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77章 临时授命

第七十七章 临时授命

高氏唇角一抹轻笑闪过,朝小姑那边望了过去。

收到大嫂的目光,齐淑娉神情一凛,跪下来忙朝郑氏拜倒磕头。

“女儿不孝,绝没有乱了尊卑礼数的想法,姨娘毕竟只生了女儿一个,如今娉儿已经为人妻子,在夫家立足本就艰难……”接着,她照了昨日别人教给她的说辞,一字不落地倒了出来。越说到后头,不知是不是触动了痛楚,到最后她竟然泪如雨下,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

舒眉在旁边见了,明知她或许有做戏的成分,可还是免不了动容。她随即便又想到,看齐淑娉平日对嫡妹的奉承,便知她们庶支的处境,舒眉倒觉得这哭声中,不乏几分感怀身世的真情实意。想到这里,舒眉把头扭到一边,眼观鼻鼻观心地沉默起来。

见庶女哭得悲恸,郑氏早没了主意。她让旁边侍候的丫鬟翠玟扶起齐淑娉,又朝贺姨娘母女俩摆了摆手:“罢了!罢了!当初你伤芙姨娘一双腿,三年来你为她吃斋念佛,也算是赎了一些罪孽,那便搬回来吧!”

听见主母松了口,贺姨娘带着女儿齐淑娉,忙给郑氏磕头谢恩。

“不过,”郑氏重新抬起头来,警告地望了一眼这位昔日闯下大祸的妾室,“以后不可再生事端了,否则,休怪我不顾娉儿的脸面,把人赶出齐府,再与人无尤了……”

贺姨娘立马抬起头拍胸保证:“婢妾再也不敢了,如今我只有一个心愿,便是娉儿跟姑爷和和美美。婢妾便心满意足了……”

郑氏点了点头,让仆妇扶起她们母女,重新坐回凳子上,遂揭过了此事。舒眉不知怎地。心里暗松了一口气。

郑氏一转身看到大儿媳还在座,便对高氏说道:“你病着就不要到处乱跑了,好生在院子里歇着。别没到为娘这把年龄。身子骨比我还不如……”

高氏忙出声应道:“媳妇知晓了!这不,听说四妹担心她姨娘的身体,大清早就来这儿跪求,媳妇还不是怕她不懂事惹恼了母亲您,这才匆匆赶过来的。”

这话说得还算中听,郑氏的眉头不由舒展开来,趁机跟她提起。让小儿媳代为管家的事:“……府里的杂务,你就莫要操心了,家里不是还有我跟你弟妹吗?!”

高氏故意露出惊讶之色,说道:“前头媳妇之所以没敢劳烦弟妹,原想着她跟四弟刚刚和好。不想打扰小两口,恐她没那么多时间顾着这事。再说,她之前也没历练过……”

郑氏摆了摆手:“谁又是天生就会的?!没练过给机会练便是了。为娘将蔡嬷嬷派到她身边帮衬,你也好闲下来养着,多些空闲时间看歇一段日子。”

说完这话,她仿佛想起什么,朝高氏腹部若有所指地扫了一眼。

高氏一听这话,正中自己下怀。她最初称病的意图,便是要将这妯娌。从竹韵苑给拽出来,才好方便她后面一番动作。婆婆的指派,让她目的无意间达成了,跟自己之前预料的分毫不差。想到这里,高氏扶着旁边程嬷嬷的手臂,站起身来朝妯娌表示感谢:“那就有劳弟妹了。奴才们要是不听使唤,弟妹尽管到丹露苑告诉嫂子。等我好了后,定不会饶了她们……”

舒眉心里一突:当着满屋子的下人,对方说的这话的意思……岂不是在说,若在自己打理期间,有仆妇不守规矩犯了事,她连个处罚的权利都没有,还得等她回来后秋后算账?!这算哪门子管家,谁会对她服气?

舒眉忍不住朝婆婆那儿望了两眼,对方还是那副浑然不觉的样子,她心里不由着急起来,朝郑氏身旁的蔡嬷嬷连连使了几个眼色,后者当下便醒悟过来,在郑氏耳边嘀咕了几句。

“咳……这事你就甭操心了,我跟屹儿商量过了,峻儿他们一房将来要分出去单过的。现在家事就交由舒娘全权处理吧!府里的人少,出不了什么大事,后面不是还有为娘兜着吗?”

高氏眸光一闪,心里不由腹诽道:你们愿意兜着便好。口里却说道:“那好!儿媳把程嬷嬷就派给弟妹使唤,她在我身边已有十多年了,府里的大小事她都清楚,弟妹若有什么不懂的,只管问她即可……”

舒眉听闻,忙朝高氏福了一礼,说道:“多谢大媳的关怀,这下蔡嬷嬷和优昙有伴了。”

“优昙?”高氏倏地一惊,追问道:“是碧波园那丫鬟吗?”

舒眉忙点了点头,答道:“就是她!大伯跟嫂子一样,担心弟妹把差事办砸了,就把那姑娘借给我暂时使唤使唤……”

高氏先是一僵,脸上很快恢复平静,朝舒眉嘱咐道,“他都对弟妹伸出援手了,你更应当好好把府里管起来,不辜负这份抬举才是。”

舒眉做了个万福的动作,说道:“多谢大嫂指点,弟媳会上心的。”

高氏没有再说什么,跟婆母说了几句闲话,便带着仆妇丫鬟告辞了,临走之前,还真把程嬷嬷给留下来了。

见相关人等都已经到齐,舒眉跟郑氏告罪一声,便带着蔡嬷嬷、程嬷嬷和优昙这新组建的杂牌管理团队告退了。当众人行至岔道口,正要往竹韵苑方向走去时,高氏派来的程嬷嬷便叫住了舒眉几个。

“四夫人,处理家务的明晖堂在西边,您莫不是不记得了?”程嬷嬷停住脚步,在后头提醒道。

走在前面的舒眉不由停了下来,一脸诧异地回望着她问道:“我知道啊!咱们往竹韵苑去就是为了处理家务。”

程嬷嬷凑上前来,朝她礼了个万福,解释道:“齐府主妇处理后院事宜,历来是在明晖堂,松影苑那儿是宁国府的正院,历任掌事夫人都在那儿办理的……”

听她这样介绍,舒眉不由愣住了。从梦中的情形看来,以前郑氏确实住在松影苑。只是不知齐屹承爵以后,高氏为何没有搬过去,那地方只留了个议事的功能,竟变成专门跟管事嬷嬷们开会的地方。

“哦?那我便不知道了。既然是正院,为何大嫂不住进去,反而还留在丹露苑住着呢?”舒眉不由好奇地问道。

程嬷嬷语塞,随后便解释道:“国公爷当初承爵时,特地了话,说自己无嗣愧对祖先,没颜面搬进去。”

舒眉了解地点了点头,腹诽道,原来是这样一回事,此话出来,高氏更脸面住进去了。为了显示她当家主母的身份,她因此还将议事设在了松影苑。

见舒眉态度有所松动,程婆子脸上露出一抹晦暗不明的微笑。

这稍纵即逝的奇怪表情,在舒眉猛然回头时便给现了。她心里不由琢磨起来:为何她会一门心思要自己住进去呢?难不成那里有什么蹊跷?

她原就不打算到那里办事,见程婆子特意提醒,少不得跟她解释一番:“我只是暂代管家一职,大嫂都没住进去,我更没资格到那里去了。还是到竹韵苑更好……”她暗中偷换了个概念。

说罢,舒眉领着人继续往前面走去。

程婆子见她不听劝,心里十分着急,跟在后面解释道:“那些管事换了地方议事,恐怕一时习惯不了……所以奴婢才提议去那儿。”

“多去几次就习惯了,倒不成你们夫人当初也是这样牵就他们的?”舒眉满脸不以为然。

程嬷嬷一时语塞,拿不出话来反驳,只得由她带着众人回到竹韵苑。

舒眉回到内堂时,她特地朝后面跟来的优昙扫了好几眼,小姑娘先是不解其意,后来见四夫人别有深意地朝松影苑方向眺望,心里便有了几分澄明,也对那屋子也起了好奇之心,打算回去禀给主子。

被带到竹韵苑的风影堂,三人认了一回路,舒眉随即又交待了一番,然后,便将众人打了回去。

程嬷嬷到达的第一时间,便将后面生的事,报告给了高氏。

“什么?她不肯到明晖堂去?高氏目光一凛,喃喃道:“哪来的那么多心眼?”

“夫人,不去就不去吧!难不成您都住不了的地方,她还有资格去不成?”程嬷嬷满脸的不以为然。

高氏沉默不语,她兜那么大一个圈子,无非是为后面的动作打掩护,没想到……自从那黑丫头从马上摔下来后,不仅脑子开窍了,还甚是沉得住气。不仅不再随便出门了,连府内都很少出来走动……上次还拿话噎自己。

想到这里,高氏不由烦躁起来。这时,院子里守着丫鬟琴儿,匆匆赶到门边,朝里面低声禀报道:“夫人,吕家传来消息,说表小姐昨日回去后,便起高热来。到现在都昏迷不醒,太医过去瞧过了,全都束手无策……”

高氏蹭地从软榻站了起来。

同时得到消息的,还有正在竹韵苑风影堂议事的舒眉,和正准备离府回西山大营的齐峻。

感谢1eexiao2oo3、不懂变通两位朋友投的粉红票,水钰翅、手里的花等朋友打赏的礼物。你们的鼓励让作者备感振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