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52章 赠人马鞍

第五十二章 赠人马鞍

“原来是四姑爷!”纪猷犹豫了片刻,朝舒眉所在的车厢那边望了一眼,又等了片刻,见里面没任何反应,遂转过身来,望着山道另一边答道,“马啊?是看到有一匹,不过已经跑了!怎么了?”

“那人是盗马贼,纪叔,你可知他朝哪边跑的?”四姑爷并不死心,直直地盯着他,又是一番追问。

望着来人纪猷摇了摇头,旁边跟车的朱能,煞有介事地点头证实。这人是齐屹之前兑现承诺,给竹韵苑专门安排的护卫,保护舒眉安危的。

见两人都这样说,四姑爷半信半疑。刚才,纪猷朝车厢方向张望,让他心里疑窦顿生。

这是被人挟持了?还是有意窝藏那人呢?

四姑爷并未就此离开,只见他朝车厢方向施了一礼,朗声说道:“车厢里面是岳母大人,还是哪位嫂夫人,季宇这厢有礼了!”

舒眉心里暗道一声“不好!”

此趟出门,怎会这般背?!好不容易见义勇为一回,还遇上了亲戚。今日这场戏该如何收场?!不知纪猷是谁的人,会不会宣扬出去呢?

若真是盗马贼,自己护着那人就有点说不过去了!要是被冤枉的,救了人再把人交出去,有失光明磊落。将来若是被人给抖出来,她势必背上忘恩负义的恶名。

葛五那人看起来哪里像什么宵小?!

若是缺银子花,他上回就该收下齐峻给的银两,何必假意推辞?或者直接声称那车轮是自个的,然后坐地起价。何必去盗一匹孱弱的老马呢?!

心念电转间,舒眉有了计较,她从帘缝朝外望去,仔细又打量了齐淑娉的相公一眼。那人长得一副纨绔样,听他刚才号令搜山的语气,甚是轻浮嚣张。如今京城各种势力盘根错节,谁知齐屹为何将庶妹,嫁给这样一个人!

还是救人救到底吧!

坐在车厢里,舒眉出声应答:“原来是四姑爷啊!大清早的,不在家好好过年,独自一人跑到山上来,所为何事?”

女子的声音凛然沉着,完全没一丝慌乱,项季宇有了片刻的迟疑。

难道真没什么问题?!

不对,若没蹊跷,刚才纪叔何故总望着车厢,像是等着请示她一般?!

项季宇灵光一闪,沉吟片刻后,朝车厢再施一礼:“听闻上次拙荆回娘家,对四嫂颇为不敬。妹婿在这儿,想当面给嫂子陪个不是!”

舒眉心头一凛:原来他起疑心了。以为她将人藏到车厢里!这人疑心挺重的!

舒眉沉吟半晌,婉言谢绝道:“姑爷是咱们自家人,何必讲那么多礼数。四妹的话,嫂子根本未放在心上。姑爷还是抓贼要紧,我就不在这儿耽误你了!”

项季宇心里的疑惑扩大。前几日听妻子说,她娘家大嫂的表妹,被人陷害一家流放。那姑娘跟四舅兄原本是好好一对,活生生被人给拆散了。

再想到她的大嫂,可不就是促得两府联姻的主导者,权倾朝野的高家嫡女,皇后娘娘的亲妹子。听说吕家翻案后,四舅兄想娶吕家那姑娘,一直苦于没由头休妻。

昭容娘娘薨逝快一年了,齐府没准早就想换个媳妇了。还听说,四舅兄圆房之夜出走,眼前这位四嫂,吭都没吭一声就忍了下来。吕家平反后,高太尉的声势又壮了起来。

若是当众揭穿她在车厢里藏有其他男人,毁她名节,也好促成四舅兄另结良缘。将来端王府分家时,多一分助力……何不送趁此机会,送份大礼给高家吕家?

想到这里,项季宇把牙一咬,顷刻间做出了选择。

“四嫂不欲现身,该不会是车厢里,有什么难以见光的东西吧?!”他出言挑衅。

这样一来,若是舒眉还不开车门,则表示她心中有鬼了。

装什么装?!回门时齐家的嫂子、小姑子,哪位是他项季宇没见到过的?犯得着这样遮遮掩掩吗?矫情做作!

想到这里,他更加确信,车厢里面定有古怪!

“怎么着?大庭广众之下,四姑爷今儿非要跟嫂子过不去了?端王府的礼法难道是这样的?”舒眉嗓音低沉,仿佛压着千钧力量,怒气隐而不发。

项季宇把手一拱:“不敢!那盗马贼跟端王府素有恩怨,请嫂嫂行个方便,把人交出来为上!”

说着,项季宇径自就要去揭开前面的车门。

“朱能!”舒眉一声厉喝。几乎是同时,旁边护卫一跃而起。接着,项季宇头部就遭到一记老拳的袭击。

“你竟敢叫人殴打小爷?”项季宇捂着脑袋,连连朝后退了数步。

“嘭”的一声,舒眉推开了车门,望着欺身上前的项季宇,声色俱厉地喝斥道:“哪里来的登徒子?对蛮不讲理之人,打了又如何?!今日大伙可都见着了,开头本夫人是怎样好言相劝的?做足先礼后兵的功夫!奈何有些人,给脸不要脸!活该被人揍!”

一番义正言辞,把项季宇驳得哑口无言。

他讶然地望向车厢。除了带着面幂的四嫂和她丫鬟,哪里还有第三人?

项季宇不禁又羞又愧,向舒眉一抱拳:“一场误会,请四嫂大人不记小人过!项某是怕你被人挟持。我这就告辞。”说着,也不等舒眉回应,领着一群家丁,灰溜溜地从山道那边飞也似地离开了。

等那群人撤得没影了,舒眉才朝车座底下喊了一句:“出来吧!人都走远了!”

葛五这才从底下探出半个头来,朝四周扫了一圈,确定再没其他人在后,艰难地爬了出来。他一出来就朝舒眉抱拳:“不愧巾帼不让须眉!夫人今日之恩,葛某他日定当厚报!”

舒眉脸上淡淡一笑,说道:“壮士不必客气,今日之事就当‘投之以桃,报之以李’。当是妾身代夫还上次指点之恩吧!”

葛五点了点头,口中唿哨一吹。没过一会儿,那匹老马噔噔跑了回来。

“原来这马本就是你的?”纪猷啧啧称奇。

“此间缘故,一言难尽。将来若有机会,自会讲与纪兄听……”葛五一边说着,一边转身上马。谁知他身上受了重伤,双臂无力,右手使不出力来。再加上那马背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几次他勉强蹬上去,都滑了下来。

舒眉见状,心里有些不忍,望着车夫吩咐道:“纪叔,车上可备有马鞍?”

纪猷心领神会,从车厢底下,拿出一套马鞍马蹬,替那匹老马绑了上去。

葛五终于爬了上去,骑在马背上,他对齐家主仆一抱拳:“大恩不言谢,他日有缘,定会加倍以报!后会有期!”说着,他拍着马尾,噔噔地离开了。

望着他远去的背影,舒眉暗地里松了口气。转头嘱咐余下几人:“今天之事,除了让国公爷知道,对其他人一律守口如瓶。朱能,你负责将此事禀报给国公爷,并监督他们不得泄密!”

“小的得令!”朱护卫朗声答道。

回去的路上,雨润有些不解,向她家小姐请教:“小姐,刚开始直接把车门打开,不就得了,您何必再得罪四姑爷呢!”

舒眉叹了口气,回答道:“咱们匆匆撇清,你觉得他会相信吗?这就好比‘此地无银三百两’一样。再说,作为公府女眷,岂容外男随随便便查看?!可曾把咱们国公府放在眼里?王爷庶子了不起啊?!”

外面的护卫朱能,对女主子恩怨分明的作为,甚是佩服。加上舒眉虚虚实实一番举动,堪称沉着机智的典范。想她这小小年纪,能做到这般实属不易。朱护卫心里不由暗生敬佩之意。

只听见他在外头附和:“夫人言之有理!小的现在想起,都有些后怕,要是他查到车底来……幸亏夫人后来把人吓住了!”

刚才舒眉也是惴惴不安,只是她有个习惯,愈是危急场合,她愈发镇定。

让她现在再重来一遍,未必还能应付。舒眉也不自矜,放缓语速解释道:“查到车底也没什么!到时就说,不知何时藏到咱们车底的。经过那一番羞辱,谅那人不敢再来造次。”

舒眉果然没猜错,第二日姑爷们上门,项季宇当众又向舒眉道了歉。

齐淑娉虽然一直巴结高氏和齐淑娆。当她听到自己的相公,当众不给娘家嫂子脸面时,一张小脸涨得通红。

齐家兄弟听说此事,两人当场沉下脸来,齐峻阴阳怪气对项季宇刺道:“四姑爷好大脸面!宁国府的马车,竟然说搜就搜。何曾把我这舅兄放在心上?把你嫂子放在眼里?”

明天继续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