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118章 旧事重提

第一百一十八章 旧事重提

两人没多作停留,齐峻嘱咐纪师傅,马上重新驾起马车,把他们送回府里。

跨进大门没多久,霁月堂那边的丫鬟翠玟,匆匆赶了过来,说是太夫人郑氏那儿,要夫妇俩一回来,就要他们赶到霁月堂去。

舒眉听了,跟齐峻对视一眼,互相打量起对方的样子。

齐峻袖衫划破,手上还扎着伤口,一副形容狼狈的模样。舒眉也好不到哪里去,云鬓散乱,钗松髻散,两人不由相视一笑。

舒眉扭过头去,跟翠玟嘱咐道:“你先回母亲那儿,说咱们梳洗一番后,随后就过去。”末了,还加了一句:“先前我们在街上,发生了一些意外,相公受了点小伤,姑娘回话时望先不要提起,咱们等一下自己去说,省得母亲担心!”

翠玟听后一怔,见到他们这副样子,哪能不知要先梳洗一番。

她也没多做停留,跟四爷和四夫人福一礼后,便离开回去复命了。

舒眉带着一行人,回到竹韵苑,叫来桃叶桃根,让她们扶齐峻过去伺候他沐浴,还特意再三叮嘱,这贴身伺候人的两婢女,千万不能碰触到四爷的伤处。

把齐峻安排妥当后,舒眉又让雨润给自己打了一盆水过来,回屋开始重新梳洗起来。

夫妻俩出现在霁月堂时,清清爽爽的,面上没有一丝让人感到异状的地方。

没想到霁月堂那儿,不仅高氏在,连齐屹破天荒地也等在那里。

自舒眉嫁进来起。鲜少见到他们夫妇同时出现。今日见到此等场景,说心里不吃惊那都是骗人的。

不过,对于长房的事,她都采取敬而远之的观望态度。向来躲得远远的。舒眉跟婆母行过礼,过来跟大哥大嫂打完招呼,便自动退到一旁。当起了她的木头人。

郑氏见人都到齐了,开始跟两房的儿子媳妇,交待重要的事情。

“琪娘既然都准备好了,就三天后把事办了吧?”望着大儿子齐屹,郑氏幽幽地说道。

“这么仓促?”显然齐屹也没料到母亲的行动迅捷,一副说干就干的架式。

郑氏叹息一声,说道:“不仓促了。为这个娘已经准备了快半年。若不是府里之前发生了一些事给耽搁了,你柯家表妹早该抬进门了,说不定,到这会儿连孩子都上身了。”

说着,她朝若有所思地朝高氏望过去。补足道:“之前琪娘早就应下来了,后来她生病给耽搁到现在……”

舒眉听了,心里不由一紧,听婆母话中这语气,是要立即抬柯姑娘进门了?

她忍不住抬起头来,用眼底余光,朝高氏望了过去。

让她讶然的是,对方不仅面上毫无愤怒之色,那神情好似还盼着柯氏早点进门似的。

这让舒眉好生纳闷。不免有些糊涂了,不知这对婆媳,到底在玩什么花样。

齐屹扫了一眼高氏,心里对她的态度也颇感几分分诧异。不过,纳偏房的这举张,是他最先提出来的。母亲安排虽然有点急,总归是扭转局面的一条捷径。

前几天,在四弟齐峻的及冠礼上,他特意将声势搞得隆重,是为后面的动作打埋伏,包括纳偏房生子一事,也是为了掩盖他最终的目的。

如今,朝中摇摆不定那帮骑墙派,若是见到他的长子非高氏所出,四弟娶的又是文家女儿,他们在选择站队时,会有更多考量。到最后选择阵营时,会做出更理智的决定。

而他的侧室来自母系那边,跟高家再没什么关系,自己的长子出生后,朝中那些人自然会明白,他们齐家的立场了。

郑氏见没人再出声说话,场面有些冷了下来,便自我解嘲道:“养儿一百岁,长忧九十九。等你们两兄弟有了子嗣,这府里将来的爵位也好,长房的宗祧继承也罢,总归有了依托……”

见她提到爵位,舒眉心里一松,朝齐屹望了过去。

没想到,说起这个话题,高氏刚才的气定神闲全然不见,脸上表情开始僵硬起来。

舒眉的?疑窦释然了几分,思忖高氏到底还是忌惮柯姑娘进门后,将来生出子嗣来的。

感觉到妯娌打量的目光,不停在自己身上流连,高氏忙敛容起身,跟郑氏说道:“媳妇一切听从母亲安排,安置新人的小跨院,媳妇早让人打扫出来了。”

听了这话,郑氏把手一扬,阻止她继续说下去:“不用再挤在丹露苑了!你那儿人多房少,碧波园那儿有空院子,屹儿正好呆书房的次数多,为娘早就吩咐人,在那儿腾出一间小院,打算把人安置在那儿,省得又吵着你了……”

高氏暗忖,她们原来连日子连屋子都收拾好了,日子也定了,一切都等着自己下山回府,进门好借自己的名头来办事。

想到这里,高氏心里便有了几分不快,可一时又没其他办法。

怪只怪那丫头运气太好,几次三番都让她成功避了过去。不然,兰妹妹早就该进门了。哪会像现在这样妾身不明?!念及此处,高氏忍不住抬起头来,朝对面的妯娌扫了好几眼。

就在高氏注意到舒眉时,后者仿佛感应到似的,也在此时抬起头来。正好捕捉到高氏眸底,那一闪而过的凌厉光芒。

舒眉心里不由一颤,有种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

高氏意识到被对方发现了,没多作掩饰,只见她走到郑氏跟前,朝婆母福了一礼,说道:“媳妇久未掌家,手倒是生了不少。儿媳有个不情之请,望母亲成全……”说到这里,她顿了一顿,把视线扫到舒眉身上。

郑氏一愣,也跟着转向小儿媳,不知高氏又要出什么妖蛾子。

“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趁他们两兄弟正好都在……”她忙接口道。

本来,逼大儿媳亲自张罗纳妾之事,对高氏她还是有点愧疚感的。此时见她没有其他异议,,自然得让她开口,看看还有什么理由推拖。

高氏一直在旁边察言观色,知道郑氏急欲成就此事,此时将舒眉扯进来,是最后的时机,较之以前,又多了七八分的把握。

只见高氏提道:“媳妇想请弟妹过来,帮着媳妇一起操办这件喜事。以后他们到底要分府单过的,弟妹将来少不得替四弟,也要张罗此类纳妾事宜。不如此番跟着我,一同经历,岂不是一举两得?!”

听到这话,舒眉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这是没把她给挤走,害得吕兰若进了不门,在埋汰自己呢?还是咒齐峻己跟他大哥一样,生不出嫡子,将来也是纳妾生子的下场?还是仅仅气愤不过,故意来刺激自己的?

高氏这话一出,齐屹齐峻两兄弟,也各自琢磨开了。

齐屹想起起初的打算,对高氏这番做作,倒是见怪不怪。让那丫头跟着张罗也好,柯家姑娘进门后,正好可以跟舒眉先联络联络感情。

齐峻则是想起之前,他几次三番想纳吕若兰进府的打算,脸上不免讪讪起来。以为大嫂这是在埋汰呢!

郑氏倒没听出多余的意思。在她观念里,小儿子将来少不得也要纳几房妾室的。毕竟宁国府嫡系如今子嗣稀缺。当然是多子多孙更好,她当然没觉得高氏这话,说的时候其实是别有用心的。

郑氏随即便点了点头,转过脸去征求舒眉的意见:“你大嫂说的在理,要不,后天你就过去帮你大嫂一把吧!柯姑娘你之前也曾见过,不是陌生的人……”

舒眉见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她还哪有反对的余地,遂硬着头皮应了下来。

鉴于事情都已安排妥当,郑氏跳过这个话题,向小儿子问起他们去拜访竹述先生的事来。

齐峻头皮一紧,心里斟酌一番,重新开口时早有主意。

“回母亲的话,儿子将舒娘带过去时,先生兴致颇好,跟咱们说了好些话,还跟舒娘十分投缘,打算收她为女弟子呢!”齐峻一副与有荣焉的语气,将这一消息告诉了母亲。

听了这个消息,高氏心里不由叫了声“糟糕”!

她万万没有料到,舒眉只去了撷趣园一趟,竟然找到如此靠山……

竹述先生不仅是圣上潜邸时的幕僚,他的文渊书院影响力更大,朝中许多大臣的子弟都拜在他的门下。

高氏不由暗忖,这样一来,她跟吕若兰之前在秦芷茹那儿,针对舒眉做的那些铺垫,岂不是白费功夫了?

她敛起眉头稍作犹豫,随即开口试探道:“那就恭喜弟妹了!听说竹述先生收女弟子十分困难,也就只有他外甥女秦姑娘有些福气,弟妹是怎么做到的?”

对方还敢提起秦芷茹,这倒在舒眉意料之外。

她正要出声做答,只见齐峻抢先一步答道:“大嫂有所不知,就是师妹提议的,她跟舒娘处得也不错。娘子跟她也颇为投缘……”

听了这话,舒眉瞥了他一眼,忙笑着接声道:“是秦姑娘为人和气,跟妾身年纪相仿,两人这才聊得拢的。”

他们这副夫唱妇随的模样,落在高氏眼里颇不受用,在郑氏和齐屹跟前,她又不好发作出来,只得将双拳攥紧,心里暗下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