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67章 “丑”妇难为

第六十七章 “丑”妇难为

坐在马车上,舒眉一直在想个问题。

齐屹作为兄长,明着是大哥,管起弟弟比父亲还严。短短几年时间,不知对方有什么法宝,竟然把齐峻收得服服帖帖?!也不知他怎样做到的。从苏醒的部分记忆来看,她这相公原先明明不太买他大哥账的。

嗯,得找个机会跟齐屹切磋切磋才行。

见妻子频频朝他望过来,齐峻摸了把自己的面颊,一脸的莫名。

本来,他是不屑坐进车厢里的,可一想到途中或许会碰到熟人,便躲了进来。出发时,竟连尚武这样贴身的侍从,都被他故意留在府中。就是怕带在身边,给人认了出来。

“大哥托你管什么铺子?”齐峻闲极无聊,终是忍不住问了出来。这存疑在他心里放置了许久。

舒眉将身子转过来,瞥了他一眼:“绸缎布料铺子……”

齐峻眉峰一扬,质疑出声:“你懂得怎么打理吗?从前没听过有人提起你能管庶务!”

不知他葫芦里卖什么药,舒眉目光一缩,便言简意赅地答道:“没人天生就会,不懂可以学嘛!离了别人还不过日子了?!”

齐峻不禁默然,他想起妻子从小失去母亲,跟着曦裕先生颠沛流离,着实也是个可怜人。想到这里,他心里竟对她生起一股莫名的同情。再转念想到那天晚上,亲眼所见她身上肌肤,心里不免又加了几分惋惜。

他忍不住问道:“你是从小没母亲照顾提醒,才把好好一张脸。给晒成这样的吗?”

“这样怎么了?”舒眉心里一咯噔,暗道这人又来揭人伤疤了,心里便有了几分不快,反驳道。“红颜自古都被人当成祸水,看堂姐的遭遇就知道了,你不觉得这样挺好吗?省得人惦记……”说完。还白了他一眼,随后便开始闭目养神,懒得再理这视觉系的无聊人士。

见妻子不搭理自己,齐峻有些挂不住,正要发作,就想起自己前日,拿话堵她的情景。脸上不免讪讪的。他垂头沉思了一会,便有意跟她解释:“兰妹妹着实可怜,你爹爹不也曾遭贬过?!应当能理解那种痛楚,何必咄咄相逼呢?!她……”

舒眉还是懒得理他,心道。男人总喜欢找各种理由,为自己花心找借口。想左拥右护又不愿背责任,就直说算了,何必这样遮遮掩掩?!

她见闭上眼睛装睡都不得清静,便转过身去,跟雨润一起透过竹制车帘,朝外面看风景。

“……你瞧,那姑娘在田里劳作,日晒雨淋的。脸都跟樱桃一样,成红扑扑的了。”

“小姐,那不是晒的,是给寒风刮的。”雨润忍不住吐槽。

舒眉展颜一笑:“是啊,风吹雨打,脸上就会起皮子皲裂。自然就变得粗糙黯黑。”她一边说着,似有若无地扫了斜对面那人一眼。

齐峻好奇心顿起,顺着她们的视线,也从窗口望了出去。道路两旁的农人们,有的开始翻土了。一名十几岁姑娘,拿着布巾站在田梗上,给父兄端茶擦汗。

那村姑年纪跟兰妹妹似是相仿,比妻子要大上几岁。一脸黝黑的肤色,脸颊上确实还有两坨红晕。

他不由想在沧州时,再次见到吕若兰,她梳洗干洗后的脸色,除了面容憔悴苍白一点。还是一如既往的白嫩娇媚。

齐峻顿时哽住了,正打算仔细琢磨一番。突然,被外面一道熟悉的嗓声打断了思路。

“旁边可是宁国府的马车?”有人向车外齐府护卫发问。

是唐志远!怎么?!他这是上妙峰山?

齐峻不禁愣住了,随后心里开始暗暗焦急:若是他也去了,那帮人一准都会去的。原先以为,他声称有事后,活动自然会取消。毕竟当时召集聚会的由头,是说要帮他俩和解的。

闻声舒眉转过身来,朝对面的丈夫望去,似是征求他的意见。

齐峻竖起食指放在唇边,又举地另外那只,朝自己指了指,又向她摆了摆手。意即——别跟他说自己在里面。

舒眉一脸诧异,最后朝雨润点了点头,示意她照齐峻的意思去做。

雨润只身出了车厢,招呼外面车夫停下来。接着,她就下了马车过去搭话了。

对面的马车过来一位丫鬟,跟雨润攀谈起来。

“奴婢是镇国将军唐府的婢女,我家三奶奶叫婢子过来,想问问车里是齐府哪位夫人?”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响起。

车里舒眉听到,忍不住拔开车帘,朝对面偷偷望了过去。

唐家?莫不是唐三哥,那位叫唐志远的男子?

齐峻本想阻止她的,可是慢了半拍。只见他表情一僵,脸上有几分不自然。

打量他这神情,舒眉脑际念头一闪,顿时明白过来。

前几日听施嬷嬷说,他因吕若兰的事,跟自己这发小失和交恶。此刻没脸相见吧?!所以才一早躲进车厢里来。

舒眉懒得戳穿他,装作浑然不知的样子,继续聆听外头的动静。

没过一会儿,在外头搭话的雨润,走近车厢低声向她禀报:“小姐,唐三奶奶说,得空的时候,请您到唐府去坐坐。”

舒眉听闻这话,转过身对外头的丫鬟吩咐道:“过去替我跟三奶奶道声谢,就说我有机会一定到府上拜访。”说完,她别有深意地朝对面男人睃了一眼。

齐峻不安地挪了挪身下的位置,气都没敢再吭一声。

雨润回到车上坐定时,旁侧重新响起车轱辘和马蹄的声音,想来他们已经走远了。

齐峻面上一松,下意识地撩开车帘一角,望着那群人离开的背影。心里才松了口气。

看着丈夫神情不属的样子,舒眉心里起疑,这人还是在乎和唐志远情谊的。不然,也不会心虚成这样。她不由起个疑问:他到底是为吕若兰名节负责。还是真心痴迷她,连多年兄弟情谊都说抛就抛?!

定要尽快找到答案,才能对症下药。知已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她心里暗下决心。

想到这里,舒眉跟雨润问道:“唐三奶奶怎会邀上我的,以前跟唐家很熟吗?”

雨润忙答道:“小姐您忘了,去年五月间,唐家小公子满月酒,您还派施嬷嬷前去送过贺礼!”

舒眉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以后两家那得多走动走动。”

“不去妙峰山了!”

突然。不知齐峻哪根筋不对,朝她喊道,“咱们换座庙拜拜……”

听闻这话,舒眉心里不禁一喜,暗道:真是刚想瞌睡。就碰到了枕头,没料到机会这么快就来了。

为了一举成功,她没把真实情绪表露出来,而是佯作恼怒的模样,朝齐峻怨道:“是你说要到妙峰山的,现在又反悔,怎么还来得及?!再说,别处菩萨未必有那儿的灵!”

“怎么没有?京城京郊又不是只有那儿香火旺!”齐峻一脸郁色地反驳道。

见唐志远也陪妻子上了妙峰山,齐峻便知他那帮朋友。肯定一早就在那儿候着了。

若他们没带家眷单独前往还好,自是不能见到舒眉。可若是都带了妻子,到时舒眉自会跟她们一处。几家女眷比着,到时舒眉的样貌……到下山的时候,她们相公岂不是全都要知道了?!以后要他怎么出去混?

为此,齐峻心里十分纠结。不敢冒这个险儿。

记起舒眉临行前的交待,雨润忙在旁边提醒:“昨儿个施嬷嬷说,京城自古就有‘西有妙峰山,东有丫髻山’的说法,不若咱们到怀柔去吧?!拜丫髻山,也是一样的。”

“可是,那儿路途遥远,今晚肯定回不来!”舒眉一脸担心。

“那就不回,住在庙里又如何?再说,三婶的庄子在那儿,万一找不到地方借宿,咱们住到凌云山庄,也是一样的。”齐峻反倒劝起他来。

“凌云山庄?”舒眉喃喃自语,想起几年前他在那儿养伤的日子。

齐峻脸上一红,也记起了此事。

不过,他也没办法。不去吧?这样打道回府,大哥那肯定交待不了。去吧?今晚肯定赶不回来。

赶不回就赶不回吧?!总好过上妙峰山,在那帮人面前从此抬不起头来要好。

“成不成,你好歹拿句话出来!你前日里不也想去吗?”齐峻提醒她。

“原先是想拐到红螺寺还愿!”舒眉装作才记起那事,一拍脑袋说道,“除非你答应,第二天咱们再去寺里,妾身才能应承你。否则,劳师动众的不划算!还是回去的好!”

见她念念不忘红螺寺,齐峻拧起眉头,忍不住打击她:“一会儿向道教元君上香,一会儿拜佛祖菩萨,就不怕谁都保佑不了你?”

“只要心诚,你管我拜几尊菩萨?!”舒眉一脸坚持,“答不答应?!若不愿意,那咱们继续上妙峰山……”

见识过她的执拗,齐峻只得让步道:“好吧!都答应你!不过,到时你可不能在那寺里多呆,拜完便走!”

舒眉装作无奈地点了点头,心道,若不问出个子丑寅卯,岂能下山?!

夫妻俩达成一致后,齐峻便派了个护卫,先回府里报信,谎称妙峰山香客太多,他们转道丫髻山了,今晚可能回不来,还得在外头借住一宿。

他们临时变更计划不打紧,却把高氏安排的谋算全盘打乱,以至后来她狗急跳墙,频出狠招,引得宁国府大变故,多人命运随之扭转。此乃后话!

————————————

多谢知行一、舒研500朋友投的宝贵粉红票;感谢舒研500、黎猫儿、不游泳之鱼等朋友打赏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