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117章 路遇奇险

第一百一十七章 路遇奇险

夫妻俩从布料铺子出来的时候,日头已经偏西。气温较之来的时候,已经降了不少。

即便如此,齐峻身上衣裳,还是被汗浸得半透。舒眉也觉得身上黏糊糊的,颇有些不自在。她不由想起那一世的游泳池。

这时空,除了小时候没有男女之别时,可以跟长辈们下水,其余时候,也只能在浴桶这样仄逼的空间里,感到那一份凉意了。

回去的时候,因为天色已暗,齐峻倒没有再跟妻子挤在一块了,而是到外面骑马去了。

听着车厢“得…得…”的马蹄声,舒眉心里平静下来。

脑子一得空,她便琢磨起,之前在撷趣园里遇到的事。

爹爹虽没教她学诗,可竹述先生的大名,她倒是从小就听说过。

听前来拜访爹爹的那帮文人墨客常常提起,她家中还有几件先生的作品。那幅雨中残荷图,就放在爹爹的书房里。听说是爹爹成亲之前,竹述先生亲自所赠。

回去后得赶紧给爹爹去信,把今日之事跟他报备一下,早点收到回信,也好早点拜师。

舒眉暗下决心,这个关系网一定要抓住。虽说俗话说,百无一事是书生,可听齐峻提起过,他的师傅竹述先生,在京里文臣中的影响力还是挺大的。

若是将来跟高家最后殊死角斗,多份助力也是好的。虽不指望他在野之人能帮衬什么。但一旦认他为师,高氏想对她动手时,怕是也得多一层对关系的顾忌。

她正在那儿胡思乱想,便听到车厢外边一阵尖叫和哭喊之声,吓得她直打哆嗦。

舒眉慌忙之中撩开车帘的一角,想查看一番,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谁知她刚想伸出手来,便感到车身开始剧烈地颠簸起来。好像拉车的那两头马,受了什么刺激似的,不听人使唤似地。带着车子就往前面狂冲。

舒眉被这突发状况唬了一跳。还没有呼喊出声,便听得外头的雨润尖叫起来:“小姐,小姐,惊马了,你赶紧扶稳车壁……”

舒眉心头一惊,没有细想别的。一把将车帘扭成救命绳索,一手死死揪着车帘,一手撑着车壁,不让自己从急烈奔驰的车厢里颠簸出来。

可是。她再怎么抓牢也无法抵御重力和惯性。舒眉还是被一股冲力给甩了出来。

被这突发状况吓住了,舒眉不知该如何反应,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这下子真是彻底把命交待在这儿了。

还没等她心里哀叹完毕,她已经被抛到车厢前面,还一举撞开了车厢的门。

舒眉闭上眼睛,以为这下算是没救了时。突然,外头伸出一双有力的手臂,将她牢牢箍住。

几乎是同时,她感觉自己的身子仿佛腾空了,被那双手臂举了起来。还没等她反应过来,

便被那人抱着跳了下来,然后就被放在地上。

舒眉刚回过神来,她一抬头,将目光扫向刚才救自己的那人。原来不是别人,乃是她的夫婿——齐峻。

她刚要感激两句,便听到周围行人一片惨叫。只见那匹疯马,托着车厢奔向前去了。舒眉一时急了,双手推着齐峻:“快——快——别让那匹疯马伤人了……”

齐峻一扭头,见到自家那匹马,朝人群中间冲动。可他有些犹豫,不知是该留下保护妻子,还是该去制服那畜生。

舒眉一跺脚。朝齐峻喊道:“还愣在这儿干啥!去啊!”她的话音刚落。齐屹派在她身边守护和朱能,方才赶了过来。先前他们一直徒步跟在车厢旁边。马发疯直接向前冲过去时,他们拼命帮着驾车的纪师傅,想制服那头畜生。

可是,他低估了暴怒中疯马的杀伤力,一个没留意,被那马匹的猛力甩了出头。

一不小心,头部砸在了街边水果小贩的摊子上,把人家摆放的香蕉西瓜的摊子给砸了。他正要从地上爬起来,谁知脚下一滑,又被瓜瓤、果皮给带得滑了一跤,等他从满地狼籍的街上爬起来时,疯马拖着车厢已经奔到前头去了。

“保护夫人!”齐峻见他赶来了,沉声交待了一句,这才加快脚上的步伐,健步如飞地上前去。

舒眉着急地望着前方,心里担忧起齐峻来。

也不知他的骑术怎么样,能不能制服这畜生,齐峻以前只不过是一介书生。让他勒马会不会为难他了。

望着夫君跟疯马搏斗的背影,舒眉突然意识到,齐峻或许没那能耐处理这突然发状况。

要说不担心他的安危是假的,可话已出口也难已收返回来。舒眉望了朱能一眼,随着就嘱咐道:“我这里没什么大碍了,你赶紧赶上前去,看能不能帮四爷的忙。”

朱能有些犹豫,作为护卫,他的责任是保护主子的安危。

可齐峻是宁国府的嫡系,也是他该保护的对方。他之前只听说过,前几年四爷在老家,跟着府兵和师傅练了好几年功夫。自去年起,国公爷又把他派到军营里锻炼,制服一匹马应该不成问题吧?!

他正想安慰四夫人一番,便到舒眉带着赶过来的雨润,朝着四爷赶去的方向,也飞奔了过去。

见到这等状况,他便不再犹豫,跟在四夫人身边,向前面赶了过去。

舒眉并没有行多运的路,便看到齐峻骑着那匹马返了回来。

她赶紧奔上前去,仰头望着夫君,关切地问道:“没什么大碍吧?!”

齐峻还没有答话,舒眉便见他袖臂被扯破,布料划开之处,露出白花花的胳膊,上面还有两道鲜红的印迹。

伤口之处还有血滴渗透出来。

舒眉加快步伐,两步并做一步地跑到他的身边,拉过齐峻的手臂问道:“你受伤了?”

正要出声埋怨对方刚才推他出去,齐峻一抬头,便见到妻子蹙着眉头,一脸心疼的表情,刚要出口的话便又咽了回去。

他心里暗忖:虽说不是为救她受伤的,总归是听她命令才这样的,既然她此时已经内疚了,何不顺势而为权当是救她负伤的?

为保护女人受伤,还有什么可抱怨的?齐峻心里顿时升起一股豪气,用满不在呼的语气说道:“这点小伤算得了什么?!只要娘子没事便成了。”

舒眉一怔,随即反应过来,点了点头,说道:“是妾身连累了夫君,刚才那马冲过去时,没有伤到行人吧?!”

原来她是关心路人,才让他以身犯险的!

齐峻心里刚升的那点雀跃之情,顿时被这句问话打加了原形。

要知道,刚的情形十分凶险,搞不好他就被那畜生伤到了。可在舒眉跟前,他又不是好意示弱,只得忍着委屈和疼痛,强颜欢笑地安慰她。

“娘子不用担心,马车冲过去时,旁边的行人的示警声,早把那群人给赶开了,没有伤到其他人。”

说着,他便从马背上跳了下来,把缰绳扔给赶过来的纪师傅。

舒眉见他安然无恙了,忙把雨润招呼过来。

“来,咱们把相公扶到车上去!”

齐峻还想逞逞英雄,忙拒开雨润,说道:“我还是骑马吧!若是有遇上什么突发状况,到时还不及救你……”

听到这话,舒眉心头一暖,忙摆了摆手,说道:“你的手臂还能出力吗?”

齐峻睨了她一眼,抬起手臂,让她自己看。

朱能有些犹豫,作为护卫,他的责任是保护主子的安危。

可齐峻是宁国府的嫡系,也是他该保护的对方。他之前只听说过,前几年四爷在老家,跟着府兵和师傅练了好几年功夫。自去年起,国公爷又把他派到军营里锻炼,制服一匹马应该不成问题吧?!

他正想安慰四夫人一番,便到舒眉带着赶过来的雨润,朝着四爷赶去的方向,也飞奔了过去。

见到这等状况,他便不再犹豫,跟在四夫人身边,向前面赶了过去。

舒眉并没有行多运的路,便看到齐峻骑着那匹马返了回来。

她赶紧奔上前去,仰头望着夫君,关切地问道:“没什么大碍吧?!”

齐峻还没有答话,舒眉便见他袖臂被扯破,布料划开之处,露出白花花的胳膊,上面还有两道鲜红的印迹。

伤口之处还有血滴渗透出来。

舒眉加快步伐,两步并做一步地跑到他的身边,拉过齐峻的手臂问道:“你受伤了?”

正要出声埋怨对方刚才推他出去,齐峻一抬头,便见到妻子蹙着眉头,一脸心疼的表情,刚要出口的话便又咽了回去。

他心里暗忖:虽说不是为救她受伤的,总归是听她命令才这样的,既然她此时已经内疚了,何不顺势而为权当是救她负伤的?

为保护女人受伤,还有什么可抱怨的?齐峻心里顿时升起一股豪气,用满不在呼的语气说道:“这点小伤算得了什么?!只要娘子没事便成了。”

舒眉一怔,随即反应过来,点了点头,说道:“是妾身连累了夫君,刚才那马冲过去时,没有伤到行人吧?!”

原来她是关心路人,才让他以身犯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