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66章 踏青安排

第六十六章 踏青安排

见她不再言语,施嬷嬷轻轻叹息了一声,问道:“今日逼退那两女人的招术,老奴觉得挺好,小姐原先怎么不拿出来?平白受了那么多冤枉气。”

她一脸慈爱地望着自家小姐,心里很是替对方委屈。

舒眉苦笑了两声,解释道:“我何尝不想?这法子也是最近才有用。毕竟,她恢复身份没多久。之前情况不明,让人签字据,说不定她还能反倒一耙,说不想连累齐府呢!”

施嬷嬷点了点头,深以为然。

“再说了,在齐府里她们敢越传越离谱,无非就是打定主意,让我顶不住,主动求去,最终愤而离开齐府……”说到这里,舒眉顿了顿,讪然一笑,“我岂能如她们所愿?”

听到她振作起来了,施嬷嬷喜笑颜开,赞道:“原来您心里都明白!”她喃喃道,“要是早想清楚了,当初也不会从马上摔下来了……”

舒眉没有回应她,腹诽道,若不是从马上跌下来,她哪来这番奇遇的?

虽然这事还得有待求证,可和高氏姐妹的梁子,就算她不当一回事,想来对方也不会放过她的。得找机会往红螺寺再去一趟,把剩下记忆找回来才行。不然,谁知什么时候,还要再栽跟头?

她不由记起醒来后,冒冒失失去跟齐屹谈判,反倒被他哄骗的事情来。

不过,现在恐怕还不成,红螺寺太远,得挑个特别的日子。顺道跑去才行。毕竟,当初出家的事,闹得动静应该不小。

她一直心里存有疑虑,不知该不该信梦中文昭容所说的话。

这时。雨润气喘吁吁赶来了,看见施嬷嬷也在旁边,急切地问舒眉:“小姐。您是不是有急事在找奴婢?”

舒眉点了点头,见到她行色匆匆,遂问她:“这是打哪儿来?怎地满头大汗?”

雨润福了一礼,答道:“奴婢刚过小厨房那边,想看看给您炖的补品好没有。可巧厨房那头的水井轱辘坏了。奴婢跑到外院,想找莫管家,让他派人过来修。”

“哦!找到人没有?”舒眉随口问道。

“没呢!外院瑞雪堂里聚了。好些各地铺子庄上的管事庄头,莫管家不得空。”雨润恭敬地答道。

“哦?!”把脸转向施嬷嬷,舒眉问她,“今儿个是什么日子,怎地他们都来了?”

低头想了一会儿。施嬷嬷试着猜了猜:“明天是朔日,铺子通常会在这天开张。庄子上也准备要播种了。后天是二月二龙抬头,他们少得赶回去进香祭神。”

舒眉点了点头,不再追问了。

谁知,晚饭过后,齐屹竟然派丫鬟优昙,特意将她两口子,又叫到了碧波园的万春堂里。齐屹也提到敬神的事。

“前几年家里还未除服尚守着制,没能出府祭拜。”?齐屹坐在太师椅上。啜了口清茶,继续解释道,“后天,你俩代表宁国府,到碧霞元君庙里走一趟,帮家里人祈祈福。”说着。他觑了一眼弟弟和舒眉,神情泰然自若。

“后天?”一听这安排,齐峻跳了起来,“后天我约好几个好友,到妙峰山踏青!”他一脸纠结,顺道埋怨道,“大哥也不提前几天知会……”

“妙峰山?”齐屹扬了扬眉头,“正好,听说那里娘娘庙也很灵,你陪弟妹一起去吧?!”齐屹毫不理睬弟弟推脱的理由。

“不好失信于人吧!人无信则不立!”齐峻张口就拿话堵他大哥,“这还是你教给我的!”

齐屹揭开茶盅盖,吹了吹水面上浮叶,也不看他们,问道:“你那帮狐朋狗友,哪天踏青不行,非要赶到后天?”

齐峻嘟囔道:“后天是好日子嘛……”他话未说完,就想起平日里那帮朋友起哄,说要他把妻子带出去,好让他们拜会一番,心里就更不愿意了。

若自己拿这理由去搪塞,无疑是更会惹得他们起哄,到时说不定会在后头跟踪。

齐屹作出这安排时,舒眉一直没有表态。见到齐峻在推脱,她抬起头,顺便建议道:“不若去怀柔的丫髻山,那里也有碧霞元君祠。弟妹正好想去红螺寺还个愿。”

她不失时机地将这想法提了出来。

听她提及红螺寺,齐峻眼皮一跳,想起她上回闹着出家的那事儿,忙阻止道:“不行,那地方难走,还不如上妙峰山。还愿什么时候不能去?”

齐屹微笑颔首赞同,对弟弟嘱咐道:“就这样,你照顾好弟妹,若有任何损伤,唯你是问!”说着,他拍了拍兄弟的肩膀。

齐峻一脸郁结,暗道一声:我才是你亲弟弟!现在怎么搞得,她才像是你亲妹妹一样?

见去不成红螺寺,还跟这孔雀男一道出行,舒眉游兴顿时大减。只见她摆了摆手,推辞道:“大哥,我身子还没完全养好,怕是不宜远行……”

“哦?!”齐屹拧起眉头,扫了眼她脸上的表情,自言自语道,“养了半个多月,怎地没养好?我原本还打算,让四弟带着你,到铺子上顺道看看。难得他回来一趟,有他陪着我也放心一些。”言毕,他一脸遗憾的表情。

舒眉眼睛一亮,顿时有了几分踌躇。表姐还有半年的孕期,这府里能陪她看铺子的,也只有身旁的这不是“良人”的凉人了。为此,她十分纠结。

听到大哥的安排,齐峻抬眸望向妻子,看了她面上的表情,知道她这推三阻四,定是嫌弃跟他一道去了,心里便有了几分不痛快,忍不住出声:“大哥,是她不愿去的,可怪不得弟弟了……”

说完,小声又嘟囔了一句:“好像谁乐意跟她一道去似的?!若遇到他们,还不得被人笑成什么样呢!”

听到他这不着四六的话语,舒眉对此人的厌恶甚加深了。再念及去年自己拿到的休书,躁意又轻了几分。一想到跟大伯约好的,若她经营得法,就能得分得铺子一年红利的两成,心里便平和起来。

等手里有银子,自己立起门户来,到时自在许多。

想到只要忍得一时之气,以后便不必再受他的窝囊气了。她心里那点情绪慢慢也就消退了。

压下对这人的怨念,舒眉扬起笑脸,对齐屹说道:“谁说我不愿去?上个月天冷,风景我还没看够呢!此次故地重游,定要逛个遍才行!”

见她应下了,齐屹含笑不语。又交待了几句,就放他们回去了。

舒眉还没回到竹韵苑,他们要出游的消息,就传到了丹露苑。

从竹韵苑铩羽而归,高氏就一直躺在床榻上,一个人在那儿生着闷气。

她思前想后,万分不甘。没想到一时大,竟栽到那黑丫头手里了,真是乱拳打死老师傅。

把舒眉失忆前后的各种异状,高氏从头到尾,再细细地琢磨了一番,总觉得哪里有不对劲的地方。可又说不出所以然来。

其实,暗地里狠踩那黑丫头,方式方法有很多,像全府传流言逼走,或者借刀杀人。

可是,不让她亲眼看到那女人的堂妹,被自己气得求生不得,求死不成,自己心底堵着的那口气,就怎么也消不了。

现在她还记得,赐婚圣旨刚下不久,她未来的大姑子——也就是远嫁番邦和亲的齐淑娴,也不知从哪里得知,是她出的点子送文展眉入宫的。

那时在宫里碰到自己时,一脸鄙异地对她说:“大弟不会喜欢你的,抢来的姻缘终究不会长久!你连她一根脚指头都比不上,不信,咱们就等着瞧……”

没想到后来那贱人一语成谶,不仅齐屹对她冷若冰霜,甚至毫不顾惜夫妻情分,公然怂恿公爹,让小叔子跟文家联姻。根本不把高家当亲族!不仅打了她的脸面,更是让皇后娘娘和高家的颜面无存。

本来,听说前段日子那黑丫头真的病了,她今早带表妹过去,就是打算再刺激刺激对方。最好多躺两个月,最好一病不起。到时,怕是连婆母都会沉不住气的。

没想到,最后竟被对方钻到空子。

“你再说一遍?他俩真要一同出游?”听到程嬷嬷的禀报,高氏有些意外,更多的是遗憾。

得到这个消息,她的第一反应便是想到今日之事。要是没有早上那出,后天的安排,是兰表妹多好的机会。

高氏低头沉思了半晌,又追问道:“打听清楚没有?要到哪里敬神?”

“听说是在妙峰山,就她上回抢头炷香的地方。”程嬷嬷垂眸恭敬地答道。

“妙峰山?头炷香……”她喃喃念道,两个人影倏地从她脑际闪过。

“你再去打听一下,后天都安排了些什么人跟车。”高氏嘱咐道,程嬷嬷正要离开,又被她叫住了,“还有,你找人到隔壁端王府上,找到四姑奶奶的贴身丫鬟碧莲,跟她说,妙峰山那里的娘娘庙,求子特别灵。让她劝四姑奶奶跟姑爷,到时去那儿烧烧香……”

程嬷嬷领命而去,高嬷嬷重新躺下,不一会儿意识就进入了半迷盹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