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76章 各寻帮手

第七十六章 各寻帮手

丹露苑堂屋的里间,高氏听着仆妇的汇报,唇角露出一撇讽刺的笑容。

“夫人,您何不自己向太夫人提出,让四夫人帮着襄理,正好送个顺水人情给她老人家,也好让国公爷知道了,对您改观几分……”程婆子小心翼翼地建议道。

“他?!”高氏嗤声一笑,不再接话,心里无比的烦闷,思绪不禁回到了往昔。

那一年,齐淑娴终于被她姐妹暗中算计,用远嫁的方式给打发了。

直到和亲使团的仪仗队启程那日,对方都没寻到机会,把真相告诉齐家亲人。自己托掌管后宫的亲姐之福,在她未来大姑的身旁,早换上了一批特地为之挑选的宫女,更别说传递消息了,连只苍蝇都休想飞出去。

做完这些动作,她心里才算安定下来,以为文展眉入宫,以及齐淑娴和亲的真相,再没有外人知晓了。那时,就连公爹和婆母,都只道那封赐婚圣旨,是陛下酒后犯糊涂,乱点了鸳鸯谱。

精心筹划几年的局,本以为可万无一失,她可以安心嫁到宁国府,跟齐大郎过上举案齐眉的日子。加上自己新婚头两年,做出副也不乐意的样子,总算瞒天过海了。没想到最后,竟坏在一个不起眼的宫女手里。

后来她才得知,齐淑娴曾救过那宫女的性命。在陛下有次出巡的途中,那宫女寻到随扈在旁的齐屹,将一切都告诉了他,这下算是捅了大篓子。

还记得。那是个阴沉的暑天,乳母将诚儿抱了进里屋,陪着午歇醒来的她玩耍。突然,齐峻怒气冲冲地走了进来。一跨进门槛便厉声质问她,关于齐淑娴和亲的事。她当时自是否认了,可他万般不信。还言之凿凿说是找到了证人。

当时,她只以为对方想起关在永巷的心上人,回来拿自己出气。她便以其人之道,还施彼身,拿着手里的孩子来威胁他。没想到一失手,诚儿便……自打那小东西怀上时起,她便很花了一番功夫去母留子。把人养在了自己身边。原指望,诚儿能为她带来亲生的孩儿。

没曾想到,自那次事件以后,相公怪她害死他的唯一的子嗣,从此以后很少踏入丹露苑大门了。有时即便召通房过去侍候。也只会把人叫到书房。

直到婆婆娘家嫂子,频频带着一些妙龄女子上门做客,高氏这才醒悟过来,齐家母子打的原来是何种主意——欲与高家撇清关系,还想凉拌发妻,架空自己?

想得倒挺美!以为她高雅琴是好欺负的么?!当她们高家是任人揉捏的么?那时她便下定决心,从小叔子齐峻身上着手,把劣势给扳回来。

“夫人!”程嬷嬷的声音再次响起,在一旁开始轻声劝慰起来。“太夫人诞下五姑奶奶时,都年近三十了。您若是肯再试试,说不定能一举怀上,毕竟比不得当年,如今身子调养好了……”

高氏不禁苦笑,自那些事情被戳穿后。她就已经知晓,自己跟齐屹今生怕是都不可能了——自从对方获悉,心上人和亲姐姐都是被她设计的,这门亲事也是她强求来的,两人之间再也无转寰的余地了。

老天也真会捉弄人,为何让自己在情窦初开之时,突然脑抽想要女扮男装,跑到皇家围场学着哥哥们一展身手?!

想到这里,高氏心头一凛,脑袋里顿时清明起来——是了,自己还有家族,还有兄弟姐姐,不能这样下去了。随后,高氏便嘱咐程婆子:“明早把顺庆媳妇叫进来,让她好生替我梳梳妆,咱们马上到霁月堂去一趟。还有,你派人到隔壁端王府,给四姑奶奶送封信函……”

程婆子随之一愣,疑惑道:“昨儿您不是要奴婢去那儿告病吗?怎么这会儿又要亲自去了呢?”

高氏讳莫如深地一笑,并不多做解释。程婆子是明白主子性情的,知道她一旦下定决心,便谁也甭想劝服她。于是,程婆子走到外间,给守在门口的丫鬟安排下去。

舒眉这边,从霁月堂出来后,她便习惯性地行至荷风苑,想跟人打探一些齐府的旧例规矩。

“什么?交由你打理了?”芙姨娘一脸惊讶,秀眉微微蹙起,一副替她担心的模样。

没想到对方是这种反应,舒眉一时慌了神,追问道:“怎么了?其中有什么蹊跷不成?”

芙姨娘顿了顿,沉思了好半晌,才满脸忧色地说道:“你是不知,内院各关键位置上,全都换上了她从娘家带来的陪房,只差厨房还用的是世仆。只不过那管事刘婆子也是个骑墙派,虽不敢明目张胆给你小鞋穿,可暗地里就不好说了……”

原来是这个?!舒眉也没感到多大的意外,只见她默了默,然后耐心跟对方解释:“有婆母身边蔡嬷嬷,还有大伯贴身婢女伺候在旁,那群人怕是还不敢放肆。毕竟咱们竹韵苑里,还有好些个世仆整日里没事干。”

说到这里,她不禁为齐屹这招棋步拍掌叫绝——原来他早就布下了后招。

见舒眉不以为意,芙姨娘又给她劝说道:“你要担心点!大房至今没子嗣,你不觉得奇怪吗?别一不小心中了人家的招……”她担心地朝对方腹部扫了一眼。

舒眉回过神来时,不禁哑然失笑,宽慰芙姨娘道:“瞧您说的,我哪能没有耳闻?不知其中的深浅。不过请您放心,我如今不会怀上的。”

“为何不会怀上?难不成你喝了药?”芙姨娘一脸关切地问道。

舒眉笑而不语,没有再回答这个问题。

芙姨娘也不好多劝她什么,最后只留了一句:“那女人心机深沉,行事狠辣。如今你常要跟她打交道,可得多加小心。”

舒眉点了点头,心知对方是为她好,故做出一副受教的模样,真心诚意谢过芙姨娘。

走出荷风苑,舒眉带着主仆几个,又拐到了丹露苑门口,说是要探望大嫂的病情。高氏院里的程嬷嬷出来接待的,说是高氏喝下汤药后便睡下了,不能出来见她了。

第二天清晨的时候,舒眉刚洗漱完毕,便听得雨润进来禀道:“小姐,霁月堂那儿出事了!天还没完全亮时,四姑奶奶便跪在了堂屋门口,不停地给太夫人磕头,要求她放了生母贺姨娘。”

“贺姨娘?”

“是的,就是四姑奶奶的生母。说是关好了几年,即便进大牢里面呆着,也得有个刑期不是。”

舒眉微微一笑,这倒是不错的借口,不知怎地她立刻想到了高氏。把贺姨娘放出来,会不会也是她的重要一步呢?!她忍不住蹙起眉头。

不过,齐淑娉一位出嫁女,此时跑回娘家闹,怕是站不住脚吧!她早干嘛去了?!

等着舒眉整理完毕,带着一群仆妇丫鬟到达霁月堂时,她才发现高氏早已等在了那里。没让她失望,对方果然是布了个陷阱等着自己往下跳呢!

不过,让舒眉更觉意外的是,地上还跪着两人:一位自然是四姑奶奶齐淑娉,另一位年纪似乎比婆婆郑氏还要大。跟齐淑娉倒确有了几分相似,那妇人一定是齐淑娉的生母了。

郑氏见她到了,忙招呼她过去:“舒娘过来了?也不知多休息一会儿!来,到为娘身边来。”

舒眉施施然走到郑氏身边,朝婆母和高氏分别行了礼,然后还问候起高氏的病来:“大嫂不是病了吗?弟媳昨日前去探病,被程嬷嬷挡了驾,不知今天怎么样了?”

高氏眼眸深处,闪过一丝让人琢磨不透的复杂神色,舒眉还未反应过来,便听得对方答道:“劳弟妹费心惦记,嫂子只觉精力不济,想躺着休息几天。后来我听程婆子说了,多谢你的关心……”

两妯娌在那儿虚应着,跪在地上的那妇人,抬头扫了舒眉好几眼,眸子里不掩讶色。

舒眉也注意到了她,朝郑氏笑着问道:“新年没过几月,四妹妹何故跟母亲行此如此大礼?”

郑氏这才仿佛想起什么似的,朝齐淑娉母女吩咐道:“先起来吧!跪在这儿像什么话?!”说着,她吩咐范嬷嬷过来给两人端座。

贺姨娘并女儿相互搀扶起身后,又朝郑氏福了一礼,谢过她的赐座。几人来回一番客套,高氏开腔,继续舒眉未来之前的话题。

“母亲您看,四妹妹跪都跪了,姨娘错也认了。在家庙里还呆了三年,您要不全了四妹那份心吧?!”高氏耐心劝道。

郑氏听后,不由把目光转向舒眉,问道:“舒娘,你说呢?!”

舒眉福了一礼,推脱道:“母亲您忘了,儿媳连之前的种种,都记不得了。再说,咱们做晚辈的,对长辈决定的事,哪有资格置喙?别折杀咱们了,大嫂你说是吧?!”

高氏刚替人求过情,话音犹言在耳,舒眉这句反问还扯上自己,犹如给人煽了两巴掌,她脸上顿时有些挂不住了。不过,高氏是个要强的人,哪能这样被妯娌反将她一军的。随即便朝舒眉驳斥道:“这话弟妹就说得不对了,母女连心,四妹替其母求情,乃是孝道。弟妹自己没母亲,总不能拦着人家尽孝吧?!说到底,还是母女情份……”

“大嫂这话就说差了!四妹的母亲是何人?大嫂莫不是病糊涂了?”抓住她话语中的漏洞,舒眉随即反驳道。

高氏猛然一惊,心里暗叫声“不好”!这黑丫头几年过去,把嘴皮子练得越发利索了,反应竟然这般快,片刻间便又将她的话反击回来。

倒是个不容易糊弄的对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