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13章 青梅竹马

第十三章 青梅竹马

舒眉转身回头望去,那女子豆蔻年华,眉如远山含黛,鼻如琼瑶精雕。乌发轻挽,朱唇微启。是位难得的美人儿。

对方也朝舒眉细细打量起来。不过,视线没在她身上停留多久,就赶忙挪开,朝旁边的齐峻望了过去。她脸上露出几分笑意,朝他们福了一礼:“兰儿给两位哥哥请安了。”

见到是她来了,唐志远别有深意地朝齐峻扫了一眼,然后,出声跟她打招呼:“你大哥最近在忙什么?前两日西苑的角斗骑射,都没见到他的身影?”

那女子起身柔声回道:“大哥的恩师从登州过来,这几日,他正忙着陪老人家四处游览呢!”

齐峻见这里除了自己,其他人都是客,施施然地走过来,给舒眉和那女子相互作了介绍。

“此位是大嫂娘家的表妹,户部吕侍郎之女。这位——三婶的姨甥女,肇庆府海康知县文大人家里的妹妹。你们还是第一次见到吧?!”

见对方年岁比她要长,舒眉赶忙上前行礼:“舒眉见过吕家姐姐。”

吕若兰连忙还礼:“听表姐说,府里最近来了位娇客,想不到是妹妹你。”

两位寒暄了几句,吕若兰问起自己来这之前,他们都在聊起什么。

“没什么,我们正提起曦裕先生的近况。”齐峻望着她解释道。

吕若兰微微发愣。

齐峻在一旁解释道:“‘曦裕’是文妹妹父亲的字,我跟竟成经常提起的,难道你都忘了?!”

“原来是文妹妹的父亲!”吕若兰一副久仰的表情,沉吟片刻,接着问道,“怎么?舒妹妹刚到京城,就开始想念亲人了?莫不是来北边,住得不习惯?!”吕若兰关切地问起此事。

舒眉听到后,解释道:“多谢兰姐姐关心,府里的众人对舒儿照顾周到,姐妹对我也很友善,没什么不习惯的。”

齐峻瞅见了,扭过头转向吕若兰,说道:“兰儿你不知道,这些年,文家妹子跟曦裕先生走南闯北,见多识广。你们秋芜诗社不是要招人吗?正好可邀请她来加入。”

吕若兰眼睛眨了又眨,跟齐峻解释道:“四哥何必舍近求远,诗社不是五妹妹发起的吗?舒儿妹妹跟姐妹在静华堂同窗,她们自然会邀请的。”

“这不,你正好在这儿,顺口就提起了。去年重阳节,你们开的菊花诗宴,颇有意趣。今年若再开,到时可别忘了叫上我哦!”齐峻脸上漾起他那招牌式的迷人笑容。

吕若兰听闻后,扑噗一笑,向齐峻斜睨一眼,嗔道:“这话四哥说得好生奇怪,从小到大,有什么好事,兰儿何曾忘记过四哥,什么不是叫上你一起的?”

“那就好!说起来,你们诗社也该重新招兵买马了。二妹年底及笄后,恐怕不能参加你们活动了,后年三妹岁数也到了。你们这诗社怕是要关张了。”齐峻语气中带着几分调侃的味道。

“是啊,人越来越少。不知文妹妹在京城,是打算长住呢?还是走亲访友过后,就要赶着回去。姐姐也好跟诗社其他成员说说。”吕若兰装作无意间提起。

听她说到这个,齐峻猛然一惊。他光顾着觉得舒眉好玩了,全然忘了她父母尚在远方。定然不会在京中长久呆着的,念及此处,他心里有一丝不舍。

吕若兰不动声色地打量着眼前两人,真到舒眉有所察觉,朝这边望过来时,她才急急收回视线。

舒眉没有想到,会在此等场合,被人提起这问题。再一联想之前,齐府的流言和太夫人、齐峻的病情。想不让人多心都难。

她暗自羞恼——幸好此时没人想起那些事。不然,一时自己还真下不来台。

她心里又松了一口气。

或许,齐峻被人吓成那样,羞于在人前提起吧?!吕家姑娘也不好去触了人家的霉头。

想到这里,舒眉推辞道:“临行前,爹爹写信给姨母,把舒儿托付给了她,说是他随后就到。我想,明年开春,爹娘就会回京的。舒儿在齐府应该不会长住。兰姐姐还是莫把我算进去,省得到时,乱了你们诗社的章程。”

吕若兰一脸不以然地说道:“怎么会?!舒儿妹妹还不知道吧?!明年开春,宫里的贵人要为公主、郡主选伴读。若文大人回京任职,你也该在待选之列。恐怕到时大家姐妹们,一同经历训诫,由专人教导规矩的,大家还是在一处的。”

“又要选?”齐峻失声叫了起来,扭头朝旁边的唐志远问道,“最近,边境是不是军情紧张?”后者朝他无奈地点了点头。

“咚”的一声,齐峻一屁股坐到了亭中的石凳上,眸中一片茫然。

舒眉倒是头次听说这种事,不禁有些好奇地问道:“外官之女也在这之列吗?”

“你爹爹若是起复回京,就不算外官了。想来,婕妤娘娘接你们进京时,这事还没出来,不然,也不会这时候……”吕若兰瞟了她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堂姐原先安排时没料到这个?舒眉心里暗忖。她不禁又想起,上回高氏告诉她,齐家大小姐替公主和亲之事。

听到提起为公主选伴读的事,齐峻的脸色阴沉下来。他最依赖的大姐,就是当长公主身边的伴读时,最后被当成代替人选,送去和亲了。

见齐峻脸色不善,吕若兰心里暗叫糟糕。一不留神,犯了他的逆鳞。表姐要她配合,将消息传给那黑丫头。说是只要连吓带蒙,或许能将人吓离宁国府,最好从京城回岭南去。

没想到她说得太快,忘了若提及此事,也会犯了齐峻的忌讳。

舒眉觉得此时的氛围,似乎有点怪怪的。她一时找不到原因所在,只得小心留意那两人的神情。

旁边的唐志远见状,上前打圆场道:“你们怎么了?进宫陪伴公主是好事,万一你们不想,可以早早定了亲。待嫁女的身份,自然不用再去侍候金枝玉叶。”

“定亲”一经提出,在场的一大一小两名少女,都羞红了脸颊。

齐峻仿佛才醒悟过来,口里喃喃自语:“定亲?!不错,这是个好主意,我这说跟母亲说去。”

说完,他朝吕若兰深深望了一眼,心里十分感激,她让自己提前收到这一消息。

吕若兰双靥绯红,羞涩地垂下了头。

舒眉一脸莫名其妙地望着他俩。想起五姑娘曾跟她提到过:若兰姑娘从小常被她大嫂接进府里来玩。跟四哥一起长大,是青梅竹马来的,和她们自家姐妹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