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81章 搬屋避灾

第八十一章 搬屋避灾

听到儿子这样相问,芙姨娘不由一怔,随即便明白过来:许是儿子听说齐府被封了,以为她们染上了疫病,陷在府内出不去了,特意赶回来跟她在一起的。

芙姨娘只觉心里软软地,伸出手来替儿子理了理凌乱的发丝,问道:“你怎么跑回来了?也不在书院里好好呆着?”

“外面风传咱府有染了疫症的,还说都死了人,儿子是担心您的安危特意赶回来的。到门口就进不来,儿子这才找了端王府的孙辈项明瀚,靠着他们才翻到围墙边上跳下了来的。”齐巍虽然年纪不大,口齿却很是伶俐

芙姨娘伸出手来,摸了摸齐巍的头顶,爱怜地嗔道:“你刚才的动静,可把姨娘和你四嫂吓坏了,下次可不能这样莽撞了!”

齐巍连连允诺。

此时,舒眉才在暗地里松了口气。总算没出什么岔子,这小少年虽然莽撞,可一颗孝心表,她不禁有些羡慕起芙姨娘来。

小少年齐巍不由瞥了母亲一眼,不以为然地说道:“没事的,儿子会凫水,每年暑天都在这湖里泡过。这点湖水淹不死我……”

“呸……呸……”芙姨娘忍不住朝地上吐口水:“双手合什朝外面的天空祷告道:“童言无忌,童言无忌!诸神莫怪!”

舒眉瞅着他们母子,不由掩嘴偷笑。

“会游也不能跳,你要是跳的不准,磕在旁边的假山石上,那岂不是把命送了?”芙姨娘一脸严肃地告诫儿子。下次不可再犯。

小少年讪然地应承下来:“儿子知道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与此同时,荷风苑的仆妇们将热汤早已准备好了,芙姨娘便打发儿子先去泡澡。齐巍领命退下。

望着小少年离开的背影,舒眉发现眼前这位母亲的眼眶里,噙满了依依舍不得的情愫。

这让舒眉有些感触。羡慕起这母子俩相处模式。齐巍那小叔子也不是个省心的。想到这里,她便在旁边安慰起芙姨娘道:“姨娘莫要再担心了!没事便好,七弟呆在身边看着,姨娘也会更放心些。”

芙姨娘回过头来,朝舒眉微微一笑,说道:“这孩子……许是他见我以前年年到庙里给二妹做法事,担心府里被封。我惦念亲人日子难捱。”

母子连心是人之常情,芙姨娘刚才不是也庆幸儿子不在府里吗?

“唉,也不知外头怎么样了?他在书院里都能得到消息,咱们府里这回想是又要出名了。”舒眉不禁喟叹道。

“三天过去了,府里也没再出疫情。过不了几天就会撤封了。”旁边的雨润安慰她。

芙姨娘点了点头,朝舒眉赞道:“此次多亏你先前的举措得法,不然,府里还不知乱成什么样子。”

舒眉的脸一红,谦虚道:“姨娘过奖了,那些法子不过是太医院的医官教的,我可不敢揽功。”

芙姨娘仔细打量她半晌,说道:“自你从马背上摔下来,整个人好像许多地方不同了。以前的你。可不敢揽下这一摊子事的。”

舒眉微惊,过后便讪笑道:“人都总得长大不是?!姨娘忘了我不仅已经及笄成人妇了,还经历过生死考验。若是再畏首畏尾,可真就说过不下去了。”

芙姨娘颔首赞许道:“这才是相宜的态度,只要牢牢占据正室位置,你管他外面有多少花花草草。总归得敬你这嫡妻的。”

舒眉愕然。随后便反应过来,笑道:“姨娘不用替我担心,舒儿前事皆忘。如今他干出再怎么出格的事,也伤不到我分毫。”

芙姨娘点点头,这时,齐巍沐浴完毕,换了一身干净袍子出来了。

舒眉不想干扰他母子俩团聚,正要起身告辞,芙姨娘突然出声问道:“你在书院里怎么得到消息的?”

舒眉也想知道外面的情形,遂停住了脚步。

齐巍一愣,讶然地抬头望向母亲,嗫嚅道:“你们不知道吗?外面都传开了,说咱们府里有人染过,还因此送了性命,全府上下都被关起来了,说是疫情已经扩散,让里面的人自生自灭的。这不,儿子想方设法混进来,就是打算把姨娘救出去的。”

舒眉不由奇道:“怎会有这样的传言?”

“小弟也不知,传得还有鼻子有眼的,我回来看到守在门口的兵士,当场就慌了神,赶到隔壁院子里。找来同窗混进了端王府。然后翻墙过去。

舒眉正要详加询问,便听得芙姨娘的丫鬟采薇进来禀报:“四夫人,不好了!您院子里的柳黄姐姐刚才来报,说竹韵苑里的涂嬷嬷,身上好像出现了类似的症状……”

一听这话,舒眉骇了险些跳了起来,瞪着溜圆的眼睛,朝她问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采薇瑟缩了一下,便开始详尽解释:“就是四爷的乳娘涂嬷嬷,说是之前跟春芽儿接触过,柳黄姐姐在外头正等着您呢!”

舒眉顿时紧张起来,起身朝芙姨娘和齐巍匆匆告辞,便往竹韵苑的方向匆匆赶去。

等她带着雨润赶到时,只见院门口围了一圈人,大伙都朝着里面指指点点。

舒眉心里只觉咯噔一声,暗叫一声不好,顿住脚步朝守在门口的施嬷嬷问道:“怎么回事?不是前两天都没症状的吗?“

施嬷嬷见她回了,马上感到有了主心骨,忙禀道:“小姐总算回来了!只听人说,春芽儿前段时间跟涂嬷嬷的儿子定了亲,许是她们私下里走得近,也未曾可知。”

“那前天我排查时都问过了,谁还跟春芽儿接触过时,怎么没听到她吱声?”舒眉说道,一脸的郁卒

施嬷嬷犹豫了一下,解释道:“这等关系她岂能声张,春芽儿可是高府出来的家生子。”

舒眉不疑有它,问道:“那现在都怎么处理?”

施嬷嬷顿了顿,正要回话,便听到高氏声音,在她们后头响起:“弟妹回来了,都是我的病害了全府上下,这可怎生是好?!”

舒眉转过身去,瞅向对方,答道:“疫病来了谁也挡不住,大嫂不必自责……”

听了她这话,高氏仿佛怔了一下,随即便过来说到:“弟妹心胸竟这样宽广,四弟有福了。我还以为你责怪为嫂的……

舒眉讪笑了一下,说道:“天灾的,没人逃得掉,咱们毕竟生活在同一屋檐下,自当放下罅隙,共度难关才是。”

高氏听她这样说了,忙邀她到霁月堂找郑氏商量商量对策。

舒眉跟施嬷嬷交待了几句,便随着高氏走了。

两儿媳一同而来,郑氏颇感很意外,只见她拉起舒眉到旁侧问道:“怎么一回事,你俩怎地一同过来的?”

高氏忙将涂嬷嬷染病的消息,原原本本跟婆母说了一遍。

“啪”的一声,郑氏手中的佛珠掉到了地上,只见她手脚开始颤抖,问道:“除了她可还有其他人染上?”

高氏垂眸答道:“暂时没发现!儿媳也是醒来时,听身边丫鬟在那嘀咕。弟妹之所以没发现,定是这几日代理管事,太操劳了。是嫂子耽误你了……”

舒眉忙虚应道:“嫂嫂客气了,咱们既然住在同一屋檐下,帮把手也是应当的。”

见她俩捐弃前嫌,郑氏很是高兴,只见她朝高氏道:“两妯娌就不要这般客气了,舒娘得到历练。这回她处理疫症的举措非常好,屹儿离开时都赞过她的。”

高氏仿佛很欣赏似的,忙舒眉建议道:“事不宜迟,咱们赶紧把涂嬷嬷送走才是,省得夜长梦多,又传给了其他人。”

舒眉点点头,深以为然。

郑氏沉吟半晌才说道:“涂妈妈那人,我早就有意安排她回家养老,此次正好一并送到庄子上吧!”

舒眉点点头表示赞同,那人毕竟是齐峻的乳娘,婆婆亲自安排是再好不不过的了。

高氏也在旁边提醒道:“咱们得把她病治好了再作安排,省得到时有人指着四叔脊梁骨,骂他薄情寡恩。”

这话让郑氏一怔,随即便反应过来,附和道:“那是当然!不过,还是得先送到庄子上去!”

舒眉当场就表示了赞同,高氏则望着妯娌问道:“如今竹韵苑出了疫情,那儿弟妹是不能住在了,是要搬到别的院子去?”

郑氏一听这话,眼前一亮:“就搬到松影苑吧!正好在明昭堂处理家事,都不用挪地方了。”

舒眉听到这话,忙推辞道:“这可万万使不得,那是国公爷和夫人住的地方,媳妇何得何能,能搬到那地方去?”

郑氏一想也是,听说当时大儿子还发过话,特意不让人搬进去的。仿佛另有深意的,她也不再强求,遂转移方向:“茶香苑也是空的,先安排舒娘到那里住一段日子吧?!”

舒眉一听,转过身向婆母应承下来:“就茶香苑吧!那里离霁月堂也近一些。”

郑氏欣慰地点了点头,高氏也连声赞同,却也没看见她眸子里一闪而过的光茫。

—————————

谢谢“辰方-夕月”和“花开半夏123”朋友投粉红票的鼓励。.举鞍齐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