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38章 七姑八姨

第三十八章 七姑八姨

舒眉尚未圆房就主动给相公抬妾室的消息,不知怎地,被齐府的七大姑八大姨知晓了。

齐淑娉嫁到隔壁的端王府,最先得到消息。她先让仆妇到宋阁老府上,递信给她的嫡妹齐淑娆,两姐妹携手回到娘家。不知是来看嫂子的热闹,还是别的什么,总之,来得非常及时。

这天午后,雨润凑在舒眉跟前,对刚出去的青卉,评头论足一番议论。守在院子里的丫鬟海棠,突然进来禀报,说两位姑奶奶到访。

舒眉把手一抬:“有请!”

几年过去了,齐淑娆倒也没改本色。进到竹韵苑的内堂,也不待主人家请她坐下,一屁股坐在屋内舒眉日常坐的锦榻上。齐淑娉则立在她的身旁。

她没有多作计较,吩咐雨润道:“给两位搬椅子过来。”接着,又安排青卉去斟茶倒水。

待她们安坐下来后,舒眉仔细打量眼前这姐妹俩:齐淑娆生得浓眉大眼,眉目间隐隐透出一股英气。齐淑娉则生得纤巧许多,皮肤如牛乳般嫩白。

舒眉暗暗摇头,齐淑娆即便嫁了人,秉性也难改过来。难不成在夫家,也是这番作为不成?!

“不忙!”齐淑娆伸出手来,挡住正欲离去的青卉,扭过头朝她四嫂问道,“就是这丫头?”

“什么?”舒眉装作不懂地挑了挑眉头。

“一个贱婢,怎比得上若兰姐。”齐淑娆口不择言起来,“要挑,也得给四哥选个识字或懂礼的。”

舒眉一愣,想起那天在门口,吕若兰称她为“姐姐”的情景。齐家兄妹定是以为,自己挡着她为妾了。舒眉不由晒笑,忙招呼道:“是娆妹妹吧?!醒来后,我只听其名,不见其人。”

齐淑娆一愣,没反应过来,过了半晌才正色道:“问你话呢,别转换话题!”

舒眉忙答道:“前几天醒来时,我什么都忘了。不知妹妹想问什么?!来日方长,有的是时间问。前几日你上哪儿去了?府里到处找不到你的人影。”

齐淑娉在旁扑哧一笑,插话道:“四嫂这话问的?!五妹都出嫁了,在府里自然看不到她了。”

“娆妹妹不是比我还小吗?尚未及笄,怎地就出阁了?”舒眉一脸惊讶。

齐淑娆脸上讪然,被对方这一打断,忘了追问抬妾室的事。

舒眉抓住时机,做恍然大悟状:“原来已经出嫁了。哥嫂房里的事,五姑奶奶到底想打听什么,我定会知无不言。”

齐淑娆这才意识到不妥,脸皮顿时涨得通红。

低头沉思了半晌,她重新抬起头,脸上的神色放缓了许多:“你真不反对四哥纳妾?若兰姐可以进门?”

舒眉面露讶色,说道:“这话怎么说的?人家一在室女,怎会跟纳妾扯在一起?!五姑奶奶休要再提起,担心被人听到,心里头不痛快。”

齐淑娆一头雾水,确认道:“你真不阻止她进门?”

“唉,你这话问的?!大户人家三妻四妾,不过是寻常事。我反对作甚?再说了,想来你也知道,这门亲事乃公爹临终时的安排。五姑奶奶上哪听说的,我反对她进门来着?”舒眉瞟了一眼给她俩上茶的青卉,淡淡地说道。

齐淑娆有些糊涂了,那日回门大嫂话里的意思,好像四嫂仗着大哥的势,禁止四哥继续跟若兰姐来往。可怜若兰姐弱质纤纤,沦落到当人外室,还要看人眼色。

她很为昔日好友打抱不平,加上四哥并不喜欢四嫂,对若兰姐一往情深。她心里的天平不知不觉中就偏了。

难道真是误会了?若兰姐的爹爹要是平反,她身份一恢复,可以不必给人做妾的。

不知小姑心里想些什么,舒眉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堂姐已亡,她这废弃的棋子,还呆在这座囚笼里作甚?

没过一会儿,霁月堂的范嬷嬷,上竹韵苑来请她们。原来郑氏听说女儿回来了,特意为她准备了一桌丰盛的筵席。并请舒眉作陪,一同共进晚餐。齐淑娆得到想要的答案,一脸轻松地到母亲那儿,打算大快朵颐一顿。

没想到第二天,齐淑婳出于对表妹的关心,听到消息后也急匆匆地赶来了。

“怎地那么糊涂,你这是拒虎进狼。还不如用心讨好四弟,赶紧生个儿子,在府里地位稳固了,管他有多少莺莺燕燕!”齐淑婳一脸心疼地望着她。

圆房之夜被夫君弃下,后来又从马上摔下来,险些送了命。第二天刚醒来,就遭到情敌上门挑衅,换了谁都会受不了这刺激。况且,她知道,表妹对四哥情深一片。前不久,在宫中还遭遇过命悬一线的刺激。

齐淑婳真怕表妹想不开,做出过激的举动。作为舒眉的娘家人,她一得到消息,义不容辞地赶来了。

舒眉面上动容,请表姐上座后,挨着她坐了下来:“这府里真心实意待我的,怕也只有姐姐你了。”

梦里的情景,她记得很清楚。齐淑婳刚才一进门,舒眉一眼就认出她来了。

三年光阴,表姐身上那种气场更加吸引人了。宁静眉眼下面,闪烁着诚挚的微光。跟初次见到施嬷嬷和雨润,给她的感觉一样,是那种让人全身心放松能依赖的亲昵。

姐妹俩不知不觉间,就聊起齐淑娆昨日来访的事。

“五妹为何没到年纪就出嫁了?!”舒眉一脸困惑。

“她啊,两个月前,宋家说阁老夫人快不行了,要她赶紧进门。大哥觉得迟早是别人家的媳妇,出了孝就办了喜事,省得又要等三年。”

难怪她言语无状,舒眉抚额长叹,有些为这娇娇女担心。

齐淑婳惊问怎么了,舒眉遂把前几日郑家舅母来访,昨日五妹欲替吕若兰出头的事,原原本本告诉了表姐。

“唉——”齐淑婳长叹了一声,“皇家积弱,现如今君不君、臣不臣的。礼乐崩坏,早没老学究计较那么多了!御史大夫成了几派朝臣互相攻讦的打手。再说,郑家乃是小门小户,五妹这些年教养……后来,被那女人和她表妹带到沟里去了。好在咱们齐府世代勋贵,大家多少还看在大哥和爹爹面子上……”

“姨父姨母现在都不回京了吗?”听她提到姨父,舒眉顺势问起这位素未谋面的长辈。

“两年前守完大伯的孝,爹爹送我上花轿后,一家人就离开了京城。”齐淑婳面露忧伤之色。

“姐姐——”舒眉凝望着表姐,目光里有同病相怜的安慰。

“这府里若不是还有你在,我如今都懒得来了。”齐淑婳强颜欢笑地抬起头。

舒眉耷拉着肩膀:“如今在这府里头,妹妹我的日子真难捱。”

齐淑婳倏地一惊,想起对方的处境,宽慰她道:“你且放宽心思。只要记住一条,四哥不敢休妻的,他担不起不孝的骂名。”

“可在眼皮底下卿卿我我,看着也是闹心……”一想起这种关系,舒眉浑身就起鸡皮疙瘩。

“那你还要主动放出风声,多抬一个人进来,不是更膈应人吗?”齐淑婳正是为此事而来,她进门之前,以为大房婆媳合伙欺负她这表妹,特意赶来替她撑场子的。

“你不懂,这样做自有我的道理。”舒眉郁郁说道,“会尽快结束这种关系的!不过,还得请姐姐帮忙。”

“你想干什么?”齐淑婳一脸震惊望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