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50章 当街受辱

第五十章 当街受辱

但凡戏子,若是看客反应冷淡、观众喝倒彩,大抵都演不下的去。

自那日在霁月堂跟吕若兰打过照面,后来在小树林,听过那场郎情妾意的告白。舒眉每每请安前,总得先问清郑氏那是否有客人在,免得又碰到有人在演出。

在霁月堂范嬷嬷的照拂下,她倒是次次都能避开。

吕若兰倒有几次想来竹韵苑,一说是上门道歉,二说是谢恩。舒眉勉为其难接待过两次,只可惜齐峻均不在。吕若兰也就不再做无用功了。

那日晚上,齐峻上听风阁找他大哥后,他再也没回竹韵苑。当夜西山大营的急令就将给人召走了。因走得太匆忙,他不仅没知会情妹妹,连掌管内院的高氏都不得信儿。后来,还是竹韵苑的紫莞,第二天晚上偷偷遛出去,给丹露苑报了信,高氏才明白原是那么一回事。

按着荷包里,高氏打赏的碎银,紫莞满面春风地回了竹韵苑。

“夫人,这贱蹄子偷了府里的首饰,偷偷拿出去卖!奴婢们将人拿下了!”舒眉正在案头列陈计划,一群婆子媳妇将一名女子推搡进来。

舒眉抬起头来,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从沧州来的何嬷嬷,将紫莞一把推到地上,应答道:“启禀夫人,此女子这几天行踪诡异,昨晚偷溜出院门,今天又到荷风苑边上林子里,掏出一包首饰,跟人接头,想来是要销赃……”

何嬷嬷板着脸一本正经地说道。

“夫人,冤枉啊!”紫莞一头扑倒在地,连连朝舒眉磕头,嘴里申辩道,“这些东西是老太夫人赏给我娘的,不是奴婢手脚不干净。”

“哦?祖母赏你母亲的?”舒眉扫了眼扔在地上的金银,一脸讶然,“我看这样式,不像是陈年旧物,像是最新的款式。府里好像还有谁曾戴过!”

“这……”紫莞一下子被问住了。其实那些是大夫人赏她的。

可总不能说是高氏,为了得到竹韵苑的消息,才赏给她的吧?!她母亲正好在太夫人房里当差,晏老太君已经过世,谁还能查证不成?!

紫莞没法子,只得胡诌了个理由:“母亲替奴婢姐姐备嫁妆,特意把东西熔了,重新找银匠打的。之所以放在我这儿,是因为奴婢络子打得好,要我帮着打几个配上……”

她之所以敢无中生有,编出这等理由,无外乎青卉被遣走后,高氏如今舍不得弃她不顾。到最后肯定会帮她圆谎的。

“哦?!原来你络子打得好?”旁边的雨润柳眉倒竖,“怎么平日里不见你打?”

“没人让奴婢打啊?”紫莞偷觑了上头主母一眼,小声嗫嚅道。忍不住暗暗心惊:谁说这四夫人是任人揉捏的主儿。连别人赏的东西,都能借机发作。可她偏偏不能承认,是大夫人赏的。

这时,派到厨房做事的柳黄,从院子外头进来,给里面的施嬷嬷递了个眼神。后者在舒眉耳边嘀咕了几句,便行礼出去了。

“太夫人身边的范嬷嬷说,这紫莞原是老太夫人身边的沈嬷嬷的外孙女,自老太夫人过世后,沈嬷嬷就被国公爷放出养老去了,她母亲如今还在霁月堂担着差事。”柳黄一脸忧色地望着老仆妇。

施嬷嬷点了点头,嘱咐一声:“你先回厨房吧!留意从沧州带来的那几个,先替夫人看着,到底哪几个得用?”

柳黄屈膝行礼,转身就出去了。

回到舒眉跟前,施嬷嬷将柳黄的话,告诉了主子。

舒眉点了点头,和颜悦色地问紫莞:“原来你还有这等特长?还有别的什么,是你特别擅长的?”

紫莞顿时呆住了,一时弄不清,四夫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可她又不敢不答。她歪头想了一下,过了半晌才答道:“奴婢父亲出府后,在街上开了间铺子,奴婢跟他学过几天算盘……”

舒眉顿时明白了,这丫鬟爹爹在外开店,得仰仗高家的势力,难怪惟高氏命是从。这不仅仅拿东西能收买得来的。

舒眉不禁有些犯难,以对方的来历和背景,自己现在不能轻易动她。暂时只能留在竹韵苑,得找个合适的机会,再把她清理出去……

也好,有时也需这样的角色,把想让高氏知道的事,通过此人传到那边去。

“你会打算盘啊?”舒眉像发现新大陆似的,“正好,你教几位姐妹打算盘吧!年后,国公爷要交给咱们四房铺子,我正愁没人帮手,你且帮忙先调教几个人出来!”

紫莞大喜过望,在心里不由盘算上了。

四夫人娘家是个破落户儿,且出嫁的时候,没来得及培养管家的能力。正好缺个帮着看帐管帐的。自己在京城地界熟,让她不得不用。等把四房帐务拽手里了,将来她没人可用,还不得主动收罗自己为心腹?!

到时,抬妾岂不是水到渠成的事?!青卉真是太蠢了,走什么涂嬷嬷路线?!明摆着四爷以夫人脸面为借口,为兰姑娘进门做准备的,长子哪轮得她那贱蹄子来生?

想到以后能左右逢源,外面还有爹爹帮手。四房家务岂不是手到擒来,将来起码混个姨娘当当。

望着她眼珠直转,舒眉哪能不知对方小心思。这院里多少想爬床的丫鬟,不是她该管的事。赶紧挣银子跑路要紧。

终于,年终盘点的时候,齐屹派人将布料铺子的岑掌柜,打发到舒眉跟前请安。

隔着屏风,舒眉问了几个问题,就把人放回去了。说是年后让他再领到铺子上看看。

岑掌柜出来时,被宁国公请到碧波园。

“铺子都交接妥当了?弟妹没说些什么吧?!”坐在阴影里的男子,不动声色地问道。

“禀国公爷,四夫人的问题很全面,她先是问铺子的名号、位置,京里头有哪些贩布的?咱们铺子货源从哪里来,还打听了齐府跟哪些裁缝店都有往来。伙计们平日工钱是怎么发的?有无什么奖罚的规矩……”

齐屹不由暗暗吃惊,想道:没料到这丫头还真是懂行的!当初她提出来打理,真是有备而来,果然有两把刷子。

原先他故意不挑胭指水粉店,也不拿首饰金铺送她,就是想让这丫头知难而退。好好呆在府里,一门心思抓住四弟的心。没想到她一上来提的问题,条条切中要害。让他难免有些心惊。明年盘点时,怕不会真要让她赚个盆满钵满。到时,不用依赖齐府,留住她的机会就不多了。

自四弟被他发配到西山大营后,他跟高氏打成了平手。四弟小两口虽不能培养感情,她表妹也休想雀占鸠巢。只待这那小子脑袋清醒后,再进行规劝。

日子很快到了腊月。太仆寺卿孟家传来了好消息,齐淑婳成亲一年后,身上终于有了动静。

作为娘家人,舒眉自是要去看望她的。郑氏嘱咐高氏和舒眉,她俩作为娘家嫂子得前去探望。

带着心腹程嬷嬷和姜元家的,高氏跟着舒眉一同出发了。

从孟府出来,日头已经偏西。齐府两辆马车一前一后,不紧不慢地走在回宁国府的阜成门大街上。

这时,打南边岔道上,过来一队人马。为首的少年,一见到是官眷出行,主动候在一旁,等她们先过去。打量车辆样式、护卫丫鬟,他又觉得有七八分眼熟。待走近一瞧,发现是宁国府的人马。遂向后头的同伴打招呼。

“岭溪,是你家的马车!”

齐峻闻声策马上前,发现前面那辆外头跟着的,正是丹露苑的仆妇。而后面一辆边上的,仍是舒眉贴身丫鬟雨润。他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齐峻打马上前,朝着高氏车厢抱拳行礼:“小四给大嫂请安!”

高氏在里面打招呼道:“小叔这是打哪儿来?这可是要回府?”

齐峻恭敬地答道:“从西山大营归来,正要回家过年!”

“那就一起吧!三妹怀了咱们宁国府的外甥,我跟你媳妇正打孟府过来,去看望了一下你三妹。”

齐峻同袍们听到舒眉也在车里,对他那黑皮媳妇均十分好奇。只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不好偷窥人家女眷。待见到守在车厢外头的雨润,遂压低声音窃窃私语起来。

“会不会跟外头那婢女一样黑?!”

“听说比她丫鬟还黑,几年前把岭溪吓得魂不附体,在**躺了好几天。”

“难怪他总不回家……”

“让齐峻哪天带出来,咱们都见识一下,到底黑成什么样……”

几位都是齐峻的损友,平日私底下彼此说话,没遮没拦的。此刻仗着齐家女眷听不见,暗中开始揶揄起同袍来。哪知坐在马背上的齐峻,听了他们议论,早已恼羞成怒,一张白脸气成了猪肝色。

他双手攥成的拳头,骨节处已经发白,青筋皆凸露出来。

高氏从车帘缝里望出去,瞧见齐峻这副样子,心里暗暗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