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70章 总算吃瘪

第七十章 总算吃瘪

刚听说他们两口子回府,郑氏和高氏便分别打发人来询问。

齐峻少不得代妻子出面接待一番,还命了人去吩咐莫管家,拿着兄长的帖子,连夜去请擅长跌打骨科的薛太医。

随后,夫妻俩在厅里用过晚膳,又清洗了一身的尘污。刚要停当下来,便听外头有人禀报,说是薛太医来了。

老太医过来查看过后,安慰她道伤势并不重,幸亏施救得当,才没让情况恶化。只需明日起来热敷几次,以后每日再拿伤药揉搓,化尽血瘀后要不了三五天,脚伤便会好了。

夫妻俩刚送走薛太医,碧波园的丫鬟优昙也跟着上门了。道是齐屹请他四弟,到听风阁走一趟,国公爷有要事找他相商。

齐峻离开后,舒眉心底松了口气。累了两天,直到此刻才得空闲好生养养神。

她刚打算闭上眼睛,便听得雨润跟施嬷嬷,在外间窃窃私语。两人口中不时冒出姑爷、小姐什么的,舒眉心里不由烦乱起来,把她俩叫了进来。

“这两日里不在府里,可有什么特别的事发生?”望向在家里留守的老仆妇,舒眉和颜悦色地问道。

施嬷嬷一听便明白,小姐这话是在担心什么?!她随即便将府里情况一一作了介绍。

“今日早晨,隔壁府里的四姑奶奶回来,说是给太夫人和两位嫂嫂,在妙峰山求了几道平安符,见小姐您不在,便到丹露苑去坐了一会儿。”

“哦?!她昨日也去那里了?”舒眉心里暗惊,随即便想起对方的相公,上次惹的那出不痛快来。

“是啊,听说妙峰山娘娘庙求子灵。小姐您可惜没去到那边……”施嬷嬷特意觑了她一眼。

舒眉哭笑不得,他们哪是求子去的?!分明是齐屹故意制造机会,让自己夫妻出去游玩的。

她忙岔开话题,问起竹韵苑的情况:“这两天,咱们的寝间没闲人进来吧?”

“老奴把房门都锁上了。有人就是想进来都没法子。”

舒眉点了点头。嘉许地望了她一眼,又问起府里其他人的情况。

“太夫人听说您跟姑爷昨晚回不来了。着急地跟什么似的。幸亏今日早晨,柯表小姐就住了进来,她老人家才转移了注意力。”施嬷嬷一脸笑意地禀道。

“哦?!就来了?还以为要过了大伯三月的生辰宴。”舒眉喃喃道。

“唉……”施嬷嬷长长叹了口气。说道:“这早一月晚半月的。有什么区别,终归还是要进门的。要老奴说,当初幸亏没进咱们院子……”

舒眉含笑不语,心里暗道:幸亏了那女人手长脚长。柯姑娘若真进了竹韵苑。生下长孙,即便将来有人能进来当继室。生出齐峻的嫡长子。四房的嫡庶之争,怕也会没完没了。到时,齐屹更有理由,把长子挑过去承嗣。理由都是现成的——省得齐峻嫡长不分,左右为难。

主仆几人在一块说着闲话,这时,外头守着的丫鬟海棠声音响起:“爷,您回来了?”

几人一抬头望过去,只见齐峻一脸喜色地走了进来。看到他满面春风的样子,舒眉不禁怀疑,齐屹到底跟他说了些什么,竟能让他露出如此表情?!

见姑爷回来了,施嬷嬷识趣地把雨润带了下去,把房间让给那小两口。

屋里没其他人了,齐峻笔直走到妻子跟前,伸手将她一把抱起,就朝床榻边走去。

怔怔地望着他,舒眉不知他意欲何为,正打算询问一番,只见对方俯下身子,伸手撩开她的寝裤,露出脚踝上肿起的伤处。

早上的红肿已变成了青紫色,男子眉头一皱,抬起眼眸就问道:“还痛不痛?”

舒眉鼻子一吸,答道:“还好,没刚扭到那会儿疼,可能是麻木习惯了!”

听她这么说,齐峻眉头一挑,忍不去拿手指触碰了一下,舒眉的伤脚条件反射地动了一动,她倒吸一口冷气地埋怨道:“你这样摸肯定会疼啊!”

“看你还心不在焉的!走路都能崴到脚,没准是心存旁鹜,信神不专一的惩罚。”他不忍打击起妻子来。

舒眉眼光一凛,反唇相讥道:“总比某些人过庙门而不入,将来哪尊神都不会保佑他来得好。”

被戳中要害,齐峻脸上一哂,也不跟她打嘴皮官司了。帮她揽上被衾后,嘱咐了一句:“好生歇着!”便自觉退到软榻边上,脱下衣袍准备就寝。

见到他的动作,舒眉一时有些怔忡:那地方原是她平日睡的——算他还有作人丈夫的自觉,舍得将宽敞的床铺让给她养伤。

舒眉心安理得地躺了下来。当挨到枕垫时,她涌起一种前所未有的惬意,脑海里不由思忖起来——此次回来这家伙整个人好像都不一样了!

虽然前两天在吕若兰跟前时,他还是一样的渣。可这两天单独相处,他倒能时时照顾到自己。

看来,没有那两位的负面影响,这人也并非不可救药。还是以后多想点招儿,尽量将他跟吕白花隔离开来才行。

“你到底去红螺寺还什么愿?还特意大老远地跑去?”齐峻忍不住出声问道。

舒眉先是一怔,半天没反应过来。只犹豫了片刻,她便意识到,这将是个绝佳的机会。

她沉吟了半会儿,说道:“听说前次我一时想不开,曾闹过要出家,是大师劝我为亲人着想,要好生珍惜自个。从马背上摔下来,还大难不死,就一直想到佛祖跟前酬谢一番。”

原来是这个缘故!齐峻有些意外,忍不住朝她问道:“是亲情将你给劝住的,那之前为何你没顾念到曦裕先生呢?”

听出他语气中,隐隐含着几分真意,舒眉脑中念头一闪:他既然这般重视长姊,亲情或许是条捷径……

舒眉想了想。带着几分无奈地答道:“之前是妾身想岔了,以为爹爹将我嫁进来,为的是堂姐和家族。有人后来提醒我,之所以爹爹会带我从小游历四方,晒得跟黑炭似的。就是不愿让我重蹈覆辙。只不过。他没法拒绝先人的承诺,加之又看中你的德才。才愿将自己女儿相托……没料到,你心里早有了别人……爹爹一直在岭南,哪里会知道……”

齐峻听了这话。忍不住从软榻上坐了起来。怔怔地望着妻子,沉默了良久,才喃喃地说道:“原来是这样……那为何你当时不避嫌,让大哥误会了曦裕先生也愿意。”

“避什么嫌?”舒眉一时没反应过来。顿了好一会儿,才恍然大悟。“虽然我不记得当时的想法,可相公你别忘了,妾身那时未满十二岁,哪会有长辈在我跟前,提及结亲一事的?”

这倒是大实话,她并未歪曲事件。自从吕家下狱后,他冲到跟前咆哮那次开始,她才得知长辈有那层意思。

齐峻一时语塞,低头开始回忆当时的情景。

见他愿意冷静下来认真思考了,舒眉在旁边又加了把火:“爹爹当然想不到!即便是在岭南那等荒蛮之地,但凡有点身份的人家,都不会在女儿说亲的当口,有事没事往人家府里跑……我听施嬷嬷说,那时从幽岚山回来,爹爹派来接我回去的嬷嬷,已经到了齐府。咱们本来就是要回去的……”

齐峻眼睛微缩,仿佛记起了那事。刚拜堂那会儿,妻子身边确实还跟着另一位嬷嬷,后来和岳父大人一道回岭南了。

“你当时就不愿嫁给我?”他抬起头直直地盯着舒眉的眸子,仿佛想从里面,寻出一丝作伪的慌乱。

舒眉镇定自若地回望他,解释道:“当时怎样想的我都忘记了,若你现在问,我的答案你应当清楚……世上并非只有你是被逼的。”

“还有兰妹妹……”齐峻喃喃自语。

舒眉也不反驳他,只是轻叹一声,说道:“若不是大嫂的表妹,她的机会或许大一些。不过,那样的话,你俩就不会认识了。听说,她父亲原先在榆林任州官……”

“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舒眉乘机打了个哈欠,转移话题道,“都三更了,早点睡吧!”

齐峻一脸纠结地躺回榻上,脑海不停旋转着刚才妻子的话。

吕大人在陕西任州官,跟他俩认识有何关系。

这问题还没让他琢磨明白,新的疑问便又来了。

第二天晚上,在府里的家宴上,郑氏问起他俩为何最后转道去了丫髻山。

舒眉解释道:“一来是顺道去红螺寺还愿,二来听说妙峰山上人挤人的……”

她绝口不提是丈夫不愿去的,一力揽下了所有的责任,齐峻直愣愣地盯着她,脸上憋得通红,一副忍下什么的表情。

旁边观察他们的高氏,见到小两口这副情状,以为是上次项季宇的莽撞,让齐峻觉得丢了面子,所以不愿旧话重提,更不想故地重游,弟媳这番话实则在文过饰非。

看把那小子给气得……想起前几天,齐峻为兰表妹进府,在他妻子病榻前那番作为,高氏顿时有了底气。

她忍不住刺道:“原来是为了还愿?!嫂子本以为是你不愿上妙峰山,怕见到某些人……听说,四妹跟四妹夫,也上了那里。”

她这样说着,朝齐峻那边扫了一眼,然后若有所指地,扭过头朝舒眉暧昧一笑,生怕别人不记得,项季宇曾怀疑过她在车厢里藏人,欲强行搜查的那桩事。

果然,齐峻脸上气成了猪肝色,正欲替妻子辩驳回来,便听到高氏继续道:“弟妹,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他都向你道过歉了,大家都是亲戚,何必再揪住往事不放?!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心虚,不敢再上妙峰山了……”

这招不可谓不厉害,若是放在两月前,齐峻肯定上当,马上便会跳起来,跟妻子横眉冷对,嫌弃一番。经过昨晚的倾谈,齐峻现在的心境大为不同。他几乎本能地站起身来,朝高氏施了一礼,说道:“是小弟不愿去的,那地方人多,以前去过多次……大嫂莫要妄自猜度您弟妹了……”

越说到后面,他声音开始发紧,好像在极力忍着什么。

————————————

多谢“水钰翅”朋友的打赏,感谢“不懂变通”朋友投的宝贵粉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