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132章 洞悉心结

第一百三十二章 洞悉心结

齐峻望了妻子一眼,目光沉凝晦涩。舒眉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不知他到底在想些什么。齐峻没有继续说下去,两人在顶层看了一会儿风景,然后从佛塔上转了下来。

在返回前殿的山道上,齐峻想到临行前大哥的交待,他压低声音跟舒眉问道:“听说,大哥将暗卫交到娘子手里了,不知现在你是如何安排的?”

原来齐屹告诉他了,舒眉放下心来。她还一直担心若是无意间被相公发现了,自己到时还真不好交待。

直到这时,舒眉才更加确定,齐屹的此番动作,真正的目的,就是为了撮合他俩和睦相处。试问哪里还有夫妻共同对敌,更能加深了解,形成亲密关系的?!

想清楚里面的沟沟壑壑,舒眉心里无端轻松起来,她停下脚步后抬起了头,朝齐峻福了一礼,答道:“妾身正要跟相公提起此事。要说府里的暗卫,应当交给相公统领才算妥当,可大哥托朱能将令牌交到我手里时,话也没有说得太清楚,妾想交还给他已经来不及了……要不,妾身现在将牌子转交给相公?”

说完,她盯着夫君的眼睛,一脸诚挚的表情。

听了妻子这话,齐峻神情不由一滞,脸上便有了几分不自在。

想起对方刚才在塔顶发的牢骚,舒眉哪里还有不明白的?!

齐屹宁愿将暗卫交到她一介女流手里,都不交予自己亲弟弟管辖,难怪齐峻心里会不痛快。舒眉随即又想起,刚才自己表明的态度——欣赏有担心,守诺负责任的男人。

糟糕!齐峻会不会多心了?!

念及此处,舒眉暗暗焦急,心里提醒自?己,不能让他误会了去,以为大哥和她都瞧不起他。

舒眉停住了脚步。垂头沉思了片刻,回过转来安慰齐峻:“相公莫要想多了,大哥想着府里若有什么大事,咱俩要有商有量。掌管府里庶务和一家人的生计,相公已经很操心了,大哥这才将暗卫交到妾身手里。也想是怕大事发生时,相公一人顾不过来,要人分担一些才好。”

齐峻面上稍霁,还是忍不住自我解嘲道:“为夫是没娘子办事稳妥,将这重担交给你也是应当的。娘子莫要自谦……”

他还就拧在这儿。舒眉不由急了,她赶忙找了另一个说辞来开解他:“想来相公已然清楚了,自四年前进京时起,妾身不止一次从鬼门关活过来,大哥怕是见到我多灾多难,对逃生的事比较有经验,才想着我防身的同时,安排他们保护府里家人的周全。再说。妾身什么都不懂,充其量只是个挂名的……”

听到她提到命不保夕的处境,齐峻脸上的别扭变成愧疚。只见他上前一步,握紧舒眉的手,歉意地解释道:“为夫不是那个意思,不能保护妻小,为夫……为夫……”

既然把话已经说开了,舒眉也不再瞒着他,将暗卫后面的安排,全部告诉了齐峻:“……母亲和柯姨娘那儿,各安排两名暗卫。咱们竹韵苑原先的人手已经够了。”

妻子周密的计划,齐峻听了连连点头称赞。目露迟疑地问道:“大嫂那儿真的不要紧?”

舒眉叹了一口气,说道:“相公怎么还不明白?那些事若不是有人授意,临走前大哥也不会那般担心的。”

齐峻面沉如水,一副不置可否的样子,舒眉见了暗暗摇头。她想了一会儿,再次提醒道:“相公对大嫂感情深厚。妾身可以理解。那天相公自己也听到了……”

见她误会了,齐峻忙解释道:“娘子你会错意了,为夫不是同情她。只是这样安排,会不会引起她的警觉?”

总算明白过来了,舒眉把心放回原处,不由璨然一笑,说道:“此次安排到怀柔来礼佛,妾身就是怕让人知道。”

齐峻拉着舒眉的手,说道:“开头娘子应该告诉我的,咱们夫妻一体,难不成你还怕为夫反对不成?”

舒眉面上一僵,暗地里嘀咕道:像你这样率性而为的性子,谁人敢提前告诉你,要是一时心软又同情上高氏了,到时坏了事,岂不是欲哭无泪?!

话虽如此,可她面上不敢表露半分,跟他说道:“之前不是没把话说开嘛!以后妾身不会这样了。相公有什么事也莫要闷在心里,说与妾身知晓才好……”

齐峻见两人说拢了,脸上表情放松下来。

自从他听说大哥将暗卫交给妻子,而没把重担交由他时,心里头就像压了块石头。后来,他想起大嫂几次害他妻子,心里便也释然了。原来,舒眉早在暗中作了安排,若不是自己跟她问起,这事没准她要一直瞒着呢!到底还是对他不放心。

想到这里,他心里没办法再自欺欺人。

试问天底下哪位男人,受得了不被妻子信任,还要对方自己安排保护措施的?!即便是府里上次传疫病时,舒眉的行动足以证明她有这能力,是担负这重任最合适的人选。

夫妻俩从后山返回,施嬷嬷跟雨润远远见到他们的身影,立马迎了过来。

“小姐、姑爷,你们总算回来了。”雨润过来招呼他们。

“等急了吧?!”舒眉望了望日头,转身对齐峻道,“天色不早了,相公还是早些下山,省得母亲在府里惦记。”

齐峻扫了留下的仆妇护卫们一眼,交待了几句,便安排他的长随尚武去牵马。

那边的施嬷嬷正跟舒眉说着话儿,在这空当儿,齐峻不由驻足倾听,原来老仆妇在禀报刚才他们不在时遇到的熟人。

“奴婢们在这儿候着的时候,遇上了唐家大夫人和二奶奶……”施嬷嬷搀住舒眉,将这一消息告诉了她。

“哦?!”听到好友的母亲到了此地,齐峻不由问道,“竟成兄跟来没有?一个多月没见他了,正好去拜访他!”

旁边的雨润福了一礼,替她答道:“禀姑爷,只有唐家大夫人和二奶奶,没见到有外男相随……”

齐峻颇感失望,见到是唐府隔房的嫂子,他也不贸然上门,便不再做声了。

舒眉见状,忙承诺道:“用过午膳,妾身便上门去拜访唐家婶娘,总不能失了礼数。”

齐峻点了点头,嘱咐了她几句,尚武已经把他的坐骑牵了过来。跨马离开之前,他跟舒眉带来的护卫交待了几句,又踯躇了一番,然后才依依不舍地离了红螺寺。

远远望着相公离去的背影,舒眉长长松了一口气,怅然地转过身来。她扭头来正要寻施嬷嬷说说话,四下里却找不到她的人影,舒眉心里不免诧异,问旁边的雨润:“嬷嬷呢?刚才都见到她还在这儿。”

见自家小姐这么快便发现了,雨润吱吱唔唔,一副答不上来的表情。舒眉才觉察出得其中的蹊跷,忙追问道:“怎么?嬷嬷真的提前下山回府了?”

雨润见隐瞒不过了,忙帮施嬷嬷打掩护:“嬷嬷怕类似上一次失窃的事再次发生,她老人家偏要去守着院子。刚才,您送姑爷到山口门时,施嬷嬷悄悄走后门出去了……怕小姐阻拦她,所以不敢跟您挑明……”

舒眉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回去就算了!若不让嬷嬷先走,估计她心里也是放不下的,呆在山上她也会过得不安乐……”

雨润见她不再计较了,忙过来跟舒眉解释道:“嬷嬷说,丢了东西固然不好,若是乘着咱们不在府里,院子里多出一些不该有的东西,怕是到时会对您不利。毕竟,现在国公爷不在京里,连个帮着您说话的人都没有。”

舒眉凝眉摇了摇头,心道:若是自己强大了,何需别人帮着说话,自己解决不就得了。

不过,人既然已经走了,她没有再放在心上,只是过后叫来朱能,让派一位暗卫的兄弟,悄悄跟着施嬷嬷,让他一路护送老人家回府才好。

中午在禅院里用过午膳,雨润安置舒眉在厢房里歇上了。

舒眉午觉醒来,只觉得浑身通体舒畅,开始为明天的碰头会做准备。

这时,雨润端着一盘洗净切好的瓜果,推门进来了。见舒眉精神尚好,便端了过去:“小姐,刚才寺里的师傅们,派人给咱们院里送来一些新鲜的瓜果。说是寺里的僧人自己种的,味道与外头买的不同,送来给小姐尝尝鲜。奴婢亲自切好了端上来的。”

舒眉抬头睃了她一眼,招呼她一起:“放在这儿吧!你也坐下来一起尝尝。”

雨润放下手中的托盘,走到舒眉身边扶她坐下。

“刚才让你打听的事,可有眉目了?”舒眉问起唐家婆媳的事。

雨润答道:“奴婢到那边的净梧院打听过了,说是唐家老太爷身子骨不好,她家大夫人带着二奶奶过来住几天,跟小姐您一样,要在这儿礼佛一段时日。”

“哦,这可巧了!”舒眉听到这话来了兴致,问道,“只来了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