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129章 打理行装

第一百二十九章 打理行装

齐屹离京以后,郑氏接着就病倒了,齐淑娆十分想留下来侍疾,可郑氏考虑到她夫家规矩严,最后还是把小女儿赶回了夫家。

送走几位姑奶奶,高氏带着丫鬟婆子,来郑氏跟前,请示府里的日常安排。

郑氏从床榻上挣扎起来,蹙着眉头望了大儿媳一眼,最后把手一挥:“你看着办吧!峻儿他们竹韵苑的事儿,让舒娘自己张罗。其它之事由你作主。”

高氏早就料想如此,一脸淡然安排了下去,临走之前好似想起什么,回调转头来跟郑氏问道:“那柯妹妹呢?如今相公离京,她孤零零地住在碧波园里,儿媳怕她心里觉得不好受。要不,把她搬到丹露苑吧!儿媳会好生照顾柯妹妹的。”

郑氏这才醒悟过来,高氏此番前来醉翁之意不在酒,原是冲着柯姨娘来的。

想到屹儿当初主张纳进柯家姑娘时的安排,郑氏勉力撑起身子,扫了一眼儿媳面上波澜不惊的表情,说道:“她的事你也甭管,年初你郑家三舅母给她算过命,说是她住东边不宜子嗣。为娘这嘱咐屹儿,将她单独安置在碧波园中。如此我已将蔡嬷嬷派到她身边伺候,若是有什么不妥,她会及时禀报回来的……”

高氏听了郑氏这话,面上一僵,马上又恢复了常态。

她口里虽没有说什么,心里却嘀咕开了。

看来,让柯氏进门的事,他们娘俩筹谋这么久。把什么都安排好了,竟然这么滴水不漏。

且先让她快活几日,高氏想到这里,暂时忍下不快。告了辞便离开了。

郑氏望着大儿媳的离去背影,心里颇不平静。

虽说柯氏进门时是高氏帮着办的仪式,可齐府人人都知道。这妾室人选的确定。自己母子亲自挑的人选,根本没通过高氏。

当初齐高两家若不是陛下赐婚,高家如今势大,以她这十几年在宁国府的所作所为,早可以请她下堂了。到最后也不至于大儿子年过三十未有一儿半女,连小儿子的亲事也耽误了。如今柯氏算是齐府自己聘来的贵妾,又是郑氏那边的远亲。有这层关系在。高氏要想插手碧波园中柯氏的事,必定要通过霁月堂,她就是想插过人手进去,怕都不会那么容易。

希望柯氏一举怀上才好。郑氏不觉在暗叹了一口气,心里埋怨起刚离家的齐屹来。

且说高氏带着婆子丫鬟从霁月堂铩羽而归。心里头十分郁结。

她身边的心腹婆子程嬷嬷,仿佛能读懂她的心事似的,刚一回到丹露苑的内堂,她便擅作主张把其他人遣了下去,给自家夫人排揎心事。

“夫人不必跟那些无知妇人生些闲气,还是老夫人说得好,她既然不给您脸面,您也不必抬着她,只要您一日还是这国公夫人。以郑家那上不得台面的出身,她哪里敢给您摆婆婆谱儿。最多只能哄着四房那位小的,来装腔作势罢了。”

“国公夫人?!”高氏跟着喃喃念了一句,心里头酸涩难当。

国公夫人还能当多久?!若是齐屹无事,就那意味着高家有事。齐屹把文氏生的贱种拱上储位,朝堂上还哪有高家的立锥之地。若是齐屹有事。她岂不是要守寡?从哪方面算,自己都是输家。

想到这里,高氏不觉情绪有些低落。

旁边的程嬷嬷见自己劝说不果,只得放弃了。她知道高氏自回过一次娘家,回来后便成这样阴晴不定了。就如同昨日她在霁月堂当众说的那番话,任谁听到耳中,都不会太舒服。自己当时都看见一向跟夫人走得近的五姑奶奶,也朝着她蹙起了眉头。国公爷更不用说了,差一点就当众吵了起来。

程嬷嬷想了这里,一扭头便看到高氏神情迷离,知道她犯困了,忙在一旁劝说道:“夫人这几天都没睡好,要不您倒在榻上先歇歇吧!”

高氏想到柯氏一时半会儿,身上不可能就有消息。她的那些筹划,一个月暂时也用不上。便稍稍放下心来,点了点头,歪在软席上的大引枕上休憩起来。

与此同时,竹韵苑的院里却是另外一番景象。

午憩起来,舒眉便开始安排雨润和施嬷嬷,帮着自己收拾行李。

“小姐,国公爷刚离京,太夫人又病倒了,此时咱们到寺里住着,怕是不大妥当吧?!”施嬷嬷在一旁耐心劝道。

舒眉望了老人家一眼,柔声解释道:“有何不妥,舒儿之前就跟母亲报备过,说是要替亡母做法事,婆母也已经答应了。况且她现在正病着,我们到寺里吃吃斋,念念佛不正好替她老人家祈福吗?”舒眉一副振振有词的样子。

雨润在旁边听了,连连点头,赞许道:“嬷嬷您就别担心了,小姐知道轻重的。这几年咱们上山抢头炷香为太夫人祈福,她才对咱们小姐亲热起来的。现在姑爷跟小姐的关系虽说亲近了,可毕竟还是没能生出子嗣来,正好到庙里求求子也是好的。”

雨润跟在施嬷嬷多年,知道老人家心里只装了小姐,事事以她的终身依靠为先。只要一提到小姐赶紧生出子嗣,施嬷嬷一准就会住嘴。

果然,此次又凑效了,施嬷嬷听到求子之事,昏花的老眼顿时泛出精光,连连点头附和:“若是去求子那也该去去……不过,小姐,您可不能去那么长时间,最多到山上住五天。日子久了,怕是姑爷这边……”

她的意思是怕齐峻在外头勾三搭四吧?!

舒眉心里冷哼一声,她还正要离府一段时日,考考齐峻的定性呢!若真是把持不住,自己趁早死心,省得到时来不及了。

想到这里,舒眉莞尔不笑,安慰自己身边这位和蔼可亲的老人:“嬷嬷不必为舒儿担心,相公会送我上山的。我在山上为他母亲的病祈福,相公想来不会那般不知轻重,还在外头胡来的。”

施嬷嬷摇了摇头,她岂止是担心齐峻在外头。就是那两选上来的通房桃叶和桃根,才是她最忧心的。

这两小蹄子虽说比之前的青卉和紫莞本份许多,可毕竟放在姑爷房里,又是名正言顺贴身伺候的,还是宁国府家生的世仆,若是身上有了,以太夫人如今盼孙的殷切之意,定然是不会将好们灌汤药的。

念及此处,施嬷嬷心里已有了主意,停下了手里收拾的动作。

雨润见她停了下来,不由好奇地问道:“您这又是怎么了?”

只见施嬷嬷走到舒眉跟前,朝她福了一礼,恳请道:“此番上山,老奴就不跟去了。小姐您还是带着何嬷嬷过去吧!老奴留在府里,为您看家护院。”她主动请缨要留下来。

舒眉惊讶地抬起头,问道:“嬷嬷这是为何?山上凉爽,舒儿特意将您带上,就是去避暑的。再说,如今这院子又没藏什么见不得人,丢失不得的东西,有何嬷嬷看着,没什么大问题的。”

“那这不见得,姑爷守下来,还得老奴安排人手照顾,何嬷嬷未必有老奴知晓姑爷的习惯。”施嬷嬷只得把齐峻拿了出来。

舒眉蹙起眉头,心里不由琢磨开了。

这是担心她们不在府里,没人照顾齐峻,让两夫妇间生了嫌隙?

舒眉心里冷哼一声,她还正要离府一段时日,考考齐峻的定性呢!若真是把持不住,自己趁早死心,省得到时来不及了。

想到这里,舒眉莞尔不笑,安慰自己身边这位和蔼可亲的老人:“嬷嬷不必为舒儿担心,相公会送我上山的。我在山上为他母亲的病祈福,相公想来不会那般不知轻重,还在外头胡来的。”

施嬷嬷摇了摇头,她岂止是担心齐峻在外头。就是那两选上来的通房桃叶和桃根,才是她最忧心的。

这两小蹄子虽说比之前的青卉和紫莞本份许多,可毕竟放在姑爷房里,又是名正言顺贴身伺候的,还是宁国府家生的世仆,若是身上有了,以太夫人如今盼孙的殷切之意,定然是不会将好们灌汤药的。

念及此处,施嬷嬷心里已有了主意,停下了手里收拾的动作。

舒眉蹙起眉头,心里不由琢磨开了。

这是担心她们不在府里,没人照顾齐峻,让两夫妇间生了嫌隙?

这也忧心太过了,不说齐峻这人不会这么没品,就算是如此也是情有可愿的。

舒眉忙劝道:“嬷嬷不必担心,有何嬷嬷和桃叶桃根在,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施嬷嬷还是不肯,吱吱唔唔的,就是不肯说出担心通房的,只得另找由头解释道:“府里总要留一个您的贴心人,若是有什么突事情,也好有个上山通风报信的。”

最后舒眉和雨润好说歹说,还是没有将老人家劝服一起上山小住。

舒眉没有办法,只得任由她去了。

—————————

感谢知行一朋友投的粉红票。不游泳之鱼朋友打赏的红包

几分钟后就到新的一年了,阿草在这里祝贺本书的读者们在新的一年里万事如意,蛇年行大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