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65章 勇者险胜

第六十五章 勇者险胜

听清他口中的话语,舒眉不由气结,腹中暗诽道:还以为自己是个香饽饽,人人必会抢他!唉,这家伙什么时候才能清醒点?!

摊上这么个拎不清的相公,让她心里如何能平衡?!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轻叹了一声。

谁知就是这声轻叹,让齐峻误会了。

此前,他一直盯着妻子面上的表情,这时见到舒眉终是露出忧郁无奈的神态,心里没来由地一松,欣喜之意涌上胸臆间。虽然他自己都没弄明白,这欣然之意从何而来,只觉得内心十分满足。

就在这时,舒眉轻咳一声,提醒齐峻回到正事上来。

丫鬟早已端来文房四宝,舒眉使了个眼神,雨润把东西拿到吕若兰跟前。

“怎样?吕姑娘还是请吧!”舒眉神态平和,语气轻松,仿若此时办的不是纳妾之事,而是让对方一展才华。

齐峻猛然抬起头来,吃惊地望向妻子,心里暗忖:难道他刚才会错意了?

想到这里,他又朝兰妹妹看去。

吕若兰早已回过神来,发现齐峻这才注意到自己,口里有些发苦。见到表姐递过来的眼神,心头顿时一凛。

她沉思了片刻,仿佛突然醒悟过来,望着齐峻连连后退,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峻郎,兰儿为你吃尽苦头,难道这点信任,你都舍不得给予我吗?”她眸子闪动着盈盈泪光,一副眩然欲泣的表情。喃喃道,“咱俩之间,还用得着立什么字据吗?难不成,峻郎还信不过我?”

齐峻一愣,有了?片刻迟疑,再一扭头见到妻子还是那副云淡风清的表情,心里直想打起退堂鼓。

“字据就不用立了吧?!”他跑去找舒眉商量。

“没字据。你让妾身拿什么跟大伯谈?”舒眉拿眼角余光扫了他几下,好似在遣责对方无理取闹一般。

“其实,还有别的法子……”齐峻面上涨得通红。一副扭捏的表情,“咱们……”

让他怎能当众说出,那件丢脸的事?!外人皆以为。妻子不想兰妹妹进门,才不肯跟他圆房的。通过几次亲密接触,他悲催地发现——舒眉真的对他死心了!这让他一风流才子,脸面往哪里摆?

从几次不让他触碰,到舒眉急欲出府打理生意,他都能感受到,妻子的一颗心早不在他身上了。这个发生让他很挫败。

不知他心里弯弯绕绕,舒眉扭头对吕若兰道:“难不成,吕姑娘有何其他打算不成?又不是签下卖身契!进了齐府,你就是二房夫人。正儿八经的偏房。有你四哥疼惜,大嫂又是当家主母。谁还能委屈了你不成?”

怎地说到后面,越发像拉皮条的了?舒眉一脸郁卒,感得她是这世上活得最憋屈的嫡妻了。

高氏见势不好,忙在旁边解围:“表妹毕竟上有高堂。哪能私自决定终身,还是容她回去想想,再做决定吧?!”

“哟?!这时想起私定终身不妥了?”舒眉乘胜追击,打算把话题撂开,来个彻底了结,“大嫂。弟妹这儿有句话,虽不太中听,可为了咱们齐府和吕姑娘的名声着想,弟妹今儿在这里得罪了……要说,吕姑娘好不容易恢复官家千金的身份,什么人不好嫁,何必非要赶着当人妾室。相公以前跟她走得近,毕竟那时年纪还小,大家可当作不懂事。如今……这都是些什么事啊?!”

没料对方会如此直白,高氏脸上顿时红一阵白一阵的。旁边的齐峻,见不得大嫂难堪,上前喝斥妻子:“里面的瓜葛岂是你一小丫头能懂的?兰妹妹原本……原本是……”

“原本?原本是父母之命,还是媒妁之言?”舒眉拿出气势来朝他咄咄逼问。

“她……她……差点……”齐峻一时结巴了。

三年时间让他思想成熟许多,没之前那么荒唐了。大体的礼法和道理,齐峻还是懂的。只是大嫂总隔三差五,在面前提起兰妹妹,让他深感愧疚。

在床榻上,舒眉坐直身子,继续道:“若说之前,吕姑娘遭难,你施以援手纳进门来,人家还赞你一句仗义。吕姑娘如今身份不低,有大把良人供她挑选,你何必让她进来受委屈呢?”

吕若兰听到这里,哪里还有不明白的?只见她“扑嗵”一下朝舒眉床前跪倒,哭道:“兰儿不觉得委屈,只要跟峻郎在一起……”

舒眉轻轻一笑:“那好吧!先把字据签了,我也好去跟大伯为你们争取争取,赶紧进门,母亲还等着抱孙子呢!省得妾身不明、偷偷摸摸的……我也好过上几天耳根清静的日子……”

话题又转回来了,齐峻眉头微皱,不解地望着吕若兰,脸上开始呈现不耐的神色。

高氏发现事情越发脱离她掌控,只得亲自站出来,为表妹抬高身价:“吕家没说非要把兰妹送来齐府为妾。”

终于等到这话了,舒眉不失时机地反问道:“那就奇怪了!相公为何几次三番,向我提出要纳她为妾?大伯总是不许,让弟妹夹在中间,好生为难!”

说着,她摇了摇头,一副不胜其扰的表情。

齐峻则在旁边嚅嚅道:“是兰妹妹一直说,想要跟我在一起的。”

舒眉眼睛一亮,批驳道:“那她为何不肯为了你,签下这字据?难不成她看不上妾位,直接想当妻?还是说,等人把位置空出来了,直接抬进来当填房?”说着这里,她别有用意地,朝高氏睃了一眼。

跟随她的目光,齐峻望了过去。随之,他诧异地发现,大嫂和兰妹妹都有几分不自在。这位青葱少年顿时有几分糊涂了。

见目的差不多达到了,舒眉不再言语。

今天战果颇丰,总算成功将怀疑的种子在他心里埋下了。

齐峻这人颇自以为是,不是挺喜欢自己调查的吗?他大姐和亲之事,还有吕家问罪缘由,不得高氏一手导演,引得他“发现”真相,他怎能被人耍成这样?!

舒眉不欲多说什么,沉默有时比呐喊更有力量。

见场面冷了下来,柳黄端进一碗汤药,上前递到主子跟前:“小姐,您今天的药还没喝呢!”

在这儿盘桓也有大半日了,高氏再也呆不下去了,拉了吕若兰匆匆告辞。

屋里只剩下夫妻俩时,舒眉长长松了口气,顺势就要躺下。本来齐峻还想跟她说说话的,看到妻子满脸倦色,遂强自忍了下来。

相公离开之后,舒眉总算能彻底放松下来。今天终于把吕若兰这块牛皮糖甩掉了。

自她醒了以来,吕若兰主演的琼瑶剧,看得她想吐。以至于什么善妒、不容人、心肠歹毒、鸠占鹊巢一顶顶帽子,一股脑儿全朝自己头上戴了,给她造成多少次的麻烦。

难怪之前,她想遁入空门,一了百了。这哪里是人过的日子?!

说起来,自己的经历也够奇特的,怎地会有现代社会二十多年的记忆呢?

难不能,老天家怕她斗不过高氏姐妹,给她开了个小灶,当是到现代学习进修了二十年?!

想到这里,舒眉不觉哑然失笑。突然,一道灵光从她脑际闪过:或许遗失的记忆,红螺寺的高僧那儿会有答案。

想到这里,她一跃而起,叫人喊来施嬷嬷和雨润。

“小姐,出什么事了?”施嬷嬷攥着一串钥匙,急急忙忙就赶了过来。

舒眉请她坐下后,一脸郑重地问询道:“嬷嬷可知,当初我跑到红螺寺,要出家是怎么一回事?”

施嬷嬷眼皮跳了跳,暗道一声不好,此事怎地也被她想起来了?

见到老仆妇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舒眉心里哪有不明白的?她上前握紧施嬷嬷的手掌,真诚地说道:“嬷嬷,我及笄后就成年了,许多事情能承受。您就直言不讳,一五一十全讲出来吧?!”

施嬷嬷上下打量了她一番,舒眉拼命地点头。

“小姐可还记得,姑爷的发小唐家三少爷?”施嬷嬷试着问了一句。

舒眉微微颔首,说道:“记得啊!在凌云山庄时,他不是看望过相公吗?”

施嬷嬷一脸晦涩地说道:“唐家三少爷劝姑爷善待小姐时,两人闹翻了,姑爷后来对您说了些难听的话。您一气之下绞了辫子,收拾行李,就要搬到红螺寺旁边的红螺庵住下。”

舒眉一脸莫名,接着问道:“他说了些什么话?”

“那时,小姐发现吕家那女人被姑爷养在外头,您跟他正呕着气。恰好唐三少爷过来探望姑爷,知晓了这事就将他大骂了一通。姑爷以为是您告诉他老友的,跑来责骂了您一些不好听的话……”

“那到底是谁告诉唐三哥的呢?”

“还不是青卉、紫莞几个小蹄子,也不避讳客人,私下议论时被他听到了……”

舒眉心里有几分明了,作为诤友唐三哥旁观者清,肯定出言点醒过齐峻,只可惜他中毒太深,没听进去,反倒迁怒到她身上来了。

这几乎是很容易想到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