一白,毒医吓了一跳,急忙跑过去,从怀中拿出金疮药,给楚孝风敷在伤口上,菜头听了楚孝风的话,攥紧了拳头,幺妹死后,他们明白了一个道理,自己若是连自己的生命都把握不住,那活在世上还有何用,

“先生放心,我们一定不会辜负先生的栽培。”

这次说话的是窝窝头,他说完,和菜头一起又给楚孝风磕了几个头,楚孝风哈哈一笑道:“你们快起來,一会儿你们跟着高不易捕快先到一个地方住几天,等泗水镇的事情办完后,再去清荷镇,那里会有人给你们设定考核的标准。”

说道这里,楚孝风眼神眯起,又想起那个和自己几经生死的萧霄,也不知道,如今众人是否过得都好,还有清荷镇的佳人,筝儿,你还好么,此时此刻,楚孝风竟沒有想起许贞甄,那个失去了一切消息的绝世美人,

也许,她那种天仙一般的人儿,根本不属于自己吧,楚孝风叹了口气,在毒医的搀扶下,缓缓的走出了马王帮,他回头看了看满地的尸体,心中一叹,图造杀戮,难免有些难受,可是这些人若是不死,将会祸害更多的人,

高不易接走菜头和窝窝头,楚孝风和毒医则沒有再回望鹤楼,而是直接翻身上马,朝着远处奔去,楚孝风虽然身负重伤,但是在毒医这位神医的调制下,有吃了他的秘药,伤口竟在短短一个时辰后开始结扎,对此,楚孝风感叹不已,怪不得他那么放心让自己一个人去屠戮马王帮,原來他有神药傍身呀,

这次屠戮马王帮,楚孝风的收获颇大,不仅对自己的武艺有了些许的锻炼,在与莫无道和陶思洋的战斗中,也懂得了自己暗器技巧的不足,还需要进一步的训练,而且更重要的是,自己身上竟然产生了一丝若有若无的杀伐之气,这样更能彰显自己的威仪,

两人一路狂奔,直接出了泗水镇,几乎是眨眼的功夫就到了百里以外,楚孝风拉住缰绳,对着一旁的毒医说道:“好了,这里离泗水镇有些距离了,咱们还是等等那些人吧,免得他们跟丢了。”

“哈哈也好,顺便我给你再治一下伤,免得留下什么后遗症,那我可是担当不起。”

毒医哈哈一笑,翻身下马,从马的坐垫上取下自己的药香,和楚孝风走进了旁边的一座破庙中,现在毒医,对楚孝风的佩服,那真是上升到了一个全新的档次,您看看人家,设计的计谋一环扣一环,谁要是和他为敌,那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恐怕这次,永乐教真的要被一锅端起了,就是不不知道,那两个丫头,调兵调的怎么样了,千万不要在关键时刻出差错了才行,虽然楚孝风的计划十分周密,但是一环紧扣一环,对时间的把握上,要求十分高,一个环节出错,可能就满盘皆输,

看出了毒医的忧虑,楚孝风哈哈一笑道:“毒老头,你就放心吧,我相信轩儿,要是连这点本事都沒有,如何做我楚孝风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