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133章 拜访世交

第一百三十三章 拜访世交

雨润不明所以,瞅了瞅自家小姐,点了点头把打听到的全说与她听:“说是二奶奶年年都会来,是这寺里的常客了。”

舒眉拿起竹签,将一颗晶莹的葡萄放入嘴中,随口问道:“是吗?她们竟然会这般虔诚,倒真是想不到……”

知道唐家三奶奶跟舒眉相厚,雨润在旁边附和道:“可不是?!奴婢还听说,唐家二奶奶每年七月,都会来寺院里礼佛。唐大夫人身边的嬷嬷说,二奶奶的命得得轻,一到月鬼便有些受不住,非得要住到阳气重的地方,或者在道观或寺里寄居,才能保得一时平安。小姐,您说这怪是不怪?!”

“哦?!还有这档事?”舒眉也觉得新奇,含着笑意接口道:“还有这等说法?我原先以为,她是来求子的。”

雨润抿着嘴巴说道:“奴婢原先也这样以为,可唐家的婆子们议论,说是二奶奶这毛病一年重似一年。今年大夫人这才带着她,长途跋涉跑到这座寺庙,说是这里的方丈云觉法师,看看有什么解法。”

听她提起云觉大师,舒眉只觉心头一凛,想到上次堂姐在梦中告诉她的那些事,想着找机会跟方丈问问。到底是亡故之人入了她的梦境,还是部分记忆被自己记起来了。要说入梦,为何她的亡母施氏却是一次也没来找她。

上次来此地,方丈大师给她的批语,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蔡嬷嬷的孙女,在旁边伺候的大丫鬟香秀解释道:“这也没什么稀奇!世上的人体质分很多种。有些人天生容易被神鬼惊吓,到寺里避避不失一个好的法子。”

雨润见她说得起劲,也跟着香秀聊了起来:“以前,我们还在岭南时。每到这种日子,当地的乡民会请来天师,开坛做法。能保得一方平安……”

香秀撇了撇嘴,跟她们主仆道:“奴婢听府里范嬷嬷提过,咱们府里的五姑奶奶,小时候就被什么东西吓破过胆,也是请大师开坛作法,才把七魂六魄给寻了回来的。所以,五姑奶奶虽然嫁了人。隔三差五也会到妙峰山的娘娘庙住上一段日子,应该也是避灾吧?!”

第一次听人提起这事,让人不由想起齐淑娆上次回娘家,在郑氏跟前哭诉夫家一些事情,再联想到这些年对她娘家大嫂的依赖之情。舒眉心里若有所悟。

难不成是齐淑娆出于这个缘故,才会对以强者姿态出现的高氏,产生了一种莫名的依赖感?!

想这位小姑子,只比她小上两个月,应该早已圆房了。也不知她如今在夫家过得怎么样了。前几天送别她大哥离京,这位姑奶奶较之以前,好似有些许不同了。

她在这儿思量,身旁的雨润跟香秀,就唐家的八卦已经聊开了:。

“三奶奶生了嫡长孙?。先进门的二奶奶反倒落了后,想是也是为了求子吧!”香秀是齐府的家生子,祖母又在霁月堂伺候,京城其他世家后院的事,自然比一般丫鬟知道的多。

舒眉听了,忙截住她们的话头。道:“甭管她们是为何而来,既然先前大夫人跟你打过招呼,作为晚辈,咱们自当要上门前去拜访。出门在外,这等别人家的阴私,你们以后莫要再聊起了。”

听得舒眉已经发了话,那两丫头赶紧住了嘴。

歇了一会儿,舒眉安排香秀去听朱护卫嘱咐一声,又叫来雨润助着自己整理装束。一切妥当后,便带着几位丫鬟婆子,朝后山的唐家婆媳栖息的洗梧院找去。

洗梧院位于红螺寺的后山,是为了方便跟寺里常来常往的俗家居士所建。因为红螺寺地处偏僻,上一代住持智源法师,为了吸引更多香客,在后山开僻一块空地出来,修筑了五个座客院,方便诚心礼佛的一些香客来此小住。平日里除了招待一些大户人家女眷来这里静修礼佛,再就是接待从别处游历而来的禅师僧人。

舒眉因着要召集暗卫前来商谈,没有找后面的小院,而是要了一间前面的禅院。是以,她要去拜访唐家婆媳,还得穿过一条长长的山道。

时值夏末初秋,放眼望去后山一片郁郁葱葱。舒眉抬起头来,眼前一片幽暗的深绿色的山景,林子深处,仿佛还有淡淡的薄雾烟霾弥漫其间。林子里满是盘根错节的百年大树,深绿的冠上缠着一些不知名的花朵,五颜六色的。一阵山风吹来,那些花朵迎风招展,看在人眼里,顿感通体微凉,一种心旷神怡之感犹然而生。

舒眉心里一边赞叹这里的景致,一边羡慕这里僧侣。想着这要拿到后世,这里怕是会被圈起来,开发成度假村之类的顶级景区了。

她还没从回过神来,便听得雨润在旁边低声提醒道:“小姐,左边那座小院就是唐夫人所住的洗梧院,奴婢过去叫门了。”

舒眉闻声抬起头来一看,果然来到一座院落跟前,门前还守着两名护卫。舒眉理了理身上衣襟,伫立在一旁等着丫鬟们前去探门。

没过一会儿,唐家二奶奶便亲自迎了出来。

舒眉忙跟她互相见礼寒暄,随后齐家主仆,便被唐家二奶奶引到了小院。

这是一间简朴的小院,庭中种着一株硕大的梧桐,树冠亭亭如盖,占据了院子的一大半,倒也是个清凉幽静的所在,应了这院子的名字。

一行人被带到中间的那间正屋,只见里面坐着一位中年妇人,生得白胖富态,面容和蔼可亲,不是之前见过的唐夫人,又是哪一位?!

舒眉忙上前行礼问安,两边客套一通,唐夫人便让使女给她斟茶。

主宾坐定,唐家大夫人向对方问起郑氏的身体。

舒眉起身敛衽谢过唐夫人,一脸担忧地答道:“自从大哥离开京城,婆母接着便病倒了。这不,侄媳妇这才会大老远的,跑到怀柔的红螺山,来替她老人家祈福。”

唐夫人听闻后,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望着舒眉似有所指地说道:“也难怪郑妹妹忧郁成疾,偌大一个宁国府,十几年了至今也没个子嗣。若我是你婆婆,只怕比她还要着急……”

舒眉神色随之黯淡下来,说道:“唉,咱们府里情况特殊,这不,婆母作主刚给大哥纳了一房侧室,才刚进门,他就被派到边关去了。”

她的话音刚落,唐夫人目光一缩,试探道:“该不会是……你们府上这些年的怪事也忒多。难怪你婆婆会如此担心。”

会被当面提起这种敏感话题,早在舒眉意料之中,她没有别的办法,只得接口道:“大房那边的情形,只能祈求上苍保佑,让婆母早日如愿。刚抬进的柯姨娘,说是她娘家的母亲一口气生了六七个,大房想来很快就会有好消息了吧!”

唐夫人目光闪烁,嘴角微翘,说道:“但愿如此,要是那姑娘争气,真能一举怀上,那你婆婆的病一准马上就会好起来。”

旁边的唐二奶奶蹙起眉头,接口道:“儿媳倒不那么认为。说起来也真是奇怪,我还从未见文妹妹的大嫂,进过道观寺庙求过子呢!不会是……”她欲言又止,语气中那意思,不言而喻。她怕舒眉听不明白,又小声补充了一句,“听说高家之女,子嗣都十分艰难。”

旁边唐夫人见儿媳口无遮挡,忙堵住儿媳的话,说道:“人家十多年前嫁进齐府,早年肯定是求过的,你才多大一点儿,见过她有几回?”

唐二奶奶封氏仿佛没明白她婆婆的意思,接着又道:“也不独独她一个,宫里的那位,不也是没有……”

见她越发肆无忌惮,唐夫人厉声喝斥道:“你浑说什么?!命中是否有子嗣,那是前世注定了的,与旁的人不相干。听说宁国公还在做世子时,膝下曾有过一子,只可惜……”

说着,她朝舒眉望了过来,看样子是想从对方这儿,证实这传言的真实性。

舒眉点了点头,承认道:“听府里长辈们提过,说那孩子出生的八字极好,可能咱府里的福泽不够,没能留住他。”

唐夫人听她这样圆过去,知道她是忌惮高家势力,也不有再往深里说。

齐唐两姓世代交好,她忍不住要提醒眼前这位小辈。于是,唐夫人朝舒眉招了招手。

舒眉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凑到唐夫人的耳边,听她悄声跟自己说:“婶婶跟你母亲相厚,在这儿提醒你这孩子一句。如今京城里局势紧张,宁国府至今未有子嗣,是十分危险的事。若是朝堂上有个风吹草动,府里的世袭罔替的勋位……要是你大伯兄在边关有个什么闪失,极有可能被夺爵,前朝的锦乡侯就是子孙犯了事,老侯爷过世时,嫡系只剩庶子,不能名正言顺地承爵,你们府里,可千万不能赴他家的后尘。”

第一次有人跟剖析这其中的利害关系,舒眉听了,不由愣住了。想到齐屹临走前,交到她手里的齐府全部的暗卫组织,她只觉腹内五味杂陈。

PS,错字过后再改,零点前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