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14章 猝不及防

第十四章 猝不及防

秋风送爽,熏风醉人,枕月湖边听风亭里,坐着两位簪花少女。只见她们指着湖心,言笑晏晏地说些什么。

“你真这样说他们的?”齐淑婳斜睨了表妹一眼,有些不敢相信她刚才讲的事。

“是啊,当时气极了,不择言起来。说出口才感到后悔。”舒眉脸上飞过一抹羞赧的红晕。

“呵呵……”齐淑婳轻笑出声,安抚她的小表妹道,“不要紧的,四哥虽说平日不喜拘束。对姐妹倒是极好的,以后你们就知道了。”

“四哥哥自然是极好,对五妹妹犹为不错。舒儿要是有这样的哥哥就好了。”说着,她望向湖心水面上的涟漪,不觉怅然若失。

想到他们文家满门的遭遇,齐淑婳对小表妹心生怜悯之意,连忙安慰她:“你也不是没兄弟姐妹啊!我和峥弟,以后都是你的亲人,把这儿当自己家就成了。”

舒眉扭过头来,朝表姐灿然一笑:“我知道,你们对我都挺好的。”

见她情绪稍稍高了一点,齐淑婳一把抓过她的手,说道:“过几天就是重阳节,府里有菊宴。到时咱们一起到望月阁上去斗诗

。从那上面看,那里不仅可赏菊还能看到隔壁府里的红叶林。”

“隔壁?!”舒眉一头雾水,询问出声。

“你还不知道吧,隔壁住着端王爷乃今上的堂兄。他们府里种植了一大片枫叶。一到秋天,成片成片的绯叶,像血染火烧一般,甚是好看。尤其是从咱们府里望过去……”齐淑婳连忙介绍。

“我出席宴会……会不会不太方便?前段时间的传言。”舒眉有几分犹豫。

齐淑婳摆了摆手,十分不屑地说道:“甭理那些人,之前这类事情没少出现过。你若放在心里头,还有生不完的气。”

舒眉错愕不已,问道:“怎么,之前也有过这种事情?”

齐淑婳微笑,说道:“都是大伯父那边的事,咱们三房略有耳闻。不管她们了,反正你跟她们也没太大关系。”

接着,她凑近表妹的耳边低语:“除非你想嫁到大房去……”

舒眉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抡起着粉拳,就往她表姐身上招呼:“叫姐姐欺负人,说起嫁人也是你先嫁……”

齐淑婳见状,立刻从座位上弹起来,笑嘻嘻地跳开了。不一会儿,两姐妹就在湖边追逐起来……

重阳节那天,京中的天气秋高气爽。

未时刚到,平时热闹非凡,人来人往的丹露苑,此时却静得,连树梢上的落叶飘下,仿佛都能让人听见。东边的跨院门里面,躺着一位少妇,望着头顶一丈见方的青天。正在那儿发呆。墙外有鸽哨悠远流长,孩童的欢笑声不断传来。

本是一个惬意、闲适的午后,那女子脸上的神色并不这样,反而有些悲戚的样子。躺在那儿发着愣,已经有近半个时辰。

这时,从后面厢房出来一位丫鬟,走到那妇人的跟前,轻声问道:“秋姨娘,咱们还是进屋吧?!等一会儿夫人回来了,看见您在门口,又要数落您了。”

“红袖,你说我这孩子生得下来吗?”那女子沉声问道。

丫鬟听完后一愣,脸上神色有僵硬,说道:“姨娘为何这样问?你肚子时怀的是世子爷的长子,自然生得下来。姨娘还是莫要多想了。”

“是吗?可你见过咱们大房,哪位姨娘顺利生过下孩子?听说之前大哥儿还没夭亡时,翠萝倒是怀上过,可后来……后来不也没了?!”

“那是她不守规矩,到处乱跑,犯了重丧,那孩子被大哥儿带走了。”

“是吗?后面的蒋姨娘和梅香呢?”

那丫鬟也不解释,只是劝道:“姨娘莫要想多了,世子爷专门派奴婢来照顾你,就是担心您思虑过重。你只要安心养胎,别的事不要再想了。夫人到时自然也会有重赏的。”

秋姨娘垂下头来,心里暗忖,这丫头是真傻还是装傻?话都说的这么明显了,她还是不懂。唉……这是第三次试探了。若她能传话给世子爷,接自己到庄子上去养胎,那这孩子铁定能生下来

她曾听说世仆们私下议论,自从世子爷怪夫人累得他长子早夭,这院子里女人,就没谁顺利生产过。有人说,是大哥儿的怨灵所致;也有一种说法,是高家那帮陪房们在兴风作浪;而世子夫人从娘家带来的人私底下却在传,说世子爷早年在战场上杀人太多,折了福气。此生命中无子,得过继亲兄弟子嗣,好继承宁国公将来的勋爵。

她进府的日子短,不知真相到底为何。只是知道,世子爷几乎很少进夫人的正屋,甚至院子里也不常来,经常歇在外书房里。夫人主持府里的中馈,整日里忙进忙出。对她们这些妾室,一向都是离得远远的。不仅不用在跟前立规矩,连伺候都不让人近身。

反而世子夫人娘家的表妹,倒是隔三差五,接进府里来玩。

之前,高家有位远房庶出表小姐,也常来丹露苑拜访。有人猜想,夫人有意为世子纳进来为媵妾。来过几次后,就不了了之了。后来,反倒是夫人的亲表妹,吕侍郎的千金,常带进府里和几位小姐玩耍。

她正在思忖着,从跨院外面传来一顿急迫的脚步声。

“醒狮,过来!不要乱跑,不要惊扰了别人……快过来,里面进不得……”女子的话未落,就有一团白色的物什,倏地一声窜进了丹露苑秋姨娘的小跨院。

众人还没来得及反应,那团雪白的小东西,就窜到了女子的身上。她还没看清那东西到底是什么,秋姨娘就被唬了一跳。

她从躺椅上急匆匆地站起来,闪到了一边。谁知,那团东西特别喜欢她似的,又企图窜到她身上。秋姨娘左躲右闪,四周逃窜,就是不让那小东西上身。

可是还是无济于事。

这边的动静,早已被在不远处,在望月阁上登高赏菊的夫人小姐们,瞧了个清清楚楚。

郑氏夫人亲眼看见那只狮毛狗,蹿进了儿媳的院子。随即,她想起怀着她金孙的秋姨娘。郑夫人心里着急,忙带着一群媳妇、婆子,从顶楼转了下来。

舒眉她们跟在后面,也从楼上下来了。赶到丹露苑门口时,只听一个女子的惊呼:姨娘,小心后面。接着,里面传来一声惨叫。

外头刚赶到的人们俱是面面相觑。

郑氏夫人不管三七二十一,冲进了儿子媳妇的院子。她往东跨院寻去时,就看见秋姨娘身边伺候的石嬷嬷匆匆跑出来,“扑嗵”一声向她跪下:“老奴该死,没有照顾好姨娘,求夫人责罚。”

郑夫人这时哪有功夫理睬她,继续往里面走,没几步看见儿子那名唤作“秋蝉”的小妾,躺倒在地方,身子下面一摊红色的血迹。

郑夫人“哎呀”一声,脚下一个踉跄,险些跌倒在地。

跟在她后面赶来的齐家四位小姐,加上舒眉看到这幕场景,俱是惊得目瞪口呆。

这情景让舒眉感到极为震惊——她从来没见过这么血腥的画面,一时间,大腿都在战栗,她紧紧地揪住身旁表姐的胳膊,浑身哆嗦个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