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98章 谁消遣谁

第九十八章 谁消遣谁

齐峻抬起眼眸,直直地望着妻子:“你重提此话,是何意思?”

舒眉一怔,才意识到自己又拐到吕若兰身上,心里不觉有些懊恼。自己反正又不打算跟他过完下半辈子了,何必让人误会是容不下她呢?没得人以为她真成了怨妇。

舒眉随即收敛起心神,重新开始为他擦干发丝,嘴上还不停地解释道:“没什么别的意思,只不过解释我那时的苦衷,夫君未必明白。如今你既然已经知晓,以后妾身便不会再提了。”

对方不仅撇清了,用的还是一副淡然的语气,齐峻哪里会听不出来。那里面暗藏着的无所谓,和急欲结束话题的息事宁人态度。

他松了口气的同时,心里更多的是失落。

若她对自己还有念想,两人做真夫妇是迟早的事。只可惜就算他现在放低身段求和,只怕,也会被她当成为了家族稳住自己吧?

齐峻还是不甘心,追着又问了一句:“你不欲我将那休书之事公开,也是为颜面考虑的?”

舒眉手里的动手没停,嘴上却连忙解释道:“当然基于夫君你的颜面,省得你出去被外面的人扯笑。”

齐峻一怔,顿时也明白过来。

是啊,若是曝出是她主动求去的,早就已经向大哥索要了休书。只是他为了家族,不得不留她在府。反而是舒眉不计前嫌,宽宏大量地为他掩饰,暂时为他照顾母亲。打理府中事宜。

既然她都能为夫家立场着想,顾惜他的颜面。自己男子汉大丈夫,也不能太小器不是?!

想到这里,男人心里涌出几分意动。似乎找到了改变对她态度的藉口。

齐峻一把捉住她的手:“谢谢娘子,为夫不是那般不识好歹之人,以后娘子有什么差遣。只要一句话,为夫定会鞍前马后恭你差遣……”

舒眉扫了他一眼,把手从他掌中抽了出来,郑重地对他说道:“妾身能有什么差遣?只不过,想得将来能有个自由之身罢了!相公既然开口了,且先记住在那儿,此份休书是因你而烧的。以后少不得恳请夫君亲笔再补一封给我。”

原是惦记着这档事,齐峻虽然心里不快,之前的担忧也暂时减了不少。她这句话起码保证,未来的这一年内,她不会提前走了。这个认知。让他陡然间又生出许多希冀来。

待他整头发丝全都绞干后,舒眉收起巾帕,正准备朝外面叫一句丫鬟进来,被齐峻一把抓住了胳膊:“以后我洗头发后,你都要帮我绞吧!那些丫鬟笨头笨脑,不如你的手柔软……”

舒眉不觉诧异,说道:“怎会笨手笨脚?桃叶和桃根在沧州老家,可是被叔祖太太亲自调教出来的,到咱们府后。又跟施嬷嬷身边,重新学了许多规矩和伺候人的本事,哪能笨头笨脑?”

齐峻望了她一眼,忙解释道:“怎么不笨头笨脑?说要她们过来伺候沐浴,两人都杵在那儿不动,没人敢拿眼睛抬头看我。”

舒眉有些奇怪。歪着脑袋问道:“这又是为何?难不能是相公凶了她们?”

齐峻一时语塞,半天没有答话,经不住妻子一再追问,最后老实承认:“就是开头到屋里伺候时,为夫不喜欢她们的名字。”

“名字怎么了?”舒眉忍不住问道。

齐峻腹中腾地升起股怒气:“怎么了?你专挑这两名字的来伺候,用意为何?”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舒眉哂笑了几声,忙解释道:“青卉、紫莞、海棠那些个家生奴才都是以花草为名,妾身也没注意这些……”

齐峻哪里肯信她:“问了名字,我才明白,她们为何那副既羞且怯的模样。”

舒眉忙撇清道:“相公你想多了,她们识字的都没几个,哪会明白这两名字有何典故。”

“怎么不知?!她们俩恰巧就识字……”齐峻斜了她一眼,说道,“难怪战战兢兢竹韵苑出过一个青卉。她们就不怕成为第二个、第三个青卉?”

舒眉一笑,说道:“妾身真不知她们会那样!之前,妾身就听说,相公从小喜欢漂亮的人和物,又特别崇尚魏晋名士的风度。这不,想着咱们府里以后或许还能一段红袖添香,素手磨墨的风流佳话。”

齐峻不由气结,郁郁地说道:“娘子是故意消遣为夫的吧?!搞得她们现在都不敢接近我。”

舒眉心里嘀咕一句:还不是吓的,谁让你爱到处放电,一般人哪里招架得住?像青卉紫莞本就是郑氏送来,打算给他当通房的……

“行了,我过后再去教训教训她们。”她只得息事宁人,妥协退让。

齐峻显然还不打算放过她,忙趁机要求道:“不行,以后沐浴、绞干头发这类细致的活儿,不能让她们贴身伺候了,还是你来吧!”

“什么?”舒眉大惊失色,然后愤然道,“你嫌妾身整日不够忙的?还没有被累死,得担起贴身丫鬟的活儿?”

齐峻也觉得这要求提得稍稍急些了,连忙安抚她:“沐浴就算了,绞头发还是你来……”

舒眉抬眸盯着他,一脸怪异的表情,不知这人到底发了什么神经。

“也不会让娘子白吃亏,你下次洗头发,为夫帮你绞就是了。”齐峻连忙补充道。

舒眉摆了摆手,一副敬谢不敏的样子:“相公的手是拿刀枪的,我可不敢让你绞。”

被人嫌弃了,齐峻伸出双手,正面背面看了又看,说道:“为夫以前也拿这双手作画抚琴的,不会伤着你的。”

舒眉没有接话,敷衍了几句,福了一礼便出去了。

谁知,齐峻竟把这事当真了,他隔三差五地晚上洗头,无论舒眉忙得多么迟,都会等着她回来,替自己绞干了再睡。而舒眉算是怕了他,每次只敢挑到白天来洗头。那样,他也不好意思当着大伙的面,去抢人家婢女的工作。

经过两次碰壁后,齐峻再也没有要求了。只不过,要妻子亲自替他擦干,还是日常惯用的戏码。

舒眉不禁有些糊涂了,不说众所周知古人们通常早熟,十六七岁成家立业的大把。就算拿到现代社会,二十岁的年纪早过了爱与人较劲的年纪,他这样一番动作,到底有什么图谋?

还没等她太想得明白,接着而来的走亲访友,让她自己也感受到了某种压力。

齐府自禁闭被解除后,重新融入了京都的高门大户交际圈子。

由于下月就有齐峻的及冠礼,虽然来的大都是男客,宁国府亲友中的女眷,到时少不得也会跟着来。郑氏理所当然,要提前带着小儿媳出来走走,一是让她见见世面,二来也为她在上流圈子里,扩充一些人脉。无论是以后单独立府,还是帮着高氏掌家,这些锻炼都是必须的。

舒眉嫁进来的几年,前三年在孝期,好不容易府里除服了,又发生昭容娘娘之死和她堕马失忆的事。开春以后京里发生的疫情,让齐府又被封了一个来月。现下四房的两口子和和气气,让当婆婆的郑氏老怀宽慰,这才想起要把舒眉带着,一起到外面走亲访友。

这天午憩起来后,郑氏特意将小儿媳招到霁月堂,问她明天出行的事宜准备得怎么样了。

“都安排妥当了,礼也备好了。”舒眉恭敬地答道。

郑氏点了点头:“唐府不比别家,他们已故的太爷,跟你公公既是莫逆之交,又是同袍。你三婶能跟三叔父能一家团圆,得亏了唐将军在朝堂上出了少力。”

舒眉点了点头,应道:“听三姑奶奶说过,听相公说起,唐三爷还是他从小玩到大的发小。”

郑氏听到她主动提起小儿子,心里面早乐开了花,说道:“可不是?!你瞧人家儿子都能扶着门框学步了,咱们齐府的子嗣……唉……还知在哪儿寻去。”

又来了!舒眉心里叹息一声。

根据以往的经验,她知道接下来,婆母将会又是一番说教,她忍不住垂下了脑袋。

郑氏扫了她一眼,忍不住又问道:“施嬷嬷每日熬的汤药,你每日还在喝吧?!”

舒眉一怔,犹豫了半晌,才连忙解释道,“现在没喝了,是药三分毒,上回太医来,说我的身子骨没什么大碍,母亲就不必担心了。”

郑氏叹息了一声,语气满是怨念地说道:“哪天你要真怀上,为娘那时才不用操心了。”

舒眉垂下头来,不再接她这话。心里也暗暗着急,也不知齐屹是怎么想的,既然答应她离府,何不给齐峻安排两人伺候,甭管嫡子庶子,让老人家早日如愿以偿也好。

郑氏睃了她目光闪烁,以为她是害躁,也没再逼她了,识趣地住了嘴。

她听蔡嬷嬷小孙女香秀私下里讲,如今小儿子跟儿媳如胶似漆。晚上,还经常听到他们在里屋打情骂俏。说是峻儿只要一进寝间,就不再允许丫鬟婆子,再跟进去伺候了。像穿衣脱衣、绞干头发、束发此类的细致活儿,都是舒儿那丫头亲自动手帮着打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