珺主凶猛

第64章 教导双彩

第六十四章教导双彩

第二日,乔珺云将从绿檀香球上挂下来的粉末给了清尘师太。当时,清尘师太打开闻了闻就皱起了眉头,如她一般困惑的道:“这味道闻起来还真没有怪处。”

见清尘师太也搞不清这绿檀是不是有问题,乔珺云正想将帕子收回来背地里销毁,却听清尘师太道:“这东西先给我,等过几日再给你答复。”闻得此言,乔珺云心头就是一跳,问了几次问不出幕后人是谁,这事儿也就暂时的不了了之。

但她却没想到,直接等到了腊月开始置办年货的时候,还是一丁点儿消息也没有。

乔珺云从清尘师太嘴中套不出话,无奈之下也只能等着年关的到来,希望年后能有好消息。毕竟现在她日日都在熏绿檀香,为了免得多搭进去一个乔梦妍,只得在晨间与夜间熏上避免怀疑。现在还没察觉出绿檀香有什么问题,但若是时日再久些,就怕事情水到成渠无法挽回。

直至腊月二十三日,清尘师太也没有再传递过任何的消息。这日是祭灶之日,一大清早郡主府里就忙开了。虽然 明天才是扫尘的日子,但太后早在昨日就派遣了二十个都未及笄的杂役宫女,正好趁着今日帮着忙活。

乔珺云昨夜用了绿檀睡得很熟,因此起的便有些晚。等彩香服侍她洗漱完毕,就一起出了屋子。正巧,迎面就看到端着托盘从廊下走来的彩果。彩果见到乔珺云,就兴奋道:“郡主,糖瓜已经好了,是慧芳姑姑亲自熬的麦芽糖做的,吃起来可甜了。”

见状,乔珺云就随着彩果又回了屋子,打量着彩果放在桌上的碟子。里面装着几块米黄色的糖瓜,形状有些奇怪。她并未立即伸手,而是问道:“已经完成祭灶了吗?”

“是啊,慧芳姑姑大早就起来,带着奴婢们一起把糖果、清水、料豆还有秣草供给了灶王爷和灶王奶奶,还用化了的糖瓜涂在灶王爷的嘴上了呢,这样就不怕灶王爷吃不到糖上天说郡主的坏话。喏,郡主你快尝一个吧,又酥又脆的可好吃了!”彩果指了指碟子,心急催促道。

乔珺云这时再看那奇形怪状的糖瓜。拿起一个说道:“大清早的就吃糖,你家郡主我的牙就那么经折腾吗?”虽是这么说,她还是咬了一口。觉得味道还行,就是感觉有些黏牙。她将剩下的半块也放到了嘴中,咀嚼的差不多了,拿起一块糖瓜,递给彩香说道:“你也尝尝。”

彩果看不出她心情如何。只是紧张的问道:“郡主,你不觉得这糖瓜特别好吃吗?”

这时候彩香已经将糖瓜放进了嘴里,刚嚼了一下就皱眉道:“我还以为慧芳姑姑做的糖瓜是宫里样式的,谁知道还不如陈嬷嬷做的好看好吃呢,我的牙都快给粘掉了。”

一听这话,彩果反应就有些大。喊道:“怎么可能,我可是学着慧芳姑姑的步骤做的,一模一样的!”说着。她捡了块糖瓜丢进了嘴里,却立刻皱起了脸。

乔珺云重拍了下彩果拿糖的那只手道:“就是我给你惯得,这都自己上手抢了,要是进了宫还敢这样,皇祖母见了还不得把你送去宫女司好好管教一番再送回来!”

彩果立刻苦着脸求饶道:“郡主。奴婢知道错了。奴婢这不是一时心急吗.......”

“而且你的爪子洗干净了吗,就敢伸手捡碟子里的吃食。你要是没洗手。那剩下的不就得丢掉吗?多浪费啊!”彩香的关注点与乔珺云完全不同。

闻言,彩果就气鼓了嘴,嘟囔道:“我怎么没洗手啊,我用了澡豆洗了两遍呢!”

“好哇,用了两遍也太浪费了吧?”彩香又开始关注澡豆被消耗了多少。

乔珺云端起茶水漱了漱口,感觉嘴里的感觉没那么粘了,才打断二人的斗嘴,说道:“我看彩香你现在是越来越会省钱,你荷包里的银裸子和金瓜子要是都换成澡豆,至少能让彩果用上几年。还有彩果,这次你亲自下厨,虽然东西难吃但也是心意,我很高兴。只是你的规矩还是需要好好板正一下的,这次就算了,若是再有下次被慧芳姑姑抓到或是在宫中逾矩,那就不是我一句原谅就能解决的事情。你们两个可懂了?”

“是,奴婢知道错了。”彩香彩果异口同声道。

乔珺云看她们俩神态诚恳,这才一笑道:“罢了,彩果就是活跃气氛的,彩香就是破坏气氛的,你们俩可真是天生一对。我看彩香现在就这么节约,日后肯定是个厉害的管家婆。”

彩果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看着彩香羞红的脸,跟乔珺云说道:“郡主您可不知道,每次您让彩香打赏,她可都肉痛的不行。上次入宫回来后,我们俩晚上回了屋子,她不管奴婢困得不行,扯着奴婢就是好一阵的算账,说今个赏了多少金银出去。还说早知道入宫要打赏那么多人,她就自己将那些银裸子绞成小块,那样不知道能节约多少呢!所以啊,郡主您说她以后是个小管家婆那可真是说对了的!”

“哈哈,我竟不知道彩香你竟然还这样过。”乔珺云笑了会儿,才解释道:“那银裸子就是样式好看,所以才要赏给那些宫女太监的。若是被你绞成碎块,即便你赏赐了一大把,他们也不一定会稀罕的把玩,惦记着本郡主赏的好。再说费了那么大功夫塑出的银裸子,跟普通的白银可不是同等价值的。那些宫女们最爱做的可就是凑齐每年新出的所有式样的银裸子呢!”

彩香听得脸色愈加羞红,糯糯的小声道:“上次入宫,郡主赏了太后娘娘宫里的太监宫女们半袋金瓜子以及好多银裸子呢,都算的上郡主您三个月的份例啦。奴婢觉得......”

“你觉得赏给那些宫女太监浪费了吗?”乔珺云询问着,不但得到彩香的点头,还看见彩果也有些犹豫道:“郡主,奴婢小时候跟着您与公主进宫,也没见公主见人就赏啊!”

乔珺云回想起小时候随娘亲一起入宫的景象。笑着摇头道:“娘亲是公主,自小在宫中长大的,入宫就等同于回娘家,哪至于见到个宫女太监就要赏的。而我虽然是娘的女儿,又享着公主份例,但是我却姓乔。无论皇祖母如何宠爱我,那也是外姓人。”说着她正了颜色,扯着彩香彩果的手说道:“本郡主是为了你们好,就多说几句。这皇宫里的任何人都不能小看,即便是个洒扫的太监。说不定背后还有着什么关系牵连。彩果,我让你学规矩也是为了你好。现在皇祖母顶着很大的压力,一旦我的身边人犯了错。她无论是为了什么都会严惩。因为在外人看来,那是对我好!你们两个虽然小,但也十岁,过了年就十一岁了。小时候府里的环境干净,你们两个虽然有点小聪明。但是还不清楚皇宫中的水究竟有多深。我希望你们两个在宫中少说少做,即便是要做也是要得到我的允许甚至指示后才可以去做。听懂了吗?”

乔珺云直视着彩香和彩果,一脸认真的模样,直到彩香彩果虽然不是太懂,但却点头答应后才放松下来。她浅浅一笑道:“好了,既然你们懂我就不再多说。今日我起得晚。姐姐恐怕早就醒了,你们陪我去姐姐的燕妍园去看看吧。”.......

乔珺云带着彩香彩果到了燕妍园的时候,正好是辰时。主仆三人被桔儿迎进了屋子。

刚被桔儿带进正屋。乔珺云忽的打了个哆嗦。她看了眼屋内的两个炭盆,发现火燃的很旺。甩了甩头,觉得那股寒冷气息不见了,她才挂起笑容,走向正坐在书桌旁专心书写的乔梦妍。

乔珺云走得近些探头一看。发现乔梦妍正在写着福字,当即来了好奇心。

乔珺云被她遮住视线。抬起头一瞅,才笑道:“云儿是你。我还以为你能再晚些才起身呢,本打算将这几张福字写完,交给慧芳姑姑后再去找你的。倒没想到你竟然提前过来找我。”

说话的同时,她就反射性的就打量着乔珺云的衣着。看到乔珺云的打扮后,立即皱眉道:“怎么披了件兔皮大氅就跑出来了?外面还有积雪,穿这些也太薄了些。”她看见福儿掀开帘子进了屋,就喊道:“福儿,你去把我的狐皮大氅拿来,给郡主披上。对了,桔儿你再多添一个炭盆,屋里算不得太暖和。”

乔珺云看着乔梦妍为自己着急,吐了下舌撒娇道:“姐姐,我看今天日头好,才穿了薄一些兔皮大氅。这屋里已经够暖和,不用再添炭盆啦。”乔梦妍起了身,拉着乔珺云坐在榻上,嘱咐道:“你身子刚好,还是多穿些暖和点才好。”“是是是,我知道啦姐姐。”乔珺云看她又要唠叨起来,连忙求饶。这视线一转就见到榻上的小几上放着一小碟糖瓜,形状精巧很好吃的样子,就问道:“这是慧芳姑姑做的?”

“对啊,你还没吃吗?”乔梦妍将碟子推到乔珺云身前,让她尝尝。耳边却听彩果蚊声道 :“是奴婢用自己做的糖瓜换了慧芳姑姑让奴婢送给您的糖瓜......郡主,那个、慧芳姑姑做的糖瓜可好吃了,您赶紧尝尝吧。”

乔珺云有些哭笑不得的拈起一块,咬了一口这才吃到真正酥脆可口的糖瓜。

不待她称赞,就见去生炭火的桔儿掀帘进来,搓着手兴奋道:“禀郡主、大小姐,皇上遣人送来了御赐糖瓜和好些点心,而且还有宫中暖房里产的蔬菜呢,看起来可新鲜可好吃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