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130章 赠字之乐

第一百三十章 赠字之乐

七月初的幽岚山,在这个雨后初晴的清晨,显得额外明净、澄澈,不远处塔顶的寺钟,一声声传到这里,震得四周树林里的飞鸟倏地惊起,纷纷四下飞散开来。

因为路途遥远,直到昨日下午,齐府一众人马才从京里宁国府匆匆赶来。在寺里的禅院里歇过一晚,今日早晨才在方丈大师的主持,为舒眉的亡母文施氏举行了法事。

青烟袅袅,施嬷嬷望着姑爷在过世太太施氏灵前,恭敬有礼敬拜执礼,一股湿意不由涌上了她的眼眶。

这位老仆妇不由在心底暗中祝祷:太太在天有灵,请保佑二小姐跟姑爷琴瑟和鸣,早生子嗣……

别人或许没有感觉,施嬷嬷一直陪在舒眉身边,自家姑娘跟姑爷从相互仇视,到如今相敬如宾,是多么地不容易。她在私底下没少劝过舒眉,说男人们在外头再多相好,终归有一天会迷途知返,倦鸟归巢。只要守住正室名份,生下嫡长子,哪怕是他们整天里不着家……

想来自家小姐经历这些事,心里早已想开了。

施嬷嬷更没料到的是,这回她家姑爷齐峻,竟然会跟着小姐上山来,还作为女婿在施氏灵位前下了跪、敬了香,一切像正经子婿的礼节进行参拜的,看得老人家心里老怀宽慰。

“起磕!”方丈法师一声令下,下跪的众人从蒲团上站立起身。清晨的朝晖从树梢间斜洒过来,晃得人的眼睛发花,舒眉只觉脑中一片混沌。眼前有些恍惚,脚下一个踉跄,险些跌倒。旁边的齐峻眼疾手快,伸出胳膊将她一把扶住了。

舒眉回过头来。朝他璨然一笑,道了声谢后便站直了身子。

此时,一阵山风吹来。投射在地上树影斑驳,星星点点的,看得人眼前一阵凌乱。可风吹在身上,解了不少暑气。

放开舒眉的手臂,齐峻拿手遮住了前头的阳光,感叹道:“这座山的名字果然没取错,在群山中间。果然以幽景取胜。是个纳凉避暑的好去处!”

舒眉在旁边附和道:“早知相公喜欢,就当把母亲接到这里来,一同祈祈福也是好的。”

齐峻长叹一声,说道:“你劝不动她的,连更近的地方她不去的。咱们府里在潭柘山也有一座别庄。一样可以礼佛避暑,母亲却一次也没去过。”

舒眉第一次听说这事,不由问道:“这是为何?”

齐峻解释道:“那座别庄,原本是祖母的陪嫁,说是要留给大姐当嫁妆的。谁知最后竟然不需要了……中间也不知发生过什么事,母亲一直不肯进那座院子。原本,为夫以为,娘子你是要到潭拓寺做法事的,没想到娘子会跑这么远。”

舒眉讪然一笑。不好跟他阐明,能选中这地方,主要是想在此地跟齐府暗卫组织作些安排。为了躲避高家的势力,只能出京师寻一块安静的地方。

她满脸歉意地跟齐峻解释道:“妾身一直觉得,自己与这里的红螺寺有缘,才会大老远跑到这儿来。上回来过一趟后。夜里梦魇的毛病就好转了。”

齐峻生怕她说出与佛有缘的话来,忙截住她的话头道:“娘子不用解释,为夫知道的。我回去跟母亲禀明就是了。”

舒眉露齿一笑,朝对方福了一礼:“谢相公体谅!”

齐峻一把扶起她:“这是应当的,娘子何必客气。临行之前,娘子可否陪为夫到寺里走走了,大哥交待过一些事情,正要避着人跟你说说。”

舒眉听闻此话,怔忡地望了他数秒,心里咯噔一响,有种奇异的感觉,刚要说话,齐峻转过身去,朝施嬷嬷和雨润她们几个跟着的吩咐道:“我跟你们夫人到前头逛逛,你们不用跟那样紧了,在后头远远跟着便成……”

雨润抬起头来,犹豫地望了舒眉一眼,直到对方颔首,就跟施嬷嬷住了脚步,停在了原地。

舒眉跟着齐峻往寺庙的后山走去。

两人一路走来,便见到从后山山顶的深潭里,流下一条小溪流,沿着山道涓涓而下。晨光底下,细流脉脉,如线如缕,在山中波光闪闪,如锦如缎。溪水的清澈见底,有小鱼游弋碎石间,历历可见。

舒眉见了这美景,不由感叹道:“这里人迹罕至,是以景致才保存此番完好,若是在京城近郊,怕是这红螺寺也不会这般安宁了。”

齐峻听了,颔首赞成:“可不是!难怪娘子跑大老远的,要挑这座寺院来静修。”语气难免有一些怅然。

舒眉抿嘴不语,指着山上流下的溪水,岔开话题道:“这番景致倒也应承了相公的表字。”

齐峻不由一愣,忙接口道:“娘子果然思维敏捷。不知去年为夫没来得及赶回,不知你及笄的时候,可曾有人取过表字?”

又扯到自己身上来了,舒眉不知他是何意,摇了摇头,凝眉说道:“那时的事都不记得了。当时爹爹不在身边,公公又……怕是没人给妾身取表字吧?!”

听到这话,齐峻心中半是愧疚,半是欣喜,忙在一边主动请缨道:“俗话说,在家从父,出嫁从夫。既然娘子已经嫁给我为妻,这取表字的活计,自当由为夫来承办。娘子闺名叫舒眉,意即舒展秀眉。不若为夫赠一表字予娘子,不知妥否?”

虽不认同他那句“出嫁从夫”这句,舒眉明白此时自己的处境,知道齐屹回京前,要仰仗他的地方还有很多,也不好拂他的意思。加之知道相公师从竹述先生,学得满腹子乎者也,便应允道:“那就有劳岭溪公子了。”说完,还作书生模样朝他双手一拱,一副请教的恭敬状。

见她这副俏皮的模样,齐峻心里痒痒的,拉过妻子的手,盯着她的眸子,热切地说道:“古人有诗云:‘嫣然宛转乱心神,非子之故欲谁因。’加上娘子闺名为‘舒眉’意即‘展颜一笑,眉目舒放’的意思,岂不正应了‘嫣然一笑,惑阳城,迷下蔡’之态?!”

男子的声音轻缓,语气温柔,加上这似是而非的暧昧话语,听在舒眉耳中,一颗心忍不住怦然狂跳,脸上也红得像秋天打霜的柿子,嫣红一片。她忙拿了双手捂住脸颊,企图用手掌让面上降降温。

久不见妻子这副娇态,齐峻心里一动,弯下腰身低下脑袋,在舒眉耳边跟她道歉:“以前是我糊涂,伤娘子的心了。为夫发誓,今后再也不负你了。待你下山回府后,咱们就把该办的事给办了吧!大哥临行前的话,娘子应该听明白了。在他离京前,为夫想让他走得安心,就想……谁知,那天晚上我回屋时,娘子睡得太沉,为夫也不好打扰你的瞌睡……”

听了他这话,舒眉倏地抬起头来,朝四围望了一圈,见旁边没人后,红着脸推了他一把,埋怨道:“大白天的,也不知羞,竟然说些这个。也不怕菩萨怪罪下来,还是在寺庙里……”

齐峻却不以为然,瞅着她的眼睛笑道:“纲常人伦,人之所欲。这寺庙里的菩萨,不仅要管人间生死祸福,不也还有人前来祈求夫妻和睦,子嗣延绵。娘子你也忒拘束了些。”

舒眉知道在歪理上,是掰不过他的,索性住了嘴,不再理睬他。

齐峻知道她怕羞,也不好再多做纠缠。此次她的态度没像以前那样抗拒,已是进步,他也不好逼得太紧。只是攥紧舒眉的手,久久不肯松开,沉思了好一会儿,才故意试探道:“娘子该不会是避开我,才要在这儿住半个月的吧?!”

知道他又开始瞎想了,舒眉睃了他一眼,说道:“有这必要吗?总归不是要回府的,能避得到几时去?”

齐峻听她的语气,好似还是副不情愿的样子,他心里不由有些紧张,确认道:“七月十七,为夫准时上山来接你,你千万不要到处乱跑,虽然有护卫在这儿守着,可这儿毕竟是在山上。”

舒眉哪有不明白他话意的,忙点头应承下来,还嘱咐他:“回府后,你也莫要到处乱跑。每日早点回府,大哥和三叔都不在京里,现在朝局紧张,莫要中了人圈套,让府里为难才好。”说到这里,舒眉不由想起,四年前她要回南边的那一天,前后京中发生一些事,连忙提醒他。

齐峻听后,了然一笑,安抚妻子道:“为夫知道你担心什么,许多事我虽然还有许多不太明白,可也不像四年前一样懵懂了。”

见他不像刚开始那样自以为是,舒眉把一颗心安放回去,跟着齐峻沿着山道朝后山那座佛塔走去。

溪水潺潺,钟声袅袅,不管是舒眉还是齐峻,都十分享受此刻和睦和安宁,

PS:零点还有一章,错字稍后再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