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71章 恩怨前缘

第七十一章 恩怨前缘

心里咯噔一下,高氏顿时感到不妙。

随即她便想起,今早紫莞托人递来的消息:说昨晚太医走后,他们两口子没过多久,便回屋休息了。晚上并未歇在一起,不像关系亲密起来的样子。

这会儿他怎地指责起她来了?!对自己这当嫂子的,齐峻可一直都是敬重有加。

高氏心头一阵慌乱,抬眸就朝妯娌望去。只见舒眉面上淡淡的,并未因男人的维护,而洋洋得意,恃宠而娇。说那话的当事人齐峻,停下来后朝他妻子那边不断地张望。

她这才意识到,短短几天时间里,事情似乎起了变化。一切仿佛失控了般。

是自己太大意了!

于是,高氏敛起心神,唇边绽出一抹笑容,朝着小叔子解释:“我不是担心弟妹嘛!她十多岁就住到到咱们家,连及笄礼都是母亲主持的,跟我亲妹子一般。嫂子这是担心,她既然失忆忘了从前的人和事。上回四妹婿莽撞,若是让她怕了那四姑爷,从此起了心结就不好了。”

听完她的解释,齐峻脸色这才稍稍好了些。

他仔细想了想,觉得大嫂这话并非完全没道理,是自己想多了!

虽说事情发生后,在大哥跟前妻子坦陈过,说是为了他和府里的名声。可大嫂这一番话,也是为了跟端王府处好关系。想到这里,他又记起了一件事。

只见齐峻慢慢转过脸来,向舒眉问道:“上次在妙峰山时,你莫不是没认出四妹婿吧?!”

又扯到那件事上了?生怕相公说漏了嘴,舒眉忙顺坡下驴地回应道:“可不是嘛!妾身当时心里嘀咕,这姑爷好生奇怪,就没敢主动出来……”

齐峻面上微霁。跟大嫂解释了一番,便将此事圆了过去。

对几人之间的暗潮汹涌,郑氏早已经等得不耐烦了。怕他们几个没完没了,没得扯来扯去,把好好的正事给耽误了。当下她便轻咳了一声。说道:“今日将你们召来。不为别的。你们大哥生辰快到了。这是他承爵后,过的头一个整寿。大家倒说说看。该怎么个庆贺法?”

一听是给大哥做寿,齐峻来了兴致,他几步跨到郑氏跟前。揖首行了一礼。说道:“母亲,这事昨日儿子回来后,大哥找我商量过了,说只想请亲朋好友聚聚。并不打算大肆操办。母亲您只管放心,儿子定会办得妥妥贴贴的。”

小儿子这话。让郑氏不由一愣。她原打算趁着寿宴人多,将娘家嫂子的远亲柯氏隆重推出。为这位即将成为她大儿子偏房的姑娘抬抬身份,将来生出的子嗣,跟着也尊贵一些。

“不大办?”郑氏沉吟半晌,确认道,“真是你大哥亲口说的?”

“嗯!他说母亲在堂,哪有当儿子做寿的道理?说等再过几年您过五十寿辰,到时再大肆操办。”

儿子这话说得合情合理,让人一时找不到反驳的理由,郑氏不由怔立在了那里。旁边的高氏,早已心生暗恨。当了十二年的婆媳,郑氏那点小心思,瞒得了别人,如何瞒得过她?!

昨日,婆母派人把柯姑娘接来做客,她便知道了对方的意图。

怕是相公生辰一过,齐府便以国公爷三十岁无嗣为由,公然要迎贵妾入门了。听说,碧波园里的厢房都拾停妥当,只待仪式完成后,便把人抬到那里。

好一招“声东击西”!

是怕有人再找四房小两口的麻烦,特意纳名贵妾来分散她的主意力?!

说起来,柯氏若生下子嗣,对高家势力的影响并不算大,终归最后还是要养在她这嫡母名下的。比起文氏女诞下齐府子嗣,再被爷过继到大房名下,因着舒眉跟四皇子的血缘关系,到时观望中的群臣,势必会重新选择。

想通这些,加上刚才齐峻偷觑那黑丫头的眼神,高氏只觉冷汗涔涔。短短几天时间,她已处于弱势地位,开始腹背受敌。

念及此处,她忍不住朝舒眉望去,心想,这丫头倒是个命硬的。

前天在妙峰山,她布了个完美的局,没想到舒眉这正儿主根本没来,害得她白白熬了几个晚上布置。当时要是去了,要么跌足掉下山崖,要么名声尽毁。可人算不如天算,到底让对方逃了过去。

见到那边的高氏,朝自己身上频频打量,脸上表情似怨似恨、阴晴不定的,舒眉心里不由打起鼓来。

直到她被推着离开霁月堂,走在回竹韵苑的路上,还在一门心思琢磨刚才高氏的异状。

看着丈夫忙里忙外的身影,还在**养伤的舒眉,心里不由起了疑——难不成那天回来,他被大伯兄叫走,就是委以了此等重任?看把他乐得……后来的谈话,证实了她这一猜想。

接下来的几天里,齐峻没有去军营,仍是留在了府内,果真开始替齐屹张罗起生辰宴的事情。

晚上,他回到竹韵苑,累得浑身疲惫。临睡前,却还不忘给舒眉上药。

在妻子脚踝伤处揉搓了一番,齐峻脸带得色地说道:“大哥说了,若我将此次宴请圆满办成,他便跟人举荐我当校尉!”

“校尉?”舒眉喃喃念道,不由地又问了句,“那你现在是什么?”

齐峻一脸赧色,扭捏半天才吐露:“我是去年九月才去的,时间不算太长,还只是一名普通兵士。”

舒眉一脸恍然——原来如此!

她说如今齐峻怎会那么听他大哥的话!敢情是以武力收复过,还时不时拿胡萝卜吊着他。虽说俗语有云,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

可齐峻原本只是一名文弱书生呀!曾经被不知什么东西的怪物吓得卧床数日。能把他引诱到从戎的道路上,委实不简单。若是她没猜错,肯定是花了番功夫的。

也不知齐屹怎么想的,他弟弟又不能继承祖业,何必要从戎呢?为此,舒眉百思不得其解。

她正在那儿发着愣,便觉伤脚处传来一阵疼痛,舒眉忍不住抱怨出声:“轻点,轻点……敢情不是疼在你身上,搓揉起来没个轻重……”

晕黄的烛光下,男子猛然抬起头来,轻声问道:“真的很疼吗?都第几天了?”

舒眉忍不住咕哝道:“当然了!不信你拉伤试试!”

男人拧起眉头,说道:“这点小伤还没怎么着,就叫个不停。以为谁没伤过似的?告诉你吧!八岁时我从树丫上掉下来过,把脚骨都摔折了。在**足足养了四五个月,都没你喊的那么夸张……”

齐峻忍不住挤兑她。

舒眉不甘示弱,跟他抬起扛来,笑着打趣他:“那是!既然敢到树上掏鸟窝,自然你已经有了挨揍的心理准备,那点伤算得了什么……”

齐峻倏地抬头,怔怔地望向妻子,见到她一张樱桃小嘴,自得其乐地在那儿一翕一合。他心里生出些许异样的情愫。

其实,他极爱听到从这张小嘴里冒出的话语,机灵百变又生动可爱。虽然大多时候,让他面子上下不来。

齐峻弯了弯唇角,叹道:“你这张嘴呀!”接着,便摇了摇头,一副拿她没办法的样子。

他重新把药酒倒在掌心,覆上她的玉足,慢慢地揉搓起来,嘴里却不忘解释:“是五妹的纸鸢挂在树上了,我爬上去帮她取的……”

接着,他难得地讲起自己童年的糗事,一开口便刹不住。

“那后来呢?是谁帮你做的急救?”舒眉忍不住探询道。

“大嫂!”齐峻倏地抬起眼眸,“大哥一成亲便到了边关,当时爹爹管着西山大营的不在府里。祖母和母亲外出访客了,府里只有嫂子一个大人在。她亲自替我做了些急救措施,马上还派人到宫里,帮忙请来了御医。得亏拖救及时,才保住这两条腿。”

原来如此,舒眉默然,他们叔嫂感情好,还有这个缘故。

想来,高氏嫁进齐府之初,曾经还是努力过一阵的。怀春少女如愿以偿嫁给心上人,没谁会打一开头起,便要当那灭绝师太,存心将夫家关系弄一团乱糟。

见妻子半天都不出声,齐峻接着说道:“你也莫要怪我,总是维护大嫂和兰妹妹,是我欠她们的太多。若有对你不住的地方,看在为夫的面子上,能让的便让上几分。”

舒眉猛地抬起头来,盯着他的眼睛,强压着愤怒,平静地问道:“若她们想取你媳妇的性命呢?该不该也要忍让三分?”

“怎么可能?”齐峻当即从**跳了起来,“她们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心地又善良,如何会……”

许多年以后,当男子再次回忆起这天晚上的谈话,心里的悔意让他恨不得将脑袋撞向旁边的柱子。

望着他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舒眉静静地坐在那儿,心里不禁感慨万千。

看看她都摊上了些什么事?!

舒眉生平最怕遇到,那种恩怨纠缠不清的关系。偏偏眼前这男人,非要拉她搅入其中,两人一道堕入这阿鼻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