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102章 邀君采撷?

第一百零二章 邀君采撷?

听着马蹄声“得得”远去,郑氏松了口气,不由跟儿媳问起,那边她们桌上的情形。

“……人都挺好的,媳妇挺喜欢跟她们聊天的。”接着,舒眉便把在宴席上,跟那些女眷聊起的话题,跟婆婆报了备。

合得来就好,咱们齐家虽说在军中声望不低,可峻儿底子不比上屹儿,将来少不得要大众帮衬的。俗话说得好,一个好汉三个帮,多几个铁打朋友总归妥当一些。咱们家眷可不能拖他后腿。

舒眉连连点头表示赞同。

就是郑氏不提,她本来也打算来结交那些贵妇们的。这一两年内,能不能扳倒高家,将来自己离开齐府自力更生时,多一个朋友总归多条路。

想到这里,舒眉自己承诺的,相夫及冠礼上,邀请她们来府里做客,也一并说了出来。

“好啊!舒娘你尽管放手去做,这方面你也是该历练历练了。”

儿媳还想多邀请两人,望母亲恩准。舒眉趁机提道。

见她语气凝重,郑氏不由有些诧异,问道:“邀请谁,你自己做主就成了。到底是谁啊?”

“在唐府后花园里,儿媳碰到了吕姑娘和相公恩师的外甥女秦小姐。不如把她俩也邀来如何?一个是大嫂的堂妹,一位是相公师妹。”

听她提到吕若兰,郑氏脸上一僵,有了几分不快,说道:“她?还是莫要得好,省得又……”

婆母欲言又止的神态,舒眉哪有不明白的。定是怕对方又沾惹上来了。

舒眉忙安慰道:“母亲请放心,相公已经知道轻重了,吕大人官复原职,他不敢乱来的。”

对这话郑氏信了七八分。没别的,看着他们小两口,关系越来越好。即便峻儿对吕家姑娘还是放不下。这两月怕是也淡了不少。想到这里,心里的担忧放下了大半,对儿媳说道:“你自己估摸着办吧!秦小姐确实是个好姑娘,之前两家也没少走动。不知怎么地,在六年前,她到咱们府里来得少了。”

舒眉不由腹诽道:那还不简单,六年前高氏便把她表妹接来了。人家秦姑娘出身书香门第。懂礼仪知廉耻,明知无望还齐府凑过来作甚?!

可这话不该从自己嘴里说出,她忙替秦芷茹开解:“姑娘家到了十二三岁,自然懂得避嫌,况且秦大人在礼部任职。更加得以身作则,不能让人耻笑了去……”

郑氏点了点头,说道:“她也是苦命的丫头,前头找的婆家,被人诬告贬到漠北,那家公子在途中土水不服,死在就任途中,成了望门寡,落了个克夫的名声。”

舒眉一惊。怎么林秀涵当时也没告诉她。随后她又想了想,别人这等痛楚,作为古代淑女,她定是不会主动提起的。

作为古代女子姻缘不畅,本就很不幸了,还被吕若兰惦记上。

她不禁同情起秦芷茹来。心里更加坚定先前想法,要把她从高氏姐妹拉过来的决心。

婆媳正有说有笑地聊着,齐峻此时从前头赶了回来。

“前面路口通了,启程吧!”他吩咐前头赶车的纪猷师傅。他话音刚落,车队重新动了起来。

对儿子刚才的举动,郑氏颇为关心,不由问道:“刚才是哪一家啊?”

齐峻瞥了一眼车厢,答道:“是竹述先生的亲戚。”

不知怎地,郑氏立马就想起了秦芷茹,确认道:“是秦府的马车?”

齐峻顿了顿,停了几个瞬息,才应声答道:“是秦家的女眷,师妹还问我,说先生前日里还问起过我呢!”

哦?!你该常到先生那看看他老人家。俗话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你虽然弃笔从武,这点礼数可不能忘了。

“哦!儿子知道了!”齐峻低声应道,声音好似有些几分小心翼翼。

自己儿子郑氏哪有不了解的,忙把舒眉刚才的提议拎了出来:“舒娘刚才还在跟我提起,说她嫁进来几年,也没跟那些女眷来往,正好就着你及冠那天,把你同袍好友的女眷,一并请来府里做客。还说了,要请秦姑娘和吕姑娘呢!”

齐峻听过后微怔,不知舒眉心里头,到底打的什么主意,此等情形下他只得道谢:“谢谢娘子替为夫着想。”

舒眉连忙答道:“这是应该的,相公不早点寻机会让她们跟妾身认识。”

听到这话,齐峻还哪有不明白的?!

定是上回他转道去丫髻山的事,被妻子知晓了,他也不确定,舒眉到底知道了多少。若是被她猜出,当时是嫌弃她长得黑,拿不出手,自己的麻烦就大了……

想到这里,齐峻终于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

以至于回到府里,把母亲送到霁月堂后,回竹韵苑的道上,他一路战战兢兢,生怕两人间好不容易缓和的脆弱关系,因这事又起了波澜。

为此,他等两人一进到屋内,便携起舒眉的手,把双头放在她肩头上,半是讨好半是关切问道:“累了吧?!为夫帮你捏捏肩?”

舒眉像被什么蛰了一下,马上弹跳起来,连连摆手说道:“不用了,哪些让相公一个大男人,做这些事情……”

没关系,等一下你帮我捏回来就是了?

异性按摩?

舒眉不由囧了。

这人到底又是哪根筋搭错了?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舒眉脑海中的警铃顿时拉响了。平日里借自己帮他绞干头发,就没少动手动脚的。只不过这次尺度加大了!

难道喝醉了?想到这里,舒眉走上前去,抑起脑袋,拿着鼻子凑到他跟前,本打算嗅上嗅的……

谁知,这动作却让人误会了。

齐峻看见妻子又凑了过来,还抬起那张小脸,靠近自己脸面,开头以为她应允了——不,不单单是同意,这动作如此大胆,难不成……不会的,她之前不是对自己避之如蛇蝎吗?

他立即否定自己这过于桃色的想法。

管她是不是,这样子既然容易引起误会,何不趁此机会……

想到这里,齐峻心跳加速。

他从来不是个喜欢浪费机会的人,心里一旦有了这样的念头,就马上要付诸于行动。

只见他左手一捞,将妻子的纤腰紧紧搂住,对着她的樱唇,就直直地盖了上去。

“唔——唔——”

齐峻的动作让舒眉猝不及防,她哪里会想得到,刚才都还在好好说着话儿,转眼间这人就突然狼性大发,竟然用了强的……

她一面拼命地挣扎,一面用还能动的双脚,死劲地踢着齐峻小腿。

好不容易逮住机会,齐峻哪里肯松开,他伸用舌头撬开妻子嫩唇,随后便登堂入室,跟对方的舌头纠缠起来。

刚开始,舒眉只觉得吸引不畅,等齐峻的舌头伸进来后,她只觉浑身一阵酥麻,脑袋里混沌一片,不仅鼻中缺氧,头部更加缺氧,手里腿上的动作渐渐便慢了下来……

搂着妻子的齐峻,哪里感觉不到变化,他以为对方放弃抵抗,是默许他了,他心里不由狂喜,仿佛是得了某种鼓励,他的舌头在舒眉嘴中舞动得更加欢畅了。

在那一世舒眉从校园刚出来,还没开始正儿八经的人生,也没来得及谈恋爱,就在那次旅行中遇到了意外,一醒来就成了别人的妻子。此番遇到风流才子齐峻,她哪里是他的对手,只有招架的份。

她可以守住自己的心,偏偏无法挣脱齐峻这强吻带来的感观刺激。而且三寸之外,那张让女人都自惭形秽的俊容?!

舒眉觉得自己逊毙了,只不过是被人吻了而已,怎会浑身无力的,太丢脸了。

这人也不知是恶作剧,还是男人的自尊心作遂,竟然用强的,原先那场误会,自己还以为他是一名君子,不会对女人用强的,大意失了荆州……

不能就这样栽在他的手里,舒眉心里噌地升起一股怒火,想着该怎么摆脱这困局。

她正在那儿一筹莫展,齐峻好像吻上瘾,把舌尖研磨起她的贝齿来。

齐峻从来没想到,亲上她的感觉是如此美好。软软的粉唇,芳香津渍,还有那水汪汪的明眸,里面一片迷雾般的茫然。

他仿佛从她的黑如墨染的瞳孔里,能看见自己的倒影,好一泓清泉,让人忍不住想用双手捧起来掬一把上来。

他有些食髓知味,就是不肯放开对方,恨不能将她吸到自己体内去,小腹处没来由地升起一团邪火,仿佛要将他的理智焚烧殆尽。

齐峻呼吸急促起来,不再满意只这样亲过便算了,他有些控制不好自己……

舒眉明显感到下身被一硬物抵住了。她就是再不懂男人,也知此时快到了悬崖边上,若自己再退让,后果将不能想象。

既然对方的一颗心不在自己身上,既然自己也不打算跟他过下半生,不能让他做出两人都后悔的事来。

若真做了最后一步,将来为了责任,他肯定不对自己放手的。对这时空的男人的想法,舒眉多多少少了解了一些,不说是自己的妻子改嫁,就是自己宠幸过的小妾,不容许再另找男人的。

这时空毕竟不是民曲开放的汉唐。

想到这里,舒眉觉得不能再纵容他了,脑海里突然灵光一闪。

“哎哟!你怎么咬人?!”屋内传来男人呼痛声。

——————

感谢不懂变通同学投的宝贵粉红票,谢谢大家的一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