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116章 谈商论道

第一百一十六章 谈商论道

对于齐峻这举动,舒眉也是见怪不怪,并没感到多大惊奇。要知道,他能拉下面子陪自己去商铺,已经是很难得了。在路上怕被朋友见到嘲笑,这种心情她倒也能理解。因此,她心里对这个不甚在意。

齐峻能修正之前做法,陪自己上街,已经是铁树开花了。比起之前他的态度,此次出行表现,可算得上令人颇感惊喜了。

走了没多久,一行人来到东市大街——这里京中最繁华的闹市区,各种商铺林立,酒楼茶馆随处可见。

被雨润从马车上扶下来后,舒眉一眼便见到彭掌柜,笔直地站在门口,等着迎接他们的东家。虽然隔着一层面幂,她还是能清楚瞥见,商铺门额上闪闪发光的那块招牌。

彭掌柜四十岁上下,是一位身材高大的胖子。相貌虽是平常,穿着打扮却极为体面,浑身上下透着一股让人放心的亲和。

“四爷也来了?”见到跟在舒眉身后下来的齐峻,彭掌柜暗暗吃惊。

在他印象里,老东家第四个儿子,从来在这里出现过,以前倒是听府里出来的二掌柜曾经提到过。说这位爷打小不食人间烟火一般,最是目下无尘。今日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会到这种下九流的地方来?

以他对这类爷的了解,顶多只到酒楼此类的场所会会朋友。

彭掌柜正在思忖间,舒眉已把周围的环境扫了一遍。

这铺子靠近两条大街的交叉地方,此处人来人往的,甚为热闹繁华。是个不错的地段。在舒眉进到里面之前,她赶紧给旁边的雨润使了个眼色,让她留在外头,隔壁左右替自己查探一番。

而彭掌柜则一面呼唤他的伙计。好生看好店铺,一面将齐峻两口子,迎到了里面的贵宾室。

这间布料铺子。据说齐府的祖传生意,在里面做事的,大都是齐府出来的世仆。宁国公齐屹之所以当时作这样的安排,目的是保证舒眉在他能控制的范围内活动。

想着舒眉一介女流,对穿衣打扮之类的事自然上心,故此将这种生意交给她打理,权作是给她练练手。当时能如此安排。也是妥协的结果。而宁国府产业里最嫌钱的,金铺和酒楼生意,齐屹却没敢贸然给她。

众人抬眼望过去,前面有两间门面,左边那间设了柜台。右边那间有楼梯,跟上面相连。想来是掌柜和伙计夜宿的地方。摆放货物的墙壁上,挂满了各色布料,琳琅满目,五光十色的。让人见到,忍不住拿手想去抚摸,感受绫罗绸缎的柔软。

舒眉随口夸了他们几句后,便跟着齐峻被彭掌柜,请到了二楼所设的贵宾室去奉茶。

被人请得坐下后。舒眉开门见山,问起最近一段时日,铺子的经营情况。

彭掌柜笑着对她和齐峻说道:“自从夫人您年初给小的们指明方向,提议的新品,咱们伙计们试了一把,果然销量不错。这不。您刚才在楼下也该看见了,最近顾客还是挺多的,都是指明要那要新料子。只是供货方面,有些跟不上趟,小的正在想其他办法,要多找几家船行。”

舒眉听到问题出在供应上面,忙问起他们现在的货源渠道:“是今年销量好了才这样,还是往底到这时节,都是这样的?”

彭掌柜连忙解释道:“每年这时节,南方一些河道往往要安排防汛,会耽误一些货船的行程。不过往事都预防了这些。不过今年货销得快,这才赶不上趟的……”

舒眉听闻后,点了点头,知道受条件受限,在京里做生意,确实不是那么容易的。

她没有再多出声,毕竟京城在这领域,她还欠缺许多经验,只是顺道提议道:“你们有空,多联系几家漕运当家,还可以跟他们打听,别的地方的讯息,不光指着那几样新品。毕竟,他们都是走南闯北的老江湖,消息来得灵便一些,慢慢可以摸索更多门路来。到时,咱们就不会处处被动了。”

彭掌柜点了点头,连忙应承下来。他算半个老江湖了,听到舒眉这提议,知道她并不是空有想法的人,虽然没亲自操作,里面的道道还是知晓一些的。这半年来的销量增长,就这位年纪不大的四夫人带来的。以前都是他上齐府请教,今日没想她亲自来了,有如此良机,不由请舒眉,对铺面上的布置,还有伙计们的服务,跟着女东家聊了起来。

“夫人您是不知道,人家要收罗那些新品,毕竟多费一番工夫。这额外的跑路费,没尝到甜头,他们是不能干的。找了也白搭,多是阳奉阴违之辈。”彭掌柜满脸愁苦地说道。

而事实上的情况是,各家商铺都跟他们打交道,自然是给是利厚者先得,这新品要从南边海运那头吃货,少不得还得多磨两年,才能打通那些关节。

舒眉点了点头,知道他所言不虚。古往今来做生意都是那个理儿。

做生不如做熟,生意伙伴相互信任是长期合作中建立起来的。

只不过所需的时间会较长,起码得要两三年,那时她早就走人,不再管这一摊子事了。想到这里,舒眉不由犹豫起来。

在旁边的齐峻早听得不耐烦了,不过,他看到舒眉这副大干一场的架式,心里稍稍安定,耐着性子陪着坐了下去,耳边不由响起大哥的曾跟自己所说的话语。

“……帮着多留了她两年,自己心里怎么打算的,你赶紧得想想清楚,再迟恐怕就来不及了。自古娶妻当娶贤,弟妹这人品行德性,没哪一样配不上你的……”

齐峻脑海里灵光一闪,仿佛抓住了什么,对舒眉和彭掌柜说道:“慢一点不怕什么,耐下性慢慢打通关节才是,若是平时有什么需要提示的,你不便派人到府里,到时请示四夫人便是。”

说着,他朝舒眉望了一眼,心里仿佛洞悉了她的心思。

距离约定离府的时间只有一年了,她再有能耐,也没法在短短的时间内,攒到多少红利。到此时,齐峻不由佩服起他大哥齐屹的英明之处来。

不过,齐峻又想一件事,心里不由多了几分担心。

就在半年前,他带着舒眉从沧州祭祖回来的路上,曾经遇到妻子结拜的义兄萧庆卿。他顿时明白过来,舒眉当初脸上的失落是从何而来。

想到这里,齐峻不由庆幸,先前在撷趣园先生那儿,幸亏给她找了些事做,省得整天跟三教九流的人混在一起。

说起来也奇怪,舒眉虽然从小不是养的深闺,可曦裕先生也并非擅长庶务之人,怎地她说起生意经来,一套一套的。这些个主意,她到底是从何而来?

齐峻心底埋下诸多疑窦。

丫鬟雨润回到舒眉身边时,见到的就是这副场景——这边自家小姐跟彭掌柜聊得热火朝天,那头姑爷望着门框发呆。

都过这么久了,两口子还是一副貌合神离的模样。

雨润不由替舒眉叹息一声,想起施嬷嬷临前的交待,心里更觉失落。

“在道上时,你要主动从车厢出来,把里面的位置,让给姑爷去坐。你要自己,小姐要想在齐府站稳脚跟,就必须得跟姑爷改善关系,早点生出子嗣来……我瞧着吕家那姑娘还没有死心。我听浆洗房的赵婆子讲,姑爷及冠那天,丹露苑的那位,把她表妹也请来了。只不过,趁着咱们这边的人都在忙,没人主意罢了!”施嬷嬷一本正经地告诫于她。

自己当时是这样答她的?

“都不敢从正门里进来,咱们何必觑那位,没得长别人的志气,灭自个的威风……”

施嬷嬷连忙过来,作势便要捂住她的嘴,责怪道:“你懂什么?她们这是在蓄势待发,别看着最近一段时日消停了,指不准还有后招等在咱们呢!不然,她也不会想方设法,找太夫人要回主持中馈的大权。”

她当时颇不以为然,说道:“不管家小姐更轻松了,正好可以闲下来养养。再说了,咱们竹韵苑自己开伙过日子,不操那份闲心,别人自然也管不到咱们院子里来。”

施嬷嬷当时长长叹息一声,说道:“总归不能掉以轻心,我最近一段时日,晚上总是难以入眠,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似的。”

她不由过去安慰这个慈祥的长辈:“嬷嬷您也别操多心,小姐吉人自有天相,那几人使了多少阴招,咱们不也是好好的?小姐还不是越来越好,您瞧,姑爷如今对小姐的体贴了不少,对咱们也和气了许多。”

她想到这里,突然听到舒眉那边已然结束,只听她说道:“那就劳烦彭掌柜多操一些心了……”

彭掌柜连忙起身相送。接着,齐峻陪着妻子从楼上走了下来。

离开布料店铺时,舒眉忍不住转过身去,回望了一眼这两层的建筑,心里有些恍惚。

只不过,舒眉此时并没料到,她跟这地方颇有缘分。在不久的将来,她孤身一人再次来到这里时,却是那样一种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