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vip危机

权路巅峰

京城没有一天是平静的,只是看怎么的得知里面情况而已。

看过短信,杨冲锋也是新潮难平。不过,有些事情确实难说清楚,有些事情也不是杨冲锋能够怎么样的。想到钱逸群让自己这样进京来跟他见面,自然是有他的想法,这些想法不用多深想,也可琢磨到一些大概。

机场外有驻京办的人来接,没有什么风浪到驻京办驻地酒店,那边已经给他收拾好房间。如今,江北省在香港有融资平台,驻京办这边的融资渠道也红火着,都是一开始杨冲锋推动的,如今,对杨冲锋进京城来,自然有更周到的接待与安排。这也是一种表态,当然,他级别到那份上,在省里的主要工作是干部管理工作,驻京办的人都会对他尽善尽美地做好服务工作。干部不仅要有好平台,更要有好的突进让领导看到自己的政绩,认可自己的政绩。

杨冲锋对此有些习以为常,今天心事重一些,对驻京办的人所作工作不太留意,只是,接他的人也不会为自己的表现而打搅了领导的思路。进到房间,驻京办副主任来请示,是先吃饭还是先稍作休息。

杨冲锋本来准备到家里去,只是,驻京办安排了,也不好推辞。你推辞了,这些人会怎么想?毕竟不是悄悄回京。

杨冲锋表示不急着安排,先等一等。钱逸群知道自己的航班,到驻京办后说不定会有安排,先洗一把脸,才放了水,放在桌上的手机就响了,刘潇然拿着过来给他接听,提示说是教授的电话。杨冲锋笑呵呵地说,“教授,是不是请客吃饭,正好从机场出来一阵了。”

“我在银河天集团连锁酒店,你下飞机不过来?”钱逸群说。

“准备先回家一趟,三个月没回家,你说家里会有什么好脸色吗。”杨冲锋故意这样说。不过,这段时间确实是忙。从一开始见钱逸群算到现在快两年了,在江北省这边忙起工作来时间就飞快。

“要来快来,不来这边的帐也要你认。”钱逸群说,才不管杨冲锋怎么说,这个人名堂多,说的话只信一成都会上当。干脆不跟他说道理,要不是自己叫他到京城来,他会回家?

杨冲锋便嘿嘿地笑,知道自己怎么说钱逸群都不会当真,说,“几分钟就到。”

驻京办离银河天集团连锁酒店不远,步行比坐车快。带着刘潇然和金武直接过去,驻京办这边请示要不要派车跟着去,杨冲锋让他们安排车到酒店里等着,这时也说不好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安排。钱逸群吃饭说事都不会要多少时间,但讨论那件事优势牵扯不清的,真要讨论透彻,几天都说不好。

此时,天还没黑。路上行人多,金武很警惕地跟在杨冲锋身边,不过,确实这样临时性出来,也不可能有人进行暗算吧。杨冲锋步速适中,看不出跟其他人有多少区别,刘潇然在杨冲锋另一侧走,如今也习惯这种步子,勉力能够跟得上。

进到银河天集团连锁酒店,金武放松一些,杨冲锋不当回事,说,“你跟酒店透一个气。”金武便离开了,杨冲锋带着刘潇然直接去见钱逸群,见他在一个包间里没有其他人,杨冲锋笑呵呵地站到钱逸群面前,说,“教授好。”

“坐吧。”钱逸群没有平素那种一切不以为然的淡然与超脱,随后又说,“吃什么,自己点吧。”

“潇然,你去安排晚饭,让他们送来。教授的胃口没变吧。”杨冲锋说,脸上的笑不减,也不在意钱逸群的态度。

钱逸群不答,刘潇然便出去安排,领导跟教授讨论自己却不宜在旁边听,这点眼色刘潇然是知道的,虽说他很想知道教授说要讨论什么事,使得这样神秘地让自家领导赶过来。

等刘潇然走了,杨冲锋说,“天要下雨,谁能够奈何?你就算担心,也不能缓解什么。”

“你当我不想轻松?上面压下来,也是目前的形势所迫。江北省目前很热闹,也是第二阶段大西部建设的序幕,如果冒出不和谐的声音,对京城的决心难道不会受到影响?我想来想去,只有找你。”

“找我?解决什么事?”杨冲锋装傻,心里即使猜到、又在京城这边的信息里得知情况,钱逸群不说,他便装傻,不吃亏。

“确切数据表明,海岸省的危机会在一两个月里爆发,到时候,国内的资本链条都会受到波及。你说,江北省会独善其身?就算独善其身,其他跟不上,迫使京城对建设步子适当调整,你说,江北省会不会吃亏?”

“海岸省的危机三年前就开始了的,今年省里支撑不下,国家在政策上对那边适当倾斜,难关不就过去了?”

“说的轻巧。”

“周玉波呢,周家呢?”

“周家尽力了。”

“我看是周玉波想保住周家的根本,才用这样的招数来逼上面吧。”

“他逼上面有什么好,自毁前程。”

“自毁前程总比将前程和家族一起毁掉,有周家在,周玉波就有复起的一天。”

“你对周玉波看法很深啊,我也瞧不起他,那又怎么样?海岸省不是周家的,更不是周玉波的。”

“教授,这句话你要早三年肯说出来,海岸省会是这个样子吗?”

“你是要想我气进医院才甘心,是不是,你怎么知道我三年前没说过这句话,不过,那时候周老头子没有伸脚,他力挺周玉波,京城里谁肯跟他拗着不放。我说什么话有用吗。”

“好好好,是我说错了。也不用对我这个态度,哦,对了,心里还有气尽管朝我撒。我想得开。”杨冲锋脸上笑容一直都没变,跟钱逸群斗嘴不是一天两天,都不会放到心里去。

虽说刘潇然去安排放,但一时半会也不会就送来,杨冲锋给钱逸群杯里加水,态度甚恭,钱逸群知道他是怎么样的人,也不会在意,只是,面对这样的危机,牵扯面太大。而当初京城为了不顶撞周老爷子、不去破周家这个脸皮,又想赌一把,万一项目做成效了,对国家的经济格局确实有较大的改变,推动上进。

“我能做什么。”杨冲锋说,肯到京城来见教授,也是想自己能够做什么,得 听教授怎么说。至于能不能达成,那是另一回事,自己最后要怎么选择,也不是自己一个人能够抉择的。岳父知道自己进京,又知道钱逸群找自己,自然猜得出根子所在,黄家那边也会有所决断与选择的。

“这还像句话。”

“有这样夸人的吗。”

“我有夸你吗,不骂你一来就气老头子算很客气了。”钱逸群没好气地说,在国内,有谁会想面前这个人这样跟自己说话的。不过,偏偏在杨冲锋这里觉得有些话说出来才直抵本心。

杨冲锋便笑,不说话。钱逸群白他一眼,说,“海岸省的危机我们之前讨论过了,你觉得目前解决问题的根子在哪里。”

“这个不是一句话说得好的,三天三夜都说不好。”

“我请示首长,请他来跟你说,是不是说得简单一些?”钱逸群没好气地说,他所说的首长就是指一哥,在一哥面前,杨冲锋哪还敢这样油嘴滑舌的乱说,自然会尽量将问题汇报简洁而条理。

“怕你了,就知道用上面压人。”

“你就是寡妇的性子,以为上面没有人可压你。”

当真不知怎么说,杨冲锋看出钱逸群的决心,也看得出高层的决心。如果不是上面逼得太紧,钱逸群纵然满腔为国为民的情怀,也不会这样逼着自己,现在基本上连说话都乱分寸,难听的话都说得出口了。杨冲锋当即收敛之前的神态,思考一阵,说,“海岸省之前一直是周玉波在主抓,为了避嫌,我对那边的情况确实不能完全知道。”

钱逸群心里在笑,对付杨冲锋的办法他有,这时见杨冲锋换一种姿态来说事,心里轻松一些。国内做经济的人多,出大成就的也不少,可海岸省目前的状况得找一个得力的人来处置,或许能够化解,至少,可将风暴的损失降低下来。

不说话,脸色并没变好,也不对杨冲锋的话做任何表示。

“海岸省的风暴释放出来并不见得是坏事,京城或许考虑到国内所处的阶段有些微妙。但做经济本身有自身的固有规律,投资有风险,并不在于股市而已,即使是做实业也有破产一说。当初很多人冲着周玉波的说法去投资、寻找商机、不少人是想从周家换取政治资本,对投资后是不是赚钱并不在乎。现在,周家危机,他们还想着要政治资本已经难以兑现,转而要想国家来给他们降低损失,我个人认为这是不应该。”

“谁不知道这道理,现在问题是,商家撤资带来的后果,这些损失都填进海水里不是最好的解决问题的办法,更不是发牢骚。”

“发牢骚……”杨冲锋说,“我有什么不满啊。”不过,也不能跟钱逸群计较,笑着说,“就当我是发牢骚吧,周家不是很能吗,前一段时间不是在转让上市公司的股份来救海岸省吗,让他们继续做,我相信,再过五年,只要挺过五年,一定能够支撑起来。”

“这五年能够有多少资金投入进去,维系这里面的运转与建设?规划过没有?”

“我在江北省那边忙不过来,哪有时间给海岸省劳这份心啊。”杨冲锋确实没有对这边的事情多费心。

“再给你一个消息吧,过两天,中/央党/校有一个博士班要开班,机会难得,我给你争取到一个入学的指标来。学习期间是半脱产性质的。你可以便学习,以便来做这个事,当做你结业的论文吧。”

“不学行不行?”杨冲锋没想患有这样一个大坑在等着他跳下去,他不跳,显然钱逸群会将他直接推下来。

“名额是上面所选,你自己看着办吧。”钱逸群没好气地说,“江北省那边你还有什么可忙的?现在你回不回江北省都没问题了,你到那里去凑什么热闹?离开京城到下面任职前后有六年了吧,回来到部位来折腾一番,接下去才会让你的仕途资历更好。”

“有这样安慰人的啊。”杨冲锋欲哭无泪,在江北省拼死拼活地做工作,克服重重阻力,如今工作渐渐上了轨道,上面的意思要自己进京?这不见得是什么好事,特别对杨冲锋说来,江北省那边桃子快要成熟了,却将自己踢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