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99章 出门道贺

第九十九章 出门道贺

唐府位于皇城东南角明时坊,跟位于城西鸣玉坊的宁国府,恰好形成一个对角线上,几乎斜穿整个京城,路途不算太近。

舒眉一大清早就收拾停当,来到霁月堂给婆母请安。当郑氏被儿子从内堂扶出来时,她抬头一望,不由得呆住了。

儿媳认真装扮起来,确实不算太差,不亏是当年“京城双姝”之一施怡涵的女儿。且不说肤色如何,就是那眉眼轮廓气质神态,足以当得起齐府四夫人的名头。

婆媳俩在众丫鬟仆妇簇拥走出垂花门时,齐峻早就骑在马背上,朝她们婆媳一眼扫过去,齐峻闪了一下眼。

早上从**爬起来后,他便到府里的小校场上,练了好一会儿的拳脚。海棠跑来跟他禀告,说她们婆媳已经收拾妥当了,他才回竹韵苑,草草冲了一个凉水澡,换了一身洁净的衣裳,这才赶到门口。

很久没见到妻子盛装的样子,上次还是半年前安排圆房的那晚。

龙凤花烛下,她披着盖头,屋里晕红一片,还没等他揭起喜帕,外头大嫂屋里的丫鬟琴儿,便找到了竹韵苑。经他的贴身丫鬟青卉在门口跟他禀报,说是兰妹妹从楼阁上摔下来了,生死不明。

他心里一着急,抬脚就在出去。谁知坐在喜**的舒眉,噌地一下从床缘上站了起来,自己揭开了盖头,冲过来便拦在他在前面。不准他出去。说是家里的亲戚六眷还未散尽,此时出去,让人怎么想。

当时他解释说,看一眼便回来。兰妹妹听说他要圆房。那几天整个人病怏怏的。

他走得急,没仔细打量自己的妻子,后来还没等舒眉醒过来。他便被召到了西山军营里。

此时在晨曦中见到她,齐峻只觉一颗心陡然间跳得飞快。她除了肤色黑一点之外,其他方面配他,勉强还算过得去。

马车来到街上,舒眉关在府中一月有余,实在憋闷坏了,忍不住透过车窗向外面瞧出去。外面果然热闹非凡,路上行人和车辆熙熙攘攘,经过京城中央的长安大街时,甚至在那个十字路口堵了一会儿。

本来跑在车厢前头的齐峻,见舒眉总是不停地撩帘张望。他怕那些她的容貌。被那些鄙俗的贩夫走卒,给偷窥了去,忙拉紧马缰,挡在车厢旁边。

“不知亲家宋夫人,会不会带上你的五妹妹,又有几天没见到她了。”郑氏不由感叹道。

舒眉忙安慰道:“会的,一般新媳妇,当宽厚的婆婆最喜欢带出来了,咱们家不也这样?”

郑氏被她这样一恭维。不由嘿嘿笑了起来。

齐峻在外面凑趣:“可不是嘛!还是舒娘最会哄娘亲开心。儿子听竟成兄说,唐三嫂给宋家婆媳都长了帖子。应该会来的!”

听到他的声音,郑氏不由一愣,朝舒眉那边窗口望了过去。只见儿子不知何时,来到了车厢旁边,跟她们同步而行。郑氏忍不住莞尔。心里暗道,香秀那丫头果然没报错,就坐在马车上一会儿功夫,这小子都舍不得离开他媳妇。

她心里不由高兴起来,趁着他们小两口子都还在,少不得旧话重提:“为娘最不愿出席,便是人家府里满月酒、周岁宴。以前那般老姐妹,如今我都不敢见她们了,个个膝下都是孙儿环绕。有的都抱重孙了,就咱府里还冷冷清清的。”

这句话让车里车外当事的两人同时都禁了声,齐峻直起了身子,亦步亦趋地跟在旁边,舒眉刚垂下眼睑,装作没听见。

郑氏觉得自个唱独角戏没意思,也沉默起来。齐府马车在路上行了近一个时辰,总算来到了唐府门口。

男宾到外院就被引到了前面的堂厅里,女客则被带到垂花门口,有一群贵妇,在那儿笑迎贵宾,跟前来做客的女眷寒暄问安。

舒眉扶着郑氏刚一下马车,就有名年轻的媳妇迎了上来。

“远远地就看见郑家婶婶,起先没认出旁边这位漂亮的妹妹,想来是四弟妹吧?!”那女子上来便给郑氏行礼。

郑氏忙给她介绍:“可不是,这就是峻儿的媳妇,你们还未见过吧!”

接着,又给舒眉介绍:“这是你唐家三奶奶,娘家姓岑。”

舒眉连忙行礼:“原来是岑姐姐,妹妹这厢有礼了。那次花朝节倒是碰到过,只是在路上没机会得见一面。”

岑氏一笑,忙上前携了舒眉的手,上下打量,嘴里还赞叹道:“果然是万里挑一的标致人物,难怪齐四爷舍不得带出来。若我是男子,也舍不得让窥了去。”

一旁的郑氏听了,笑道:“世家中这些年轻媳妇,就数你的嘴巴最甜,你婆婆呢?”

岑氏把头一扭,朝垂花门口望去,只见一位上了年纪的贵妇,带着几名女客,闻声就赶来过。

两拔人马又是一阵相互寒暄问好,舒眉在婆母的介绍,朝年长的夫人们一一行了礼。

唐夫人是一位白胖的中年妇人,气质雍容华贵,见到舒眉举止落落大方,进退有度,很是欢喜。

旁边几位贵夫人,也是京里世家出来的诰命,有些跟已故的晏太君相熟的,也有跟舒眉的亲祖母虞老夫人相知的,不由在旁边暗地感叹:“文家出来的女子,到底是有些脱俗,原先听人说,被父亲当男孩子养,我看并不比京城深闺的世家女差。”

“可不是嘛!不过听说至到去年,她姨母还在京里,想是这些年没少指点。”另一名贵妇说道。

众家女宾也未在门口多做停留。不一会儿,齐家婆媳跟那帮贵妇,说被带到位于后花园正中央,唐府用来的待客的花厅里去了。

舒眉嫁进齐府有四年,第一次出府参加这种热闹的宴请,少不得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

一年前她头次进宫觐见,接着就在那天,昭容娘娘香消玉殒,让舒眉身上更是罩了一层神秘的色彩。再加上去年传出她从马上摔下来后,接着就失忆的事,更是让一些好事者往高吕两家身上联想。

尤其是往吕若兰想。当年有流言说,如果不是吕家被流放,他家姑娘早进了齐府大门。

如今看到舒眉被婆婆带了出来,不仅精神尚好,两人间举止亲昵,半点没有婆媳不和的迹象。喜欢八卦的众家女眷,心里头或多或少有些疑团未解开。

在厅里坐下来后,舒眉跟在婆婆身边,跟那些夫人闲话家常。虽然她虚岁只有十六,却已经嫁人多时,这几年没出来走动,一直闭塞在府内。自然京城地面话题,她有些跟不上,只得一声不响地枯坐在那儿。

不过,她没闲太久,没多大会儿,她的好友袁家三奶奶林秀涵也来了。

林秀涵跟在她婆婆陈氏一同来的,就是舒眉那次进宫,见到跟林老夫人和太后说的那位老夫人。

见到好友早就到了,她眼前一亮,跟婆婆告罪一声后,便来到了舒眉跟前。

两人寒暄见礼后,林秀涵携着好友的手,说道:“本来你们宁国府解封后,我是要看你的,谁知大嫂病了,婆婆只得把管事的重担,压在我一人的身上。这不,到今天才有空出来歇口气……”

舒眉捏了捏她的手,宽慰道:“一样,我也走不开身,前两天接待归宁的几位姑奶奶,也忙得团团转。我也是早想道谢!”

一听到道谢,林秀涵眨了眨眼睛,嘴色绽开了一朵明艳的笑花,凑到她耳边捉狭道:“我哪里不知,妹妹府上也是当家嫂嫂病了,你被推出来要接手家务嘛……”

被她的表情逗乐,舒眉扑噗一声笑出来,忍不住接话道:“只有姐姐最懂我。”

林秀涵笑道:“你是不知道,当初我得到你派人送的信,躲在房里偷偷笑了好几回,相公不知我哪根筋不对劲,扬言要找太医我诊脉呢!”

舒眉也觉得好笑,正要说些什么,就见梦里见过的高氏娘家嫂子魏氏,朝她们这边走了过来,她忙朝对面使了个眼色,林秀涵扭头望过去,也认了出来,忍不住嘟囔道:“果然背后说不得人……”

舒眉用帕子掩住嘴角,偷偷笑了起来。

谁知下一瞬便被林秀涵一把拽住,来到郑氏身边,替舒眉告了罪:“郑老夫人,把你家的舒娘借一会儿。”说着,就把好友给拉走了。

舒眉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她带到了唐府花园里的一处假山后面。

“后面不会有人吧?!”舒眉左右张望,有些担心地问道。

林秀涵哪里不知她的担心,带着到四周榆查了圈,安慰她道:“这下该信姐姐一回了吧!唐府我来过许多次,这个地方最是僻静,很少有人来的,咱们在这儿说说话,最是稳妥不过了。”

舒眉这才放下心来。

林秀涵望着好友,望着她一本正经地说道:“先前我在垂花门的地方,见到吕家的马府!”

——————

感谢爱上花伴泪朋友赠送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