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78章 强人所难

第七十八章 强人所难

各处的管事媳妇,先后打发离开风影堂旁边的议事厅后,舒眉便站起身来,指着桌上的一堆账册,对旁边的雨润嘱咐道:“去,将这些账簿搬到东次间,让紫莞教你学习怎么看账。明日此时。我来抽查你的进展。”

雨润苦着一张脸瓜子,对舒眉抱怨道:“小姐,认些字奴婢都勉勉强强,如今这些看得奴婢头浑脑胀,能不能缓些日子,等奴婢将算盘练熟了再说吧!”

“学算盘和看账不矛盾啊,你可以边查看边复核,两样都练了……”舒眉哪能允许她偷懒的,她今后的治富计划,还得拉着这丫头跟自己一块干呢!

第十次被驳回,雨润撅了撅嘴巴,按舒眉的吩咐认命地忙碌去了。

舒眉带着丫鬟优昙随后就出了大厅,刚拐到廊下,便见到早上业已送出门的齐峻,又折返回来了。还一副行色匆匆的样子,她不由地停住了脚步。

“相公不是前往军营去了吗?此时为何又返回了?”舒眉讶然地问道。

见她出来了,齐峻忙招呼道:“夫人来得正好,我正好有件事要跟你商量……”他一边说着,一边走上前来,拉着舒眉迎进了内堂。两人坐定后,还挥手示意跟在妻子身后的丫鬟婆子先行退下。

那日早上虚惊一场后,对待齐峻时,舒眉倒宽容耐心了不少。她在暗自庆幸之余,不禁想到,这人虽然从各方面讲,都不是她心仪的良配。至少有点还是值得欣赏的,那便是——在某方面他尚能控制,并不会为了达到目的,对她动粗用强迫的方式。

两人的关系并没得到实质性的改善。到晚上关上房门。夫妻俩还是各睡各的。即便是这样,有些时候,两人偶尔还能聊上几句。不像刚开始那样剑拔弩张了。

就像昨天晚上,得知他今日启程赶往军营,舒眉熬着夜为他打点好行装。今天早上天没亮,舒眉又提前爬了起来,亲自为他倒饬了一番,才将夫君送出了院门。

等屋里没人后,齐峻凑到妻子跟前。跟她问起代为大嫂管家的事。

“目前来说还算不错,没出什么岔子。”舒眉心里虽觉得诡异,她还是老老实实答了,随后便抬起眼眸,打量起对方的表情来。一脸狐疑地问道,“出了什么事了吗?好端端的,夫君为何问起这个?”

齐峻神色顿时尴尬起来,期期艾艾了好半天,才咬牙说道:“兰妹妹病了,如今大嫂也在抱恙,府里总得派个人前去探望吧!大家毕竟都是亲戚。”

舒眉恍然大悟,有些理解他现下的态度。

自从上回,她用计吓退那朵小白花后。对方倒是规矩了许多,吕若兰只在前天,上门来探望过高氏,匆匆而来匆匆而回,也没跟郑氏和自己打过照面。

齐峻这时提起,敢情是在替对方担心啊!不过。他为何自己不直接上门,去安慰人家一番?这让舒眉百思不得其解。难不成,从何时开始,这家伙自觉守起规矩来了?!天上要下红雨了吗?

“你为何自己怎么不去?”舒眉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扭捏了半天,齐峻才嗫嚅道:“你先前那些话,说得也不是完全没道理。如今咱们都大了,是得避着点嫌儿,若是她父母能寻得更好的归宿。咱们也不能耽误人家不是……”

这话竟然能从他口里说出来!

顿时,舒眉有种被天上馅饼砸中的感觉,脑海里晕呼呼一片,来不及仔细酝酿措辞,便一把握住对方的手,问道:“你真想通了?不再跟她勾勾搭搭了?”

齐峻脸上当即便沉了下来,拧着眉头喝斥道:“什么叫勾勾搭搭?亏你还是曦裕先生教养出来的,说话怎地这么鄙俗?”

舒眉下意识地拿手捂住嘴巴,一脸怔忡地望向男人,眼眸里满是期待他解释的神色。

被她灼灼的目光逼不过了,齐峻一脸讪然地解释道:“兰妹妹虽然对我情深一片,可为夫总觉她的态度,有些让人琢磨不透。若说四年前,我答应迎娶是怕她寻短见。可现在我没资格再给她正室之位了,强行拉她跟我在一起,说不定她哪天后悔,反倒是害了她……”

“你终于想明白了!”舒眉长吁了一口气,不知该出去放鞭炮,还是该滴两眼泪表示感动。可还没让她庆幸多久,对方下面的话,便将她从云端直直地推了下来。

“是以,为夫烦请你以探病的名义,上门勉为其难地走一趟,替为夫探探兰妹妹,顺便看看吕家长辈的反应。”齐峻盯着妻子的眼睛,一脸郑重地要求道。

仅凭这一句话,便让舒眉眼眸中的热意,顷刻凝成了寒冰。

“这算什么?上门提亲还是送去讨打。”舒眉撇下撇嘴巴,语气不善地朝他讥讽道。言毕,还从圈椅上站起身来,就要朝屋外走去。

“不是的,兰妹妹若是病重,她爹娘说不定会同意她进门的。”齐峻跟着起来,追着她解释。

舒眉转过身,朝齐峻问道:“想让妾身去看看,是不是得相思病,才害得她病倒的吧?!”

被她这样一激,齐峻脸上有些挂不住了,掩饰道:“兰妹妹人脆弱又多愁善良,我这当哥哥的,对她关心一点是自然的。”

“可你刚才的话,可不是那个意思!”舒眉摇了摇头,对他一副无可救病的样子,“你这样,让她生出希望,又去亲手打破,真是大丈夫所为!”

齐峻就是再钝也听得出,妻子语气中的反讽之意,他不由也怒了,朝舒眉质问道:“那你让我怎么办?休了你迎娶她进门?”

“妾身没意见!”舒眉轻轻丢了这句,抬起腿便要朝外走。

齐峻气极地跟在后面,冷笑了两声,便说道:“休想!你以为我不晓得,明知不可能,你还拿在嘴上来逼我,老玩欲擒故纵,不觉得累吗?”

“欲擒故纵?”舒眉的愤忿再也抑制不住了,只见她双颊涨得通红,朝对方怒道:“有脑袋的人都想得到,究竟谁在玩欲擒故纵?!”

见到她这种久不出现的表情,齐峻一时间不由呆住了,半晌反应不过来。

见他如此顽冥不灵,舒眉并不打算多说什么,离开前又嘟囔一句:“就这能耐还想当校尉,连敌友都分不清楚,一个反间计就能让全军玩完。”

齐峻只觉脑中一轰,再欲说什么时,舒眉已经打开房门出去了。

得不到妻子回应,齐峻失望而回。他倒是想在府里多呆些日子,再跟妻子磨磨,可惜军令如山,他必须得当天赶回去,最终还是放弃了。

望着他再次远去的背影,舒眉腹中五味杂陈,暗道,这人倒是个长情的。不知此番前去,是到西山大营,还是上吕府探病去了。总之,将有好些日子不在她跟前乱晃了,自己是该拍手称快,还是该表现出失落之情呢?!

又过了几天,舒眉以为此事揭过,可以安心过她的小日子了。谁知这天下午,丹露苑的程嬷嬷匆匆赶了过来。

她还没进门,就冲着舒眉喊道:“四夫人,不好了!咱们府里有一位丫鬟,得了跟吕姑娘一样的病症,请外头的郎中怎么也看不好……今天连伺候大夫人的琴儿,身上也出现了相类似的症状……”程嬷嬷一脸焦色地跑来禀报。

舒眉被唬了一跳,让她歇口气后,忙问道:“什么?怎么回事?你再说得清楚仔细些!”

程嬷嬷朝她福了一礼,解释道:“前天晚上,咱们院子里的春芽儿又是吐又是泄的,奴婢按府里惯例,打发人到街上请了个郎中,开了一个方子喝了药,谁知到昨天都没好。奴婢就按之前的老办法,遣送她到京郊的庄子上去了。谁知,今天下午连大夫人身边丫头菊儿,也有那些相似的病症了……”

“前面那个丫鬟送出去后,到底治好没有?”舒眉忍不住出声打断她。

程嬷嬷一脸纠结,答道:“若是治好了,老奴便不来您跟前提了,那丫头前昨天夜里没了……”

“啊?!”舒眉吓了一跳,没想到竟然会那么严重。

“等等,你最开头说的,什么跟吕姑娘一样的病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程嬷嬷见隐瞒不住了,便如实地禀报起来:“那得病的丫头,是那天送表小姐出去的,吕姑娘也是得的那种病。”

舒眉不由一惊,颤声问道:“吕家姑娘现在怎么样了?可有治好?”

“老奴不清楚,听说整个吕府都封了,只准人进不许人出。最先给表小姐看病的太医,至今都未出来。”

“是谁封的?”舒眉赶忙追问道。这情形何其熟悉!若是处理不当,可是要出大事的。

“衙门里的官兵啊!”听出四夫人话语中的颤声,程嬷嬷也不敢隐瞒,一五一十地告诉她,“自从吕姑娘病倒后,大夫人嘱咐老奴,每天都派人上吕府问候。昨天开始,回来的人禀报,她们进不去了,府邸门前围了一圈士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