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101章 庐山真面

第一百零一章 庐山真面

舒眉抬眸望了过去,一眼便瞧见了跟在吕若兰身边的女子,那姑娘十七八岁的年华,也是一副在室女的打扮。

一对柳眉弯似月牙,在眉峰偏偏染上了几分淡淡的冷清,三千青丝盘了个飞云髻。发上插了一根生双翼的玉蝶珠钗。身着一袭素雅的湖青色对襟褙子,琥珀色暗花的罗裙。淡扫蛾眉,面上略施粉黛,眉眼间有股说不出的娴淑端庄,端的一副清丽的模样。

舒眉心里暗暗吃惊,这女子的容貌又在吕若兰之上,端的一副气质美人的模样。听了对方的自称,她不禁猜想到:难不成她便是,刚才那帮女子口中议论的芷茹姑娘?

——她夫君齐峻的恩师竹述先生的外甥女不成?!

这边她还在暗暗思忖,身旁的林秀涵,已经过去跟她们开口打起招呼来。

“原来是芷茹妹子和若兰姑娘,你们这是要上哪儿?”林秀涵一脸微笑问道。

“听说齐四夫人来了,特意前来拜会。茹儿听舅舅曾经讲起,当年曦裕先生还在京师时,两人引为知已。茹儿一直有个心愿,想来见见文家才女。舅舅也曾托小女,道是若碰到曦裕先生的亲人,替他带去声问候。”秦芷茹款款而淡,一副两家乃世交的模样。

舒眉听她这样讲,面上不由一怔,虽知对方是客套,可这才刚见上一面,就被人安上“才女”名头了?让她一向低调内敛的心里,无端生出许多不适来。

见好友一脑茫然愣愣地望向对方,林秀涵轻声一笑,替舒眉跟秦芷茹解释道:“前段时间她从马背上摔下来,有些事记得不是太清了,妹妹见谅。在这儿,还是由我来给双方介绍介绍吧!”

说着,她便把秦芷茹引荐给舒眉,说道:“这位是礼部侍郎秦大人的千金芷茹姑娘,竹述先生是她的舅舅。”

舒眉忙过来跟对方打起招呼。两人互相寒暄行起了礼。两人认识后,,林秀涵转过身去,跟旁边的吕若兰,也打起招呼:“许久不见吕姑娘了,不知身子可算痊愈了?”

吕若兰面上一僵。随后嘴角便扯出几抹笑意,答道:“托袁家三奶奶的福,身子已见大好。”

舒眉在旁边凑趣道:“大嫂出门养病时,还念叨过你呢!也不见吕姑娘到齐府来做客了?”

见问到自己头上。吕若兰忙解释道:“家母身子不好,兰儿整日伺候在榻前。”

旁边的秦芷茹嗖跟着笑道:“可不是?!若不是有我常到她府上,陪着说说话儿,没准这次都不肯出来赴宴的。”

林秀涵在一旁感叹道:“若兰姑娘孝悌,确实让我等犹感汗颜。”

秦芷茹笑着附和道:“可不是嘛!这不,唐府把各家都下了帖子,我特意上前把她拽过来。”

几人站在那儿说了一些闲话。林秀涵知道跟吕若兰处在一起,舒眉只会感到满身不自在,为了避开这种尴尬,她忙拉了好友跟对方告辞:“咱们出来太久了,怕里面的长辈们着急,就先回去了……”

秦芷茹颔了颔首,跟舒眉又说了几句客套话,双方就分道扬镖了。

两人回花厅的时候,舒眉一路上低头不语。心里思忖在假山后头,众女口里议论的那番话。

没想到,林秀涵也觉得奇怪,喃喃道:“她二人怎么搅到一块去的?!以前她们可是不大对盘的。难不成齐四郎一娶亲,她俩平日里同病相怜,走到一起成了同盟?”说着,她似笑非笑地望向了好友。

舒眉闻言停住了脚步,一脸茫然的表情地瞪着她。林秀涵忙那两人之间的过节告诉了好友。

“姐姐是说,秦姑娘是相公的师妹?”舒眉这才理清头绪。

“可不是嘛!说起从小认识。秦姑娘的时间还比吕若兰更长一些。”林秀涵答道。

舒眉顿时醒悟过来。齐峻六岁师从竹述先生,可不是从小长大?!这样才是正宗的青梅竹马。

林秀涵凑到她耳边。打趣道:“或者,她们专程是来碰你的?”

舒眉先是嗤笑一声,随后敛起笑容,正色道:“姐姐莫要开舒儿的玩笑了?我何德何能,还劳她们的大驾,特意来碰我?!”

林秀涵摇了摇头,不以为然说道:“你刚才在花厅,可看见多少在室女装扮的宾客?一般满月、抓周这种宴请,只有成过亲妇才热衷参加,吕秦二女尚未出阁的年轻姑娘,若没有另外目的,她们凑哪门子热闹?”

“姐姐忘了,刚才秦姑娘不是都解释了吗?怕吕姑娘在家里闷坏了,特意出来散散心的。再说了,你刚才不也讲,这种场合妇人来得多。两家的长辈为了结亲家,特意带她们给其他夫人相看呢?”

林秀涵点了点头,笑道:“也对,她们是该找婆家了……”

两人回到花厅时,屋里已经坐满了宾客。郑氏见儿媳回来了,忙把舒眉拉过去,介绍一些有来往的世家夫人和太太给她认识。

舒眉少不得跟着婆母,给些年长的诰命行礼问安。没过一会儿,唐家小少爷抓周仪式就开始了,厅里一片闹哄哄的场面。

等仪式满圆完成,唐家仆妇丫鬟安排宴席的时候,舒眉心里才长长松了口气,心想,到后面该不再被人来参观吧!

谁知事与愿违,唐府的宴席座次安排甚为特别,那些上了年纪的安排一桌。而舒眉一些年轻媳妇,则被安排到了另一桌。

舒眉少得跟着好友,重新认识一些生面孔。幸亏有林秀涵这位从小在京里长大的贵女在旁指点,她才总算把人都认全了。

相互打过招呼后,她惊讶地发现,在座竟然少夫人、少奶奶们的夫君,不是跟齐峻从小一块长大,就是跟他在西山大营是同袍。席上大家的话题,也就离不开各自的夫婿了和她们小团体一些话题了。

不知怎么的,聊着聊着就扯到上回敬香的事上了。

“本来上次花朝节,几家约好到陆府在妙峰山别庄上聚聚。先前就听相公讲,齐家四爷也会带他娘子来的,没想到还是没能见到弟妹。”席中一少妇望着她们这边说道。

舒眉抬眸望去,记起刚林秀涵介绍的,是忠勤侯府的二奶奶杜氏,此人夫君跟齐峻是同袍,于是,她忙笑着回应道:“本人是要去的,谁知头天晚上,妹妹做了一个奇怪的梦,第二天就改道上怀柔上双髻山了,顺道去红螺寺还了还愿。”

听说是她不愿去的,那天到场后失望而回的几名少妇,连忙在旁边起哄:“原来是你不愿去的?我们还以为你瞧不上咱们这群鄙俗之人。”

那哪能啊?舒眉忙欠身道歉,之前只说是拜神,妾身倒未曾听相公提起,妙峰山还有那等聚会,若我真知道,说什么也不是错过跟各位姐姐认识的机会。

众人见她如此谦和,心里不由产生些许好感。

昌荣公主的长媳方氏,忙说道:“我们之前,听说妹妹由曦裕先生亲自教导,在南边也是游山玩水见多识广,说着给咱们这些京里长大,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无知妇孺讲讲,谁知竟然没能碰上。”

旁边几人连声附和,说是要找机会跟舒眉再聚聚。

舒眉没办法,只得应承道:“下月相公及冠礼,想来姐姐们的相公,到时有来参加的。妹妹到时必会倒履相迎。

本来那帮小娘子,在妙峰山没见到舒眉,听信他们夫君的解释,以为齐峻怕黑皮媳妇带出来被人嘲笑。被想到今日当面一问,人家落落大方,将责任全揽到自己身上。看那样一点都没有貌丑见不得人的程度。

她们不由对传言产生了一些怀疑。

齐府两口子的情况,林秀涵自是最清楚了,她见舒眉把话说开,怕她们把话题继续放在齐峻身上,忙转了另一话题,跟她们聊起衣裳胭脂等装扮的话题上了。

舒眉久不出门,这方面是插不上什么话的,遂怕保持了一贯的沉默。

脑海里却琢磨起,刚才她们提到话题。

那次,齐峻突然改道,答应弃妙峰山,改道怀柔的双髻山,原来还有这个缘故在里头。难怪路上揣一副别人欠他银两没还表情。

不过,那时他还是一门心思要接吕若兰进府的吧!冷藏自己是理所当然的。舒眉想了一想,觉得那也没甚好深究的,此事就放过去了。

宴席刚一散去,齐府婆媳就跟唐府女主人告辞,说是路上离得远,怕道上耽搁。

回去的路上,齐峻照例骑着高头大马,护在车厢旁边。谁知在路口等道时,齐峻把车夫纪师傅等他一会儿。随后拍马过来,跟母亲郑氏告了一声罪,说是在道口碰到一熟人,他要赶过去打声招呼。

“去吧!反正总归是在这儿等!”郑氏把他打发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