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82章 休书失窃

第八十二章 休书失窃

带着丫鬟回到竹韵苑,舒眉正要进寝间收拾东西,便被人从前面拦住了。

“小姐请留步,有什么东西,老奴进去收拾就成了,没得让您担着染病的那风险……”施嬷嬷挡在门口,不欲让主子进去。

舒眉一愣,急急地问道:“涂嬷嬷是何时发现染上的?你好歹让我进去问问。”

施嬷嬷绷着个脸,沉声说道:“这个老奴问过了,丹露苑琴儿发病送走的当天晚上……”

接着,她不等舒眉反应过来,开始自责起来:“都怪老奴失察。唉!这几日都忙监督各处撒石灰,没留意她们几个的动静,老奴该死!”

舒眉见状,摇了摇头,颇为无奈地说道:“为何她自己不报出来?要知道这疫病,拖下去可是要送命的。真想不通,她们为何累人累已……”

雨润听闻连连点头,随后哭丧着脸儿,跟舒眉抱怨起来:“要不是柳黄眼睛尖,说不定还要继续瞒着。”

施嬷嬷睃了雨润一眼,试着猜道:“兴许她还想着再扛扛!要知道府里的规矩,若是送出去养病,怕是很难再回来了。听说对她这乳娘姑爷感情一般,涂嬷嬷并不是当初喂他奶的那位,是后来才派过来的。”

“难怪……”舒眉不由沉吟起来。

“小姐,您说什么?难怪什么?”雨润在旁边好奇地问道。

“你们还记不记得,跟青卉对质的那次,涂嬷嬷跪在相公跟前。还帮她求情来着。”舒眉旧事重提。

施嬷嬷一拍脑袋,作恍然大悟状,朝她说道:“小姐这样一提,老奴倒是想起来了。听人说过,涂嬷嬷跟青卉的母亲认过干姊妹。”

“那就对了,她岂能不另谋后路?难道总往丹露苑跑!这院子留下的老人。没一盏省油的灯。”舒眉一边说着,视线越过人群,朝院子里面望去。只见紫莞从后罩房那里过来,门口见到高氏的心腹程婆子,装出一副冷漠的样子,嘴角却在微微嚅动。

舒眉心里一动,顿时有了新主意。“嬷嬷,紫莞这段时间没什么异常吧?!”

施嬷嬷一愣,随即便反应过来:“小姐您的意思是……”

舒眉嘴角含笑地解释道:“咱们虽换了新住处,地方毕竟不太熟悉。要不,您带着她一块张罗吧!在府里她的人面广。还是家生子。”

施嬷嬷当即便反应过来,凑近舒眉耳边确认道:“您是说,让她跟丹露苑那里的人接洽?”

“嗯,她们不是都喜欢偷偷摸摸来往吗?就让多些机会接触好了!”舒眉笑道。

施嬷嬷有些迟疑:“这样妥当吗?那边有什么算计,岂不是咱们都发现不了?”

“嬷嬷现在能发现什么吗?茶香苑咱们不熟,真有个什么秘道角落的,咱们一样也发现不了。”舒眉下巴紧绷,一副严肃的表情。

“那倒是……”施嬷嬷连连点头,她何尝不知。原先竹韵苑到处都是人的眼线。

“还有一点,”舒眉接着道,“若她真明白过来就好了,先让她跟您一起掌管院里,正好可以就近观察她。我总觉得,涂嬷嬷染病这事有些蹊跷!”

“小姐。您是发现了什么?”

舒眉目光一凛,喃喃道:“俗话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那位春芽儿都亡故了,涂嬷嬷自知症状还敢不报,也太匪夷所思了。难不成留在府里比性命都重要?”

施嬷嬷听闻,连连点头。

“所以,若是那边有什么动作,定是会跟这边联手的,如今苑里的菜,看看有无什么别特的奴婢里只剩下紫莞、海棠、香秀和蔷薇几个老面孔了。”

施嬷嬷明白过来,跟舒眉保证道:“老奴知道了,近身侍候的活,都派给沧州来的几个。幸好茶香苑以前是姨夫人住的,咱们还算比较熟。”

舒眉微微颔首,道:“这也是我不肯去松影苑住的原因。”

施嬷嬷朝她相视一笑,没多大一会儿,便进去收拾了。

望着满院忙碌的身影,舒眉不知怎地,便想起小叔齐巍从外面带来的消息。

这种时候,谁会在外头大肆宣染关于齐府的传言呢?会不会是高氏趁乱出的招?

想到有这可能,舒眉不由紧张起来。

此次疫情倒替高氏缓了大房纳贵妾的危机,也不知那柯姑娘现在怎样了。

傍晚的时候,涂嬷嬷终是被人抬到了府邸门口,交由守在外面的兵士安排送走。

当竹韵苑的主仆,将紧要的东西搬到茶香苑时,没人不是累得精疲力竭的。舒眉刚躺下来歇一会儿,便听说紫莞进来禀道:“夫人,大夫人身边的程嬷嬷来报,明日太医院派两名太医过来,要重新给咱们把脉。”

舒眉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第二天早上,两名太医院的大夫从外面进来,说是要给众人重新诊脉。

雨润听说后,不禁有些好奇,咕哝道:“前两天都诊断过,涂嬷嬷的病情当时为何没发现呢?”

舒眉抬起头来,问道:“有说是什么缘故的没有?”

紫莞摇了摇头,说道:“奴婢没问……”

又过一刻多钟,程婆子果然带着两名太医过来,一位二十出头,穿着青色直裰,长得很是儒雅,另一名是须发花白的老太医,看起来年过半百的样子。为全府上下人挨个检查一番后,最后轮到四房这一边。

久违的机会,舒眉岂能放过,隔着帘子她便问起外头的情况。

“这位老大人该如何称呼?”舒眉客套地请他坐下。

“鄙人姓侯”

原来是侯太医,不知您可否告知妾身,外头情形怎么样了?疫情有无得到控制。

侯太医一愣,随即醒悟过来,是担心关着出不去吧!遂安慰她道:“有染病的流民都集中起来了,有几家染病的,跟贵府一样被封了起来,

舒眉点了点头,又问道:“不知京郊西山军营那儿,有无染上此疫的?妾身夫君在那儿

夫人请放心,那里安全的很,暂时没发现有疫情。

哦,不知吕家情况怎么样?她家跟妾身大嫂沾点亲

夫人请放心,吕府的病人情况已经得到控制,只需要再治七八天,就可痊愈了。

舒眉吁了口气,再在言语了。雨润见小姐没话问了,便提出自己的困惑:“为何上次查验时,涂嬷嬷没染上,昨日发现她早染了呢

侯太医先是一愣,随后微微一笑,说道:“姑娘这问题提得好!只因这病症会潜伏一段时日,刚开始是看不出来的……

雨润听了,顿时也紧张起来,忙问道:“会潜伏多长时日?”

老太医捋了捋胡子,望着她答道:“看各人体质,身体状况好的即便染上,也能自行康复。姑娘不必担心。”

帘子后头舒眉听出了门道,便出声问道:“那这疫情是有得治了?”

“当然能控制,比起十几年前的那次,今年的疫情控制不错,这还多亏贵府的国公爷向陛下提的建议。”侯老太医打开话匣,便收不住了,开始称赞起齐屹来。

舒眉便在旁边暗暗吃惊。

原来是大伯,她心里暗忖,那人进宫原是为了这事的。

送走查诊的太医,舒眉顺便往霁月堂去请安。她一回来便倒头就睡。躺在**时,她总觉得还有什么事给遗忘了,一时却又想不起来到底是何事。

直到第三日午膳过后,府门口负责守着的海棠,突然过来禀报:“夫人,三姑太太派人在门口候着,说您是否有什么话要带给她。”

“表姐?”舒眉心里一喜,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冲进屋里,迅速地写了个简短的便笺,让人带了出去。

坐回案桌边,望着手边的笔墨纸砚,舒眉一时技痒,便嘱咐雨润在旁边磨墨调色,她要画一幅茶香苑的景致。

须臾,当舒眉拾起狼毫,沾上墨汁写跋留日期时,突然脑袋有个灵光闪过,舒眉不由暗叫一声糟糕,放下墨笔便朝内室走去。

雨润被她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搞懵了,追在舒眉身后问道:“小姐您在寻什么?奴婢帮你来寻吧?!”

舒眉也不做声,在搬来的衣物和首饰盒里找来找去。

最后施嬷嬷也跟进来了,也帮着她们一起找。

找了几遍无果后,舒眉不由瘫坐在软榻上,一副失魂落魄的表情。

“小姐,到底是什么东西?看把您急得……”施嬷嬷走过来,爱怜地替她拭起汗来。

“嬷嬷,你搜寻东西时,有无在床脚的暗格里,看见一个信封?”实在没办法了,舒眉只得问了出来。

“信封?”施嬷嬷喃喃复述道。

“嗯!里面有一张纸,写了十来个字。”舒眉盯着她的眼睛,继续探询道。

施嬷嬷摇了摇头,说道:“小姐的书函不都在书柜上吗?老奴把书籍都搬来了……到那一堆里面去找找吧!”

舒眉想解释一番,又怕她以后在耳边再唠叨,遂忍了下来。最后只告诉了她,东西所藏的地方,施嬷嬷主动请缨,回竹韵苑地毯式地搜索起来。

老仆妇离开后。舒眉一直惴惴不安,不知她此番前去,把东西取不取得回来。最后,直到施嬷嬷两手空空回来,她才感到事情大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