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137章 劝人自勉

第一百三十七章劝人自勉

就在高氏躲在丹露苑暗中派人关注齐峻、舒眉行踪的同时,却不知这两人都在为他们大哥齐屹离府前的交待,积极地做一些准备。

京城人士趋之若鹜的歌舞坊摘星楼,位于黄华坊的闹市区,是皇城首屈一指的声色场所。夜幕降临,摘星楼最顶层靠近街边的一间包房里,丝竹琴箫之声,透过仿若轻烟般的纱幔和冰凌串儿的水晶珠帘,传到外间几位年轻人耳中,引来他们一片喝彩的叫好之声。

从京郊怀柔的幽岚山下来后,齐峻刚一踏进城门,便被他五妹婿宋祺星带人请到了这里,说是明年秋闱他打算进科场搏上搏,有一些疑难想齐峻这舅兄好生切磋切磋。

齐峻本欲早些回府,省得让母亲牵挂。可他见对方邀得诚恳,加之念及大哥走之前对自己的交待,他还是欣然前往了。

自齐屹离京后,齐峻自忖成为宁国府的顶梁柱。再加上之前郑氏让他调查这妹婿的言行,此时对方主动找上门,他哪有拒之门外的道理?!

考虑到五妹跟这妹婿先前关系不谐,他便没有着力推辞,跟着宋祺星就上了摘星楼,想为小妹劝着点这妹婿,成为齐淑娆在娘家的有力依靠。

众人刚一上了摘星楼,宋祺星便叫人请来这里最当红的花魁过来作陪。

想到母亲的担心和在大哥眼前的承诺,齐峻忙摆了摆手,婉拒他:“……既然妹婿有要紧事相商,醉息姑娘还是莫要叫出来的好!科举又不是要考诗词歌赋。随便请一两位乐师,隔着帘子弹弹曲子助助兴即可。”

宋祺星听闻这话不由一愣,他随即便想起坊间的传闻,说他这舅兄自从进军营锻炼后,性子收敛了不少。连以前风花雪月、舞文弄墨的爱好改了不少,朝正儿八经勋贵子弟武将的路子上靠了。此时,见到对方这样吩咐,宋祺星心里不觉涌出几分惋惜之情来。

他回来神来,便开始给自已找台阶下,说道:“正是这个理儿,咱们还有正经事要谈,就不用劳烦醉息姑娘了。”

连作东的宋公子都这样说了,跟他一同前作陪的书生周望瑞,也不好再来瞎起哄。楼里的妈妈见状。躬身退了出去。

于是,摘星楼的花魁醉息姑娘,人都走到了门口。被守在外边的宋府家丁生生挡在了那里,被人打了退堂鼓,心里好生郁闷。

帘子后头,曲调缠绵;帘子外头,齐峻跟宋祺星以及周望瑞觥筹交错。聊得好不尽兴。

“舅兄如此高才,为何不考虑也去中个举人,将来分府后也好有个营生。”宋祺星举着酒杯,半眯眼眸瞥了齐峻一眼,“到时,咱们郎舅也好有个伴儿……”

齐峻看了看眼前这位打小跟他在一块的玩伴。慢条斯理地放下筷箸,说道:“咱们府里世代荫恩,二哥已经弃武从文出了仕。峻不求继承父祖衣钵。好歹也要将骑射功夫练熟,省得把祖宗的东西都丢干净了。”

宋祺星听了,不以为然地朝他一瞥,说道:“要说你身在福中不知福呢!舅兄如此好的先天条件,又师从竹述先生。若是以进士之身入朝。将来定然会比二舅兄升迁得快。承继衣钵之事,不是还有大舅兄吗?”

齐峻摇了摇头。不好跟他详细解释里头的瓜葛,只好垂着头喝着闷酒。上次从大哥临行的交待中他得知,这妹婿跟他一样,对长辈的打算一概不知。自己何必还将对方拉下水呢?五妹不知上代人的恩怨更好一些,毕竟她只是一弱质女流。

齐峻心里涌起对妹妹升起的维护怜惜之情的同时,陡然间又想起了他妻子舒眉。

她跟五妹一般大小,自四年前起,便开始了承担家族的重责,来京城嫁进了宁国府。去年,昭仪娘娘意外身故后,更是让她无所适从。随即他想到自己之前的伤害妻子的举动,让他这份怜惜之余,又添加了一些愧疚。

想到这里,齐峻心头只觉一凛,敛起脸上的神色,劝宋祺星道:“妹婿既然有心明年秋闱,何不就此闭门苦读,怎地如今还要到外边饮酒作乐,没得让家中亲人惦记。”

宋祺星听闻,脸上飞过一抹红霞,连忙解释道:“舅兄别误会,祺星之前一直在府里苦读。只是最近一个人关在屋内读书闷了,觉得好生无聊,才想着求舅兄在竹述先生跟前引荐引荐,好让祺星也能拜到先生门下。”

齐峻听闻这话,心头不由一喜,以为这妹婿终于头脑开窍知道发奋了,正要为五妹高兴,没料到对方下一句话让他犹豫起来。

“若是明年有幸上了杏榜,传胪对诗时也能不失了爹爹面子不是?即便是落了榜,也还是可以跟人斗斗诗,比比才。”

齐峻越听到后面,他的眉头皱得越紧——敢情他此番作为,并非为了举业,一切都是为了面子。

齐峻心里不由感叹,为自己五妹的将来担起忧来。不过,他随后转念一想,当初自己不也跟对方一样,为了搏个才名整日里不务业。

或许宋祺星也要经历一些事,才能想通这些。念及此处,齐峻觉得自己有必要,在边上再劝上一劝,便对宋祺星道:“想来贵府家学渊源,令尊作为内阁大学士,举业上见解未必在先生之下。你何故舍近求远?”

宋祺星一听,忙解释道:“其实我这也是未雨绸缪 ,将来殿试,还是需要竹述先生这样熟悉陛下想法的名儒指点一番才行。”

齐峻见他的态度渐渐诚恳,才把刚才那点不快,收藏到心底,应承他帮着到竹述先生跟前帮他说说。

揭过此类话题,三人在屋里一边听着小曲,一边讨论着京中最近的传闻。

突然,雅间的门被人由外边撞外,探进来一名长相粗犷的男子,大约二十来岁。手里还拎着一壶酒。这不速之客,骇得屋里的人都站了起来,就里面连帘子后头的伶人,也不自觉地停了弹奏,直愣愣地杵在那儿。

齐峻还没回过神来,便听得宋祺星朝门口误闯进来的壮汉,问道:“这位兄台,可是有什么事吗?”

那名男子朝里屋望了一圈,微怔过片刻,仿佛才回过神来。

他们这包间跟别的不同,根本没叫伎者在一侧侍候,连弹曲的也远远地躲在帘子后边,几个在外间喝酒划拳。也难怪那名男子误闯后,迅速清醒过来退了出去,口中还致谦道:“走错门了,各位大爷请恕罪……”

宋祺星朝那人摆了摆手,示意他出去。见来人离开了,齐峻眉头一皱,规劝妹婿道:“这种地方三教九流的,鱼龙混杂。妹婿以后还是少来这儿,省得惹麻烦上身。”

听了这番劝告,把眼前这位齐府五姑爷惊得不轻,只见他半张着嘴巴,诧异地望向齐峻,仿佛不认识他一样。

要知道,五年前他第一次遇见眼前这人,就是在此处摘星楼。当时他父亲刚升任京官,他被国子监的几位同窗拉到这儿,遇到了后来成他四舅兄的岭溪公子。

这会儿怎地反倒劝起他来了?!

宋祺星摇摇半醉的脑袋,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模样。

见他一脸怔忡望着自己,齐峻哪里猜不到对方此刻心中所想?!

他忙掩饰道:“我也是为了宋阁老着想,此时乃是多事之秋。令尊在朝中不偏不倚,是各派争取的对象。将来也是争取失败一方的耙子,作为他的亲子,别人极易在你身上打主意。”齐峻说到这里,不知怎地停了下来,原因是他脑海中浮现四年前在邹家,他“巧遇”吕若兰的事。

待宋祺星听懂齐峻的意思,想到两人的郎舅关系,约到此处谈事确实有些不妥,宋祺星不觉有些羞赧,连连点头称是,感谢舅兄的善意提醒。

他心里却是不以为然:假正经什么呢?!这场所不是你们那帮贵胄子弟最爱来逛的嘛!

这舅兄到底怎么了,似乎行过及冠礼后,他整个人变得沉稳起来。

齐峻不知对方心中所想。他尽责把该劝的都劝了,又坐了一会儿,便要起身告辞。

宋祺星将他送至摘星楼的门口,望着舅兄跨上坐骑,领着随从消失在黑夜中。

且说齐峻回府后,跟母亲郑氏第一时间禀报了,他跟舒眉在山上为岳母做法事的详情,又把妻子有寺里的安排简单说了一遍。

郑氏欣慰地望着儿子,教导他道:“舒娘真是孝顺的孩子,可不能亏待了人家。待她闭关要下山的时候,你再去亲自接接她。”

齐峻点了点头,说自己本就是这样打算的。陪着母亲说了一会儿的话,他便只身回了竹韵苑。

谁知他刚一跨进院子大门,便听得守院子的何嬷嬷前来禀报,说是夫人娘家带来的施嬷嬷,从山上回来的时候,在路上被马车撞上了,此刻伤势严重,请示四爷该如何处理。

齐峻听闻后,急匆匆地随她进了仆妇所居的后罩房前去探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