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51章 年夜相谈

第五十一章 年夜相谈

元熙十八年的这个除夕,宁国府过得甚为冷清。

齐氏兄弟妯娌自除服后,过的首个能挂红灯笼的年。由于几位姑娘已经嫁人,二爷齐岿一房在任上回不来,且家中无稚童打闹。

祭完祖、吃过年夜饭,大家守在一处捱了半宿,郑氏借口身上乏得很,便打发兄弟仨个,都各自回房。

随行前,郑氏把齐峻和舒眉叫进她的寝间。

“你俩打什么时候,让为娘抱上孙子?”两人刚进屋里,郑氏的质问劈头盖脸就下来了。

满脸愤恨地扫了舒眉一眼,齐峻正要出声撇清责任,谁知舒眉却抢先了一步。

“母亲,相公一颗心在别人身上,怕是他想拖着等着别人生嫡子吧?!”

没料到妻子会先发制人,齐峻不由气得浑身发抖,对舒眉怒目而视:“你还恶人先告状了?!是谁不肯跟我同床的?”

不屑地白了他一眼,舒眉反唇相讥:“那又是谁在圆房之夜,抛下妻子,去私会旧情人的?”

听到他们唇枪舌剑,当着她的面都不肯互相忍让,郑氏觉得头疼的毛病又犯了。只见她扶着额头,口里喃喃道:“你们就不会各让一步?”

齐峻见状,嘴里嘟囔了句:“若她肯配合,把灯烛一吹,我就当母猪是貂婵了!”

郑氏提起这话题时,舒眉的神经紧绷起来,竖起耳朵一直留意齐峻的动静。听到他说这话,顿时心头火起,暗暗吐槽:到处留情的浪荡子,身上还不知染没染花柳病!还敢拿这话挤兑别人。

望着妻子涨成通红的脸,齐峻心里总算好受了些。这段时间以来,在舒眉跟前,他处处落于下风。加上吕若兰围追堵截,实在不是人过的日子。

可是,大哥立的条件在那儿,就是再看不上这黑丫头,也得咬牙跨过再说。等妻子先怀上了,再将兰妹妹纳进门来,到时旁人再无话可说了吧?!

不知齐峻想起了什么,见他目光朝自己身上扫来扫去,舒眉直觉不对劲儿。拿话虚应了婆婆几句后,她就落荒而逃了。

屋外寒风已经停下,暖阁春意融融,望着窗外屋檐下挂着的红灯笼,舒眉有片刻的恍惚。

才短短两三个月的时间,她怎地就适应了此间的生活!

仿佛她就生来就该在这里,那个有电脑有汽车的世界,仿佛是一场绮丽的梦。

两人被迫睡在同一张**,齐峻只觉有股淡淡的幽香,直钻进鼻孔里。他坐起身四处寻找了一番,屋里既没熏香,也没摆花束瓜果之类的,这香味到底是哪里来的?一番查探后,发现香源竟来自舒眉身上。

片刻间,齐峻有些怔忡,朝外面挪近了一些。果然,舒眉身上发出一种难以名状的香味,让人不由心猿意马,只想着要去靠近她。

直到耳廓发痒,舒眉这才发觉,那人差点贴到她身上了。

她浑身汗毛顿时倒立,身子不由僵了起来,几不可察地,朝床榻边稍稍挪了挪。

当齐峻终于把手臂,搭在妻子身上时,舒眉一个鲤鱼打挺,裹着被子坐了起来。

“给不起承诺,你何必招惹别人?”

齐峻一愣,不知舒眉话中所指,也钻出被子坐了起来:“这话是何意思?”

沉思了片刻,舒眉终于下定决心,打算开诚布公地跟他摊牌。

“到底怎么想,对你的兰妹妹?”她的声音清脆果敢,带着一丝从未有过的决绝。

没见过她这样严肃认真的表情,齐峻先是一愣,随后露出讪然的苦笑。

“还能怎么想,也不怕跟你说。大哥答应我,等你一怀上,他就允许兰妹妹进门。决不动摇你的正妻之位。这下你该满意了吧?!”

“满意?!”舒眉气结,被人当了棋子还满意,那才叫犯贱。

“我若告诉你,吕家姑娘并不是你想的那样,你相信吗?”

一听这话,齐峻勃然大怒,愤愤道:“这话在圆房那个晚上,你已经说过了。亏得还是曦裕先生的女儿,气量如此狭小。兰妹妹比你宽容大度得多,不停地在为你说话,你却在背后抵毁人家。”

舒眉不由一愣,想起白花们惯用的三招——装可怜、装委曲求全、装善解人意。

“怕你将来后悔,别说我没提醒你……”丢下这句话,舒眉倒头又躺下了。

“后悔?!”齐峻不屑地冷哼一声,“我只后悔当初没带她远走高飞,害得她吃了三年的苦!”

这家伙太不可理喻了,舒眉轻哼一声,自言自语说道:“好个三年苦?一双手比我的都还嫩白,吃了好多苦哦!”

“人家天生丽质,你妒忌也妒忌不来的……”齐峻在后头驳道。

舒眉懒得再理他,反正点醒过了,她的义务已然尽到,莫要再缠自己就成了。于是,她抱了被子挪到软榻上,一觉睡到第二天。

舒眉醒来的时候,发现齐峻拧着眉头,还在酣睡,遂轻手轻脚起了床。

昨晚睡得早,屋外此时还是漆黑一片。把雨润叫进来梳头的时候,舒眉想到郑氏等会儿肯定要问,他们分床睡的事,心里难免有些惴惴不安。

“什么时辰了?”

“刚到卯时,小姐要不要回去再躺一会儿?”停下手里的动作,雨润不由问道。

“不了!睡也睡不着了,京城的女眷大年初一早晨,通常要干些什么?以前咱们都干什么?”

“小姐你忘了?去年这时候太夫人还病着,您孤身一人,上山到庙里,替全家祈福,去求了头炷香来着。”雨润提醒她。

“好主意!”舒眉想起前世电视里报道,有些地方的民众,为了抢头炷香,大年夜在外面过的虔诚,心里不由一动。

果然是个不错的选择!既可避开起来后跟齐峻的尴尬,又可求得个好彩头。也不知此时出发,还能不能抢得头炷香。

通常拿定主意后,舒眉的动作都很迅速。她起身一扭头,见雨润在收拾榻上的被子,忙制止道:“不要收拾,就这样放着!”

雨润不解,问道:“小姐,您不怕别人知道,跟姑爷分床睡?”

“我还怕他们不知道呢!”舒眉一脸不以为然,腹诽道:最好传到齐屹耳中去,省得他老打主意,设计让她跟齐峻凑成堆!

若高氏知道就更好了,是她不愿和齐峻圆房的,别老来针对自己。

晨曦从不远的山影之外间袭来,一缕晨烟袅袅地向上升起,缭绕着寺中的佛塔,后来渐飞渐薄,天地间也仿佛蒙上一层蝉羽似的轻纱。

跨出大雄宝殿门槛时,舒眉才发现,此时山上起了雾。

她不由想起上回在梦中,幽岚山的红螺寺的方丈,在解签时跟她所说的话:万事不可强求,随遇而安,心之所向罢了!切不可走极端……

“当——当——”寺里早课的晨钟,从不远处传来。原本的宁静的禅院,四下掠起几只飞鸟,扑腾着翅膀,朝天外云边飞去。

钟声歇下,望着重归平静的古刹。舒眉只觉灵台一片清明,醒来后缠绕在心间的烦恼,仿佛片刻间全都消散了。

回府的路上,坐在车厢里,雨润问起舒眉许的愿望。

“当然先求菩萨保佑,齐府和文家上下阖家安康。”

雨润撇了撇嘴,说道:“小姐你也忒好心了,还求菩萨保佑那个坏女人?”

“想什么呢!她做的恶事那么多,总有一天上苍会收拾的。现在她就是几世修佛赎罪,也洗不尽她造的孽!”

听到这样解释,雨润心里才好受点。突然,从前面响起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不远处的林子那边的山道上,传来几人的呼喝声。

“休想逃脱!就是把整座山翻过来,今日爷也要把这杂碎给找到,再抽上三百鞭子。”

“爷,好像跑到那边去了!”

“给爷追!”

见到前头有状况,车夫纪猷拉住马笼头,止住了前行的车辆。

眨眼的功夫,从那边山道上冲来一人一骑。看到齐府护卫和纪猷,那人先是愣了一下。

“原来是恩人?!”纪猷出声打起招呼。

舒眉听闻撩开车帘一角,就着缝隙朝外望去。只见那人骑在一匹马上,脸上带伤,袖臂被人砍破了一道口子,血丝从破布片中惨出。因他所骑马背上没有鞍蹬,整个人差点滑落下来。

她辨认了半天,才认出那人正是去沧州的路上,引他们取车轮的葛五。

“夫人,现在该怎么办?”纪猷有些犹豫。

“滴水之恩,自当涌泉相报,赶紧救人啊!”舒眉忙不迭地吩咐道。

“可是……”纪猷十分为难,四夫人一妇道人家,救人不打紧,可这瓜田李下的……

葛五见状,跳下坐骑,在马屁股上拍了几下。那匹老马竟蹬蹬地自己跑开了。

接着,他身形一闪,跳到了车厢底下。

葛五刚一藏好,前面的那群人马就赶到了。为首的是位十七八岁的年轻人,脸上也带着伤。见到是齐府的马车,他面上不由一愣。

“纪叔,你刚才有无看到一匹马?”那人还认得出了纪猷。在车厢内舒眉忐忑不安起来。

晚上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