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103章 倒打一耙

第一百零三章 倒打一耙

感知到舌尖上的痛疼,齐峻几乎是本能地,急忙闪了开来,像一只被惊激的跳蚤,脚步连连后退。

终于从他的桎酷中逃出来了,舒眉长长地松了一口气,随后便拿出绢帕,开始死劲地搓揉自己被亲肿的嘴唇,然后,一脸愤然地盯着那始作俑者。

“盯着我看作甚?谁让有人要投怀送抱的?”齐峻虽知理亏,可是事关系颜面问题,他还是决定先发制人。

“投怀送抱?!”舒眉听到他的借口,肠子都险些气得打结,“你自我感觉还是挺良好的。”

“不然,娘子你为何要凑过来?”齐峻早备好藉口,不失时机地倒打一耙。

舒眉一愣,不知他话中是何意。

齐峻见她没听明白,忙提醒道:“你若没有企图,为何抬着脸凑到为夫跟前来,那不是明摆在要跟我亲热吗?”

“亲热?!”舒眉差点儿被他口中嘣出的词给呛到,不由暗暗腹道,难不成他又想来玩上次的那一招?把责任全推在自己身上?!

上回是她喝醉了,有些理亏,这一次可不同,岂能让齐峻这么容易他蒙混过关,浑水摸鱼?!

不过,既然现在同住一个屋檐下,这种事将来难免还是会发生,不如趁着今天这个机会,一次把话说清楚,将所有事情撕撸开了,也好来个一了百了。

现在他是正当年少,血气方刚的,荷尔蒙分泌过盛也在所难免。

舒眉可不会自恋到,以为对方看中自己,想接纳她成爱人。这不,前不久才嫌弃过她,甚至不愿带妻子去参加密友女眷的聚会,摆在眼前就是铮铮铁证。

而且,齐峻明知道高氏一直在为难她,他还是不肯为妻子出头。从头到尾还是那副息事宁人的态度。让人很是瞧不上眼!

舒眉垂首静静思忖了一会儿。再次抬起头来时,心里早已有了决断。

“妾身只是想查探一下,相公你是不是喝多了。”舒眉忙解释她刚才的动作。

齐峻一愣,刚想要出声辩驳,谁知被舒眉一口接过话头,“不然。相夫你怎么解释,一回到屋里,就开始对妾身动手动脚的?”

她可没那等闲功夫,跟他讨论什么谁勾引的问题。

齐峻嘀咕道:什么叫动作动脚?两口子亲热有什么不对吗?况且也只想讨好她而已……

不过。没有打招呼,就搭上她的肩膀,确实是自知理亏,齐峻张口结舌,说不出一句话来解释。

“既然休书的事,相公你已然全都知道了,自当明白妾身的立场。我也不怕耽误一两年的青春。将来背负个再嫁的名头,配合你们齐府度过这难关。但是,总归有一天,妾身还是要离府的。况且大哥都答应了,难不成相公你想变卦?!”

见她猜中自己的心思,齐峻有些挂不住,嘴上强词夺理道:“谁要变卦?我恨不得早点写给你……省得,省得……”他一时找不到借口,纠结了半天。才嘣出一个理由,“省得老被母亲念叨子嗣的事。”

舒眉微微一怔,心里也感到有几分为难。

郑氏一心抱孙子,这事她比谁都要清楚,可是此事与己无关,舒眉想到:当初跟大伯齐屹谈判,说得好好的,两年后离府,可没说要为齐府诞下子嗣。再说。生下齐府的子嗣。她这辈子还想出府吗?有了血脉上的牵扯,可不比现代社会离婚。孩子判给一方,另一方还能经常探望。

这是个大问题,不解决的话,对齐峻好像也不太公平。

想到这里,舒眉理了理思路,重新开口掀出一道惊雷:“这件事妾身也颇感到有些为难!要不,将桃叶开了脸,放在夫君你的房里,省得耽误你们齐府的传宗接代。”

此话一出,仿佛在齐峻一颗滚烫的心上,陡然浇了一盆冰水,让他浑身打起了冷战。

齐峻突然觉得自己被蒙蔽,冲舒眉喊道:“果然,你把桃叶派到为夫身边伺候,原来就是打的这主意!很好,很大度,很有一副正室的贤良范儿。”齐峻一时气极,开始口不择言起来。

别人家什么情况,他自是无从得知。只不过好友唐志远府里的事,齐峻还是相当清楚的。

当初唐三嫂子怀有身子时,他的发小唐志远怕出来的是个闺女,每次通房伺候过,都给她们灌了汤药,就怕万一运气不好,像唐家上一代那样,乱了嫡庶长幼的秩序,让他后面嫡子落了个次子的名头。

看来,舒眉是真不打算跟自己过了?这念头让齐峻沮丧起来。

这个认识,让他的一颗自尊心受了无情打击。想到自己这半个多月来,为挽回两人的关系,他所作的那些努力,就觉得是笑话一场。

还有,为了让舒眉提早生出嫡子,他几乎不近其他的女色,到头来对方并不领情,一番努力全被她无视了。

这让他情何以甚?!

这天晚上,夫妻俩针锋相对的谈话,最终落了个不欢而散。后来,舒眉再没有被齐峻要求,干那些腻歪的活计,诸如替人绞干头发之类的。直到那时,她心底总算松了一口气。

没过两天,齐峻重新赶回了西山大营。到五月初的时候,宁国公齐屹终于在亲弟及冠礼的前七天,从外地匆匆回到京城。

皓月当空,宁国府北面的枕月湖,在这初夏的夜色中显得额外静谧。如炼乳般的银光铺下,将水面也染上一层圣洁的寒霜。

湖边听风阁的顶层,月光透过碧纱窗射进楼内,也照在里面那名男子魁伟的背上。

“这么说来,那东西最终还是被烧了?”齐屹冷峻的面容上,终于露出一丝笑意。

旁边一身侍卫打扮的朱能拱了拱手,恭敬地答道:“禀主公,当时众人皆以为那东西沾染上了疫病,没法子只能付诸一炬。”

齐屹听闻后,把头转向旁边的另一名女子,追问道:“那东西你们四爷见过了?”

优昙忙接口道:“见过了……不过据奴婢观察,四夫人好似故意让他见到的,之前她完全可以让人趁乱偷偷取走。”

齐屹嗤声一笑,心里暗道,她是巴不得趁此机会让四弟知道吧!

“后来他俩相处得如何,四弟什么时候回军营的?”他打探起齐峻的行踪。

“就在前几天,跟四夫人好像又闹了别扭。”优昙忙不迭地答道。

听说小两口又不和了,齐屹唇角微微勾起,好像并未把这当多大一回事。

过了好一会儿,便听得齐屹喃喃自语:“终于长大了,总算体会到了‘戒急用忍’这四字的真谛。”

旁边的优昙一脸茫然,忍不住朝对面的朱能望了过去,两人都是一头雾水。

朱能想了一想,仿佛记起了什么,跟齐屹禀道:“大夫人离府后,小的派两兄弟守在妙峰山别庄的附近,发现了不少新情况。”

“哦?!说说看!”听到这情报,齐屹连忙坐直身子,命他速速禀来。

“先后有吕家姑娘和五姑奶奶进庄子拜访,吕姑娘后来又带了一位秦姑娘上了山。好像都敬香途中,随道去歇歇脚的。”朱能不知这些情况有无用途,一股脑儿全报了上来。

“秦姑娘?”齐屹一时没反应过来。

朱能忙上前解释:“就是礼部尚书之女,跟四爷从小一块长大的秦家那位小姐,竹述先生的外甥女。”

“原来是她啊……”齐屹想到此女跟四弟的关系,他不由地陷入沉思,开始琢磨妻子高氏,又在背地里打算玩什么花样。

倏忽,他抬起头来,望向自己的婢女:“四夫人后来出门做客时,可曾遇见过这位秦姑娘?”

优昙连忙摇头,解释说齐府婆媳后面出门,她并未一起跟过去,也没听说过这秦姑娘的名头。

倒是朱能仿佛想起什么事,将齐峻在半途中,跑去跟人打招呼的事禀了出来。

齐屹心里豁然开朗,暗道:那就对了!高氏定是知道她表妹这颗棋子不再好用了,想拉一位新的帮手,将池水搅得更浑。

舒儿那丫头跟四弟此番闹僵,是不是也因为这个缘故呢?

若真是因为秦家姑娘出现而吃醋,那他可以断定,两人的感情有了飞速的进展。

看来,谁也不能低估了那丫头的能耐,这半年来她倒真是长进了不少,不再是一味地忍让退缩了。

不过,齐屹倒十分理解弟媳,为何会将休书故意让齐峻看到的。

她怕齐峻到时不认帐是吧?!

这两小家伙越来越有意思了。

想到这里,齐屹眼底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

高府的那几位,皆以为自己是被他们布的疑阵引开的,殊不知,刚出京城的时候,他便回过味来。随后便悄悄潜回京城,暗中观察高家的动作,还指挥暗卫安排人手给弟媳找药。

想不到,不在府里的这一个多月,让他收获颇丰,让四弟和弟媳两人都长进了不少。

——————

感谢shalou98朋友投的宝贵粉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