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139章 迟来礼遇

第一百三十九章 迟来礼遇

舒眉回院路上,问前来报信的小丫头兰萱:“他说什么?有无提到施嬷嬷脱离危险没?”

兰萱知道四夫人昨天一整晚都没睡好,一直在担心施嬷嬷,忙上前把好消息安慰她:“听崔护卫说,施嬷嬷醒了,没什么大碍。夫人您不必担心。”

舒眉这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众人赶到净莲院门口,留在这里看院子的婆子吴妈妈连忙迎了上来。

“您总算回来了!”她过来朝舒眉行了一礼,随后就把她们迎到正屋门口。

“是什么时候到的?”舒眉一边跨上台阶,一边跟这带路的仆妇问起。

吴妈妈答道:“崔护卫来了有一盏茶的功夫了,奴婢怕耽误夫人的大事,这才托兰萱到前边禀报的。”

舒眉满意地点了点头,让她在门口守着,带着雨润和香秀便撩帘进去了。

果然,屋子正中央跪着一名男子,不是崔护卫又是哪一位?

听到有脚步声传来,崔护卫转过身子,朝舒眉的方向行了一礼,恭敬地说道:“小的给夫人请安!”

“起来吧!”舒眉点了点头,朝身边的香秀递了个眼神。后者收到她的指示,到旁边搬来一张杌子放到男子身旁。

“起来坐在椅子上说话吧!”舒眉手掌一挥,一脸淡然地嘱咐道。

崔护卫见状,连连磕头谢恩,嘴里却是推辞:“失职之人哪里配在夫人跟前落座……”

舒眉嘴角微翘,说道:“一码归一码,此次你若能将功赎罪了。暗卫里该怎么安排,朱统领自会拿出章程来。你还是先起来,将此番下山的结果先说与我知晓。”

听了这话,崔护卫微怔。明白四夫人虽赏罚分明,却也肯给台阶他下的,忙抱拳作了一揖。起身坐到了那张杌子上。

当他从地上起身时,雨润看见对方后背被汗水浸透,嘴角微动朝旁边的夫人望了一眼。

打一进门舒眉就已经瞧见了,只不守她想着怎样恩威并用,没有声张罢了。只见她扬了扬眉头,对崔护卫吩咐道:“将下山的情形,你从头到尾详细交待一遍吧!”

崔护卫点了点头。抱拳致意后跟四夫人说起在宁国府的见闻。

“小的一回府便碰到四爷带着莫管家,亲自送了太医院的薛太医出来。”他一边说,还一边留意四夫人脸上的神色。

“哦?!”舒眉眉头一挑,“薛太医是谁请来的?”

这消息让她有些意外,起初一听到崔护卫这么快就回来了。她心里隐隐有种感觉,以为是暗卫的力量,帮施嬷嬷找到了名医。没料到齐峻这么快便掺和此事了。

崔护卫前倾身子,跟她耐心解释道:“是四爷!听说前日他回来知晓了施嬷嬷受伤,连夜便去看望了施嬷嬷,今日一大早就找人托关系,把薛太医请到了府里,没有拿国公爷帖子到太医院去请。”

舒眉有些意外,不由问道:“你们四爷怎会认识薛太医的?”

崔护卫咽了咽口水。答道:“这事小的也觉得甚为蹊跷,特意和四爷跟前的尚武打听过,说是……”说到这里,他顿了一顿,“四爷在街上遇到了他以前在书院的同窗,那人恰巧是薛太医的外甥。他求了人家许久才说动跟他一起上门去请的。”

“什么?”舒眉错愕。喃喃道:“他竟然……婆母跟大夫人有没有说什么?原先府里有无打算请太医?”

听这问话,崔发不由一怔,随即恍然大悟——夫人这是担心四爷这举动,惹得那母嫂不快了。

想明白这些,崔护卫摇了摇头,解释道:“薛太医上门时,穿的是便服。听尚武提起,四爷跟薛大人声称,施嬷嬷是他的乳娘,小时候为救他差点丢过性命……”

“啊?”舒眉腾地一下从椅子上站立起来。

“他竟然拿这话去掩饰?”一时间舒眉不由百感交集。

崔发点了点头,补充道:“尚武还告诉小的,说莫要让您知道。”

舒眉很是不解,不由问道:“这又是为何?”

崔护卫摇了摇头,说道:“小的也不知道,或许是怕夫人着急,耽误您为太夫人祈福吧!”

舒眉默然,她垂首思忖了片刻,心里暗猜:难不成怕自己怀疑,是高氏动的手?

是了,齐峻不知她得到施嬷嬷下山的消息时,曾派护卫跟在后面,更不知施嬷嬷因何擅自下山。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没准他以为是高氏动的手。

不过,话又说回来,确实像高氏的手法,若不是这一切来得太突然,没准自己也会这样猜度。

听到这里,舒眉想起一件事,忙问道:“施嬷嬷到底哪里受伤了?太医可曾说过,要养多久?”

见她如此关心那仆妇,崔发有些愧疚和动容。

本来,朱统领派他这样一个无足轻重的任务,他心里十分不忿,心里不由埋怨四夫人假公济私,把他们当猎狗使。

回府打探消息的当口,他跟暗卫的其他兄弟,打探过这位老人家的来历。这才得知这位老嬷嬷自夫人五岁丧母后,一直守护在她的身边,陪着四夫人嫁到京城来。这老人家无儿无女,把四夫人当自己孙女看待。

想来,四夫人对她也是亲人一般的感情了。

想到这里,崔发放缓语气,跟舒眉汇报道:“听尚武提起,说是骨头折了,要养几个月。之前昏迷是脑袋撞坏了,后来薛太医使出祖传的本事,跟施嬷嬷扎了针,这才算好让老人家醒过来。”

舒眉点了点头,问道:“你可知晓,如今是谁在照顾施嬷嬷?”

崔护卫听了,倏地从杌子上站起身上,抱拳:“小的听说四爷安排的是桃叶桃根。”

怎么会是她们?舒眉百思不得其解,她不由想起齐峻临走前的举动——难不成他是想暗示什么?还是说借机讨好她,以改善两人的关系?

舒眉摇了摇头,心里自嘲道:别自作多情了!那人一向想一出是一出。也许他觉得她在外面为齐府和他母亲操心,他投桃报李也该好生照顾她的人。

不过,这种猜测也让舒眉顿时对齐峻的好感度直线上升——这起码表明,他开始重视她了。

想通这些,舒眉心里好受许多。打发走崔护卫后,她便带着丫鬟婆子,在寺里实实在在祈福念佛起来。

与此同时,在宁国府的竹韵苑内,齐峻这边却是另外一番景象。

郑氏后来才听说施嬷嬷被撞了,忙遣了身边的范嬷嬷前来问候。齐峻趁机跟母亲讲起,这些天他从施嬷嬷那听来的妻子小时候的经历。

“为娘病的那几年,看舒娘照顾人的手法,我就知道她是个体贴善良的孩子。如今听到这些才知道,她小时候吃过那么多苦。唉,峻儿,你以后要好生对待你媳妇。”郑氏忍不住叮嘱小儿子道。

齐峻上前行了一礼,应承道:“儿子知道了,以后定不会亏待于她。”

郑氏眉头一紧,在旁边自言自语道:“你若真心是为她好,就应早点让你媳妇怀上,有了嫡长子,让她的心早早定下来……”

听到这话,齐峻倏地抬起头来,惊讶地望着母亲,心里暗暗吃惊:原来母亲也一早看出来了,舒眉还没把全部心思放在他们府里。

这天傍晚,陪着母亲用过晚膳,他一回到竹韵苑,就命桃叶将施嬷嬷推到内堂里来,他跟老人家继续聊起曦裕先生在岭南的日子。

幸亏养了好几日,施嬷嬷精神尚好,便跟齐峻聊起舒眉小时候的事。

“刚到岭南的时候,大人们都是愁云惨雾,就只有小姐一脸懵懂,对什么都好奇。所幸她长得白白胖胖,又机灵百变,伶牙俐齿的,老爷同僚的家眷都喜欢逗她……”施嬷嬷说到这里,长长叹了一口气,语气变得十分忧伤,“若不是小姐五岁时,太太撒手人寰,她后来也不会过这般辛苦。”

说罢,施嬷嬷便抬起袖子,开始抹起眼泪来。

齐峻听后,有些动容,不由放柔声音劝施嬷嬷道:“嬷嬷不必担心,母亲也喜欢娘子得紧!以后的日子只会越过越好的。”

听到这句宽慰的话,施嬷嬷心里百感交集,伸出手握住她家姑爷的手,说道:“有姑爷这句话,老奴便是此次救不回来,也放心了……”

齐峻听到她这句丧气的话,说道:“嬷嬷说什么呢!您的好日子还长着呢!咱们将来的孩子,还要您来帮着照顾的。”

第一次从齐峻口中听到如此贴心的话,施嬷嬷不由老泪纵横,只见她在轮椅上挣扎了几下,吩咐旁边侍候她的桃叶将自己扶下来,她要跟姑爷拜谢。齐峻忙一把扶住她:“嬷嬷这是干什么?我说的是大实话,嬷嬷您且等着……”

施嬷嬷连连点头,眼眶里噙着的泪水,随着她这动作,扑簌簌地落了下来。

齐峻也颇有感触,这天晚上他躺在**,眼前总闪现舒眉的影子。他的思绪甚至还飘到极远的地方,仿佛看到她四五岁时白胖可爱的样子。

第二日清早一起来,齐峻便吩咐海棠进来磨墨,展开宣纸他开始动笔作起画来。