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115章 为妻谋师

第一百一十五章 为妻谋师

竹述先生扫了齐峻一眼,心里暗道,这小子娶了曦裕唯一的女儿,得了便宜还卖乖。若不是四年前他去了江南,错过了跟那人碰面的机会,舒儿这小丫头,不一定就轮得到齐峻这傻小子来娶!

他定会抢来给自己枫儿当媳妇。

当初,齐府的口风守得也忒紧了点,直到老宁国公去世,他才得到音信,知道两府要联姻之事。没想到之前齐府久不给这小子说亲,原是为了给曦裕尚未及笄的女儿留的位置。

望着他们小两口,竹述先生不由想起五年前,他南边的妹婿来信,全权将外甥女的亲事,托付于自己这当舅舅的。字里行间的意思,似乎对他这位高足的才华颇有好感。

不过,他后来听人提起,有人向老宁国公齐敬煦打探过口风,说是家里长辈已经有了人选,他这才心生退意。只是没过多久,便听得齐文联姻的事,此乃他万万没有料到的。

倒不是说两孩子不般配,而是曦裕这闺女年纪尚小,他原打算再过两年,去向曦裕亲自为儿子提亲的。

随后,他便带着外甥女回了江南,顺便到那边寻访几位老友,为芷儿寻一户好的人家。没料到,亲家老夫人选定了董家,最后,还没嫁过去,对方家里便落败了。

等他返回京城时,便听齐峻这小子,对长辈安排的亲事好似不满。想到这里,竹述先生朝弟子望了过去,面上若隐若现露出几分晦暗之色。

齐峻心头不由一紧。

跟先生相处多年。他能从对方细微的表情,感知到喜怒哀乐。

此时先生对他好似有些不满,可他一时又不知,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齐峻还没出声相询。旁边的秦芷茹抢先说道:“师嫂这是谦虚的说辞,刚才在湖边时,她还提过。说是很喜欢雨中残荷的意境,想拿来入画,舅舅您以前不是经常画那场景吗?”

听了外甥女的话,竹述先生将视线转向文家丫头,眸光里有了些暖意。

这怪人对她态度的似有转变,舒眉立马就能感知到,心里一松。便朝众人解释道:“我那只是随口说说,在先生哪里,有我等班门弄斧的余地?!”

岂知竹述先生听了这番谦辞后,并不接话,只是揭开手里茶盖。轻啜一口清茗,然后闭上自己眼睛,一副不欲搭理他们的样子。

作为半个主人,秦芷茹顿时觉得有些难为情。

心里不由嘀咕起来:“之前,对曦裕先生一家在南方的生活,舅舅明明就十分关心,此刻,为何又端出一副不欲理睬的样子?难道里面有自己不知晓的情况?”

秦芷茹想到这里,对着齐氏夫妇露出一丝苦笑。为舅舅的古怪脾气深感抱歉,不知该如何把这尴尬场面给圆过去。

齐峻忙出声用眼神师妹,让她不必为难。

舒眉在一旁看着,还真就不着急。刚才竹述先生目光里,明明有冰融的迹象,她可以确信自己没有瞧错。所以。她暗下决心,只需平心静气候着就成了。

果然,竹述先生沉默不倒半盏茶的功夫,重新睁开眼睛时,便对舒眉和颜悦色地说道:“等立秋了,你来撷趣园画上一幅试试,看这些年,曦裕到底把你教成什么样了。”

舒眉心头一喜,忙向他道谢:“谢先生抬爱,到时望您老多加指点。”

竹述先生面上一僵——这就顺着杆子往上爬了?!

不过,他本意也是如此,遂微微颔,轻声“嗯”了一声。

见舒眉得到先生的认可,齐峻心情不由好了起来,说道:“到时,学生带她一起来吧!”

竹述先生点了点头。

之前,舒眉常听父亲提起这位书画大家,早生了敬仰之情。此时听见他愿意指点,心里一高兴,便将家中藏有那样一副画的事也一并说了出来。

“从小舒儿就很喜欢那幅画……”舒眉忍不住说道,“不过,爹爹好像很珍惜的样子。”

竹述先生神色微动,怔怔地望着她,半天说不出话来。

直到齐峻现异状,在旁边提醒他:“先生,您怎么了?”

竹述先生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敛起异色,掩饰道:“那是为师送予你岳父的。”

秦芷茹听了,不由莞尔一笑,趁机提议道:“舅舅既然跟师嫂投缘,不如,将她收为女弟子吧?!下次师兄来园子里,也可以把师嫂带来。”

竹述先生一怔,不解地望向自己外甥女。

齐峻连忙替舒眉求道:“若是先生不嫌弃拙荆愚笨,弟子是求之不得。娘子当年小小年纪就进了京,中断了在岳父大人跟前的学习……”

被他这样一提醒,舒眉倒真有几分跃跃欲试的冲动,跟着他话的后面说道:“若先生不嫌弃小女子,我就跟秦姐姐做个伴,给先生伺候笔墨吧!”

竹述先生虽是目光闪动,却也没有立即表态。

他跟文曙辉那些年暗中角力,哪能被几位小辈一怂恿,就上赶着收对方女儿为徒?!以后说起来,岂不是自贬身价?

竹述先生装出一副为难的样子,推辞道:“这丫头家学渊源,我哪有那本事教她!”

齐峻知道这是托词,不死心地继续争取,劝说他先生道:“娘子天赋不错,虽没学做诗,其他方面涉猎颇广,见识不凡。弟子曾听三妹说过,娘子她琴棋诗画中,对绘画情有独钟。先生不若考她一考,再决定是否能收为弟子。”

齐峻这样一说,实质是捧了他的先生,给台阶给双方下了。

虽对齐峻举动不甚理解,竹述先生想到原先的打算,也没有推托多久。只不过,为了面子他还有多送几步过程。

只见他问起舒眉本人的意思:“原来是这样!文家丫头她自己想学吗?毕竟已经嫁了人……”

秦芷茹在旁边帮腔道:“师嫂来吧!芷儿一人学画,好生无趣。”

舒眉忙不迭地点头答应。

齐峻忆起妻子小小年纪,离开岳父进京后,府里的女学没过多久便停了,知道她一直心有遗憾,是以这几年,舒眉在府里也无所事事,才想着去打理生意。

虽然管理庶务,是当家主母的责任,可他的妻子岂能一门心思想着那些俗务?!以前他走出去都会觉得没面子。

故此,今天趁此机会,给她也寻个名师。将来走出去,人家也不会看轻了她。

想到这里,齐峻继续恳求道:“她那般早嫁与学生,定是心里十分遗憾,当初没跟岳父大人继续学下去……”

他话音刚落,舒眉便抬起头来,眸光中尽是惊愕,心道:这家伙倒也不是瞎子,都学会换位思考了?

齐峻睃了妻子一眼,脸上神情颇为淡然。

看着他们夫妻俩眉来眼去,秦芷茹心里滋味并不好受,找个理由悄然退了出去。

这时,竹述先生放下茶杯,盯着舒眉问道:“你刚才不是说,女子无才便是德,怎地又变卦了?”

舒眉不了解对方的古怪脾气,忍不住抬头瞥了一眼齐峻,想从他那儿得到一些暗示。

齐峻起先也不太明白,不过他结合刚才进门那会儿,先生对他妻子不会做诗,那副怒其不争的态度。再一联想这问话背后的意思,他心里顿时明白过来——这是松口了?!

想到这里,他脸上露出似惊似喜的表情,舒眉见到,心里顿时一亮,有了某种猜测,随后便朝竹述先生福了一礼,说道:“学画练字本是修身养性,若有机会进一步提高,小女自然是乐意的。”

竹述先生唇角微扬。

齐峻见状,忙一把拉住舒眉的手,对她嘱咐道:“先生要收你为女弟子,还不赶快参见师傅?!”

舒眉听了这话,心中不由一喜,忙朝竹述先生行礼:“弟子舒眉,拜见师尊……”

竹述先生侧过身子,不肯受过她如此正规的拜师礼,又让齐峻把她扶了起来,说道:“从小你师从曦裕,没你爹爹亲自托付,我是不敢抢他的女儿当学生的。若是真想跟人在画技上切磋一二,不妨常来撷趣园坐坐,咱们交流便是,收你为徒实为不妥。”

听到对方此般推托,舒眉哪会不知晓,此乃文人们之间忌讳。少不得自己还要跟岭南的爹爹去一封信。

想通这些,舒眉朝竹述先生忙行了一礼,说道:“小女子回府就给爹爹去信,跟他老人家好生解释一番,回头再跟您行拜师礼。”

听了这话,竹述先生甚感欣慰。

望着她跟那人相似的轮廓,竹述先生神情有些恍惚。

他仿佛回到了二十年之前,她也是这般大的年纪……当初听到这丫头嫁进齐府时,后知后觉的他心里颇为失落。要不是自己儿子当时年纪还小,哪里轮得到齐府,将这儿妇给抢走了?

想到这里,竹述先生又瞧了一眼齐峻,心里颇多感慨。

被他这般频繁地注目,齐峻心里早觉得有状况了,只是猜不出到底是何缘故。

从撷趣园返回的路上,两口子又坐进了同一个车厢。

—————————

感谢“笑笑66”朋友打赏的礼物。。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网站地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