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69章 意外崴脚

第六十九章 意外崴脚

当齐府一众人出现在红螺寺门口时,天上的日头已上了三竿。

由雨润陪着,舒眉曾不止一次到过这里。上回她万念俱灰,央求方丈云觉法师,差点让自己剃度出家。

之前这事齐峻多少听说过。此番上山,他差不多被人逼着来的,并不想跟着一起进去。走到寺院门口时,他颇有自知之明地留在了外头,省得到里面遇到尴尬。

他这番举动,舒眉正求之不得,给旁边护卫交待了几句后,便让他们在外头陪着齐峻。最后她只带了雨润从大殿侧门而入。

因今日既不是朔望,也非佛教特殊的日子,清早殿上没没多少香客。雨润倒是轻车熟路,寻了个知客僧,问清了云觉法师的所在。

“方丈法师带着众位师伯师叔们,正在诵经房做早课,还烦请两位女施主稍候片刻。”小沙弥向她俩行了一礼,毕恭毕敬地答道。

“不忙,还没到各处上香呢!我们先去菩萨跟前拜拜!还烦请小师傅到方丈那儿通传一声。待早课散了,咱们再去叨扰大师。”

小沙弥念了一句“阿弥陀佛”,便拐到别的地方去了。

舒眉主仆俩转身回到大殿,燃了准备好香烛,到各处佛龛前一一敬拜。

烟雾缭绕中,释迦牟尼佛像寂然端坐,眼眸微垂,无喜无嗔,一副宝相庄严的肃然。唇角不掩悲悯众生的微笑。

舒眉心底暗暗祝祷:“望佛祖保佑,信女此次能重拾记忆,顺便避开恶人的暗害。”就这样,她俩在各处轮着拜了一圈。待回到大雄宝殿上时,那位沙弥候在里面等她们半天了。

见到舒眉主仆来了,他上前一步躬身招呼道:“方丈大师已得空闲。贫僧引两位女施主过去?!”

屋外晨光初绽,禅房内寂静一片。主位上那位须眉皆白的老和尚,自打舒眉她们进屋后,便神色温和地一直坐在那儿,不动声色地打量起对方脸上的表情。

“见女施主的气色。竟比先前好多了。看来你早已想通!不知此番前来。是拜佛还是还愿?”

“师傅,前些天信女梦到离世的亲人。听她提起说我跟贵寺颇有渊源。只是前段日子,小女从马背上摔下来,前事皆忘。不知师傅能否为信女指点迷津?!”舒眉一脸苦恼的样子。虔诚地朝他拜了一拜。

老方丈微微一笑。说道:“既已忘怀何必强行记起,如今女施主颇为通达,何必再沉溺于以往执念和心魔?”

舒眉不由一怔,这是叫她莫要追究前事了?!可这些非是她所能控制的。

高氏就像躲在黑暗中的凶兽。不知何时就会出来咬你一口。不是说自己放下,便能放下的。这可是关乎性命的大事。于是。她朝大师行了一礼,解释:“虽然信女想放下,怎奈噩梦缠身,夜不能寐。信女总懂不清,自己到底是异世魂还是今世人……

“阿弥陀佛!”云觉大师念了句佛号,随后张开眼眸,说道,“前世因结今生果,何必分那么清楚!佛语有云,逆境来时顺境因,人情疏处道情亲;梦中何必争人我,放下身心见乾坤。女施主不妨本性待人待已,不必拘泥于前世今生。佛祖这般安排,自然有他的道理。”

听完这话,舒眉不禁头疼,又是一些云山雾罩的话:说了等于没说,仿若清风拂耳,一过无痕。

她犹自不甘心,又问了句:“那信女遗失的记忆,不知还能找回否?何时会想起来?望大师指点一二。”

觉云大师觑了她一眼,沉默了半晌才答道:“诸法因缘生,诸法因缘灭。机缘到时自然会让施主记起。”

舒眉听到这话,心里喜忧参半。喜的是还有记起的时候。忧的若危险来时,她若还未记起,那岂不是要重蹈覆辙?老天爷这玩笑开的未免也太大了……

从方丈大师的禅房出来时,一路上她都在琢磨老和尚话听之玄机。直到出了寺院,还没醒过神来。

只见她垂着脑袋,自顾自地想心事,像个偶人由雨润扶着,正要走下台阶时,她突然猛地抬头,最后回望了一眼古寺,霎时间只觉眼前金光万丈,这座千年古寺在阳光底下,分外庄严。让她不由一阵恍惚,转身再踏上台阶时,脚下踩空……

“小姐担心!”搀着她的雨润不由失声喊道。

等舒眉回过神来时,她的脚踝已经崴伤了。一股钻心的疼痛,沿着她的下肢传遍全身。接着,舒眉身体开始摇晃起来,两只胳膊紧紧拽住雨润,都将一半重量都压在对方的身上,还是止不住跌势。

“小姐,您怎么了?是不是脚受伤了?”身旁的雨润死命地撑着她的肢体,嘴里忍不住焦急地呼喊起来。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影子飞身闪过,一把扶住了这对主仆。

在丫鬟的话音刚落时,齐峻便来到了她们跟前。原来这边的动静早已惊动了,一直守在寺外候着她们出来的男人们。

见到妻子身形不稳,齐峻当下就唬了一跳,想也没想就飞身过去相扶。

“你松开手,别两人都摔下来了……让爷来搀住她……”齐峻来到舒眉空的一边,对另一边的丫鬟喝令道。

雨润依言放开了舒眉的手臂,好不容易才稳住了身形。随后她便让到了一边,让姑爷搀着小姐的胳膊。

接着,齐峻急切地朝妻子问道:“怎么样了?!腿脚还能行走吗?”

舒眉也不说话,靠着背后男人支持,把受伤的那只腿,试着在石阶在踩了一下。顿时,只觉两眼闪冒金星,疼得她顺势就要朝后倒去。

“嗤——”她深吸一口气,还没来得及答话,眼眶里的泪水,便簌簌地掉了下来。下一瞬。她突然感到腰间一紧,整个人被腾空抱了起来。

舒眉不由唬了一跳,两只手本能扒住男人衣袍,让自己不至掉下去,嘴里还喊道:“放我下来。我还能走!让雨润过来。只要慢慢挪步,妾身还是能回到车上去的!”

齐峻却并不理她。确定她环住自己颈脖后,便从台阶上一步一步地小心翼翼地走下来。底下的齐府护卫见状,赶紧将马车赶了过来。

待把妻子放进去后。齐峻钻出车厢。嘱咐旁边的人:“冯良,到寺里讨点跌打伤药来……”

“小的遵命!”那护卫一个闪身,便朝寺门里奔去。齐峻转身又重新钻回车厢。进来一抬眼,他便见到舒眉直直盯着他。一脸的木然。

少将军忍不住拧起眉头,开始数落起她:“从没见过有人像你一样笨的。下个台阶都能崴到自个的脚,你看你,整日不知在想些什么!都多大的人了……”

意识尚未从痛觉中清醒过来,舒眉眼前是一片朦胧。被这样婆婆妈妈地嗔怨着,她也没任何反应。两人就这样对峙着,直到外头雨润的声音响起。

“姑爷,冯良将药瓶从寺里讨来了……”

“递进来吧!”齐峻回头嘱咐道。

雨润在外头应喏,接着,就有个巴掌大的小瓷瓶被递了进来。齐峻长臂一伸接过,随后将车厢门紧紧地关牢。

舒眉这才反应过去,诧异望着对方。正打算质问他为何不让雨润进来,便听得他朝外面吩咐了一句:“你不要进来,我先替你们夫人上药。”他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撩起妻子的长裙。

还未等舒眉呼叫出声,她伤脚上的绣花鞋和袜子,便被对面的男人给脱下了。

只需片刻功夫,一只玲珑玉透的小脚便呈现在了面前。女子白生生的脚趾丫,像串珍珠粒般排在一起,说不出的娇嫩可爱。

呆呆望着妻子的脚趾丫,男人喉咙里忍不住发出咕咚的声响。舒眉听到,脸上登时烧得厉害,不到片刻功夫,红晕便传到了耳后根。

齐峻抬眸觑了她一眼,脸上随之也染上几抹红云。

随后,他拿手指轻轻地在对方脚踝红肿之处碰了碰。

“嗤——”舒眉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挡住他的动作,嗔怨道:“你重手重脚的,还是让我自己来吧?!”

齐峻眉峰一扬:“你自己来?你可知是伤到骨头,还是只扭到筋了?用多大力道去按揉那伤处?”

舒眉强作镇定道:“试试不就知道了?”说着,她真地拿手直接去碰触了。试过几下后,便指着那处肿的地方,对他说道:“就那里了!我自己来擦药吧!”

“自己擦药?!”齐峻一脸不屑地打击对方,“我可不想将来半辈子守住个瘸脚媳妇……”他话还未说完,便拿手指覆上对方脚踝伤处,顺势揉捏了几下。好像是查看她是否骨折了。

就这几下动作,疼得舒眉忍不住拿拳头去捶他:“要你轻点,轻点……敢情不是疼在你身上……”

齐峻也不搭理她,查看一番后,便嘱咐外头的丫鬟:“去!拿壶里的凉水把巾帕浇湿,然后再给你们夫人递进来。”

外面的雨润不由一愣,不解其意地望了几眼旁边的护卫,那几人纷纷点头,她便依言去办理了。

当她最后拿着湿巾爬进来时,雨润赫然地发现,自家小姐光着的脚丫,搭在她家姑爷的膝盖上。

这种诡异的情状,让她暗地里吃了一惊,暗道:这是怎么了?姑爷向来脾气不好,怎能允许小姐如此这般?!

她颤颤微微地朝舒眉问道:“小姐,您这是怎么啦?不会是跌断了腿吧?!”

“没那么严重,只是伤到脚筋而已。”舒眉强装镇定地答道。

这天晚上,她们下山回京赶到宁国府时,已是华灯初上的时刻。竹韵苑的丫鬟仆妇们,赫然地看到自家夫人,一只手搭着爷的颈肩,被他从软轿上抱下来,亲自一路送进了寝间。

齐府上下顿时就炸开了锅,仿佛平静的湖面上,被人扔进了一块石头,瞬间就起了不小的波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