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100章 红粉同盟

第一百章 红粉同盟

舒眉先是一怔,随即便反应了过来:“姐姐何必试探我,她来不来于我来讲,却是半点儿干系都也不在乎!”

林秀涵讶然地扫了她几眼,笑着打趣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妹妹变得这样云淡风轻了?一点都不像往日的你!”

舒眉跟着嘿嘿笑了两声,说道:“妹妹不是突然转了性,有一件事姐姐恐怕还不知道,要说我为何能出说这话,这还多亏了姐姐上次的提醒。”

“哦?还有什么事,是我不知道的?”林秀涵很是意外,忙跟在她身后追问。

于是,舒眉把那次她趁着高氏在场,当面逼齐峻向吕若兰讨要甘愿为妾字据那事,原原本本地讲给好友听。

林秀涵不由睁大了眼睛,一脸震惊和钦佩的样子。

她的反应倒没让舒眉感到多少意外,本来这法子也是歪打正着,她从齐屹签下休书之事得到的启发。

经商业社会契约精神的洗礼,她运用起来当然驾轻就熟。可对于像林秀涵这样土生土长的古代闺秀来说,这做法无疑有些惊世骇俗。

果不其然,林秀涵喃喃道:“从来只听说过,进门为妾要签卖身契的,没听说要写这种玩意儿的!”

“说是她身份不低,当然是签不了卖身契,不正好让人有空子钻?”舒眉笑着解释道,“若她真是为了相公,什么都肯舍弃,没准这招我还真不敢用呢?那不等于自掘坟墓吗?!”

林秀涵连连点头,表示赞成她的说法。

说了这里。舒眉轻叹一声,接着说道:“起先,我觉得姐姐的话说得有理,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没想到,差一点当场就她现了原形。”

林秀涵攥紧舒眉的左手,宽慰她道:“你也不必遗憾。总归是把话说开了,妹妹现在从受制于人,变成掌握主动,实在是件可喜可贺的事。”

“有什么值得恭贺的?只不过自保而已。”舒眉自嘲一笑,把话题轻轻带过。

从她的表情中,林秀涵哪能看不出,对方此时的纠结的心态。随后她携起舒眉的手。找了别的话题,说起能让她开心的事:“先前在信中你不是说,府里换了一批忠仆,现在没人再敢搬弄是非了吧?!”

果然,提起这个。舒眉眸子不由一亮,笑道:“姐姐放心,如今咱们院子里,算是清除得干干净净了。不过那人她回来后,会不会卷土重来,还是很难说。你也知道,咱们一时分不了家,婆婆不管事,她又是府里正经主子。”说到后面。她的声音不由轻沉了下去。

林秀涵正要接过话头,安慰几句。突然旁边的太湖石假山后面,传来几名女子轻声细语的声音,把两人都吓了一跳。

只见林秀涵抬起右手,将食指放置在唇边,做了嘘的动作。舒眉收到她的暗号。跟着对方一起屏声静气,竖起耳边留意那边的动静。

“看见吕若兰没有?没想到她也会来?不怕遇上岭溪公子和他娘子吗?”有个女人的声音,在那会儿小声地议论道。

另一名女子轻哼两声,语气中带着几分不屑,应道:“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见。没想到吕家还能咸鱼翻身……”

“吕若兰挺沉得住气的,她就不怕遇到齐家那位?”最开头那女子提出疑问。

“这你就不知道了,先前她早去过了。听说,宁国府之得发疫情,就是她去看望国公夫人传过去的。”

“那她还敢来?刚才进门时你们见到齐府婆媳没?都携手来赴宴了,看那样子好像关系不错的样子。”

又一名女子不甘寂寞,插进话来,幽幽道:“没想到,最终连她也没能嫁进齐国府,反倒让乳臭未干的乡下黑丫头抢走了。”

“唉,这就是命数,当年咱们到齐府做客,吕若兰仗着她表姐是世子夫人,早拿自己当齐府的人了。除了讨好齐淑娆姐妹,咱们哪位曾被她放到眼里过?”语气有几分幸灾乐祸的意味。

她的话音刚落,就被同伴接了上来:“听姐姐提起这个,我倒听说过一件事,听说吕若兰回京后,让齐家那小媳妇还是吃了些苦头的……”说着,她便将舒眉堕马失忆的事,当笑话讲了出来。

果然,这段八卦引发了另外两人的猎奇之心。

“什么?真是这样?那也太窝囊了。要是我肯定回娘家,要父兄跟他义绝,或者让他赔礼上门来接……”

她的同伴当即反驳:“说得轻巧,真到姐姐身上,你未必舍得放手!想当年…许多闺中女子……”后面的话,她没好意思说出来。

舒眉心里替补充:梦中情人?大众偶像?

“你们说的到底是谁?没一点不正经的。也不知羞……”第四名女子插进话来问道。

“岭溪公子啊,就是作出《水月缘》曲子的那位。”

“啊?《水月缘》?那人今天来了吗?在哪里,等一下戏园里可不可以见到?”那名新来的女子有些激动。

“什么啊!人家乃是世家公子,又不是伶人,到戏园子去做甚?!”那名了解颇多内幕的女子,显然更维护偶像的形象。

“世家公子?恕妹妹孤陋寡闻,世家公子能写出那样的曲子?我还以为是哪位梨园大家写的。”那边连忙解释道。

“你来京城不久,这几年他又刚好在守孝,难道你不知。”

另一名女子接着她的话解释道:“别的人自然作不出,那要看他是谁的学生?!岭溪公子六岁师从竹述先生,琴棋诗画样样精通。后来不知何故,被他兄长宁国公,给扔到了军营锻炼,跟一帮糙老爷们整日混到一起。”

“原来是宁国府出来的……国公爷的亲弟?”

“是啊,那小媳妇醒来后,声称失忆,对齐四郎像陌生人一样。”

“芷茹幸亏及早抽身,不然,就是进了齐府,日子怕也是不好过。”

“你们在说些什么啊?宁国府高夫人就是再厉害,终究是隔房的,将来还是要分家的。惹不起,难不成躲都躲不起?”

“这你就不知道了,齐家太夫人只生了兄弟三人,有她在哪里轮得两嫡亲的兄弟分家?再说了,郑太夫人身体硬朗着呢!按她的年纪起码可以活个二三十年。”

“不知芷茹姐姐,当初为何最终没成的?听说竹述先生可疼他这外甥女了。从小把她当亲生女儿疼,说是心肝宝贝也不过分。而岭溪公子一向尊敬他这先生。”

“这妹妹就不懂了,再疼也不能违背礼法吧?!”

“那吕姑娘不也那样做了?”

“她是近水楼台先得月,没想到后面来了更近水的。听说齐文两家在祖辈就有约定。”

“不过,我也不觉得岭溪公子多满意他那媳妇,之前都从来没一起出来过。”

“这次不就一道出来了?”

“今天岭溪公子来了?”

“当然来了,只不过在前院而已。”

在这里听到自己的八卦,舒眉一时之间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她从没想到了齐峻在外头,还有这么大的名声,甚至还有一拔拥趸者。

林秀涵掩住嘴巴,朝好友捉狭地眨了眨眼睛。

舒眉的脸噌地一下,红得像煮熟的虾米,连连摇了摇头,接着起身,拖着对方的手就要离开。

难得看到好友窘成这样,林秀涵哪肯放过这样的机会,一把抓住舒眉的胳膊,凑到她耳边打趣道:“看看,你是不稀罕,外面还排队等着一群人呢!可不只吕若兰一人。”

舒眉怔了怔,回驳道:“那些风流的名头,除给妻子亲人增加更多麻烦,能当饭吃吗?家父曦裕先生的诗文造诣,早二十年就风靡大楚朝,最后还不是流落岭南十数载。”

林秀涵笑道:“在我跟前说说就成了,你千万别在他人跟前说起,小心齐四公子的拥趸,集体围攻你。”

舒眉撇了撇嘴,一脸的不以为然。

林秀涵体谅对方失忆了,从小又在荒蛮之地长大,自是对她相公以前神童才子的名头,不以为然。

想起对方的身世,林秀涵心有戚戚,她曾听长辈们提过,文家父子堪称大楚奇迹。要不是这样,当初文祭酒在狱中自尽,也不会引起那么大反响。最后还靠士子的罢考,才救下舒眉妹妹的父亲。

听说昭容娘娘从小就由她叔叔启蒙,甚称才色俱佳,是以进宫没多久就得圣宠,宁国公后来对她念念不忘。

舒眉若不是晒那般黑,风头怕是不会比她堂姐差。或真如长辈们猜想的那样,曦裕先生真不想让她重蹈侄女的覆辙。

想到这里,林秀涵打消了让舒眉解释她们文家以前光辉历史的念头,对方这样什么都不知道,也省得心里有落差。

正要把舒眉拉回待客的厅堂上去,迎面来了两名女子,一名是刚才她们议论到的吕若兰,另一名也是她认识的,林秀涵见状心里咯噔一下,暗叫不好。

“林家姐姐上哪儿去了,让芷茹好一翻寻找。”那名女子就朝她们打起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