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138章 求助何人

第一百三十八章 求助何人

舒眉得到施嬷嬷受伤的消息时,已经是第二日晚饭过后不久,快掌灯的时候。

头一天她在朱护卫的安排下,在红螺寺后山佛塔的顶层,跟齐家留在京城暗卫诸人见过一面。此次碰头,她不仅了解了一些组织里的内情,且跟他们约定了针对高家的些许策略,还商议出如何跟远赴边关的齐屹,以及盟友林家的联络等等问题。

那时,她在雨润的搀扶下,刚从后山塔顶回到净莲院,跟身边的婆子丫头用过素斋,正打算让人烧水沐浴,便听到院门口守着的香秀进来禀报,就是朱能跟另一名叫崔发的护卫,赶到净莲院等着求见她。

听到丫鬟的传话,舒眉和雨润两人均感诧异,心里想着大伙在塔顶刚见过,怎地此时又要来求见?!只怕是有万分紧急的事。

舒眉简单收拾了一下,便让人出去将朱护卫请到外间,以便对方当面跟她汇报。

没过一会儿,香秀伸手撩起帘子,两名护卫便见到四夫人在她贴身丫鬟的搀扶下从里间走了出来。

舒眉还没来得及在主位坐下,只听朱能和那名叫崔发的护卫,双双扑嗵一声跪在她面前磕头请罪。

“四夫人,小的们该死,没有顺利完成任务,您身边的施嬷嬷在回府的途中,被道上的马车给撞伤了……”

崔护卫话音刚落,舒眉便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颤声朝地上跪着的两人问道:“她老人家要不要紧,可有性命之忧?请没请大夫?”

旁边的雨润也十分激动的样子,朝朱护卫埋怨道:“不是让你们好生护着她回府吗?怎么会这样?施嬷嬷都是望六十的人了……”

朱崔二人愧疚地垂下头胪,不敢抬起脖子朝上望着,心里一直在打鼓:看来那位嬷嬷果然在四夫人眼前得脸,他俩派到竹韵苑当护卫多时。可从来没见过对方为谁人这样激动过……

见他们一直不敢作声,舒眉真的有些急了,忙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厉声朝他们质问道:“到底伤势如何?要不要紧?”

朱能见捱将不过去了,忙把崔发推上前去,让他将事实原委,从头至尾事无巨细交待一遍。

“小的听从朱统领的安排,一直跟在施嬷嬷身后护着她,没敢让她发觉。就在顺天府街拐角的地方,就被迎面来的马车给撞了。小的忙上前扶起了她老人家。将她扶到就近的医馆救治……”崔发一边抹着额上的冷汗,一边絮絮道来。

雨润知道舒眉急欲知道施嬷嬷的情况,在一旁不耐烦地打断道:“崔大哥你倒是说说。嬷嬷身子到底有无大碍?”

崔发心虚地望了朱能和四夫人一眼,唇角蠕动了两下,耷拉脑袋郁郁地说道:“施嬷嬷伤势过重,人已经昏迷过去了。路边医馆里的大夫也束手无策,小的最后没法子。只得将人抬回了府里,想托外院的莫管家派人请些更厉害的大夫过来……”

舒眉听他吞吞吐吐的样子,差点没有被他急死,忍不住追问道:“怎么?没有救醒过来吗?”

崔发眸光一黯,解释道:“莫管家倒是请了百济堂的薛大夫来看诊,还是没有法子。府里头也没个主事的。他又不敢擅作主张,去太医院请太医。”

听到这里,舒眉总算是明白了。原来她不在府里。没人替施嬷嬷撑腰,让她得不到及时救治。不过,也难怪他们推三阻四,她再把施嬷嬷当亲人看待,可对方身份毕竟是奴仆。宁国府就是再有面子,也没法为一个下人。大张棋鼓请为贵胄们诊病的太医前来问诊。

舒眉忍不住在心里咒骂一句:万恶的等级社会!

雨润急得在屋子里直打转,接着问道:“怎会没有个主事的,姑爷不是回了府吗?”

听她提起齐峻,舒眉眸子一亮,满脸狐惑地望向崔发,等着他的解释。

“四爷他……”崔发神情紧张地咽了咽口气,有些为难地望向四夫人。

屋里人都眼巴巴地等着答案,他却又停了下来,舒眉不悦地扫了朱护卫一眼。

后者收到示意,忙拍了拍崔发的后背:“夫人问话,你作甚扭扭捏捏的,还不赶紧说出来。”

崔发想起主公离京前的交待,越发犹豫起来,望着舒眉的目光有些躲闪。

舒眉心下生疑,她也不是个迟钝的,想到齐峻以前的劣迹,心头不由一凛,已然明白了个大概——齐峻定然没有回府,而且干什么去了也让人难以启齿。

从对方不敢回话的举动,舒眉越发断定,齐峻肯定不是干正经事去了。

是找吕若兰了?还是外出花天酒地去了?

舒眉虽然面神色不便,心里却不由冷静下来。

崔发怕他们夫妻生隙,造成更多的误会,忙在一旁解释道:“小的听人说,是五姑爷将四爷叫走了。在下离府往回赶的时候,四爷已经回来了,想来会安排名医来救施嬷嬷吧!”

虽说知晓了齐峻最后赶来了,可舒眉心里的担心一点儿也没有放下来。

听崔护卫刚才提到莫管家时的犹豫,就知道要请太医救治施嬷嬷,此事十分棘手。且不说后宅大权由高氏掌管,请太医救治一仆妇本就不符合规矩。就算是婆母来安排,人家太医院的人未必愿意赶来。若她此时在齐府,定然自己装装病,逼得他们派人请来太医,再让他们“顺道”帮施嬷嬷看看。

想到这里,舒眉脑海里有了一个主意。只见她对朱能和雨润吩咐道:“咱们收拾东西赶紧下山吧!”

雨润听了这话,不由吓了一跳,忙凑到舒眉耳边,轻声地提醒她:“小姐,您出来的时候,打的可是为太夫人诵经祈福的旗号,您这样为一位仆妇提前下山,太夫人听了心里肯定不会高兴。若是对您有了别的看法,那这些年来的努力,岂不是都将前功尽弃了?!”

听了贴身丫鬟的话,舒眉颇有些左右为难,不由心急如焚,在屋内漫无目的地来回踱来踱去。

见她们主仆一时没了主意,朱能在旁边安慰道:“四夫人不必担心,爷既然已经回来,他定不会让施嬷嬷有事的!”

舒眉倏地抬起脑袋,盯着他的眸子问道:“你如何能确定?”

朱能唇角嗫嚅,想了好半晌才答道:“四爷其实挺热心肠的,况且施嬷嬷是夫人您亡母的乳娘,又从小照顾着您长大……”

没错,一般人之常情如此。可难就难在他们这对夫妻表面相敬如宾,实则心里互相怀疑。让她如何有信心依赖齐峻?!

舒眉对朱能的话半信半疑,虽然不敢全然放心,却也没有彻底失望。一方面她见过齐峻怎样对待涂嬷嬷的,不太肯信对方会看在她的面子上,想尽办法对施嬷嬷拖以援手。另一方面,这大半年来,齐峻确实改变了不少,或许……

见四夫人如此着急,崔发越发愧疚,在旁边请缨道:“要不,小的这就重新下山,安排暗卫的兄弟们,再寻些医术高明的大夫,给施嬷嬷看看……”

听了她的提议,舒眉抬起头来,扫了屋里众人一眼,对朱能吩咐道:“这样,我写两封信给崔护卫带下山去,先将一封交到你们的四爷手里,万一不行,就将另一封送到孟府,交到三姑奶奶手里,看能不能请她出面帮个忙。”

朱能听后不觉一愣,心里难免嘀咕起来:这四夫人宁愿相信三姑奶奶,怎地都不愿信任四爷。难怪国公爷临行前,对府里的事如此不放心……

不过,他没敢将此种意思表露出来,照着舒眉的意思应和道:“四夫人请放心,就让崔发此次将功赎罪。”

在地上的崔护卫听到,连忙双手一抱拳,应喏道:“夫人请放心,崔发这次定不辱使命。”

舒眉点了点头,回内堂嘱咐丫鬟磨墨,快速地草拟了两封信函,用蜡印封了口让崔护卫连夜带下了山。

这天夜里,舒眉躺在**,辗转反侧就是难以入眠。

一方面是担心施嬷嬷的伤势,另一方面在暗猜齐峻接到她的信后,该怎样对待施嬷嬷这件事。

在给齐峻的信中,她提到上次休书失窃一事,言明施嬷嬷着急赶回去,是怕他们竹韵苑里被人塞进一些不该有的东西。有高氏设圈套想毁她名节一事在前头,想来齐峻应当相信这个说辞。

想着想着,她不觉得齐峻可能的反应,想了无数个可能。

他会怎样做呢?是打着郑氏名义,顺道为施嬷嬷看诊。还是嫌施嬷嬷碍事,置之她的伤势不理?

毕竟施嬷嬷一直站在她的身边,以前他们俩相敬如冰时尤是如此。他会不会以为施嬷嬷没劝着自己……

最后舒眉迷迷糊糊进入了梦乡。

到次日下午时,她从前殿的禅房出来,便听到雨润告诉她:崔护卫回来了!

舒眉心里一紧,不觉加快了脚上的步伐,迅速地回到净莲院,等着打探宁国府里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