珺主凶猛

第63章 回府重赏

第六十三章回府重赏

太后处理好了宫务,就派慧文将乔珺云和乔梦妍请到了正殿,乔珺云一进正殿便见到太后倍显疲惫的面孔。她心思一转,行着礼担心的问道:“皇祖母,您看起来好像很累啊。”

太后手一挥,免了礼才道:“无碍 ,只是眼看近值年关,宫中的琐事多了些。顺便还要忙着除夕皇宴的事情。而且这赏赐哪家什么东西,又要传哪家的夫人小姐进宫赏宴,都需要哀家一一定夺。还有明年的大选,是皇上第一次选宫妃,哀家自然得多费些心。”说到这,太后似乎才反应过来不必说这么多,叹笑道:“你瞅瞅哀家,跟你说这些做什么。”

太后将乔珺云姐妹二人招到身前,打量了一番发现二人神色不错,这才缓缓点头道:“看来你们歇息的还算不错,这宫里的事务繁忙,倒是让你们在侧殿等了好一会儿。”

乔珺云机灵的转动眼珠道:“皇祖母,您忙了这么长时间是不是都没有歇着啊?不然你去小憩一会儿吧,这诺大的皇宫得有多少琐事需要您操劳,可不能太过劳累啊。”

太后面露欣慰的颌首道:“你这孩子果然跟瑞宁一样懂事,哀家确实觉得乏力,不过想来陪着你们两个小的赏了朱砂梅,也能有精神些。走吧,那朱砂梅前个儿才送到还栽在盆里......诶哟!”太后站起身时突然捂住了头,身形有些不稳,好在一旁的慧萍及时扶住。

乔珺云见此情况,面露慌张的上前道:“皇祖母,您没事吧,赶紧坐下吧!”

乔梦妍也上前帮扶着太后坐下,更是贴心的太后揉起了额头。面色难掩担忧,做的十足是晚辈关心长辈的神态。

太后坐在凤椅上,缓了半天,才开口叹道:“哀家果然是老啦,这头疼之症竟然又犯了。”

慧萍吩咐宫女去请冯副院首来后,就从内室取了宁神丸,配着温水为太后送服下去后,才紧张道:“太后娘娘,老奴已经唤人去请冯副院首,您先好好歇一歇吧。”

太后又押了口温水。轻拍了下乔梦妍为她按揉额头的手,吩咐道:“看来哀家今日是没办法陪你们两个赏朱砂梅咯。”

乔梦妍闻言便和声细语道:“太后娘娘的凤体重要,这阖宫上下可都指望着太后娘娘您的统管呢。您可一定要保重身子。郡主都为您心疼了呢。”

太后看向乔珺云,发现她果然红了眼眶。太后面上露出熨帖的笑容,赞道:“你们两个都是孝顺的孩子,这朱砂梅赏不成了,真是可惜。最近宫中事务繁忙。想必哀家也腾不出空来陪你们两个。不若你们两个也回府好好歇着,毕竟你们两个刚刚出孝,府里肯定有不少需要整理的。虽然凡事有下面的人去办,但终究还是需要你们过眼的。对了!”

太后向慧芳的方向瞥了下头,问道:“这眼看着就要过年,郡主府内可清扫的干净了?”

慧芳躬身回道:“回太后娘娘。民间有丧期不易大扫的说法,因此老奴在今日随同郡主出府之前,便吩咐林婆子带着丫鬟们先将正堂打扫干净。”

“哀家看云儿府里的人也有些太少。不若哀家分些丫鬟仆妇去吧?”太后询问着乔珺云道。

乔珺云听了,略微合计一下,才摇头道:“皇祖母,清尘师太在府内礼佛,若是多了太多人。想必会扰了清静的。再说,云儿也不喜欢府里有太多奴仆。而且有彩香彩果在。还有您赏赐的福儿等人在,已经够我和姐姐使唤的。唔......不若皇祖母赏赐云儿一些粗使丫鬟和婆子吧。云儿不想她们在眼前晃悠,就让她们住在空闲的后院下人房里,另备炉灶,除却平日里干活就让她们在后院呆着可好?”

太好闻言摇头否定道:“云儿到底还小,不清楚那些事儿。哀家至少得给你派二十个人,若是她们整日都在后院呆着,时日久了无人管教可怎么行.......不若这样吧,哀家指定些杂役宫女按时去你府上打扫,顺便你要是看那个顺眼就留几个用。如果没有喜欢的,那就算了,只是哀家肯定是要留几个在你府上处理琐事的。平时无事的时候就让她们在屋里呆着如何?”

乔珺云听了缓缓点头道:“皇祖母说得有理,那就这样办吧,只是那些杂役宫女最好不要比云儿大太多,要是年纪小的说不定还能陪云儿一起玩儿呢。”

太后思考了一下,觉得无碍,便应道:“那就听你的。哀家就不多留你们,等到了年中,哀家再派人将你们两个接进宫,好好的陪哀家呆上几日。”

“好,那云儿就等着年中入宫来陪您啦!”乔珺云爽快的应下,难掩对于那时候的期待。

乔梦妍则是较为稳妥的谢了恩,不过神情也显露出对于新年到来的欢喜。

太后见吩咐的差不多了,才道:“哀家早在昨日就为云儿你准备了好些东西,当然也有梦妍丫头的。既有前个卞宁上贡的砂花茶还有哀家特意为你准备的几盒绿檀香和紫檀制的物件摆设。对了,还有些较为素淡的绸缎,毕竟清尘师太是出家之人,你们又刚出孝,还是不要穿的太为鲜艳较好。那些东西都被规整好,等会儿哀家派太监送去郡主府。”

看太后乏的不行,而且开始送客,乔珺云才配合道:“谢皇祖母赏赐,那云儿与姐姐就先告辞回府了。皇祖母一定要好好歇着,等云儿下次入宫再陪您聊天解闷。”

乔梦妍见状也松开了置在太后额上的双手,与乔珺云一齐谢恩告退。

太后吩咐慧萍送乔珺云二人出宫,慧萍立即跟了出去.......

乔珺云与乔梦妍是坐着宫中马车回府的,马车直接进了乔府。乔珺云和乔梦妍下了马车,赏了赶车小太监几粒金瓜子,才由慧芳亲自送着离开。

等姐妹二人回屋梳洗一番,端着赏赐的太监们才到,想必不过多时,她二人受到太后褒赏的消息就要散开了。

乔珺云去了正堂,看着太后赏赐的诸多珍品,难掩兴奋喜悦,更是好好重赏了那些太监。

等太监们将东西放在仓库离开后,乔珺云就吩咐慧芳将太后赏赐的绿檀香球拿了出来,取了一颗放到香炉中熏了起来。

闻着屋内沁人心脾,叫人觉得心情舒畅的绿檀香,乔珺云满脸舒适的神情,未露出丝毫不妥。

慧芳见她很是喜欢,便说道:“郡主,虽然外人都道紫檀香珍贵,但绿檀的定神功效却更为显著。而且,太后娘娘还赏赐不少紫檀挂件给您,倒是可以交替着用。”

乔珺云点头道:“皇祖母对我可真好,赏了这么多东西不说,竟然还赏赐了我好多砂花茶。我记得娘亲说过,这种茶是卞宁特产,专供皇室,香气独特,产量极其稀少的。”

慧芳笑眯了眼,赞道:“郡主知道的可真多,这砂花茶每年上贡不过十余盒,每盒不过装着三两半的砂花茶。而太后娘娘这次一下子就赏赐了您四盒,还赏给大小姐一盒,果真是对你和大小姐极为喜爱的。既然郡主感兴趣,老奴这就去冲两杯如何?陪着太后赏的宫中糕点一起用,滋味肯定不错。”

乔珺云被慧芳这番话勾出了馋虫,舔了舔嘴唇道:“好啊,姑姑去吧。”等慧芳转身要走,她又想起来什么似的,喝止道:“等等,清尘师太今日都做了什么?”

听她询问清尘师太,林婆子走出来道:“禀告郡主,师太今日一直在礼佛,之前老奴刚去为师太添了炭火,看着倒还好,精神也都不错。”

乔珺云闻言想了想,就扯起正端详太后赏赐的经书的乔梦妍,说道:“姐姐,我们去把经书和太后赏赐的黑檀木佛珠送给师太吧。等回来我们再用点心好不好?”

乔梦妍微微点头,面露欢喜道:“好啊,这经书是清心师太的手抄本,其中蕴含的佛法对于师太参透佛性肯定有很大的帮助。不过那黑檀木手串是太后娘娘赏赐给你,让你辟邪用的。还是不要给师太拿去了。”

闻言,乔珺云拿起那打磨光滑,并无任何花纹的黑檀木手串,说道:“皇祖母赏给了我,我自然可以转送给师太啦!更何况我身子早已康健,不必佩戴的。”说完,见到乔梦妍依旧不赞同,只得道:“若是姐姐是在担心,就让师太帮我润养些时日,然后我再佩戴如何?”

“好吧。”乔梦妍也觉得用佛法润养一段时间,这黑檀木手串会更添灵性,便不再阻拦。

乔珺云见她总算应了,暗自松了口气,睨了眼躲的远远的春儿,磨搓着手中的黑檀木手串.......

姐妹二人带着佛经和手串去了清尘园,挥退了林婆子后,乔珺云将怀中沾着紫檀香气的帕子拿了出来。

清尘师太闻了闻,却没有觉出不妥,听太后赏赐了大量绿檀香,皱眉道:“等明日取些绿檀香让我看看吧,只是不知道这绿檀之中是否真的被做了手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