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vip嗅觉

香港那边的动静确实不小,罗家在香港的影响力虽不是一流类别,二流算得上的,只是对于国内的经济形势没有什么影响和牵扯。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但有些嗅觉敏锐的人,还是捕捉到一些不寻常的东西。

江北省的招商引资工作推进,也在香港那边稳定之后突然有了新的转折,顾雪琪代表顾家再次进入江北省,带来十几个人的工作团队,对江北省怀才市和华英市的两个项目进行正式的考察。在宣传舆论上,顾雪琪没有回应媒体的提问,可也没有回避。只是表示商业秘密,不便于过早透露与决策,至于项目能不能做下来,还得等专业团队有了结论之后再定。

但从顾雪琪这种姿态来看,顾家对江北省的项目已经很有兴趣,算得上高调介入。这跟顾雪琪之前在国内的行事习惯稍有不同,却又说不上不对。

顾家的介入给国内和香港那边有不小的暗示,杨冲锋这段时间也不避嫌,跟顾雪琪在江北省直接碰头,之后一起考察项目,顾雪琪在江北省五天,她还没有离开,香港有另外两家组成的考察团也进到江北省来,对全省招商引资项目进行考察。杨冲锋也不能一一相陪,却跟对方见面、讨论,至于签意向书等具体工作的操作,却又何长宏等人来做。

省内,嗅觉灵敏的人早在省城设立办事处,对市里招商引资进行宣传,让更多的人了解本市的招商动态和优惠条件。虽说,全省在招商引资优厚上省里有明确的底线,可在底线之外,还有很多可做的工作、潜力可挖。更多的地区都从自身的服务角度进行挖掘,比如办手续之类可以进行打包,投资方在辖区里生活上的便利等等,不一而足,也使得江北省城热闹非凡。

何长宏、周善琨、滕文韬等这些杨冲锋身边的猛将,在工作上更是全力以赴。华英市在铲除黑恶势力之后,随着高开善入狱,省里支持华英市的人也倒下,华英市上下干部也是有眼力的,知道风向,干部工作作风整顿上,华英市的效果比其他地方更见变化。大家都知道,只要谁还下死硬相抗,那完全是在自己找死。市委市政府没有收拾你,不是抓不到你的把柄,而是不想一下子空出太多的位子,以至于工作上出现被动。

何森在干部整顿上下死力,周善琨在经济建设上又有霸河高科作为基础,平江县的矿业运作走向正轨后,半年时间,完全可形成利润,支撑华英市其他方面的工作推进。

华英市虽说不想怀才市那样有超大项目,可也受到两大经济动脉的辐射,周善琨早得知信息,在市里相应之地准备,全市虽说还没有明显变化与提升,可保住华英市不乱就是他们最大的成就。

江北省这边的形势越来越顺利,建设热潮已经形成。随着第一轮招商引资考察过后,虽然还没有对外进行公布招商结果,但作为杨冲锋等省里核心层却知道具体情况。

杨冲锋突然回京城,那边电话催,杨冲锋在省里的工作来不及交待,往机场的路上打电话来安排。先跟张韬鹏交流,这次回京城时间不定甚至京城那边都不提具体的事。省里正处在紧要关口,要将各方面的工作顺畅推动,则对接下来的招商引资工作的落实局面会更好。

“滔鹏省长,我在去机场的路上,准备到京城去。”

“去京城”张韬鹏惊一下,如果不是特殊情况,杨冲锋离开江北省会提前跟他招呼,以免在工作上被动。他这样突然地离开,以至于张韬鹏都瞎猜起来。让杨冲锋这样急着进京的可能性不多,黄家老爷子的身体本来就不好随时都有可能想周家老爷子一样。只是,张韬鹏不会问出这种话,心里即使疑惑也不会说出来。

“钱逸群教授突然来电话,让我丢下一切,赶这趟飞机。教授的话可不敢不听”杨冲锋解释一句,钱逸群教授对江北省是有大功劳的,脾气又大,虽说杨冲锋在他面前很随意,但对外上很尊重钱教授。张韬鹏听听这样说,心里放松不少,因为黄老爷子一旦有变故,说不定也会是京城格局有小小的震荡。不过,如今杨冲锋在江北省已经做到这种程度,京城对他的地位早就认可,今后只要将这些成果消化好就足够了,而杨冲锋显然是沉得住气的人,五年或十年里有会有更大变动。

京城的格局虽说随时在变化,但总体是稳定的,只是,眼看着换届在即,张韬鹏也觉得自己的时间不多,会有怎么的变化,无法看透,但很显然,他会在紧接而到的换届离开江北省。也只有离开江北省对张韬鹏说来才活动起来,而他又不可能再进一步,到谋生担任书记。能够进京,在某部位混一个闲置,三五年后完全退下去,就是张韬鹏最理想的结果。

这事对张韬鹏说来很煎熬,只是京城没有透露丝毫,他每一次跟杨冲锋见面讨论工作之余,也试图从他这里看能不能探到一些消息。杨冲锋却不说这方面的事,有时候就想,或许京城还没有这方面的意向

换届之际,也不会将所有的省里主要领导都换一遍,江北省目前处于这样的微妙之中,刘明新肯定是不会动的,杨冲锋也不会动,那么最大变数当然就是他了。

“钱教授自然要尊重,”张韬鹏说,“省里这边,我会随时跟你保持联络。有长宏在家尽可放心。冲锋啊,也有好些时候没回家了吧,到京城休息两天,不要闹到儿子碰面都不认识爸爸,就闹剧了。”

“谢谢省长关心。”

到机场,电话还没说完,有几个电话便让刘潇然来代说。进安检通道后,才想到要不要跟顾雪琪打电话问一问,她会不会到京城去转念想,顾雪琪如今对江北省的项目正在评估紧要关头,自己联系她会不会让她误会,在决策时反而有另外的想法

顾雪琪是极有逐主见的人,对做事严格而苛刻,对人对己都是如此。绝对不会因为情谊的事影响自己工作上的判断,即使之前个九瑶这样的闺蜜合作,在谈判时也会刀光剑影、寸步不让地争。这是她们骨子里的理念,跟人情世故无关。在江北省的投资意向上,明知她已经有了决策,但她的团队进行评估还是会一道道坎地全面而细致地做。

之前,还不能拿准,东泰源开业之际,顾雪琪到江北省转一圈,杨冲锋便判断她会选择在江北省投资建项目。顾家在亚洲是庞然大物,在国内地位超然,但顾家本身子弟也多,出色者不单单是顾雪琪一个人。随着香港对江北省招商形势的了解,与顾家之间的接触,使得顾雪琪这个掌控对国内投资的关键主导者也有着越来越大的压力。三年来,她在国内的投资都是小打小闹,特别是对海岸省周家相邀的拒绝,让顾家有些人已经不满,江北省这边再有机会,还不有实际的行动,自然会有人质疑她的工作能力。

基于此,顾家虽瞒得紧,对不一样的声音也压得住,但顾雪琪的压力是实实在在的。这一次,江北省怀才市那边的项目她会做几个才是根本。但目前江北省的形势看,只要顾雪琪承担一个项目来做,又是大项目,对杨冲锋推动江北省经济建设工作已经解决了资源压力,剩下的不过是时间来促成,将之前的规划效果逐渐兑现,变成生生的经济大势。

而杨冲锋所要的,不过是如此。甚至可以说,在江北省这边的最核心的工作,杨冲锋目前已经进入完结阶段。如果刘明新等人在今后的五年或十年里,将之前的规划大改大变,从某种角度说都是不可能的。这种规划以及预期,京城都有备案,谁要擅自将大方向改变,京城会将他调离,让其他人来主持。

这次钱教授让自己到京城去,还不肯说原因,时间上又赶得急。杨冲锋不免在琢磨这事,自己到京城去不能让更多的人得知,省里何长宏、张韬鹏、刘明新这些人自然会知道,而各市主抓经济建设工作的主要领导,想必也会得知消息。

心里有些狐疑,杨冲锋想了想,还是给岳父打电话去,先问了好,杨冲锋说,“爸,一个小时前钱逸群教授让我立即赶往京城,这时候我在机场了。他什么都没说”

“唔。”黄炜华身边可能还有人,表示自己知道了。这个时间点打电话,自然是有事情、有疑问才打过来。京城的消息,杨冲锋固然灵通但不会将所有的消息都收罗得知。黄家这边消息会专注在京城一些,杨冲锋听岳父这样表示,便将电话挂了。或许下飞机后就能够得到信息。

钱逸群性子诡,那是对其他人,在杨冲锋面前早给磨得变味了。彼此之间的关系变味,却不会因私而废公。他让自己这样急着往京城赶,是出什么大事了吗如果出大事,什么样的大事才会惊动钱逸群、又用这样的方式表现出来

如今,牵着京城高层最主要的有不少父母,确实让人难以判断。海岸省千亿项目还在苦苦支撑,周玉波如今已经没有多少机会跳出来了,不是没有机会,而是没有吸引力。除了周家自身的危机,千亿项目的危机已经是无法掩盖的东西,其他人能够看清楚了,你再粉饰都没有用。何况,周家老爷子走了之后,周家渡资源也给挤榨得差不多,又都集中在海岸省,别人求不上你,周玉波形象再好看也没有了吸引力。

另一个火热之地自然是江北省,大势已呈,钱逸群将自己找去,讨论接下来该怎么运作这种可能性不大,讨论顾雪琪投建的项目这个经济活动虽说影响力不小,钱逸群也不会用这种方式将杨冲锋叫到京城去见面。

上到飞机,还在琢磨着,京城的消息也没传来。刘潇然见自家老板在沉思,不多说话,与金武一起,将作为安排好。让杨冲锋坐到靠窗,能够看一看云层的风光,或许会让老板有思路上的启发。空姐在通道上走,刘潇然看着空姐,觉得这种只强调身高、身材的女人,未必是适合男人的,但很多男人提到空姐都像打鸡血一样兴奋,其实只是一种思维惯性或说思维的从众心态。

下了飞机,杨冲锋开机,见手机里果然接到一短信,读了后,心里有些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