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39章 投石问路

第三十九章 投石问路

舒眉正打算把计划,说与表姐听,就听得守在外头的琳琅,在门口禀道:“大奶奶,刚才雨润来报,国公爷请您和四夫人,一道去碧波园里听雨阁,说是有要事相商。”

齐淑婳目露讶色,没料到她刚回趟娘家,堂兄就有事找她,还把表妹也叫上了。

而舒眉则心中一喜,那“投石问路”的法子,总算起了作用。她等这位大人物久矣!希望此次碰面,能有个满意结果。

碧波园位于枕月湖畔东北面,跟荷风苑遥遥相对。原先,那里住着府里养的几位伶人,自从老国公爷过世后,齐屹将他们遣散了。被他改成书房,作为打理日常事务和留宿的地方。

梅林掩映之间,假山盘踞之后,五层楼阁矗立在湖边。远远望去,楼身四周萦绕的暮霭和云影水光相互映衬,琼楼玉宇一般,让人有仿佛置身于仙境的感觉。

舒眉抬头望去,隐约觉得这地方,她好似曾经来过。

望了同行的表妹一眼,齐淑婳心里若有所悟。

看来,大哥早盼着自己回了。府里风声再起,齐家怎么着,也得给表妹一个交待。没她这传话筒在,大哥找不到合适的人选,跟弟媳独处一室,谈论此等密事。

踏在听雨阁的楼梯,年代久远的隔板吱呀吱呀地响,让舒眉的一颗心,没来由地紧张起来。

梦中虽见过大伯,可丧失记忆的三年时间,中间经历了齐府大变,堂姐的离世。此次再见到他,不知会怎样待自己。计划会顺利实施吗?

还没等她多想,转眼就到了顶层。那里早候了两名丫鬟。见到客人来了,她们作了个邀请的动作。等舒眉她们进屋后,那对婢女就离开了。

因是冬日黄昏,天色不算太亮,屋内没点上灯烛,光线有些昏暗。

舒眉抬头望去,靠湖的窗边,有个颀长的人影,斜倚在那里。因是背着光亮,看不清他的面目和表情。见她们进屋了,那男人站直了身子。这时,房门吱呀一声开了,先前出去的丫鬟又进来了,给屋里的人斟上了茶水。然后,带上房门轻手轻脚地出去了。

顷刻间,屋内陷入令人窒息的寂静中。

齐淑婳先开口打破了沉寂:“叫咱们来,大哥定是有什么事吧?”

齐屹慢慢抬头望过来,许是舒眉神态过于淡然,他脸上微怔,望着齐淑婳问道:“是听说府内最近的传闻,三妹才急着赶过来的吧?!”

齐淑婳脸上赧然,朝她堂哥福了一礼:“别怪小妹多事,那日表妹摔下马后,妹妹回到夫家一直在担心她。昨日听说,闹出抬妾的事,更是放不下她,今天赶过来想看看。”

将茶盏放在案几上,齐屹嘴角微翘,无不自嘲说道:“难怪你不放心!想来三婶临行前,有过交待……都怪我,最近军营里忙,没怎么回府,忽略了后院之事。”

“这事怎能怪上大哥,后宅之事向来是妇人管。大伯母身子骨不好……”她的话停在半中间,此次事件,郑氏没少掺和。儿子儿媳出了那事,作为婆婆郑氏没帮着劝和,反倒一门心思想着给儿子纳妾。计较起来,失礼之处确实在齐家。

不过那传言,是从竹韵苑首先传出来的……

在场几人心里,均在琢磨这事。作为家主,齐屹自是不愿亲弟走上邪路。长兄如父,他有责任把事情扳回来。

抬头睃了舒眉一眼,齐屹跟她提议道:“趁着今日三妹在这儿,弟妹你心里有何想法,咱们不妨当面讲清楚。”

筹谋好些时候,等的就是此句话,当这刻真正来到时,舒眉心里一阵激动。一抬头,望见齐屹深不见底的眸子。仿佛有盆冰冷的泉水,从她头顶浇下,让她霎时间清醒过来。

舒眉反复提醒自己:要沉住气,为了今后的生活,眼前的机会得好好把握。

毕恭毕敬朝对面福了一礼,舒眉盯着齐屹的眼睛,诚挚地说道:“都是弟媳的错,没本事把爷留在府内,让人起了轻视之心。大家都误会了!”接着,?她把勉励青卉时的情景,一咕噜全倒了出来。

“其实我并没承诺什么,侍候好爷是婢女们的本份。没想到后来,竟传成那样的了。偏偏我摔得失去记忆,恰巧之前发生过爷连夜出府的事……难免不让人多想。”说到这里,舒眉顿了顿,接着道,“没想到母亲、还有四妹、五妹指着纳妾的事,直接问到弟媳头上……让我怎么答?不被相公接受,还能硬扛着,阻止他纳小不成?!”

听到这里,齐屹仿佛不相信似的,瞅着她问道:“是谁当着你的面,提出纳妾的?!”

总算问到重点了,舒眉深吸一口气,然后答道:“郑家舅母来府里做客,说起婆婆的病情。当时,婆婆言语里提及抱孙子的愿望。不知怎么地,大嫂提议抬青卉作爷的妾室。弟媳后来回去一打听,身边的嬷嬷告诉我,咱们院里那位叫‘青卉’的丫鬟,平日里跟丹露苑的人走得近。想来,大嫂比较信得过她吧?!”

听到这里,齐屹哪还能不明白的?!一张黑脸气得铁青,一时想不到别的法子出气。

见火候差不多了,舒眉加了一句:“当初进门时,亲事办得草率,相公想来并不乐意娶我。两人之间形同路人,相公心心念念之人,并不在府里。现如今在府内,搞得连个丫鬟都能踩在我头上。这种日子过下去,还有什么意思?!”

一听这话,把旁边的齐淑婳先给惹急了,只见她噌地一下站了起来,扶着表妹袖臂诚心相劝:“妹妹可千万别想不开,四哥现在被人蒙蔽,日子久了他自然会清醒过来。你可不能做了傻事……”

旁边齐屹听得冷汗涔涔,绷着一张冰块脸,坐在那儿不说话。

这丫头说的都是实情,小两口关系如何,他哪能不知道。高氏在府里恶行恶状,没人比自己更清楚。不然,这些年下来,怎地连一名子嗣都留不下来?!

她表妹没能嫁进来,可手照样伸进了四弟院里。对了,那次堕马事情,也是她的杰作吧?!弟媳刚才说什么?她院里的丫鬟,被高氏收买了?这可怎么了得,若是在饮食上、寝间做什么手脚,这丫头还有命在?让他如何对得起她死去的亲人?!

想到这里,齐屹也站了起来,问道:“那你想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