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119章 误闯松苑

第一百一十九章 误闯松苑

接下来的几天里,高氏硬是拖着妯娌,一起来张罗柯氏进门的事。

舒眉尽量保持低调和淡然。

说实在话,这种事情,何必非要把自己拉扯进来,她心中还是有数的。

高氏不就是想给人一种齐家婆媳合谋,专打她正室嫡妻脸面的把戏。还真让有苦说不出的。长房齐屹纳妾,就凭高氏能力,办成此事绰绰有余。

以前齐屹又不是没抬过姨娘,为何这次偏偏要把她也给卷了进来?

舒眉后来才明白过来,高氏这番做作背后真实的用意——其实是在亲友间暗示,和表明自己的态度呢!

意即这房妾室,是郑氏伙同妯娌执意抬起门,逼着她点头的。毕竟连进门的事宜,都请了妯娌过来帮忙的。

办喜事的正日子,舒眉起先是陪着高氏,在花厅招待到贺的客人。

不一会儿,前边便有人来报,说是新人的花轿已然进了二门。

高氏“嗯”了一声,带着长房三位妾室,辗转朝丹露苑走去,只留下舒眉继续在外头陪着的客人。

待她们一行人回到院里,一眼便瞧见自己相公齐屹,正衣冠楚楚地坐在那儿。

高氏走了过去,在厅堂中间找位置坐好,等着柯氏随后过来敬茶。

齐屹则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也坐在丹露苑大堂的上首,着等新人过来。

纳妾毕竟不同于娶妻,柯氏进门就算名正言顺,也只需在丹露苑。给高氏敬一杯茶,便完成了仪式。随后,便被郑氏派下的嬷嬷,扶着她回了碧波园。府里其他女眷连面也见着一个。

外头花厅里的三四桌宾客,全是跟齐府有来往的亲戚六眷,包括几位出嫁了的姑奶奶。

高氏离场后。齐淑娆找舒眉打听起新人的情况:“听说,之前小嫂见过那柯姨娘?”

舒眉朝左右环视一周,见在座的女客,都是侧着耳朵在等她回答,遂笑了笑,答道:“在婆母那儿见过两回,之前。舅三太太带进府里做过客。”

齐淑娆听后,闭了嘴巴,便再没问些什么。

估计也是顾忌外客在场,不好深入探讨,就此揭过这事。

等宴会散场舒眉帮忙把客人送走。从二门返回来的道上,果然不出她所料,还是被齐淑娆拦在途中了。

“雨润,我要跟你家夫人说两句体已话,你先到那边上去守着……”她直接嘱咐起小嫂的丫鬟来。

舒眉眉头微皱,扭头对雨润颔首,示意她按对方的要求去做。

雨润朝她俩福了一礼,带着身后的仆妇丫鬟,走到三丈多远的地方这才停下。

估计她们听不见了。齐淑娆才敢跟舒眉说起:“听说这位柯姑娘,原本是打算给四哥备着的,不知怎地,最后成了大哥的妾室了?看来,里面有不为人知的内幕了?四嫂可知是何缘故?”

面对这明显挑衅的话语,舒眉睫毛都未眨一下。望了齐淑娆的眼睛,笑道:“五姑奶奶,您真是从何听说的?敢情姑爷屋里人都调教好了,竟然连回趟娘家,都还不闲着?”

被她这样一呛声,齐淑娆面上有些挂不住,重新提醒舒眉道:“宋家的事,用不住你管,我只问你,到底有无此事?”

她的语气不由肃然起来。

舒眉垂头想了一会儿,觉得不能容这性情乖张的娇娇女这样下去了。

此人终归是自己小姑子,若是闹出什么乱子,自己脸上也无光不是?!

舒眉压下胸中的怒火,跟她言明道:“这事,姑奶奶得自己去问母亲。我想,柯姑娘不是不正经人家出身的女子,而宁国府更非什么篷门小户。你四哥之前虽不待见于我,圆房未满一年,断然没纳贵妾的理儿。五姑奶奶操心操多了,你嫁的好歹是高门大户,这理儿应当懂的。若是被外人无意间听到了,不仅咱们齐府脸上无光,连宋家的声誉,恐怕也会跟着遭人怀疑。”

齐淑娆听到这话,脸上便垮了下来。她哪能听不出这话中的讽谏之意,忙换了一种缓和的语气,说道:“不是把人都遣开了吗?这才跟你问起的。”

舒眉闭了闭眼睛,然后正色问道:“姑奶奶提起这个,到底有何贵干?”

见她问得直白,齐淑娆脸上微红,说道:“说到底,我还不是担心娘家亲人的安危,高家权势滔天,你们怎能枉顾大嫂的愿意,逼着大哥纳妾呢?”

舒眉顿时醒悟过来——这是在担心,若高齐两姓闹翻了,宋家会遭受池鱼之灾吧?!

想到这里,她又记起之前齐淑娆在夫家的遭遇,遂没将对方的无礼的举动,太放在心上。只是淡淡一笑,劝解道:“大哥作为一族之长,行事做人自有分寸,哪里轮得咱们后面几个小的来指手划脚?况且,齐府至今没子嗣出世,就是高家论起来,也怪不到齐府头上。法典中都有明文规定呢!”

“可是——”齐淑娆犹不死心,忙说道:“大哥之前纳过三房妾室,大嫂并没有阻着他啊!大嫂做得也算忍让周全,又没阻他讨小。或许大哥真是命中无子,也是说不定的……”

见她一脸懵懂的样子,舒眉不用猜就知,对方定是被人洗了脑。听信之前那个谣传,以为齐屹杀戮过重,这才注定此生无子的。

舒眉因不知高氏怎样帮她洗脑的,跟这小姑子不好交浅言深,她只得含糊一句带过:“府里以前的事,我都忘了。五妹想来那时年纪也不大,事实可能并非你听说的那样。我之前听秋姨娘说起她孩子,还有丹露苑前几次流掉的胎,都是颇为蹊跷。”

齐淑娆忙问道:“怎么个蹊跷法?”

舒眉把秋姨娘的事,给她分析了一遍,末了,还补充道:“上次回乡祭祖,我路上遇到萧大哥,他提都没过送猫之事,不信,你可以去问问你四哥。”

听她竟敢主动提及,齐淑娆从半信半疑的状态中,清醒了过来,忙问道:“此话当真?”

“我骗你做甚?不信你可以私底下问问母亲,她应该知道一些东西。”从梦里赋予她的记忆看来,舒眉确信公爹一早把真相告诉了婆母。

还是让她们母女自己去沟通吧!应该还是会有收获的。

齐淑娆点了点头,还想再问些什么,可她见到舒眉疲倦满面的表情,把后面的问话给咽了回去。

末了,齐淑娆只得讪然地叹道:“爹爹如今不在了,大哥若是跟大嫂闹起来了,咱们齐府算是完了。”

舒眉扫了她一眼,没有跟对方多做解释。

齐淑娆知道从她这里,再也问不出什么新鲜东西了,唤来侍候的人,便跟舒眉匆匆告了辞。

送走宾客,回来的路上,舒眉只觉天色阴沉沉一片,颇有点山雨欲来,黑云压城的感觉。她心里一紧,知道这是要下暴雨了,忙要招呼众人回屋。

可还没等她加快脚步,脸上便感知到了雨意,她把手一伸朝外一伸,湿漉漉的,接着,空中便砸下黄豆般大小的雨滴。

看来,赶回去是来不及了,她只得加快步伐,带着雨润跑到前面院子的屋檐下躲雨。

等众人停了下来,雨润指着院子里面的厢房问道:“小姐,这个地方您还记不记得?以前,太夫人搬去霁月堂之前,都是住在这儿的。”

说着,雨润便去推开那扇紧闭的院门。

舒眉一扭头望过来——可不就是历代国公夫人所居的正院——松影苑。

她不由想起,当初因高氏生病,她从对方手里接管掌家事宜时,高氏曾怂恿她搬到这里处理正事。

舒眉望了望天空,看这阵势,一时半会好像停不了的样子。

这时在贸然赶回去,定会被淋成落汤鸡,她叫住雨润道:“这雨看样子一时半会儿也停不了,不如,你陪着我进去瞧瞧?”

雨润微怔,不知小姐到底想干什么。事实上,自从对方从马背上摔下来醒过来后,雨润就猜不准她的心事了。不过,自家主子从小聪慧过人,脾气也好,就是不跟她们说心底事,对她跟施嬷嬷也是极好的。

是以,舒眉的话音刚落,雨润听话地搀着她,踱进了松影苑的明晖堂。

舒眉走进内堂,只觉这里有股让人无法忽略的熟悉感。

这种感觉让她有些诧异:因为在记忆中,她在院子里的次数,应该是有限的,为何有这种熟悉感的?好像她在这儿,曾住过不短的一段时日。

舒眉一边走一边问道:“我以前常来这儿吗?”

雨润点了点头,以为她想起了什么,忙解释道:“小姐您记起来了?守孝的三年,您在这院里给太夫人侍疾,一直住在这边的。”

原来如此……

舒眉点了点头,携着她的手就走了进去。

因?为天气昏暗,越往里面走,越感到里面如同黑夜。

雨润见状有些担心,脚下不由一滞,劝道:“小姐,这院子久没人住,咱们还是另外找一个时间来看吧?!这里,这里毕竟曾经……”

话说了半截,没敢把话继续接不下去。

舒眉好生好奇,不由问道:“这里怎么了?”

雨润望了黑成一片的里屋,嗫嚅道:“老国公爷曾在这儿过世的……”

原来是这回事?!

舒眉不禁哂笑。

这百年老宅,哪间屋子里没死过人?况且,这院子她上次觉得蹊跷时,曾派优昙跟齐屹说过,对方应该派人排查过,应该没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