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97章 欲意何为

第九十七章 欲意何为

她忍不住手脚并用,在下面挣扎起来。本来齐峻是打算先起来的,谁知他刚拿手掌撑起一些距离,得到喘息空间的女子,也跟着用双臂将上身支了起。

舒眉一个不留神,嘴唇无意间印上了齐峻的面颊。

这意外让两人同时怔住了,等女子反应过来时,她只觉羞愤欲死,忙放开支撑的手臂,又躺回地板上。

齐峻这才回过神来,连忙从地上爬起来。

他毕竟练过功夫,弹跳两下眨眼功夫,就站到舒眉身旁,随后伸出右手,将妻子从下面拽了起来。谁知舒眉没思想准备,脚下没站稳,一个踉跄就朝后要倒过去。

齐峻反应迅速,拿他另一手去接住她。就这样,等舒眉回过神时,整个人便跌进了他的身上,半分也动弹不得。

几个动作发生得极快,舒眉一时都懵住了。待两人都站稳时,她才从齐峻怀抱中挣脱出来。

“谢谢!”她压下心里的惊悸,结结巴巴地道了谢,“我…我还以为……是雨润,雨润帮我备好了热水……你…继续,我先出去了……”

说完,也不管对方听没听清,舒眉便像兔子一般,飞也似地朝门的方向跑了出去。

随着“啪”的一声门响,齐峻这才回过神来,只见他摇了摇头,重新回到屏风后面,继续他的沐浴。

急匆匆退出来后,舒眉只觉脸上烧得厉害。回到寝间的廊下,她一眼瞥见柳黄在门口徘徊,正要出她雨润上哪儿去了。便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接着,便听到雨润压低的声音。

“轻些,四夫人刚睡着。别把人给吵醒了……”

说完,她又补充了一句,“放下后。你们回去吧!再接着烧,夫人醒来后要用的……”原来是对方领着厨房里两名粗使婆子,将一桶刚烧的开水,抬到净室门口。

接着,雨润便把热水抬进净室,过了约摸一盏茶的功夫,她才出来回到正屋的寝卧间。

主仆俩一番详谈。舒眉这才得知,厨房的热水早烧好了,雨润正打算进来喊她时,碰到了刚喝完醒酒汤的齐峻。齐峻见她睡得香甜,就说不如自己先洗。等妻子醒来后再烧。

原本有人伺候他沐浴的,桃叶和桃根不知怎地,后来也被他打发了出去。

雨润离开后,舒眉重新躺回到榻上,等到她快要重新梦到周公时,便听到耳旁有人叫她:“醒醒!你这样躺着,小心着凉……你不是要沐浴吗?”

灵台陡然间清醒过来,舒眉不由抬眸望了过去,只觉不到一尺的地方。立一名长发长袍的青年。

墨染的青丝披在肩头,滴滴达达还淌着水渍;一双桃花眼仿若被雨水清洗过的碧空,水润里透着澄明的光泽,肌肤被腮边的乌丝这样一映衬,更显得肌肤如温玉般柔和;他笔挺的鼻梁跟下巴的冷硬的线条倒是相得益彰,配上微微勾起的唇角。整个人贵气中不乏调皮。

舒眉只觉心神一闪,脸上顿时像点着似了似地发烧起来。胸腔中仿若还有几只兔子,在那儿调皮地翻来蹦去。

“祸水!”她不由暗骂一声,急急地将眼睛从他身上挪开,扯了扯被睡皱的衣裙,从榻上起身,逃也似地跑开了。

“小心脚下,别等一下又摔着了……”望着她消失的背影,男人在后头出声提醒她,可惜,舒眉闪得太快,没听到他一句。

齐峻走回床边上,一个人坐在那儿发呆。

刚才她脸上的红晕,是因两人滚到一起的缘故吧?想起刚才她香软柔滑的唇,齐峻更开始失神。

他不由记起四年前,第一次在湖畔拉住她小手时的情形。

那时,她还只有丁点大,像园子那棵生长不顺的小桃树,一转眼间长成大姑娘了。肤色变得浅了几分,眉眼也慢慢长开了一些,不知过两年她会变成什么样子?

那次沧州守陵回来时,重新见到她时,他虽然满腹子的委屈,现在回想来,还是不得不承认,舒眉越长越好看了。

齐峻一抬眼,就瞄见对面那张软榻,随即又想起上回,她醉酒第二天质问他的情景,心里顿时觉得不是滋味。

他还沮丧多久,妻子便从门外走进来了,带着一身沐浴后芬芳清新的气息。齐峻的目光忍不住紧紧追随着她,把舒眉盯着莫名其妙。

刚才她在净室里,经历了不短时间的自我检讨。她最终决定将齐峻,看成那个时空,传媒上经常出现大众情人型的明星。这样一想,心里平静淡然了许多,心态也跟她刚醒时相差无几了。

此时被“大众情人”这样望着,舒眉还是有些吃不消。

盯到最后她实在扛不住了,只得没话找话,为刚才的冒冒失失道歉:“先前我真不是故意的,那屋里水汽没看见,我又不知你回来了,这才闯进去的。之前我安排过雨润烧水,谁知,竟被夫君抢了先。你说你沐个浴吧!既不让人在身旁伺候,也不派个人守在门口,谁知道是你在里面?!”

齐峻闻言脸色变了变,暗道:果然强词夺理来了,这才是她的本色嘛!

他思忖了片刻,心里便有了主意,忙坐直身子朝舒眉摇了摇手:“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为夫又怪你……若你真觉得愧疚,就来帮我一个忙。”

帮忙?舒眉顿时紧张起来,该不会是伺候他脱掉衣服吧?

她不由望了过去,只见他身上也说披了一件袍子,不像是需要人伺候的样子……

见妻子不停朝自己身上打量,齐峻的嘴角忍不住弯了弯,伸出右手朝她招呼:“过来!请夫人帮我绞干一下头发,湿漉漉地躺在那儿不舒服。”

舒眉顿时恍然大悟,暗暗唾弃了一声,心不甘情不愿地走了过去。

接着,她便从床头柜子中寻出一块干净的帕子,来到丈夫跟前。

等妻子走近,齐峻跟着起身站了起来,舒眉只得抬起头,仰着头对他道:“你本来就高了,站起做甚?要我怎么帮你绞?”

齐峻不解地望了她一眼,指着她刚才离开的软榻:“不如坐在那上面……”

舒眉点了点头,嘴里忍不住嘟囔道:“那你还让我过来?!”

齐峻轻笑一声,抬起长腿便走了过去,一屁股坐上妻子每日休息的软榻上。

舒眉这才靠近他,开始用双手帮他擦了起来。

齐峻闭上眼睛,开始享受妻子的服务。一对小手轻轻地搓着他的发丝,只觉像柔和的清风拂过,跟大姐小时帮自己梳头时那样轻缓……

见他一脸享受的模样,舒眉忍不住出声问道:“既然觉得不舒服,为何不叫桃叶她们帮你绕干?”

“夫人不是不喜欢别人进咱们寝卧吗?”齐峻没有睁开眼睛。

“此一时,彼一时,那时早就发现青卉和紫莞形迹可疑,我这不是防着她们吗?”事情已然解决,舒眉也不再遮掩了。

听她提起那两名背主的,齐峻眉头微微一皱:“原来你早发现了,怎么不提前把她们打发了?”

“打发?说得轻松?她们都是家生子,都是婆母之前安排在夫君房里伺候的。若我无缘无故地给打发了,外头还不知别人怎么说呢!”舒眉忍不住抱怨道。

“别人怎么说你?”齐峻不是太明白,不由反问道。

他竟然还有脸来问?舒眉只得不可思议。

“怎么?哑巴了?怎么不回答?”齐峻在旁边催促道。

“夫君让妾身如何回答?”舒眉停住手里动作,转到他前面,正色质问道,“夫君难道没听到人家议论吗?说什么我善妒,容不下人。之前吕家没平反时,夫君不也以为,是我挡住你,不让她进门的吗?”

她不提还好,这样一说,齐峻倒想起心里埋藏已久的疑问。

“之前你到底是为何不让她进门?”

“为何?正妻还未圆房,就要纳妾?你还有脸问我是为何?”舒眉反唇相讥。

齐峻拧起眉头,呐呐地说道:“那天晚上,我不是跟你说得很清楚了,她实在可怜,若不是家中遭难,也不会沦落到这田地……她只不过是我的责任。”

“那天晚上?”舒眉觉得有些不对劲,忙接着她的话头问了下去。

“就是安排圆房的那个晚上……”齐峻怔怔地望着她。

舒眉顿了顿,接着反问道:“既然是圆房的日子,就是咱俩的好日子,甭管夫君愿不愿娶妾身,总归成婚了三年。就是看在妾身为公公守了三年孝,伺候在婆母病榻前,你也不该这样对待我吧?!”

齐峻听了这话,羞愧得垂下头来,喃喃道:“那时不着急嘛!”

舒眉点了点头:“你一时情急,妾身可以理解,可是你不该后来明知我失忆还要那般待我。”

齐峻哪里不知她的心结,可如今情势变化,他早没打算休妻了,旧话重提,她到底是何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