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136章 追查行踪

第一百三十六章 追查行踪

难不成那丫头身上已经有了,怕在宁国府出意外,才会特意被送出去养胎的?

高氏想起身边的程嬷嬷,先前曾跟她禀报过,说在齐屹在出发的头一天晚上,四房两口子被他们的大哥派人叫上碧波园的听风阁楼上。那人离开之前,肯定给他弟弟弟媳面授过机宜。

转念间,她又忆起上次回娘家时,父亲高太尉给自己提起当前朝中局势的情景。

“爹爹也是被逼得没有办法才出此下策。若是他肯一直恪守本份,在朝堂不偏帮哪一派,爹爹为何跟自己女婿过不去?!不管到后是和离还是守寡,于你的名声终归不大好,为父也不想走到这一步。”爹爹当时面沉如水,如鹰隼般的目光中,带着一丝对她的愧疚,不敢直视他的女儿。

她扶着旁边的椅子,从跪着的地上自己站起身来,盯着父亲的面容半晌,最后有气无力地问道:“不能再挽回了吗?若女儿有别的法子,让齐府没办法跟林家联手,爹爹能不能让您手下的人住手?”

见她还是这般执拗,爹爹高世海仿佛叹了一口气,朝她斥责道:“既然他对你无情无义,琪儿你何必还要帮着他说话……真是孽缘……”

盯着不远处案桌上灯盏上跳跃不停的火焰,她喃喃地答道:“原是女儿先对不住他,虽说后来他不再进我的房门。可我让他至今无嗣,算是扯平了。如今他孤身一人远走边关,府里也无儿无女的。女儿早为自己讨回公道了……”说完。她脸上一片凄苦之色。

父亲望着她脸上的神情发呆,过了好一会儿,许是又想起了她的亡母,最后他只得摆了摆手。无奈地说道:“此事关系的可不只咱家高氏一门,还有你陆叔叔家,吕姨父家。甚至你大姐的后半生。自林太后的娘家林氏跟齐府联手起来,这朝中局势就变得鬼神莫测。此时不是你儿女情肠的时候。为一位心都不在你身上的男人把父兄抛在一边,值得吗?!”

她没有正面回答父亲的诘问,只说了有感而发说了一句:“或许,当初您就不该将大姐送入宫中,卷入这朝堂纷争。母亲她……”

听了她提起亡母,爹爹目露羞赧之色。

听母亲生前提起过。她外祖父当年也劝阻过爹爹,不要将女儿送入宫中为妃,说是高家根基尚浅,哪里拼得过开国便分封的那些世家勋贵。可他仗着元熙帝的宠幸,偏偏不信这个邪。毅然决然地将长姐送入了那个高墙之内。只是没想到的是,长姐虽然登上了后位,二十多年来都没生下子嗣,除了一位公主再无所出。而高家作上圣上砍向勋贵们的利刀,想全身而退时,为时已晚。那时,高家树敌太多,若不继续巩固权力自保,已经没办法保全族人性命了。

到后头。不仅将长姐陷了进去,连自己——父亲他最疼爱的小女儿,他也打算送入宫中,赔上一生幸福。虽然,后来父亲用同宗之女代替自己入宫,让她如愿嫁给了齐大郎。暂时巩固高家在朝堂上的势力。可是好景不长,没想到文家犹如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竟让他们找到机会,险些翻了盘。

最后,父亲给她下了最后通碟,告诉她一个惊人的消息:“知道他为何连推辞都未提出,就欣然接受这次派遣了吗?为父让人给他放了个假消息,说当年文昭容的父亲被人救了,并未身亡死尚在人间,被人救到了边关。一直藏在大同城里当军师,这才引得他肯带兵西去……这是要请回文家人以求赎罪呢!看看他,何曾将你这当妻子的放在心上半分。”

想到这里,高氏一颗心如同堕入极冷的冰窟,思绪忍不住在那儿设想,若是高家此次失败,她面临将会怎么样的下场。

到时,他会主张帮文家翻案吧?!若是文氏所出的四皇子登上储位,高家将来怕是会被抄家灭族。这个念头一起,高氏只觉手脚冰凉,冷汗涔涔,在黑暗中一动不动。

突然,寝卧的外间传来程嬷嬷前去开门的声音,接着,她仿佛听见有人轻轻地走了进来,在程嬷嬷耳边嘀咕了几句。

高氏一个激灵,清了清嗓子,朝门口问了一句:“是谁进来了?到外面打探的人,是不是有了消息?”

她的问话刚落,程嬷嬷的声音便传了进来:“夫人,是丰庚家的回来了,说是外头有了四爷的消息……”

高氏腾地从床榻上坐了起来,朝门口唤了一声:“来人,伺候本夫人更衣。”

听到高氏的吩咐,程嬷嬷心知她这是想要起来,早些获悉外头的消息。于是,老奴妇带着守在门口的丫鬟笛儿,忙一同进去侍候。

“怎么说?四爷下山后没有立刻回府,被五姑爷拉到摘星楼?”高氏一脸困惑,她收到消息,却怎么也想不明白到底这是怎么一回事。

难不成齐屹一离京,这小叔子就故态复萌,开始寻花问柳起来。还是说,那丫头真的怀上了,齐峻将人送走后,有些憋不住,直接到烟花之地解决了?!

高氏想到这里,又问程嬷嬷:“五姑奶奶近日来,没有跟姑爷闹别扭吧?!”

程嬷嬷不解其意,但还是老实地答道:“听五姑奶奶身边的香芹递来的消息,姑爷最近总是跟一帮文人唱和,倒没听说两人之间有矛盾。”

这等情形让高氏有些忐忑。当初,齐屹将最小的妹妹嫁入宋家,她只道是对方是看中宋阁老治家严谨,没想通更深一层的意思。后来,还是大哥告诉她,文祭酒生前跟宋阁老私交不错。当年,鼓动学子罢考救下文家二爷的,便有宋阁老在幕后推动。

当时听到这一消息,高氏心里懊悔恨不已。要是她早知道这一内情,说什么她也要千方百计阻止小姑子嫁入宋家的。

不过,幸好齐淑娆这没主见的丫头,至今还被掌握在她的手里。连对方身边的丫鬟都被丹露苑的人收买,隔三差五能递来一些宋家的动向。如若不然,还真让她睡不着觉寝食难安了。

见高氏蹙眉不语,程婆子怕她今晚又睡不着,忙让丰庚家的把另一则好消息禀报出来。

只见那年轻妇人朝高氏睃了一眼,说道:“夫人交待的任务,奴婢的男人已经盯着去了。今天中午的时候,他正打算上山到红螺寺查看一番,就见四爷带了两护卫下山来了。何曾想到,没过多久,竹韵苑的施嬷嬷也跟着悄然下山了。这会儿应该已经回到府内了!”

听到这一消息,高氏颇感意外,脑袋里不禁飞速旋转起来。

连贴身的婆子都遣下了山,是不是就说明那女人并未怀上身子。不然,哪有不把经验丰富的嬷嬷留在身边照顾的。而齐峻也没在那儿多呆,看来之前的猜想有误。

此番倒是一个好机会,或许兰表妹那儿,可以乘着那女人不在身边,到小叔子身上试一试。该安排在哪里会较为妥当,又能一举成事呢?

这事若是顺利,那女人将永远呆在山上,从此往后也回不了宁国府。

想到这里,高氏信心满满,只见她将手臂一挥,对丰庚家的吩咐道:“让你的男人多派些人手盯着四爷的行踪,有什么异动让人及时报告回来。”

丰庚家的听到后,朝前福了一礼,应承道:“夫人请放心,我家那口子一步也不离开四爷……”

高氏点了点头,朝程嬷嬷使了个眼色。后者心领神会,将年轻妇人带了下去。

再次回到寝卧时,程嬷嬷发现高氏还没有回去歇着的意思,站在窗前怔怔发呆。

她只得屏声静气地侍立在一旁,等着高氏发话。

“没想到,?最后还是得走这一步……可是,若不行这一招险棋,咱们将来就没由头留在齐府了……希望她的运气比我跟姐姐的都要好……”听到贴身仆妇进屋了,高氏不由喃喃念道。

这高氏话虽说得没头没脑,程嬷嬷却是听懂了其中的意思,忙在旁边安慰她道:“一女不侍二夫,老太爷想来将来会明白您的苦衷的。只是若四爷最后还是不肯,那将会如何?毕竟,自上次菊儿将咱们供出来后,他都不往咱们丹露苑这边常走动了……”

高氏转过脸望着她,唇边露出高深莫测的一抹讥笑,说道:“到时就由不得他不答应!若是那女人怀有身子,咱们或许还要顾忌一番,只可惜,她的命也不算太好……事不宜迟,你明日便派人去知会兰表妹。还有,让海棠盯住施婆子,这人将来还有大用处……”

程婆子一愣,迟疑了片刻,忍不住出声问道:“那老婆子年纪一大把了,还能有什么用处?夫人您也太高看她了。”

高氏摇了摇头,说道:“你就等着瞧好了,倒不说她能做什么,只是这个身份,可是很有用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